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修仙者啊〕〔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一百三十五章 瞎蛙碰上死蚊子
    这个教主,当的不安生呐。

    求策桶这边刚有起色,李长寿只能暂时挂出‘猫仙不在家’的木牌,便坐在丹房之中,心底细细推演。

    这次感知到的,是有血光伴随的凶兆;

    为何会有这般感应?

    李长寿也说不准,可以将之理解为天道对功德护身之人的庇护;

    若是想的多一些,还有可能是人教圣人老爷冥冥之中,随手点拨了他一下。

    坐在丹房中,李长寿摆出修行的架势,清算了下自己身上的香火功德之力,将这些香火功德凝聚在自己元神周遭,做了个薄薄的……

    四角裤。

    没办法,现在的香火功德还不算太多,积累不够,而且元神没有要害部位的说法,整体就是魂魄的升华。

    给元神小人儿穿衣服,自然是要从第一件开始穿,总不可能先穿袜子……

    且说正事。

    李长寿先凭借自己对神像的感应,仔细探查了一遍整个南海神教的状况。

    各地平稳,并无灾祸;

    南赡部洲南海海岸线一大片区域、东海海滨一小片区域,此时都是南海神教的香火地。

    龙族在各处分散驻扎了十数位龙族高手,有两名金仙、十二名天仙境巅峰,都是南海神教的护法,也能分到一些香火功德。

    李长寿总不会让他们白白出力。

    虽然龙族的主要目的,是为东海龙宫二太子敖乙保驾护航。

    ‘这凶兆,莫非应在天庭身上?’

    如今,南海神教被天庭册封在即,也只剩下一两百年的流程要走,玉帝在凌霄宝殿已开口说过此事……

    真是有人不愿见天庭壮大,从而要动南海神教?

    没道理,跟天庭作对,便是跟玉帝作对;

    跟玉帝作对,那就是跟道祖作对。

    若是被道祖判定为‘忤逆天意’,都不用这位洪荒远古最大赢家亲自出手,三清老爷动手就能把幕后算计者给扬了……

    不,紫霄神雷一落,灰都剩不下!

    无论怎么看,玉帝都是南海神教的一张保命符。

    此时虽封神大劫的天机未显,但一个小小的南海神教被天庭诏安,谁会因此事来针对?

    且,天庭此时影响力太低,在圣人大教之前毫无存在感……

    李长寿虽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但只给了一成概率。

    剩下的九成,李长寿留给了最糟的情况——

    西方教要出手了。

    ‘如果真是他们,动机又会是什么?单纯抢香火?’

    李长寿感觉自己思路有些混沌,开启小琼峰内部阵法,去了地下密室中。

    取来纸笔铺在了地上,开始细细地分析、书写。

    不能念及圣人名讳,自然不能写下圣人的名讳,李长寿用了一些‘代号’,自己心里明白就是了。

    若自己做推演,涉及到自家太清圣人,就用一只鸡腿来表示,表明这是大腿。

    涉及到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便用一只夜光杯、一只竹篮表示;

    西方教二圣,接引是一朵兰花草,准提是一只弹弓。

    这些都没什么实际意义,且避免了让人联想到圣人的可能性。

    哪怕是推算圣人互相算计,也不过是兰花草蹭了蹭弹弓,弹弓打飞了夜光杯……

    当然,李长寿本就不会去做这种推演,他也不过是围绕自身、南海神教,做一些可能性分析和推测。

    只有想明白,敌人想搞什么,他才能找好办法去应对。

    李长寿提笔写写画画,很快就陷入了沉思。

    然而李长寿这次却是并未料到,他这次失算了一遭,搞错了因果关系……

    但又被自己阴差阳错间修正了过来。

    三天后……

    ……

    安水城,南海海神教总坛,那座已是金碧辉煌的大庙之中。

    深夜时分,此地香客已绝;

    海神大殿的门也被强壮的神使关上了,并有六位神使在此地彻夜守候。

    那尊三丈高的镀金海神神像,渐渐散发出一缕仙光,而这仙光很快就收敛了下去。

    海神神像那模糊的面容中,似乎有目光飞出,这‘目光’还拐了个弯,落在了一旁两丈高的二教主神像上。

    ‘敖乙……

    敖乙?’

