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修仙者啊〕〔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一百四十五章 稳门四书之《海神兵录》毛皮版
    那晚,酒玖离开小琼峰时,是捂着衣领、掩面轻嘤,坐着大葫芦飞走的……

    随后酒乌、酒施,与有琴玄雅一同告辞离开,并未多打扰小琼峰上,这难得的时刻。

    临时性的,小琼峰从原本的师徒三人,变成了四个。

    月涌湖波清,夜风伴微明。

    草屋前,灵娥搬来两只蒲团,跟师兄在旁边坐着;

    林江散人江林儿那娇小的身形缩在圈椅中,凶刀依旧不离自身,手中握着一只酒壶,时不时地抿一口。

    她不会让自己喝醉,不一阵就会将酒气逼出,始终保持着几分清醒,享受着那份微醺。

    这里无外人时,江林儿问起齐源老道,怎么做到的兵解化浊仙。

    齐源看了眼自己的大徒弟,低声道:

    “是长寿在万长老那里求来的一颗融仙丹。”

    江林儿似笑非笑地道了句:“这位万长老,当真帮了咱们小琼峰好多哟。”

    齐源老道点头应道:“师父您说的对,这位万长老甚至都没跟弟子说过一句话……”

    啪!

    江林儿忍不住抬手,打了下齐源老道的额头,恨其不争、咬牙切齿地骂了句:

    “我当年怎么就没把你打得开了窍!

    说什么就信什么,说什么就信什么!”

    齐源老道顿时一阵苦笑,叹道:“师父,弟子现在就是一浊仙,长寿……

    长寿与灵娥,都是是弟子一手拉扯大的,他们说的,弟子自然是要信的。”

    那只小手还是不断落下,不过江林儿并未用力,齐源老道有些尴尬之余,眼底也是带着笑意。

    就跟凡人老了,被老娘打是一种幸福;

    齐源现在,其实也挺开心的……

    就听江林儿不断教训道:

    “浊仙就浊仙,你低落个什么?

    你原本的资质还不如为师,修成天仙的机会本来就十分微小,地仙道混个真仙境的寿元,不是一样逍遥快活吗?

    江雨不想见你,闯荡就闯荡去了,我这当师父的都不操心,你又操什么心?

    是不是又想被为师打屁股了!”

    “师父,我这……弟子听训就是。”

    侧旁,李长寿对灵娥传声道了两句。

    灵娥拿出了斗大神的纸牌,笑道:“师祖,可以跟您一同玩这种小玩意吗?”

    “哦?这是何物?”

    “师祖您看一遍就知道了……”

    很快,草屋前的师徒与师徒开始了大神之争,江林儿也更放松了些,齐源也难得笑出声来。

    玩闹中,江林儿也开始说些感慨人生的话语,其实都是在暗中开解齐源老道。

    比如这般——

    “老二啊,为师走过很多路,懂了很多道理,却依然没办法过的逍遥自在。

    为何?因为挂念牵挂。

    人都有牵挂,不然那不成人,真的就绝情绝性了。

    你心底有牵挂也无妨,挂着你师姐也没事,但别陷太深,你既得了地仙道,寿元还长,慢慢过就是了。”

    齐源老道低叹着点头,将师父的训诫记在了心底。

    李长寿见此状,觉得自己孝敬师祖的那些丹药,倒也算是值了……

    江林儿在小琼峰时,李长寿也并未躲去地下密室;

    他决定,这半个月的时间,借回山,陪伴下孤寡失伴老师父与青春萌动小师妹。

    陪师父在湖边垂钓自己养的灵鱼,陪师祖逛一逛小琼峰的景区迷阵;

