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修仙者啊〕〔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一百七十三章 持证上岗小法师
    “玄都的小法师?”

    南海,某处不起眼的岛屿上,一身血红纱裙的文净道人,正坐在一处礁石的阴影中,缓缓睁开那双狭长凤眼,眸中光芒闪烁。

    这莫非就是在自己算计度仙门时,坏自己好事之人?

    刚刚那个小法师灭她傀儡的那一幕,她自然见到了,不只见到了,她的一缕心神寄托在控制那名海族假金仙的血蚊上,在双方斗法时,近距离感受着。

    若非对方出手太快,真真假假的化身太多,晃的她也没反应过来,当时她便直接神念降临了。

    “天仙境修为本该如蝼蚁一般,竟能……”

    文净道人心底浮现出那一道道凭空出现的阵法,还有那诡异的一气化三浊之神通,以及这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名号……

    渐渐地,一个自觉荒谬的想法,在文净道人心底缓缓浮现。

    这个小法师,莫非是那个男人的弟子?

    不然这般冒用名号,那个男人如何会轻易放过此人……

    至于,人教为何出手干涉海族龙族之事,玄都小法师口中的陛下到底指的是谁,这就不是文净道人操心的事了。

    此时负责算计龙族的,是两位圣人老爷的弟子,她不过是干些脏活、做个副手,像这次设下陷阱埋伏东海龙宫二太子的算计,便非她主导。

    若是换了她算计,何必如此麻烦?

    暗中控制那名人鱼小公主,让她直接算计敖乙便是了。

    如此兴师动众,还被人坏了算计……

    她正撇嘴,一缕道韵突然飘来,文净道人耳旁出现了一名老道的嗓音:

    “文净,让你的傀儡准备退走,今日有人教搅局,怕是还有高手暗中潜藏。”

    言罢,那股道韵悄悄消退。

    ‘哼,同是圣人弟子,相差也未免太多了些……’

    文净道人嘴角轻轻一撇,心底给那些天仙境海族傀儡下令,便不再多管此事。

    恍恍惚惚,她心底浮现出了一幕水帘,以及水帘后那略微扭曲的身影。

    莫名的,一缕漫长岁月从未出现过的躁动,在她心底悄然滋生……

    嗯?

    为何会有这般心思?

    本女王莫非是看上这大法师不成?

    文净道人略微眯眼,将心底那一丝躁动抚平,略微皱眉思索,最后却是妩媚一笑,目中流转着少许冷寒。

    那个男人的血,定是与众不同。

    ……

    东海深海,鲛人大城。

    李长寿回了玄都大法师所在院落,踩在那不知具体材质的石板上,心底总算安稳了一些。

    哪怕有座小塔护着,本体外出斗法,依然觉得风险太大。

    李长寿对大法师做了个道揖;

    大法师含笑点头,此时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李长寿也不敢开口打扰。

    散掉化形术、障眼法,将面具揭下,随手用真炎烧融;

    李长寿又抬手揉搓了下自己的面容,恢复自己本来的模样。

    在大法师面前,这般伪装便是不敬。

    而后,李长寿心底便开始琢磨,这次的两颗心火烧灵丹,到底为何会直接碎掉。

    不能随心掌控的底牌,就不算好底牌。

    似乎不是炼制工艺的问题……

    上次的心火烧突然碎掉,是因自己开启、关闭丹药周遭的禁制太频繁,从而导致坊镇的灵兽暴动,师父他老人家千年清白的身子,差点就被……

    咳,差点,差点。

    而这次,心火烧之所以会碎掉,是因其内的药性已经不知何时用光了,丹药自身已没了灵力药力,这才直接破碎。

    是金仙的仙识太过强横?还是自己现身时,有太多仙识锁定自己的缘故?

    李长寿用仙识观察大城中各处,瞬间就有了确切的答案……

    明显是后者。

    只见此刻的大城中,有部分离着刚才斗法之地较近,且修为较低的海族兵将、叛军,正……脱衣解甲、鱼性大发,城中小部分区域陷入了少许混乱……

    哪怕是修为高一些的海中生灵,此刻也是状态不对,甚至还有几个真仙境的鱼精化出本体,坐立不安,一阵翻腾……

    这城中原本正激战的画风,在迅速崩坏……

    莫非!

    李长寿嘴角一阵抽搐。

    此前他就发现,灵识毒丹心火烧,对灵兽的作用被放大了数倍。

    难不成,海族跟灵兽……一个原理?

    “这是怎么回事?”

