刚刚更新: 〔迷踪谍影〕〔一胎俩宝,老婆大〕〔都市医品仙尊〕〔太荒吞天诀〕〔餮仙传人在都市〕〔九转霸体〕〔万古神尊〕〔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我在异界捡功法〕〔我的功法全靠捡〕〔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叶辰萧初然〕〔重生之狂暴火法〕〔盛世红妆倾天下〕〔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邪王绝宠:医品特〕〔奶爸的修真人生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侠等一等 第一百八十四章 父与子【万字】
    ,大侠等一等!

    天朝男足,是一个连老天爷都没有办法的bug级的存在。

    伊贰三甚至开始思考如何才能让国足踢进世界杯,那么在这期间购买国足的博彩怕是能赢不少吧?毕竟国足进入世界杯的概率比中奖双色球大奖还要小很多。

    如此一来,这也算是做了一件极其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吧?毕竟现在国足的臭脚若是进入到世界杯,怕是场场都能被踢个5比0以上吧?那得伤害多少国足球迷的心?会是一场魔王值的收割盛宴吧?

    “想什么呢?”伊苯疏看儿子陷入了沉思。

    伊贰三看着天花板说道:“我在想如何才能让国足踢进世界杯……”

    “不如考虑下咱爷俩长生不老更靠谱。”伊苯疏说道,“就算你天天给他们喝五脏六腑果,也没用。”

    “那篮球……”

    “买煎饼果子的波兰名宿中锋大魔王周齐?”伊苯疏笑了,“别开玩笑,等祝名震他们成长起来,或许男篮才能有出息。”

    伊贰三觉得老爹说的很对,等王少杰,祝名震那批人再成长一下,或许男篮会迎来一次崛起。

    “话说,那颗什么四果罗汉心,你那个少林弃徒师父是杀人拿到的吗?”伊苯疏开始关心起来,“他不会被追杀吧?咱们不会被追杀吧?”

    伊贰三听到这话开始怀疑,莫忘难道就是因为坑佛门坑的太狠了?所以才会被佛门给灭了?

    “应该不会吧。”伊贰三觉得四果罗汉的心怕不知道多少年了,应该不会引来仇家。

    “那我还算你爹吗?”伊苯疏敲击着自己的心脏位置发问。

    “还算吧?”

    “那,我们研究下对外解释灰昊的事情。”伊苯疏说道,“估计胡婵婵会来找你,毕竟那么多人看到了灰昊。”

    咚咚咚……

    敲门声打断了伊苯疏的话,没等父子二人说请进,胡婵婵已经推门进入了房间。

    “你打死了灰昊?”胡婵婵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如果不是段晨哲等人一再保证亲眼看到,小六子一掌一掌一掌的把灰昊给劈死了,她实在无法相信一个丙级的五家仙会被一个丁级一段的进化者给劈死了。

    哪怕这丁级的进化者被乙级的精血淬炼过,也还是太过夸张了!天才可以同级无敌,但是跨境界取胜?你觉得舒马赫开个拖拉机,在高速路上能跑的过一个普通人开的法拉利488吗?

    硬件在那里摆着呢!大等级这种东西在规划出来的那一刻,就是为了进行战力本质上的区别,丙级再弱也不是丁级能干的过的。

    “灰昊的奇缘之中其实有一门神功叫做请神入体。”伊贰三很是干脆的把事情转移到了灰昊的身上,反正对方已经被打死了,现在也不可能跳出来进行反驳。

    胡婵婵想起了段晨哲之前的战斗形容,他说自己好像眼花了,看到了伊贰三的身后站着关老爷,伊贰三每次一掌劈下,他看到的都是关老爷斩出一刀。

    “关帝……”胡婵婵倒吸了一口凉气,请神入体在江湖上也被称之为神打,当然大部分神打都是吹牛逼的,但请神入体的神打也确实是真实存在,它跟出马仙类似,又跟出马仙有着完全本质的不同。