    两只神像之间,一缕缕神念在悄然传递。

    与此同时,南海与东海交汇之地,金鳌岛宝池边。

    正坐在一只莲台中静心修行的敖乙,此刻突然睁开双眼,随之想到了什么,又立刻闭上。

    恍恍惚惚、迷迷蒙蒙,敖乙到了一处云雾飘舞的梦境,看到了一尊巨大的海神神像。

    李长寿就站在这神像脚边,在远处等他……

    这般情形,也坐实了李长寿‘功德代理人’的身份,真正的高手还在背后……

    一点,小细节。

    敖乙快步向前,对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喜道:“拜见教主哥哥!”

    李长寿却是面露愁容,低声道:

    “不多寒暄,先说正事。

    乙兄,龙族有难了。”

    “这,如何来的劫难?”敖乙先愣了下,又赶忙问道,“还请教主哥哥明示!”

    李长寿心底一叹。

    他也不想蒙骗敖乙,但这事又必须让龙族出力,只能变化一些说辞。

    在李长寿的推算中,接下来的凶兆,大概率是西方教出手‘收复香火失地’,将会发动人、仙攻势。

    凡人教众之争,与高手偷袭摧毁海神庙,两路同步进行……

    直接告诉龙族这些,龙族或许会因忌惮西方教圣人,而扯出南海神教。

    所以,李长寿这次也只能不地道一次,将龙族这个强援稳住。

    若龙族有太大损失,稍后他将南海神教四成的香火给龙族,算作此事的补偿……

    李长寿道:“乙兄,你可知西面那两位存在,对龙族窥伺已久?”

    敖乙怔了下,心底浮现出,自己在龙族大宴之上,曾听两位老龙谈论起的些许言语。

    西方教曾试图诏安四海龙宫,让四海龙王成为西方教的护教天龙,并许诺用十二品金莲,镇压龙族气运。

    但龙族如何不知,那十二品金莲现在镇气运,就镇了不知道多少被西方教收编的高手!

    先天灵宝再强,那也是有极限的;

    龙族大运,他们西方教镇不住,也镇不了。

    故,龙族直接回绝。

    ——这是前几年刚发生的事。

    如今李长寿提起这一句,敖乙立刻就反应了过来,还联想到了许多……

    “长寿兄,你怎么看?”

    李长寿沉吟两声,正色道:

    “恩威并施,收服之道。

    对方若一明一暗,暗中创伤龙族,在关键时刻显露踪迹,救下龙族,龙族如何不服?”

    这话说的,李长寿自己都差点信了。

    敖乙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梦境中来回踱步。

    他也非愚笨之人,虽然十岁和十几岁时,有两个龙生污点……

    很快,敖乙低声道:

    “对方莫非……

    是想借南海神教为诱饵?将我龙族高手引来、袭杀,或是围困,再由他们明面上的力量解救?”

    “不错!

    应当如此,南海神教不日将发血光灾祸,应是与此事相应。”

    李长寿道:“乙兄,事不宜迟,还请迅速联络你父王禀明此事。

    我有两个计划。

    其一,就是咱们两家放弃南海神教,龙族自可保全自身。

    若对方来犯,我直接托梦神使与教众,让他们自保退让,不与对方争执。

    其二,若龙族不愿舍弃这些功德,想与对方碰一碰,咱们早做筹谋,提前布置,关门打狗,与敌痛击!”

    李长寿话语一顿,道:“事不宜迟,乙兄还是快些联络龙宫,让他们尽早做出决断。”

    敖乙立刻点头答应了一声,与李长寿互相做了个道揖,梦境迅速消散。

    小琼峰丹房地下,李长寿睁开眼,稍微舒了口气。

    决断就交给了龙族……

    这也是算计了一次龙族,欠下了一些人情。

    且将这‘大凶之兆’度过去了,再说其他吧。

    李长寿并未停下,继续耗费心神,通过神像,开始找海神教内的实权神使托梦。

    熊村长,老绅、咳,老神使了,自然是优先传梦之人。

    无论如何,先做好应对;