    与师妹一同亲手宰几只养肥的灵兽,在丹房前摆个麻将桌,拿出了自己还未跟师妹推广的‘洪荒版麻将’——神鸟牌。

    自然,李长寿也不曾放下对仙霖峰的监察。

    至于仙霖峰后面是否会报复……

    李长寿其实在灭杀蒯思道人时,就已做好了应对之法。

    只不过,当时他预想的最坏情形没有发生;而今师祖突然归来,去仙霖峰撒了撒气,让李长寿所做的这些备案,似乎有了用武之地。

    现在仙霖峰的仇恨点,都集中在了自家师祖身上。

    稍后自家师祖离开山门,回到三千世界中继续瞎浪……咳,闯荡……

    这般自然有不益之处,也有益处。

    不益之处——仙霖峰或多或少,会将一部分仇恨值,转嫁到他们师徒三人身上。

    益处就是,有师祖这个‘实战搏杀系’的天仙威慑,仙霖峰必会多几重顾忌。

    当然,对李长寿而言,最大的好处其实是,自己今后如果想抹掉这部分隐患,可让纸道人模拟出师祖的气息与身形……

    至于后面如何去应对,采用哪种程度的应对方式,全看仙霖峰如何反应了。

    命运,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李长寿也就是多做几手准备罢了。

    ……

    东海南海交汇线深处,截教著名道场,金鳌岛。

    今日的金鳌岛颇为热闹,又到了金仙讲道的时日,据说还会有大罗金仙现身,岛上一众炼气士,齐聚那几座殿宇附近。

    那里,意气风发的秦天君秦完,搭建了个简单的连环阵,并对道友们介绍连环阵之机巧。

    宝池边,玉树下。

    微风吹过,少年龙子的宽袖青袍在轻轻晃动,发丝与他小巧的犄角轻轻厮磨;

    一旁,菡芷跪坐在蒲团上,在帮他不断研墨。

    书案左侧,堆着一只只竹简,其内的字迹却早已牢记在敖乙心间。

    书案摊开的金色布帛上,一行行俊秀的小字,承载着敖乙这段时日的心血。

    自《退敌二十六步》与《第二十七步·扬灰篇》总结出来的战术理论、思想,此刻都在敖乙的笔下,化作了条理清晰的兵法战术。

    日暮西斜,金鳌岛上讲经之声飘飘渺渺,一旁研墨的少女,也已被相熟的师姐喊去殿前听道。

    只有敖乙纹丝不动,在此地一句句斟酌,一字字的写着。

    终于,当海上只剩最后一缕余晖,敖乙缓缓舒了口气,将手中笔墨放下。

    《海神兵录》,成了!

    敖乙通读了几遍,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那清光闪动的双目中,带着浓浓的欣喜之感。

    ‘人教用兵术,当真高明。

    我龙族积累无数岁月,却独缺这般稳字当头的兵法。

    也不知,那位玄都大法师前辈,是否应允此事。’

    敖乙念及于此,心底按耐不住,闭目凝神,勉强通过自己的神像散出神念,勾搭侧旁的主神像……

    少顷,安水城,又在扩建的海神庙主殿中,两只神像又开始做那营营……咳,神念交流。

    正陪师父泛舟钓鱼的李长寿,闭目入梦,借自己的神像构建了梦境,将敖乙的神念拉了进来。

    恍惚间,敖乙见到了在神像脚下站着的李长寿,立刻露出几分笑容,快步迎了上去。

    “教主哥哥,近来可无恙否?”

    “在家修行,自是无恙。”

    李长寿与敖乙一同做了个道揖,敖乙开口便是几句感恩之话,李长寿也就随便听听,并未当真。

    不过,对敖乙,李长寿已经算给了十分的信任,虽然总分是百分制。

    “教主,我近日已将那二十六条退敌之策,整理成了一本兵法。

    近日我龙族有庆典,我便想,可否将这兵法作为咱们海神教之礼,献给我父王?”

    李长寿略做思索,言道:“你且将你整理的兵法背来。”

    “此事不用问大……”敖乙指了指上面。

    “不必,”李长寿笑道,“这次因你龙族退敌却不伤凡人,现在我也可全权处置一些小事。”

    现在,总算不用话说一半,让对方自由想象了。

    李长寿可以直接明示敖乙,他背后,确实有人,那人他们龙族此前还见过……

    如今,已是奉法旨忽悠!