    每一门请神入体的神功,请到上身的神也都不同。邪道之中,最出名的强者便是妖猴孙悟空上身。

    “怪不得……”

    胡婵婵连连点头,开始明白为什么灰昊会冒险留在海滨市了,若是有请神入体这种能耐,那对它来说实在是帮助巨大。

    灰昊本就是灰家仙出身,对于别人请他入体仙降这种事情,它有着很强的经验,若是拿着这些经验来修炼请神入体,确实比其他人修炼要快上很多。

    “请神入体,你拿到了不止一层的修炼功法?”胡婵婵问出了自己的第二个猜测,如果仅仅只是一层的话,对灰昊的诱惑怕是不会到这个地步。

    “两层。”伊贰三信口胡说,请神入体自己只拿到了第一层,还是魔王值换出来的,但为了让胡婵婵相信这就是那最大的奇缘,只能多说了一层。

    胡婵婵怀疑伊贰三没有说实话,两层对于灰昊确实有着很大的吸引力,但对方不见得么有拿到第三层,只是这对她来说没有什么猜测的意义,奇缘在伊贰三手中就是他的了,便是国运部也不会跑来让他交出来。

    毕竟,功法奇缘又不是从自己家的院子里挖出来的文物,还属于国家要上交。

    “两层对于灰昊来说,诱惑也算是足够大了。”胡婵婵转念说道,“以灰昊的能力,怕是会用请神入体跟出马仙相互应正,从而取得某些方面的突破吧。只是你把它打死了,这事情有点麻烦……”

    麻烦?伊贰三父子都不明白了,这也算除暴安良,为维持社会治安做出了优良的贡献吧?

    “灰昊虽然叛出了五家仙,但它毕竟是灰家的。”胡婵婵摇晃着尾巴说道,“按照惯例,是该把它抓回去交由灰老太爷处置的。你这打死它,不合规矩。”

    伊贰三知道关外五仙有些特别的规矩,却没想到这叛出门的叛徒,居然还不能在外面被打死。

    “回头,你怕是要跟我去一趟灰家把这事情解释一下。”胡婵婵怕伊贰三拒绝,连忙快速说道,“你也别担心什么,灰家老太爷还是讲理的。毕竟灰昊叛出了灰家,这次去你也就是个去把事情说清楚。”

    “就这么简单?”伊贰三隐隐总觉得这事情怕没那么简单,血脉相连这种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这事我得先跟灰家太爷禀告一声,看他们的想法。”胡婵婵进一步的解释道,“也可能你不需要去灰家。再说,你也是给进化者总部执行任务,遭遇到的灰昊,身后有国运部撑着,我们五家仙也会给足国运部面子的。”

    “如果是了了把灰昊打死了,也要去灰家解释一下吗?”伊贰三问出了自己很关心的问题。

    胡婵婵知道伊贰三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也知道若是左了了打死了灰昊,最多也就是左家写封信过去,这事情也就完事了。

    不论是左家传人的身份,还是左了了本身的战力以及公认的无限潜力,这灰昊虽然也关乎着一定灰家的脸面,但比起左了了本身的价值,灰家还是可以说一句灰昊已经被逐出宗族,死活跟灰家没有什么关系,这样一来也不会损伤什么脸面。

    伊贰三见胡婵婵沉默不语,也明白了对方知道自己问话的真正关键所在,那就是说穿了还是实力打底,自己还是太弱了。

    “那我先去跟宗族通知这件事情了。”胡婵婵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房间,她感觉自己不好面对伊贰三,因为这些日子在关内确实受到了对方关照太多。

    五脏六腑果,舍利……

    这些宝物任何一项都是胡婵婵这些年来想都不敢想的奇缘,结果都因为伊贰三的关系触碰到了,而且修正了根骨增强了很多潜力跟修炼速度。

    胡婵婵退出房间,暗暗跟自己说,若是灰家真的要小六子去解释,应该不会抢他的奇缘,也不会废了他的修为,但怕是还是要难为他一番找找面子吧?自己无论如何得做点什么,让伊贰三少受点为难或者不受为难。

