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萧天爱燕王〕〔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龙象〕〔竹兰周书仁〕〔龙王医婿〕〔大流寇〕〔我的老婆超迷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侠等一等 第一百八十三章 你与我佛有缘啊
    ,大侠等一等!

    抚恤金……

    这个事情伊贰三跟老爹曾经还真的很认真的研究过,只是当时遭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如何你的死可以证明你真的死了,而不是骗取抚恤金这种事情。

    现如今,这个当时困扰父子二人最大的技术障碍问题,在灰昊的残忍帮助下算是完美的解决了,远处段晨哲那群人一个个可都是最好的证人。

    “快点流泪!记得抱着我这个尸体跑的时候,要快点!别让他们追上来了!还有暂时不要告诉了了,不然很容易穿帮。”伊苯疏快速的布置着骗取抚恤金的步骤。

    伊贰三跪在地上看着一脸焦急的老爹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都对,可是有一个技术问题首先要解决一下……”

    “什么问题?”伊苯疏很是不解,自己的儿子现在还活着,而且把自己起死回生了!那代表那只老鼠应该已经死掉了,这还能有什么其他问题吗?

    “我全身的骨头都碎了……”

    伊贰三说完这句话,整个人瘫软在了沙滩之中,刚刚的请神上身,哪怕只是请的第一层关帝之力,也不是他这种丁级修为可以承受的,如果不是精血的帮忙锻造身体,如果不是多日念叨金刚经令身体有一定的佛性,跟关帝的一身正气还算和谐,在请神入体的那一刻就爆炸了。

    即便是有着这么多优秀的前提,伊贰三的身体还是在连续的作战之中达到了承受力量的极致,每一刀的出击同灰昊的硬碰硬,反震之力都会损伤他几根骨头。

    若非是绝对的杀意支撑着,伊贰三根本不可能一刀一刀的把灰昊给活活的劈死。

    如今,老爹也活过来了,灰昊这个最大的威胁也给活活劈死了,伊贰三精神松懈下来之后,身体跟意志都已经远超极限能够承受的状态,自然也就瘫软在了地上。

    “老爹……我真没力气抱着你跑了……”伊贰三忍不住的叹气,“听说抚恤金好大一笔钱啊……”

    伊苯疏这一刻也顾不上心疼即将到手,却又飞走了的抚恤金,连忙紧张的起身将伊贰三摆成一个一字型说道:“灰昊的力量没有入侵你的体内吧?”

    伊贰三苦笑,随着他的笑牵动的身体的伤势令他感觉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喊着疼痛,眼角不由得抽搐了几下说道:“那只老鼠想要把力量注入我的体内,首先它得过关帝那一关啊……”

    关帝?伊苯疏搞不懂自己的儿子在说什么,却也知道这代表着其体内并没有其他的力量。

    “那就好,那就好……”伊苯疏松了口气。

    伊贰三躺在地上看着起身的老爹说道:“现在是不是该你背着我跑一段路?那边还没打完呢……”

    伊苯疏这才想起来此地也并非是特别安全的地方,连忙背着伊贰三朝着安全的方向狂奔。

    伊贰三全身骨头都碎了,这时候伏在老爹的后背上,随着对方每一步的迈出产生的颠簸之力,都会让他疼的全身都在冒汗。

    疼啊!

    伊贰三知道这时候最简单的不疼的办法,就是进入到魔王系统之中,那么应该可能会感觉不到怎么疼痛吧?

    可就这么进去?伊贰三不舍得啊!以前为了锻炼自己,那是拿着铁锤忍痛才敲碎点骨头,如今灰昊的残忍帮忙,令全身的骨头都断了,那修炼起来催动洗髓丹的药效再洗涤一次全身,这种机会实在是太少有了。

    “你没死?”段晨哲看着伊苯疏生龙活虎的背着小六子跑了回来也是惊讶。

    虽然不是每个人手中都有望远镜,也确实没有人看清伊苯疏是心脏被老鼠给挖走了,但刚刚显然是绝对的重创。

    如此的重创之下,伊苯疏居然没事?