    让熊寨的神使们先动起来,约束教众、收缩势力边界,做好随时爆发冲突的准备。

    南海神教的势力分布较为狭长,防守起来倒也是麻烦事。

    哪怕这次的血光凶兆,其实只是一起小小的神教冲突,那就当灾祸演练……

    托梦之后,李长寿还要有一堆事要做,自己的纸道人与纸人,此时已经派出去了七成,赶往南赡部洲南海神教。

    他自己的神教,自己自然也要出力守护。

    接下来还要去找那些老树的子孙,榨一丢丢的树浆,做成纸道人与纸人备用。

    李长寿能预感到,对南海神教伸出脏手的黑影,已离南海神教不远。

    为了以防万一,提防最微小的可能性;

    小琼峰那大批食玉蛙,这次也被纸道人用灵兽袋,带了大半去驰援海神教。

    ……

    与此同时……

    西牛贺州某处隐秘的山林,几重大阵遮掩之下的河谷中。

    十数道身影先后从各个方向飞来,落在河谷内,修为大多是在天仙境。

    他们男女皆有,大多都是苍老的面容,各自目光都带着几分警惕。

    这些人彼此都算熟悉,他们也都有一个身份——

    西方教,功德代理人。

    他们各自的神像,就分布在南赡部洲西南,临近南海神教势力范围。

    此刻被召集,这些人也都隐约能推测到,这是要对南海神教出手了。

    所谓的功德代理人,便是以各自的名义成立神教,发展信众、吸纳香火功德,但这部分香火功德,九成五要被抽走。

    但能留下这一点,对他们而言也是天大的好事,更何况背后还有圣人大教撑腰……

    “哟,都来了?”

    一声轻唤,河谷中现出一道妖娆身影;

    身披粉色纱裙,长发垂落腰际,只是远观便是颇为迷人。

    这身影一步迈出,便到了这十多人勉强,让这十多人齐齐一惊。

    这自然就是文净道人。

    此时,文净道人在怀中拿出了一只金色令牌,轻轻晃了晃,这十多人立刻低头不敢直视。

    “不必知道本座是谁,也不必问本座从哪里来。

    本座,只是跟你们商量一件小事。”

    十多人刚想说话,却发现他们嗓间如同被针扎一般,不知不觉、各自已是被冷汗浸湿。

    一股恐惧、惧怕之心,在心底慢慢浮现。

    文净道人莲步轻摇,妖娆的身影一步三晃,狭长的凤目挨个扫过这些人……

    “灵性差了点,功德倒是不少,也算是美味。

    不过你们放心,你们既有职责在身,本座也不会拿你们打牙祭,还有更丰盛的大餐再后面等着本座。

    我让你们做一件事,一个月之后,同时煽动凡人,去南海神教打砸乱抢。

    届时,我会让一些傀儡配合你们。

    你们的目的,是引那些南海神教内的龙族护法现身,将他们杀一半,留一半,然后诱更多龙族高手赶去那里。

    届时,你们要做的事,是继续煽动凡人,让他们去阻拦这些龙族……”

    文净道人话语一顿,并未继续多说下去。

    目光扫过这十多人,文净道人才发现,他们被自己的道韵吓到无法言语。

    冷笑半声,文净道人淡然道:

    “刚才我说的事,反对的,可以向前半步。”

    一名老妪面露犹豫,向前踏出半步,张口就要说话。

    但那文净道人身影一晃,已出现在这老妪面前,纤长的手指屈指一弹。

    这已是半步金仙境的老妪,身形化作一缕缕黑色的粉尘,轻轻吹散。

    “现在,谁同意,谁反对?”

    其余十多人面色惨白,各自低头不敢有任何表示。

    文净道人轻轻一笑,心底不由浮现出,那隔着水帘所见的身影……

    “嗯……”

    比起这些血食来说,那才能算是真正的生灵。

    ————

    (ps:感谢新盟主‘断更大魔王’、‘找一个角落丶’鼎力支持,今晚凌晨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高中日常进行时〕〔抢救大明朝〕〔抗战之重生李云龙〕〔钢铁苏联〕〔崇祯窃听系统〕〔东汉末年枭雄志〕〔抗日之铁血战将〕〔仙武暴君之召唤群〕〔快穿之反派改造计〕〔神工〕〔欧皇崛起〕〔太上执符〕〔寻唐〕〔当反派真难〕〔封神之邓元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