    想不受为难……胡婵婵发现除非找三太爷出面,可是三太爷并不喜欢掺和这些事情,怎样做才能让三太爷帮忙呢?这得好好想想。

    “都说关外风光好,到时候咱父子俩一起去看看啊。”伊苯疏说出提议突然一拍脑门说道,“坏了,有个约会得推迟一下了。我先打个电话……”

    伊贰三全身骨头碎了,五感却远超常人,伊苯疏走出十几米以为没问题了,却不知道自己的话还是都传到了儿子的耳中。

    “小芳……我儿子出了点事,知道蛊虫的那人,咱得换个时间约一下了。那行……我过几天通知你……”

    伊贰三听着老爹的电话深吸了口气,开始明白为什么老爹会在之前的时候那么倒霉,被灰昊直接穿心而杀。

    桃花劫!不知道老爹死了这一次之后,是不是桃花劫就算完成了?还是……这桃花劫并没有结束?老爹还会继续遭劫?

    伊贰三看着面带笑容的伊苯疏进入房间,随即有点不耐烦的说道:“我蛊虫的事情你能别管吗?”

    伊苯疏脸上的笑容为之一僵,他知道儿子对这件事情已经到了反感的地步,只是……

    “你不久前心口又疼了吧?小宋推门你房门的时候,我碰巧看到了。瞒着我做什么?等你哪天死了?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就是你的孝顺了?”

    伊苯疏的脸也冷了下来。

    小小的病房,陷入到了沉默,伊苯疏跟伊贰三相互冷冷的看着对方,希望对方可以让步,可这件事情上双方都不觉得该自己退步,因为让步的后果就可能是看着对方遭遇危险,步入深渊。

    “我的事不用你管。”伊贰三没好气的打破了这次沉默。

    “我是你爹。”伊苯疏同样口气很强硬,“哪天我老的不能动了,才轮得到你来管我。”

    房间再次陷入到了沉默,双方依然保持着不可能让步的态度。

    “六子,谁把你打的伤成这样?”左了了推门来到了房间,一句话把房间沉默的对抗气氛瞬间打破。

    “他。”伊贰三没好气的看了眼伊苯疏说道,“不是他去招惹什么叫小芳的女人,就不会遭遇到桃花劫。那老鼠就可能不会突然出现在战场之上……我也自然就不会受伤这么重了?”

    “灰昊?”左了了眉宇间多了分怒意,“它鼠呢?逃了?”

    “被我打死了。”伊贰三看到左了了露出惊讶要追问的意思,连忙说道,“那不是重点!他招惹桃花劫,差点把他自己害死,现在还不反省。还要去见那个什么小芳……”

    左了了连忙收住了追问,把注意力放在了伊苯疏的身上。

    伊苯疏是不怎么怕自己儿子,也并不怕左了了那强大的实力,可他这一刻有点本能怯左了了,那是老公公爹对儿媳妇的一种本能……特别是自己儿子还没把人娶回来的时候,他更有点不敢得罪左了了。

    “了了,你别听这孩子瞎说。”伊苯疏连忙反驳,“你知道吗?开战之前小六子的心口又疼了……”

    左了了把注意力又放回到了伊贰三的身上,伊贰三心中莫名的感觉到有点虚,毕竟他隐藏了自己之前那次心口疼痛的事情,同时他也是觉得自己凭什么怂?我心口疼凭什么告诉你?

    没错!伊贰三越想越觉得自己还是挺理直气壮的,他把视线又投向了左了了,然后两人的视线碰撞的刹那,他又怂了!

    我难道真的做错了?不然我怂她做什么?伊贰三躲避着左了了的眼神询问,只是低声的说道:“那他明知道自己有桃花劫,还乱折腾。他做的就对?”

    “我怎么不对,我那是……”

    伊苯疏本想趁机反击一下,却碰到了左了了投来的目光,然后……这位中年帅大叔也怂了!