    “些许小伤,我还扛得住。”伊苯疏这时间遭受众人注视,很是职业习惯的装了一个逼。

    平日里,众人也知道伊苯疏因为职业的习惯喜欢装逼,可是这次当他说话的那一刻,众人心底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本能的觉得他说的是真的,这次他没有装逼。

    随着伊苯疏的说话,众人本来还担心着龙泉道人的战局,这一刻被他的声音拂过之后,心灵上都有这一种说不出的安宁祥和,那普通的装逼话好似寺庙中的高僧禅音一般,让人心中好像要得到大自在。

    伊苯疏装完逼也不再跟众人多说,转身看向远处的战场。

    本来没有望远镜的伊苯疏,发现突然不需要望远镜,也能轻易的看清远处的战况。

    什么情况?伊苯疏也发现了自己死而复生的不同,刚刚背着儿子一路飞奔时,便感觉每走一步身体都在得到奇怪的强化,便是连体内的龙象般若功也随着自己的每一次呼吸,真气都在变得更加精纯。

    这是一种真气,身体的质变!

    我儿子给我胸口塞了个啥让我复活的?伊苯疏满脑子都是好奇,如果不是这附近的人实在太多了,他已经要跟伊贰三好好聊一聊了。

    战场上的战斗也进入到了尾声,左了了强行开启了甲级的力量,伊贰三都能感觉到那狂暴的力量好似随时都要暴走。

    龙泉道人在得到了左了了的支持后,硬是生生将还没有真正彻底完成进阶的山海雷神给重新打落境界,让其回到了乙级巅峰的状态。

    “贫道没有打算将你灭杀,若是投降饶你活命!”龙泉道人战斗之中喝道,“想想你的孩子……”

    龙泉道人也不敢保证对方能听懂自己的话,但他不得不多说一点。

    战斗之中的山海雷神突然停止了继续反抗,她没有选择自爆,而是收敛了力量,用警惕而又充满杀念的双眼盯着龙泉道人,她确实可以听得到龙泉道人的喊话。

    如今,伴侣战死,此地又有这么多凶人,山海雷神知道自己想要突围或者报仇已经不能,若是没有怀孕,她还可以选择报仇,而且不需要像自己伴侣那样把自爆的力量限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她可以肆无忌惮的爆炸,就算不能炸死眼前的这几个凶人,也要让他们重伤,也要毁灭四周大量的人类。

    可……她怀孕了,她要为了孩子的存活而进行妥协。

    龙泉道人这时间连忙催动阵法,虽然自爆将阵法毁灭了大部分,但如果对方不做反抗,那么只需要小部分阵法加上自己的力量,还是可以轻易的完成这次的封印。

    左了了坚持的看着山海雷神被彻底封印,才撤掉了身上的甲级力量。

    随着力量的撤走,左了了再也无法站稳身体,她摇晃着就要倒下,还是傅郡烨眼疾手快的将她搀扶。

    “刚刚叔叔好像……”左了了在傅郡烨的怀中无力而又担忧的说道,“我刚刚感觉叔叔的力量好像消失了……好像灰昊的力量曾经出现过。”

    刚刚的战斗太激烈了,便是左了了都没有办法真正做到面面俱到。

    傅郡烨更是没有感觉到战斗之外的事情,如今她因为之前的战斗参与的算是最少的,所以状态来说她反而是最好的,扭头看去段晨哲的方向,发现伊苯疏正老神在在的背着儿子在看戏,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上身衣服的心口位置,有这一个还算不算太规则的圆洞。

    “还活着呢,我看到了。”傅郡烨随即回答道,“可能是你的幻觉吧?太关心他了吧?”