    玄都大法师也发现了这般情形,皱眉注视着城中越发不可描述的一幕幕;

    李长寿已经走到大法师身后,尴尬一笑,两人一同观察各处。

    渐渐的,李长寿发现事情变得越发严重……

    海族的自制能力未免也太差了些,此时按理说丹已经碎了,药性已经过了。

    怎么……

    城中十里桃花起,满城尽在放鱼片?

    这些海族,都是易春体质不成?

    大法师禁不住扭头看着李长寿,哭笑不得地问了句:

    “长寿你……暗中做了什么?”

    “弟子刚才与那金仙斗法时,用了一点特殊的丹药,大法师您请看。”

    李长寿不敢隐瞒,连忙取出一颗仙识毒丹,捧给了大法师,顺带提了一句:

    “大法师,此丹药乃是仙识毒丹,乃度仙门门内,苦心钻研丹道的天仙境长老万林筠所创。

    弟子只是在万林筠长老所创仙识毒丹的基础上,加了点情蛊炼制成的情水。”

    玄都大法师仔细看了看这丹药,自然不可能被这丹药影响,禁不住又笑出声来……

    “哈哈哈,当真有你的!

    我人教也是有福气,出了你这般鬼机灵的小弟子!”

    玄都大法师不着痕迹的,将这颗心火烧收了起来,笑道:“若你早生几万年,我何必去劳烦月老?”

    李长寿在旁只能低头苦笑。

    鬼机灵这三个字,用在他一个两百岁的成熟男炼气士身上,似乎有那么一丢丢的不妥,但还好不是小机灵鬼这种……

    大法师负手而立,淡然道:“看样子,城中这些叛军被你这个小法师一吓,应是要退了。

    先来说说,你怎么想到,能用剪纸成人模仿一气化三清之神通?”

    “禀大法师,这些都不过是因弟子修为太低,且身处洪荒这般不安稳之地,所以修行之余,不得不想些法子,遇到危险时尽力自保。”

    李长寿笑道,“大法师您功参造化,每日还要为人教操心奔波,自不会去琢磨这些小术。”

    很明显,李长寿又在小小的暗示……

    玄都大法师含笑摇头,又问:“我看你刚才,似乎有意,让玄都小法师给人落下一些不算太好的印象,这又是为何?”

    “这个,”李长寿斟酌了下言辞用语,言道,“弟子觉得,伪装之道,不该只是形貌气息。

    从眼神、气质、言谈动作、乃至一句口头常说的话语,都应有所区分,如此才能混淆强敌视线。

    就如,弟子用纸人化作那老妪,自称便是‘老身’;

    刚才隐藏身形、气息,外出对敌,用的是玄都小法师的身份,就表现的自信一些,符合追随在大法师您身旁一名小弟子的言行,略微自负,再带着一点入世不深……”

    玄都大法师面露恍然,满是感慨地看着李长寿,笑道:

    “论心细,我不如你。

    以后还是要将这些心思,多花在感悟大道、领略自然之上,莫要工于心计,那样老师反而不喜。”

    李长寿面露正色,做了个道揖,言道:“弟子谨遵大法师教诲。”

    忽听,外面那些糟乱不堪入耳的声音中,突然传来几声喝骂。

    “莫要让这些叛逆逃了!”

    “龙族驰援已近,拦住他们!”

    因‘玄都小法师’的突然出场,以及‘轻而易举’斩杀一名金仙的威慑,此地众海族叛军已是撤掉大阵,迅速朝深海退却。

    见此状,原本在乱战中躲藏起来的一干海族将领、大臣、护卫、侍女,此刻神奇的冒了出来,匆忙冲向了城中角落的敖乙。

    “护驾!护驾!”

    “敖乙殿下,老臣护驾来迟!”

    李长寿收回那四只纸道人,并用仙识瞧了眼敖乙此时的状况,表情……顿时有些古怪……

    玄都大法师却是微微一笑,道了句:

    “无事了,咱们也走吧。”

    “大法师,弟子担心敖乙安危,不知能否多请大法师停留片刻,”李长寿低头道:“邪魔狡诈,弟子担心,此刻此地还有叛军的奸细。”

    大法师点点头,“善。”

    当下,大法师又出题,考考李长寿接下来该如何利用此事做文章。

    李长寿沉吟几声,斟酌少许,只能说见机行事,看龙族具体反应,当前阶段以不变应万变。

    若龙族猜到是天庭在出手帮忙,并对天庭抱有好感,那就顺其自然;

    若是对天庭有了戒备,再通过敖乙以及其他办法,尽力消除这般戒备……

    这次是西方教出手,人教拆台,本就已是阻击了西方算计,人教本身不亏。

    能让天庭刷点存在感,纯粹是因李长寿灵机一动,如此天庭小赚……

    “长寿,”大法师叮嘱道,“若是做好此事,我推算中,天道必会降下不少功德之力。

    对你而言,有功德护身,修行之路也能安稳许多,此事你需多费些心力,倒是天道便会将功德多分你一些。”

    言罢,大法师在怀中取出一只玉佩,略微一攥,这玉佩缓缓融化,又凝成了一面青色玉牌,正面上书五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玄、都、小、法、师!