    刚刚左了了的眼神,让伊苯疏想起了自己过世的妻子,当年也是这么一个眼神,自己跟小六子两个人就老老实实的怂了,怎么这么多年之后六子找个对象,也找了个这种的?

    “叔叔,咱们一会好好谈谈可以吗?”左了了很有礼貌的发出询问。

    伊苯疏很想说,谈什么谈?你管好小六子就行了!老子好歹也算是你准公公爹,怎么?你还想教训我不成?

    “好,那我出去等着啊。”伊苯疏心中一顿骚操作,嘴上却说出了很怂的话。

    伊苯疏转身快速退出了病房,开始研究待会怎么应对左了了。

    “我错了。”

    伊苯疏想到跟左了了谈话时,第一句一定要说这个的时候,病房中的伊贰三发现就剩自己跟左了了的情况下,第一时间直接也说出了一模一样的话。

    这句话在伊苯疏脑海中响起的同时,伊贰三的嘴上已经说了出来。

    “你错哪儿了?”左了了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就这么简单的揭过的意思,她抓了把看病人的凳子坐了下来。

    伊苯疏在门口听着墙角,开始研究如果一会准儿媳妇这么问自己的话,自己该怎么回答?

    伊贰三躺在床上暗老爹不讲义气,刚刚不是脖子很硬觉得自己没错吗?没错你跑什么啊?你回来啊!你教训教训这个左了了啊?

    “你错哪儿了?”

    左了了拿手扣住伊贰三的下巴,将他脖子跟脑袋转动向自己这边,完成了四目相对。

    “我不该隐瞒不跟大家说。”伊贰三叹了口气说道,“行了吧?”

    左了了眉毛拧了起来:“你后面那句‘行了吧’是什么意思?认错就认错,为什么要加一句行了吧?”

    “我……”伊贰三张口结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好像跟高丽棒子的思密达差不多吧?只是一个语气助语?大部分男人不都是这样说话的吗?

    伊苯疏躲在门外把‘行了吧’划了重点,这句话是绝对不能说的。

    “我错了。”伊贰三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那你错哪里了?”左了了再次发问。

    “我不该说‘行了吧’,那样是认识错误不够深刻。”伊贰三只想让左了了去教训自己老爹,让老爹认识到他自己的错误,认识到桃花劫的危险,所以这一刻把认错态度表现的非常好。

    关于桃花劫这个事情,伊贰三去飞筝市时就已经警告过他了,并且说出了‘你没了,我就真的是孤儿’这种话了。

    可,没用啊!战前还是跑去找了什么小芳,才遭遇到了死亡的出现。

    伊贰三也看出来了,自己老爹刚刚跟在这里脖子跟嘴都硬的了不得,完全一副不认错不说,还打算继续下去的态度。

    当左了了出现之后,老爹的熊熊气势就灭了!只有左了了才能治的了老爹!

    “我更不该明明蛊虫发动,却不跟关心我的人说真实情况。”伊贰三把以前在学校里为了赚钱,帮人写检讨的劲头都拿了出来,“亲人之间应该没有秘密,不做相互隐瞒……”

    左了了看着口若悬河说个不停的伊贰三,脸上渐渐的浮现出了笑意,这倒不是她觉得对方说的对,而是脑海回忆起了不久前龙泉道人告诉她的事情。

    当时对战山海雷神,左了了重伤昏迷的时候,伊贰三出手救人!又拼命飞身救人……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但左了了看着伊贰三的面庞,却可以想象出当时的对方是多么帅。

    从来强大的左了了,并不知道被人保护是什么味道。

    因为她太强了,所以从来都是她来保护别人,由小接受的教育便是守护这一方天地,各种艰苦的修炼也并没有得到哪怕一点点的优待,被保护这还是第一次。

    原来被保护,是这种感觉啊。

    左了了双手捧着自己的脸,就那么笑眯眯的看着伊贰三,心中有着一种很奇怪的安全感,眼前的男人实力明明不如自己,可就是很奇怪,觉得若是世界末日到来的那一刻,这个男人也能守护的住自己不被世界末日伤害。

    伊贰三说着说着有点心虚,他发现这左了了正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心中暗暗开始回味自己刚刚是不是哪里说错了?不然对方的眼神怎么带着笑意?这笑意看起来不正常啊!自己不是在认错吗?