    左了了心下再次松了口气,若是叔叔真的出点什么事情,伊贰三的伤心或许没有人能真正的体会吧。

    龙泉道人将山海雷神彻底擒拿,海面上之前想要浑水摸鱼的境外势力也是果断,当下不再做任何缠斗,转身立刻离开。

    还有数名在中藏着的海外势力,完成了默默的来,默默的离去。

    负责拦截的人也没有继续追击,不久前的交手已经证明了想要快速打败对方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一时间海面上拦截的人也几乎走的干净,只有那拦截水猴子的大和尚没有离开,他脚下一朵浪花将他从远处送到了岸边。

    这和尚面对龙泉道人双手合十,弯下腰去毕恭毕敬的说道:“慧真见过真人师叔……”

    龙泉道人打的随便不能说精疲力尽,确实也累的很,只是冲着和尚点了点头说道:“你不是该回寺里吗?怎么上岸了?”

    “小僧刚刚发现此地有我佛门有缘人,所以违反规定上岸,还请真人师叔……”

    “跟佛门有缘?”龙泉道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小六子,他记得左了了说过,小六子修的是佛门龙象般若功,而且好像佛性相当的不错,对金刚经都有着自己的感悟。

    若是没有这场大战,龙泉道人还真的就让和尚去找伊贰三了,毕竟作为老道士的他也确实觉得自己的师父说的是对的,山下女人是老虎,救小六子脱出苦海也算好事一件。

    可不久前的战斗,伊贰三冒死救人开枪击杀山海雷神,随后更是再次冒死也要去救左了了,这让老道士想起了师父的另外一句话,宁拆十座庙,莫毁一门亲。

    “你看错了。”龙泉道人挥了挥手说道,“回去吧。”

    慧真整个人愣住了,本以为自己虽然是违反了规定上岸了,但好歹自己只是想要渡一个佛门有缘人罢了,理论上这种对方抬抬手的事情,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可……对方直接一句看错了,就下逐客令了?

    什么情况?慧真心说自己刚刚好歹也是打生打死,怎么这点面子都不给吗?

    左了了传音入迷给龙泉道人说道:“真人,您这是……?”

    “这附近有佛性的就是小六子了。”龙泉道人回道左了了,“他好像是想将人渡入佛门当和尚的,你若是无所谓的话……”

    “你看错了。”左了了冷冷的声音里透着满满的敌意,“回去吧。”

    慧真更是不能理解了,难道今天黄历上写着不宜登岸?而且为什么这左家的传人透着这么大的敌意?她想干什么?怎么好像我现在不走,她有动手的意思?

    慧真还是知道海滨市的左家传人的性格的,听说脾气不是很好,而且极其能打。

    算了!慧真叹了口气,觉得对方既然是海滨市镇守队的,那么自己回头再走正规渠道来一次就是了,到时候就不信这左家的传人还能咋滴?难道还真的敢动手打我不成?

    慧真越想越是这么回事,虽然心中很是不舍的丢失了这次机会,他还是调动着脚下的一朵海浪将自己带回到了海上,同时对龙泉道人鞠躬说道:“是小僧看错了,那小僧退下了。”

    左了了还是死死的盯着慧真,哪怕对方退回到了海上,她还是充满了敌意的盯着对方,在她看来眼前这个和尚就是要跟自己抢男人的敌人!

    慧真退回到海面上感受着左了了的敌意,心中更是不能理解啊,贫僧只是看上了镇守队的一个中年队员而已,你需要这么充满敌意吗?没听说这左了了跟海滨市的进化者总部关系有多好啊……怎么看起来她好像很反感有人来挖傅郡烨的墙角?这两人什么时候成的闺蜜?

    慧真忍不住的举目眺望远处的伊苯疏,心中忍不住的感叹,这人身上的佛性真的好强啊!千年难得一年的罗汉转世体吧?

