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到大唐当皇帝〕〔狂婿〕〔隐形学霸超A的〕〔一剑破道〕〔霸气穿越之空间女〕〔倾心已久:总裁的〕〔特种兵仙界奋斗史〕〔永生才能不灭〕〔抗战之龙城飞将〕〔重生霸道神虎〕〔网游之帝霸三国〕〔三国之绝世神级系〕〔万界诸天最强BOSS〕〔问情不修仙〕〔灵域秘境:贪婪镇〕〔诸天镇魔司〕〔大佬竞技场〕〔不朽武道途〕〔网游之废土遗民〕〔无敌系统之请你砍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宋翔 十拒守不战5
    吴锡来到刘复武面见,双手抱拳,沉声道:“刘统制,在下杨帅之令,凡擅自出战的士兵一率下马解甲,由在下解送步行回大营听候发落。否则各位就不许回大营。”

    陈亦超听了,脸色大变,正要说话,刘复武立刻拦住了他,道:“吴统制,我都知道了。这一次选锋军违抗杨帅将令,擅自出战,我刘复武身为选锋军统制,自然是难逃其咎,甘愿领罪,任凭杨帅发落,绝无怨言。”

    说着刘复武率先翻身下马,扔下手中的长枪,自己除盔去甲,然后道:“凡事擅自出战的士兵,一律放下武器,下马解甲,随我回大营见杨帅请罪,剩下的人马暂时由王统领指挥回营听令。”

    田楷也道:“末将身为一路统领,也有责任,愿意和刘统制一齐回营见杨帅请罪。”说着也下了战马,脱去盔甲,和刘复武站在一齐。

    陈亦超本来还想抗挣几句,但见刘复武和田楷都带头下马解甲,只好也跟下马解甲,林克锋和其他跟着他们出战的士兵见了,也都纷纷下马解除了盔甲,站在一边。

    吴锡看了看他们,一挥手道:“押他们回营。”

    原来杨炎在营中早己得到了选锋军擅自出战的消息,顿时杨炎又惊又怒,想不到竟是自己最信任的选锋军带头违抗自己的军令,而且这么一来,摩尼教又会加强警惕,只怕前一段时间以来,自己所做的一切示弱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了。因此杨炎立刻下令,让吴锡领崔锋军去拦劫选锋军,将擅自出战的人带回大营,由自己发落。

    在杨炎中军大营前的一大片空地上,刘复武,田楷,陈亦超,林克锋四个人在杨炎面前一字排开,跪伏于地,他们的身后跪着五百多名跟着陈亦超、林克锋一齐擅自出战的士兵。大营里的其他士兵将领们都在四周站着观看。

    杨炎以经问明了一切经过,心里总算是安心了一些,因为毕竟只是一小部份人违抗自己的将令,而目都不是跟自己远征的老兵。

    “一支无敌的军队,最重要的条件是什么?既不是武力,也不是勇气,更不是武器和装配,”杨炎缓缓道:“而是军纪,是军纪如山,是令行禁止,你们说是不是。”

    “是!”围观的士兵们一时不明就里,回答稀疏。

    “大声点!”

    “是!”这时大家才明白过来,发出雷鸣般的呼喊。“是!”

    杨炎点点头,道:“诸位也都知道,我杨炎就是从选锋军中出来的,所以选锋军中有我不少旧日的袍泽,而且我对选锋军的要求也比其它各军更严一些,因为我对选锋军的期望也更大一些。但我却没有想到,第一个违抗我的将令,竟然就是选锋军。”

    跪着的士兵听了,有一些都惭愧的低下了头。陈亦超心中虽然还不服气,但也只能忍着。刘复武向前跪行了一步,朗道:“杨帅,你不必多说了,这一次是选锋军违抗大人的将令,末将身为选锋军统制,自然是首当其罪,请大人直管将末将冶罪,纵死无怨。”

    跪着的士兵们齐声道:“请大人治罪,纵死无怨。”

    杨炎厉声道:“高震,十七斩中第四条是什么?”

    高震迟疑了一下,道:“多出怨言,毁谤主将,不听约束,梗教难治,此为横军,犯者......犯者斩。”

    众将听了,也都吃了一惊,难道杨炎要将这些士兵全都斩首吗?周方义急忙出列,道:“杨帅,念他们都是初犯,饶了他们这一次吧。”

    陈东也道:“杨帅,他们虽然违抗了您的将令,但这一次毕竟也是打了胜仗,就让他们将功拆过,饶了他们这一次吧。”

    杨炎冷冷一笑,道:“军法之中有哪一条写着,初次犯过可以饶恕,如果因为违抗将令而立的功劳可以折罪,那么岂不是以后每一个人都有可以违令的理由了吗?”