    “差不多就这些……”伊贰三心虚的结束了发言。

    “既然知道自己错了,以后不能再犯这种错误了。”左了了这时候也才回过神来,连忙说道,“蛊虫这个事情,等咱们跟国运部完成山海雷神的交接,请个假去下苗家所分布的那几个省,解决掉这件事情。”

    “可能我还要去趟关外。”伊贰三说道,“我打死了灰昊这事情……”

    “那是要去一趟,不过没什么大事。”左了了不是太在意这件事情的说道,“五仙还是挺讲道理的,再说灰昊叛出了灰家,在关内也是有命案在身的,他们还得给关内一个交代。”

    伊贰三听到左了了的分析之后,也算放心下来,不再太担忧那事情了。

    “那你在这里好好养伤,我去跟叔叔聊聊……”左了了起身就要走。

    伊贰三连忙喊道:“了了……”

    “怎么了?”左了了回眸看向躺在床上的伊贰三。

    “是这样……我爹是个老江湖,那张嘴很会骗人的。”伊贰三叮嘱道,“他答应过我好几次了,说是不触碰桃花劫的事情,可他还是去触碰。我也知道他为我好,可是……”

    伊苯疏在门外听的很想冲进房间收拾一下自己的儿子,这小六子还带煽风点火的?

    “我懂。”左了了点了点头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叔叔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的。”

    “那行,拜托你了。”伊贰三继续补充道,“我感觉,我爸觉得你很讲道理,应该会听你讲道理的。”

    左了了也觉得叔叔好像跟自己聊天时,好像很听自己的道理,再次点了点头说道:“放心,我会跟叔叔好好讲道理的。”

    伊苯疏连忙在门外站好,迎接着推门而出的左了了说道:“了了,六子认识到错误没?我跟你说,你别被他的滑头给骗了。”

    “叔叔,相信我吗?”左了了脸上洋溢着很灿烂的微笑。

    伊苯疏面对这种询问只能点头,他便又听到左了了说道:“叔叔放心,六子知道自己错了,说是一定会改正的。不过这件事情,我得说实话啊……这次错还真的不全在六子那边……”

    “我也有错,我也有错。”伊苯疏连忙把话茬接了过去,脸上带着深刻反思后的神情,“其实,我也只是想对儿子更好一点,可能是我的做法确实不妥吧……”

    “是很不妥的。”左了了说道,“六子的身体好容易好了。日后娶妻生子的人生里,若是没有叔叔的参与,岂不是……”

    伊苯疏这一刻只是满脸认可的连连点头,作为混迹江湖的他很知道,这时候就是要让对方说个痛快,自己不要打断对方,只是最后时刻点头认可对方,然后再做一下自我反省,这事情就过去了。

    伊贰三五感大大提升,自然也能听到门外的声音,听着老爹被左了了在那里做思想工作,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硬气,心中也是得意,这次算是找到了对付老爹的窍门,以后老爹只要再乱来,就找左了了帮忙!

    左了了的话并不是很多,只是将道理讲明白了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伊苯疏连忙开启了认错的态度表现,这奇怪的样子,让路过的其他进化者都很是好奇,这平日里不怎么管闲事的左了了,怎么会突然对人这么热情了?

    “那行,叔叔拉钩。”左了了伸出了小拇指。

    伊苯疏心中暗叹,自己这儿子但凡遗传到自己那么一成的追女孩的本事,也不至于让自己这个老爹还得各种神助攻!还得跟准儿媳妇拉钩!