    左了了感受到慧真的眼神还在看向伊贰三的方向,忍不住的撸起袖子就想追上去,再跟对方干一仗,让对方不要总打自己男人的主意。

    “了了,何必呢……”傅郡烨连忙拽住了左了了的胳膊。

    左了了回头看向傅郡烨不爽的说道:“他一直在盯着伊贰三!摆明没安什么好心……”

    海面上风大,慧真借着海风听到了左了了说起的名字,心中暗道:原来,那人叫做伊贰三啊!那行,我回去先写一封信,通过组织向这海滨市的进化者总部要人就好了。

    “算了,算了。”傅郡烨连忙劝道,“六子能被佛门看上,这也代表资质不错嘛……”

    “谁稀罕被他们看上。”左了了抱着一肚子的不满,故意提高了声音说道,“他下次要是敢来渡化六子,我就敢找借口揍他!”

    慧真在海面上听着左了了故意传来的威胁,心中只是连连叹气:原来外界说的都是真的啊!现在的年轻女孩,都喜欢大叔款了啊!原来龙泉师叔是知道其中缘由,所以才故意说我看错了,是保护我啊!师叔真如传闻之中的一般,是个大好人!只可惜,刚刚我没有领悟到师叔的善意。

    慧真想到这里,又遥遥的对着龙泉真人双手合十的弯腰鞠躬。

    龙泉道人看到慧真再次行礼,心中也是各种莫名其妙,这和尚为什么又行礼了?

    “了了,你这么看贫道作甚?”龙泉道人忽然感觉到左了了正在打量着自己,连忙撇清的说道,“我跟你可是一伙的。”

    “那他为什么对你不停的行礼。”左了了这一刻摆出了晚辈跟长辈撒娇问理由的样子,搞的龙泉道人都想打慧真一顿,好死不死跟自己不停行礼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啊……”龙泉道人立刻表明立场的说道,“如果他来海滨市渡化小六子,我一定来帮你一起揍他!”

    慧真这时候已经退出去很远,完全听不到龙泉道人在说什么,心中还是听的翻动着感激,越发觉得这位龙泉道人的长辈真是慈祥啊。

    “你放心,他敢对小六子渡化,我打断他的腿!我还拔了他的牙!”龙泉道人对左了了到不是怕,而是刚刚那一战的左家传人不要命的战斗方式,让他很是佩服,而且又关系到伊贰三,他自然很坚定的选边站。

    左了了这才收回了在龙泉道人身上的敌意目光说道:“那行!回头我请客岗头陈鸡肉串。”

    龙泉道人的脸上立时多了笑容,果断佩服自己选边站,站对了!

    “走吧……咱们先把这山海雷神完成跟国运部的交接。”傅郡烨说道,“先带回小珠山的总部吧。这几天委屈两位也住在小珠山吧……”

    龙泉道人跟左了了点了点头,带着山海雷神开始完成撤退,傅郡烨看着四周的破坏忍不住的摇头,心说:今天这般的战斗,闹出的动静远比蘑菇省那次在山里大太多了,进化者的事情怕是真的掩藏不住了。

    “六子,大家先回小珠山总部,你这先去医院?”傅郡烨来到众人面前开始安排了起来。

    “不不不,我也去小珠山。”伊贰三趴在老爹的后背上,心说自己若是去了医院被接骨,回头身体都好了,岂不是不能够借着洗髓丹再搞次身体了。

    “怎么伤的这么重?”左了了关心的查看着伊贰三的伤势问道,“谁干的?”

    “回去说吧……”伊贰三有些事情没法当着众人的面说,只能应付了一句。

    左了了也是七窍玲珑心的人,顿时明白了伊贰三有些事情不想让别人知道,也就没有多嘴继续的问,只是心中暗暗决定,回头找到把伊贰三弄成这样的人,让对方也变成这样。

    “还好,没有什么力量入侵……”左了了又检查了伊贰三的身体一边,才放下心来。

    “镇守使,您看什么呢?”伊苯疏被傅郡烨盯着看的心里有点发毛,忍不住的发问。

    “你好像不一样了?”傅郡烨打量着伊苯疏,却也说不出为什么会看到对方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伊苯疏生怕自己死而复生的事情被人知道,也怕被人查自己心口是不是放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连忙调整收敛真气。

    随着真气的收敛,伊苯疏身上的气质又转回到了平时不少,虽然还多少有点让人看一眼就心绪宁静的味道,但已经减去了九成。

    左了了看了眼伊苯疏,也隐隐感觉对方身上的佛气好像多了一点,只是这也没有多很多的样子,镇守使怎么就能这么敏锐的感觉到呢?难道……

    左了了脑海中划过了一道八卦的闪电,她暗暗怀疑傅郡烨看上了伊苯疏!