    敖乙露出几分开心的微笑,将自己所写之兵法,背诵了一遍。

    李长寿仔细听了一阵,发现敖乙也只是从中悟出了一些皮毛,也就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顺便给了敖乙少许指点。

    经过之前一年的推演分析,李长寿已经断定,龙族斗不过西方教。

    就看西方教能下多大决心,准备付出多少代价,来收服龙族为他们己用。

    李长寿有后知的优势,对西方教的发展思路,也有直观的了解。

    ‘兰花’和‘弹弓’现在就是一门心思挖人去西方,壮大西方教的实力,再用实力去谋气运,从而让西方教大兴。

    龙族这块肥肉,西方教必不肯放。

    龙族战力若是能强些,也能在后续多折腾西方教,耗费西方教更多实力,对道门、天庭有利,也对李长寿自己有利……

    顺便,龙族能坚持的更长一些,李长寿也有更多的时间去谋划龙族入天之事。

    此事他更左右逢源,既完成圣人老爷给的任务,也在玉帝那边刷一笔功勋,为自己今后的纸道人上天,先积累点资本。

    之前在地下密室的一年时间,李长寿都是在算计这些。

    敖乙道:“那长寿兄,我就将这兵书,献给我父王了!”

    “嗯,”李长寿轻轻颔首,笑道,“稍后我将一封贺信放在老位置,以海神之名义,为龙族贺礼,你记得派人取走。”

    敖乙闻言顿时眉开眼笑,只顾得一阵点头。

    李长寿又叮嘱敖乙几句,万不可暴露海神的身份;

    这事上面那位大佬很介意,毕竟人教清静无为,筹谋这点功德,让人笑话。

    圣人面皮非小事。

    敖乙连连称是,又将当年的誓言发了一遍。

    而敖乙临走之前,李长寿又沉吟几声,将一件事交给敖乙亲自去办,敖乙毫无犹豫就点头答应了下来。

    离开梦境,敖乙坐在书案后发了会楞,随后便是一阵轻笑。

    长寿兄,当真……

    对龙族太过关照了!

    人生得如此一知己,心满足矣!

    敖乙心底暗道:

    ‘今后,我敖乙之宝物,便是长寿兄之宝物!

    我敖乙之功德,便是长寿兄之功德!

    我敖乙之道侣,便是!

    呃,长寿兄之弟妹……’

    再提笔,敖乙将自己所写兵法摊开,将李长寿指点的那几处标记出来,明日再重新整理一遍,就可真正的大功告成。

    其实最让敖乙欣喜的是,因海神教之影响,龙族的风气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虽然此时的变化还不算太明显,但,真的已经在发生改变……

    与此同时,小琼峰上。

    李长寿睁开双眼,继续坐在竹排上钓鱼。

    想到龙族后续之境,以及那西方教接下来出手方向的几个可能,心底暗道一句……

    可惜。

    ……

    半月之期匆匆而过,江林儿目中带着几分不舍,但还是按她此前所想的那般,对齐源说了自己要继续离开之事。

    说完之后,江林儿就去了百凡殿中,禀告门内,她明日就要离开。

    像她这般已修成天仙的门人,想外出闯荡,门内并不会阻拦;

    与上次离山不同的是,如今江林儿的战力,被度仙门高层颇为看重,给了她三枚传信玉符,若门内有要紧之事,也会将她召回。

    江林儿自然一口答应了下来,还说若是遇到强敌,可以带些道友回山助阵。

    俨然一副山寨王的做派。

    江林儿临行前夜,酒乌和酒玖前来送行,又是一场欢宴闹腾。

    但等酒玖落荒而逃,酒乌告辞而去时,又来了一位让李长寿都没想过的‘贵客’。

    门内天仙巅峰境高手,忘情上人。

    ……

    ————

    (ps:咱家长寿师兄的角色星耀值(书末页、详情页可见角色表)快到二等星了,劳烦各位读者老爷们多多点赞,看来不来及给师兄过一次生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抗战之重生李云龙〕〔钢铁苏联〕〔崇祯窃听系统〕〔朔明〕〔都市之修真归来〕〔东汉末年枭雄志〕〔武极神话〕〔混在大唐的工科宅〕〔三国处处开外挂〕〔夫人,少帅又吃醋〕〔特种兵之军人荣耀〕〔刘备威力加强〕〔明朝大纨绔〕〔正身法道〕〔在名侦探世界当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