    周方义和陈东都呆了一呆,回答不上来。吴锡又出列道:“杨帅,末将以为他们违抗将令,论罪当诛,但杨帅奉令广南平乱,如令尚未出兵就先斩自已人也于军不利,何况现在阵前正是用人之际,末将恳请杨帅暂时饶了他们的死罪,允许他们戴罪立功。”说着他跪倒在地,道:“请杨帅饶了他们的死罪。”

    陈东和周方义见了也跪倒在地,道:“请杨帅饶了他们的死罪。”

    “呼拉”一大,众将全都跪倒在地,连同曹勋和高震也跪下,齐声道:“请杨帅饶了他们的死罪。”

    杨炎这才点点头,道:“各位请起,好吧,既然有各位为他们求情,那么这一次就饶过他们的死罪。”

    众将这才都松了一口气,这时杨炎又道:“不乜死罪可恕,活罪难饶,所有擅自出战的士兵每人杖击四十,降阶二级,罚奉一个月。立刻执行。”

    行刑的士兵过来,将跪着的士兵一个个的拉去打板子。而且也不敢做手脚,一下一下都打得扎扎实实。不过众将这回都没有再说什么,毕竟他们都是违抗了杨炎的将令,如果什么都不处罚就这么算了也是说不过去。反正是饶过了他们的死罪,打四十扳子最多在床上趴几天就好了,降级和罚奉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以后立了战功还可以补回去,只要不是砍头,什么都行。

    杨炎接着道:“刘复武,田楷,你们两人虽然没有违抗军令,但部属违令,带队主官依军法应连带受罚,你们两人身为选锋军的统制、统领,不能约束部下依令而行,也是你们平日治军不严,目此你们两人也该治罪。”

    刘复武道:“末将知罪,请杨帅处罚。”

    杨炎点点头,道:“就罚你们两人击杖二十,降阶一级,罚奉半月。”

    刘复武和田楷齐声道:“末将甘愿领罪。”统制、统领都是官职,杨炎对他们的处罚只是降阶,并不是消去他们统制、统领的官职,因此他们还是选锋军的统制、统领。

    最后才轮到陈亦超和林克锋的处罚,杨炎看着他们,想了一想,才道:“陈亦超,林克锋你们故意煽动士军违抗军令,对带头擅自出战,是这一次的主犯,论罪当诛。不过念在刚才众将求请,饶过你们的死罪,每人杖击八十,降阶三级,罚奉三个月,由选锋军正将降为普通士兵,戴枷在营门前示众三日。你们两个服不服。”

    这样的处罚虽然比其他人都要重得多,但这一次违令的行为完全就是他们两人煽动起来的,他们的罪行最大,因此处罚重一些也是应该的。不过还是那句话,只要不砍脑袋,怎么样处罚都可以。

    林克锋颤声道:“末将知罪,甘愿受罚。”

    陈亦超却大声道:“末将不服。”

    这一下把众将都惊呆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陈亦超会忽然来这么一来子。刘复武忙过来,一把抓住陈亦超,道:“亦超,你在说些什么?还不快向杨帅认罪。”

    陈亦超一把甩开刘复武,“腾” 地站起身来,又大声道:“末将无罪,因此不服。”原来陈亦超一直不认为自已不对,在他看来,这一次自己出战打了胜仗,就证明杨炎拒不出战的策略是错误的,那么自己就没有错。杨炎对自已,对其他人的处罚也都是错误的了,打板子,降阶,罚奉都还能忍,但是还要被罚带枷在营门上示众三日,陈亦超一向心高气傲,那里能忍受这种处罚,因此当杨炎问他道‘服不服’的时候,心里一时压不住怒火,当场顶撞起杨炎来了。

    这一下事情以经无可挽回,空气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杨炎凝视着陈亦超,陈亦超心中也有点后悔,但话己出口,不能收回,只能硬挺到底,因此也毫不示弱的和杨炎对视。

    过了好一会儿,杨炎才道:“陈亦超,你违抗军令,理当受罚,为什么不服?”