    “拉钩上吊一百年……”

    伊苯疏熟练的念着全国通用的拉勾‘咒语’,然后才回到了伊贰三的病房之中,左了了因为还有其他事情要忙,暂时离开了病房。

    病房中的父子二人大眼瞪小眼的彼此看着对方,同时又是一副,你刚刚不是很牛吗?怎么怂了的表情。

    再然后,父子二人谁也不搭理谁,伊苯疏干脆研究起了自己新的心脏。

    自从再次还阳,伊苯疏就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越发的发现自己这颗心脏有着很多不同。

    伊苯疏在地上盘膝而坐,打算修炼一下看看情况。

    “不用舍利吗?”伊贰三终于打破了沉默的说道,“不知道什么叫做修炼最大化?”

    伊苯疏给了伊贰三个白眼说道:“我这次主要是试试新的心脏,我感觉它好像没那么简单。”

    伊贰三想起了莫忘曾经说过的话,若是把这颗四果罗汉心吃掉的话,对于修炼龙翔般若公会有着巨大的帮助。

    如今,老爹虽然不是把四果罗汉心给吃掉了,但这种安装在体内的话,也是一种另类的吃掉吧?算是被整个身体给吃了?

    伊苯疏盘膝而坐开始调动着体内的真气,往日里的龙象般若功的真气只是按照人的只是流动,可这次……龙象般若功很是活跃,所有的真气都像是真的活了过来一般,它们按照指示流动着,同时真气又跟心脏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共鸣。

    新的心脏也感觉到了龙象般若功的真气跟自己的契合,一时间心脏之中迸发出的血液都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禅意。

    伊苯疏感觉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沉浸在大欢喜大自在之中,体内血流的声音就像是传闻中的佛陀在低吟无上佛经,身体在接受着佛经的洗礼。

    伊贰三本来只是躺着盘算接下来自己该如何弄魔王值,这次为了救老爹可真的几乎将所有老板都砸进去了。

    突然间他感觉到老爹的身体在发出禅音,他感觉这有点奇怪,难道老爹修炼也是念佛经的吗?

    很快,他发现并不是伊苯疏老爹在念佛经,而是他的血液流动之时,产生了佛意,禅意,甚至心脏跳动跟血液流淌配合着,真的出现了佛经的音符。

    一丝丝微弱的金光从伊苯疏的心口处开始向外扩散,渐渐的这金光便占据了他身体几条最大的血管跟经脉,再然后……扩散到他更多的器官之中,最后整个身体都散发着很微弱的金光。

    盘膝而坐的伊苯疏像极了寺庙中那被涂抹了金粉的罗汉,帅气的脸上也多了一分庄严的宝相。

    这什么情况?伊贰三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龙象般若功,都在这一刻开始受到了影响,自发的开始运动了起来。

    怎么会?伊贰三修炼已经到了一天的极致,此时距离上次修炼还不足二十四小时,理论上可以施展战力,想要修炼却是已经不能了。

    可随着伊苯疏的真气血流心跳佛经音律出现,伊贰三发现自己竟然又可以修炼了,而且就算他想要停止好像都需要用很大的力量才能镇住。

    这种时间,伊贰三也不打算真的将它镇住,干脆拿出舍利,嘴里默念着金刚经开启了新一轮的修炼。

    房间之中,佛力相互助涨,伊贰三体内的洗髓丹这一刻爆发出了从未有过的药力。

    洗髓丹!佛门圣药!