    随即,左了了觉得这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伊苯疏大叔的模样是真的很帅啊,外面那些号称师奶杀手的演员,在伊苯疏大叔面前连根葱都算不上吧?这么帅的大叔,被镇守使看上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只是……左了了有点惆怅,若是自己以后真的跟伊贰三好了……而大叔又跟傅郡烨好了,自己该怎么称呼对方?

    龙泉道人打量着伊苯疏轻轻点头不断,他想的则是这伊苯疏天赋真不错啊!一场大战下来,他怕是一直在关注海面上远处的战斗吧?从和尚的战斗中有了很多感悟?才有了这样的进境?这佛门的境界上来了,他再修炼佛门功法,怕是修为会提的很快啊!

    众人抱着各种不同的心思离开了战场,市里有关单位立刻进入战场开始进行收尾工作,各城市的镇守队也开始撤离向小珠山。

    泉城的镇守使憋了一肚子的火,本来觉得没有办法参与山海雷神的事情就算了,好歹还能抓个五家仙的叛徒,也算是功劳一件。

    结果……抓了个寂寞!

    胡婵婵也是一肚子的不能理解,这灰昊的耐心这么好吗?这么好的机会它都不逃?那怎么才能抓到这个灰家仙。

    伊贰三回到小珠山,被人放在了进化者总部的病房之中。

    左了了等人还要忙一下山海雷神的事情,一时间也顾不上来问伊贰三到底怎么回事,虽然她很想来问,但她也知道如果让这山海雷神跑了,那就是大麻烦了。

    而且,伊贰三也一直催促,说是先忙完山海雷神的事情,其他的事情事后再说,她也就没有再继续坚持。

    伊苯疏看着所有人都走出了房间,只剩下了宋东阳跟自己,忍不住的说道:“六子!到底怎么回事?”

    宋东阳一看这是有秘密要说,连忙起身对玉环说道:“咱们出去走走?”

    玉环其实也是很想八卦一番的,只是宋东阳已经这么说了,它赖在这里好像也不是很好看,只能懒洋洋的起身继续保护这个随时可能倒霉的宋东阳。

    “你不是被穿心了吗?”伊贰三撑开五感,知道附近没人才说道,“当时我那个少林内山门的弃徒师父突然出现了!”

    “哦。”伊苯疏点了点头,心说已经好久没有听到少林内山门弃徒这个称号了。

    “他送了我一颗四果罗汉心,说给你安上你就能活。”伊贰三说道,“我保证死爹当活爹医的想法,就给你按进去了。结果没想到,还真管用……”

    “六子。”

    “嗯?”

    “对不起啊……我刚刚死了,你一定很难受吧?”

    “爸。”

    “嗯?”

    “爸。”

    “怎么了?”

    “没什么,听到你回应我,真好。”

    “傻孩子……”

    “爸,你还记得我十三岁时,你问我在生日蛋糕面前许的愿望是什么吗?”

    “记得啊,你牙硬的很,怎么都不肯说。”

    “我希望咱们父子永远不分开,谁都不要死……”

    “人哪有不死的?你这个愿望比天朝男足冲出亚洲,打进世界杯还难吧?”

    “这个很难说……或许老天听到了之后男足冲出亚洲的这个愿望后,会来跟我商量商量咱父子两人谁都不要死的这个愿望呢?”

    ps:今天的有点少,明天应该会多。怕大家等的太晚,我先更新了。我接着写去了。喜欢这章喜欢这对父子记得订阅跟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吞噬星辰变〕〔深空彼岸〕〔这个诅咒太棒了〕〔万界圆梦师〕〔长夜余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