    陈亦超道:“我违抗军令不错,但你奉朝廷之命,平定叛乱,却率领人马来到广南三个多月,一直拒守不战,是什么道理。分明是消及怠战,你又当论什么罪?”

    杨炎淡淡道:“我一直命令士兵拒守不战,并不是消及怠战,而是等待时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陈亦超的大笑打断,笑完之后,陈亦超才道:“等待时机?等待什么时机?我一出战就大胜摩尼教军,难到还用等待什么时机吗?我看你分明就是胆小害怕,不敢出战。”

    他这话一说,立刻引起了众人的一阵骚乱。虽然众将都对杨炎拒守不战的命令不满,但现在陈亦超说这话也未免有些过份了,毕竟这以经就是辱骂主帅了,这时就算杨炎再下令将陈亦超斩首,也是理所当然的。众将也无话可说了。

    杨炎冷冷一笑,道:“你是何许人也,本帅身为广西路制置使,在等待什么时机,何时出战,恐怕不必告之于你吧,而且要治本帅之罪,自有皇上,中书省和枢密院来定夺,还轮不到你来给本帅定罪。什么时候等你做到枢密使或是同平章事,再来问我的罪名吧。”

    他的话声一落,立刻引起了众将的一阵哄笑,显然是在嘲笑陈亦超,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正将,居然也敢质问起主将来。其实大多数人心里都在埋怨陈亦超也太不晓事了,大伙好不容易才求得杨炎松了口,把死罪改为活罪,本以为可以息事宁人,挨几下打也就算了,带枷示众也少不了几斤肉,但这陈亦超却硬要把事情再翻起来,也未免太不知好歹了。

    陈亦超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忽然又大声道:“杨炎,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就是出身在公候大臣之家,才当上这制置使,否则你还不如我呢?”

    杨炎淡淡笑道:“你说得一点也不错,我确实是出身在公候大臣之家,但这个广西制置使的位置却是我用远征黑阳山,三渡黄河,大败金军,距守横山砦,守卫仁修县,守卫广州的战功换来的,我可以说是当之无愧。那么你陈亦超从军至今,又立过那些功劳,有过多少战功呢?凭什么说我不如你。”

    这一番话,不禁问得陈亦超哑上无言,连众将也都心服,杨炎虽然年轻,虽然有一个身为郡王的爷爷,但现在做到广西制置使,成为封疆大吏却并不完全是侥幸,他刚才所说的这些功劳可都是实实在在摆在那里的。

    陈亦超又羞又恼,也不顾一切,大声道:“这些战绩都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换了是我也能做到,别的不说,你敢和我较量一下武功吗?”

    众将对他前面一句“换了是我也能做到”都嗤之以鼻,但对后面一句却都大吃一惊,这等于是向杨炎挑战了。一个小正将居然敢向制置使挑战,真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事情。刘复武在一边看着事情越闹越僵,心里着急,却也毫无办法。

    杨炎看了他半响,终于道:“好,今天我就让你输个心服口服。”

    陈亦超哈哈大笑,他没有参加过远征, 因此也没有看见过杨炎显露过武功。不过他自从参军以来,就一直罕逢对手,大概只有以前还在侧选锋军时,毕再遇能够制得住他。因此说到比武,他有十足的信心,立刻道:“如果我赢了怎么样?”

    杨炎淡淡道:“如果你赢了,你们的处罚全都减免,我马上向朝廷辞官归田,永不出世。但是如果我赢了怎么办?”

    陈亦超道:“如果你赢了,我马上服输认罪,杀剐存有,听凭你处理。”

    杨炎点点头,道:“好。你刚从外面回来,还是先休息一下,然后再比试吧。”

    陈亦超道:“不必了,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杨炎也不理他,自顾道:“现在辰时以过大半,到午时还一个半时辰,你就好好休息,午时我们在这里见面比试。”转头又对刘复武道:“刘统制,你给陈亦超安排一个帐蓬休息,然后叫火工司给他开一餐饭,让他吃好,休息好,以免输了又有别的借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家科举之路〕〔名为生存的主线〕〔异界之掠夺升级系〕〔锦华谋〕〔梦幻西游大玩家〕〔神剑狂帝〕〔黎明之剑〕〔我可能拿了一个假〕〔李二狗和武则天〕〔永恒国度〕〔重写科技格局〕〔日月神主〕〔花都绝品医神〕〔燕京贵女〕〔仙斋鬼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