    便是寻常人服用,不需要任何修炼也能够随着时间,吸收很多的药力洗涤身体。

    修行者若是使用洗髓丹,配合真气将会把药效极大的放大出来,做到真正的洗髓伐脉。

    哪怕是强如左了了,也以为这是洗髓丹最正确最优秀的使用方式,却没想到佛门圣药若是配合着佛门的功法跟佛音,才能激发洗髓丹真正的疗效。

    洗髓丹药力配合着真气,也配合伊贰三从巨灵那里血来的锻血方式,令血液开启了新一轮的变化,充满生机力量的血液带着洗髓丹的药性在身体内高速转动,强壮着自己,也洗涤着身体。

    伊贰三首次挺会到了佛经之中的自在为何意,这本来还需要很久他才能明白的事情,因为伊苯疏的首次修炼令他提前体会到了。

    而伊苯疏因为伊贰三拿出了舍利,心脏跳动着感受到了舍利的存在,令真气分出一条气线,同舍利也建立了联系。

    若是换一个人,在这房间进行修炼,也无法完成伊苯疏的这次链接。

    因为伊苯疏二人本就是父子,又因为伊贰三体内有一颗来自他父亲的肾,某种程度上二人确实做到真正同为一体,这时间舍利将伊贰三对金刚经的理解,如何配合龙象般若功的感受也传递给了伊苯疏。

    伊苯疏则是用体内血流心跳的禅音,帮助伊贰三明白更多的金刚经,同时让他体悟什么叫做佛门自在极乐。

    就这样,伊苯疏也在修炼之中开始明白伊贰三从巨灵那里冒险学来的锻血手段,虽然没有伊贰三亲自感悟的那么强烈,但总比其他人要好很多。

    伊贰三这时候也能感觉到老爹跟自己之间的联系状态,他知道这次的状态不是每次都会出现的,很有可能这一生也就这么一次机会,所以他很小心的保持着这次的修炼时长,希望给老爹更多自己对佛经以及修炼的认识。

    伊苯疏虽然不能完全知道儿子的全部想法,却也因为一起闯荡江湖的默契,多少可以猜出不少,努力保持着这种状态,让其不要发生太大的变化,因为这种波动的共鸣实在是太罕见了。

    左了了快速的处理完事情,就赶了回来想要跟伊贰三再在一起待会,却很敏锐的发现了房间两人的修炼处于很奇妙的状态,干脆直接站在了门口当起了门卫。

    期间确实有数波人想要进入房间,却都被左了了一个冰冷的眼神给吓退了回去,别说进入房间,便是说话都给吓的张不开嘴。

    两个小时的时间过后,伊贰三再次醒来时,洗髓丹已经把断掉的骨头全部重新连接,并且再次让身体彻底的复原。

    同时,伊贰三也知道这次激发了洗髓丹的所有药性,接下来再受伤也不会有洗髓丹出现了。

    本来能用一个月时间的洗髓丹,提前耗光了所有药力!

    伊苯疏伸了个懒腰从地上爬了起来,迈步走向伊贰三,脚下的尘土在他迈步的那一刻,竟然被震起形成了一朵莲花的样子。

    步步生莲?伊贰三心说这不是大德高僧才能做到的事情吗?怎么江湖老爹现在成了大德高僧不成?

    咚……

    伊苯疏脚掌落地,仅仅只是落地的声音都生出了隐隐的禅音。

    伊贰三终于明白四果罗汉心为什么卖那么贵了!也开始明白为什么莫忘总是会引诱吃掉这四果罗汉心。

    “儿子,你可知道自己刚刚错了?”

    伊苯疏出口声调之中都带着几分禅音,伊贰三下意识的差点就开口认错了,可他的灵台之上瞬间升起清明之气,驱散了刚刚那带有度化味道的禅音。

    “我通过跟了了聊天,是确实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倒是你看起来好像没有认识到的样子。”伊贰三听到了左了了的呼吸声,立刻发现了损人利己的机会,连忙设下了言语陷阱。

    “了了的话是有一定道理,但作为父亲关心自己的儿子总不是错的……”

    “你的意思是说,若是遇到事情,你还是说一套做一套?”