    北面有人教二字,还有‘大法师’三字的落款。

    重要的是,这玉牌之中,融入了玄都大法师的一缕道韵。

    “若西方教找你麻烦,你就将此物拿出来给他们,”玄都大法师淡然道,“咱们人教人少,真正算起来,只有老师与我。

    但你也不必怕了那西方教。

    待你度过金仙之劫,我带你入兜率宫中先拜见老君,到时就看你机缘如何了。

    望你戒骄,戒躁,时刻谨记清静无为四字,这是老师对人教弟子的教诲。”

    李长寿双手捧过玉牌,心底安定了许多,定声道:“今日大法师教诲弟子的,弟子绝不会忘记半个字!”

    大法师连连称善,抬手拍了拍李长寿胳膊,目光中满是赞赏与欣慰。

    正此时,一阵阵龙吟自海上而来,数十条苍龙冲入海水,朝此地极速游动来。

    “咱们走吧,”玄都大法师长袖一挥,带李长寿一同化作两团烟雾,在海水中消失不见。

    自始至终,玄都大法师都未在此地显露半点行踪;

    而玄都小法师之名,也算是在洪荒正式传扬……

    等那些龙族高手冲来此地,顿时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看着各处鱼片……

    一龙首老者颤声道:

    “不是说二太子殿下有劫难,此地恐怕爆发了乱战?

    怎么、怎么……是这么个乱战之法?”

    “快看,二太子殿下在那边!”

    “呃,这个,我们是不是不要过去打扰?”

    “哎哟!快布置结界吧!

    海族这是什么风气!怎么把咱们二殿下都教坏了!”

    当下,一群龙族高手分做两队,一队去追杀逃走这叛军,一队……

    护卫自家二太子去了。

    ……

    李长寿这次都没能与大法师告别,从海水中一个晃神,他就出现在了酒乌与自己纸道人附近,离着自己正打坐的纸道人不过千里。

    大法师自是已经走了。

    李长寿轻轻一叹,看着手中的玉牌,嘴角露出几分恬淡笑意。

    保命护身符,加一!

    那五十六只微型阵盘的损失,值了。

    嗯,稍后找龙大户报销一下,那就是纯赚了……

    而李长寿并不知道的是,大法师匆匆离开并非是因旁事。

    大法师回了天庭兜率宫,去太上老君闭关之处求见,问询老君可否有天罡三十六神通全本。

    太上老君何等高人?乃圣人化身,四舍五入便是半个圣人,对这般只是道门仙人整理的神通,自然不会去收藏。

    无他,太低级了些……

    玄都大法师行礼告辞,又暗中去了人教几大仙宗的道藏殿,仔细搜查。

    ‘只是一门剪纸成人的神通,就让小长寿玩出了这么多花样;

    当真想看看,这家伙学会了撒豆成兵、点石成甲、云凝仙士这些法门,又能搞出多少乐子!

    哈哈,哈哈哈哈……’

    正施展土遁,在想办法用真身替换自己纸道人的李长寿,莫名打了个喷嚏。

    他顿时皱眉沉思,开始分析自己为何会有这般感应,担心自己度仙门弟子的身份是否已经暴露了……

    半日后。

    一处富丽堂皇却十分空旷的宫殿,各处摆满了珊瑚盆景,飘着一串串的气泡。

    床榻上,敖乙睁开双眼,目光中有少许茫然。

    陌生的天花板……

    陌生的气息……

    陌生的女……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高中日常进行时〕〔抢救大明朝〕〔抗战之重生李云龙〕〔钢铁苏联〕〔崇祯窃听系统〕〔东汉末年枭雄志〕〔抗日之铁血战将〕〔仙武暴君之召唤群〕〔快穿之反派改造计〕〔神工〕〔欧皇崛起〕〔太上执符〕〔寻唐〕〔当反派真难〕〔封神之邓元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