    “这也不见得,还是要具体看什么事情……”

    ‘咯吱……’

    伊苯疏的话还没说完,房门便被风风火火赶来要跟伊贰三说一下五家仙事情的胡婵婵给推开了。

    伊苯疏话还没说完便看到了左了了,同时看到了对方眸子里含着的泪水星光。

    左了了本是满心欢喜,可是听到伊苯疏的话,心中泛起了点点委屈……她是真的觉得自己跟自己的准公公爹关系是那么彼此信任,可刚刚的话……

    伊贰三给了老爹一个‘你完了’的得意眼神。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左了了转身抬手擦掉眼角的泪水。

    这种事情若是换个女孩身上,可能并不会怎样,只是左了了从小生长的环境很不一样,她是天之骄女,却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

    因为天才的名头让很多人会去故意的奉承接近她,而她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跟她结交的人都是怀有利益目的。

    直到遇到了得了奇缘的伊贰三之后,她第一次遇到了不拿她当天骄的人,敢捉弄她,把她当普通人,而这伊贰三的父亲更是像一个关心自己的长辈,完全没有什么功利心态。

    这种状态下的她,是格外信任父子二人,同时也成为了她内心最脆弱的地方。

    伊苯疏老江湖的很,看到左了了的反应,又想起左了了平日里聊天说没有朋友的事情,顿时明白了……自己儿子把自己坑惨了。

    ‘完成损人不利己任务,获得魔王值1000’

    伊贰三心中感慨,还好……回了点血。

    “我回头再跟你算账。”伊苯疏收起一身的佛性佛力,纵身追了上去对左了了喊道,“孩子,孩子你慢点……听我解释……”

    左了了听到这话跑的更快,伊苯疏看到这一刻也顾不上别的了,干脆大声喊道:“儿媳妇,你慢点……”

    一句儿媳妇,就如同孙悟空的定身咒,硬是让刚刚还在逃开的左了了停住了脚布。

    “儿媳妇……我错了……”伊苯疏连忙追上去开始道歉。

    伊贰三在房间内听到老爹的喊话,忍不住挑起大拇指,心中只有一个大写的‘服’字。

    “发生了什么?”胡婵婵好奇的发问。

    “没事……”伊贰三看到胡婵婵来了就问,“五家仙那边回信了?”

    “灰家说,你忙完这里的事情后,得空去趟关外,它们还是想知道一下当时的情况,并没有难为你的想法,也不是什么兴师问罪,好歹灰昊是灰家的种。”胡婵婵连忙说道,“这口气算是释放了不少善意了。”

    “那行。”伊贰三说,“等完成了山海雷神的交接,我拿了奖励咱们再走……”

    “奖励?”胡婵婵好奇这次事情不是龙泉道人跟左了了出力最大吗?

    因为伏击灰昊的关系,胡婵婵并不知道战局的真正情况,回来之后又忙着五家仙的事情,还是不知道真正状态。

    伊贰三很快明白了对方的信息不足,连忙说道:“来了两头山海雷神你知道吧?你不知道的是雄的山海雷神,是被我一枪打死吧?”

    虽然当时的山海雷神确实已经油尽灯枯山穷水尽的地步了,但伊贰三不介意做一下虎落平阳中的犬,毕竟结果就是一枪打死的。

    胡婵婵满是羡慕的看着伊贰三,这一枪的赚大便宜了。

    泉城镇守使正好路过,听到伊贰三的声音从房间中传出,顿觉胸口被什么重物给狠狠的砸了一下!他跑来没参与到抓山海雷神的任务,也没抓到逃走的五家仙,结果一个丁级的狙击手打死了一头山海雷神……

    就在同一时间,海滨市之外的一座寺庙中,慧真完成了一份请求报告,然后通过传真传给了自己的上级。

    慧真发完传真,看着自己的报告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很满意自己最后那句话:名叫伊贰三的进化者,身具无上佛性!有传闻的佛子之气……

    慧真相信方丈看到这份报告,一定会给予自己足够的支持,很快自己就能再次出现在海滨市将人接引走了。

    佛门高层亲自出面!慧真想不出左了了不给面子的理由,他相信对方也是以守护苍生为己任,那么也一定会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很开心的帮自己引荐这位伊贰三施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开局奖励七张人物〕〔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