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修仙者啊〕〔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 知吾心意者,南海海神矣【票…票】
    李长寿几乎没怎么犹豫,就选择了——

    第三个选项!

    去混个眼熟,不点破此人身份,刷一下海神教的好感。

    在这一刹那,李长寿心底分析了自己主动去结因果,可能出现的最坏状况。

    他对着这个白袍人完全不熟,不知其品性、脾气如何;

    且,李长寿不得不考虑,自己还有人教弟子的背景在,若是自己太主动,会不会让人教高手不喜……

    心思急转之下,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已是缓缓化作那名白须白发、慈眉善目的老翁。

    此前他来海神教探查时,最初就是用的这般形象。

    老翁手持拂尘,自一片林中钻了出来,故意隐藏部分行踪,却又暴露了一些元气扰动。

    海神庙前,正准备去城中逛逛的一行,有半数立刻发现了李长寿这具纸道人的踪迹。

    那灰衣老者向前,在白袍青年身后低声了几句,后者露出几分微笑,带着自己一行手下,继续朝那城镇而去,就当没发现这个突然出现的老者。

    李长寿立刻明白了点什么,端着拂尘驾云向前,心底想着该如何‘搭讪’。

    总不能一句‘道友请留步’;

    也不可能,随便拿着一块板砖凑上去,道一句:‘道友,这块砖是你掉的吗?’

    那估计会被八名侍卫,直接撕碎了自己这具化身。

    李长寿心底不断思量着,离着这一行却是越来越近。

    很快,李长寿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这十人中,那八名护卫,以及那名老者,都是用仙力包裹在了自己鞋底,看似是在走路,其实不沾半点地面浊气。

    唯独那白袍青年,白靴之上已经染了泥土。

    门内大比,此时正在进行初试第十二轮的比斗,李长寿今天的斗法已经打过去了,以十胜二负的战绩,稳进前三百六十名……

    灵娥也已是八胜三负,接下来一场无论输赢如何,都可进入下一轮。

    李长寿一心两用,此时自然是将大部分心神,都寄托在了这具化身之上。

    此事,对他来确实十分重要。

    李长寿谋划躲避封神大劫之事已久,此前最靠谱的方案,就是将自己和师父师妹,安排去天庭做个吏。

    但这般并非是完全保险;

    若自己在封神大劫开始之前,谋不到正神之位,理论上来,也就无法完全躲避开封神大劫。

    按李长寿对天地大势的观察,封神大劫很可能会分为两个部分。

    主要部分,自然就是三教仙人下场,在南赡部洲发生,借武王伐纣之事,为天庭选拔‘正神’。

    次要部分,便是将中神州此时越发臃肿的道门道承,来一场大清洗、大劫难,将大半仙门的高手,弄去天庭做天兵天将。

    李长寿如今修为虽还不算太高,但在未成仙之前,就已在绸缪此事。

    大劫之下,阐教十二金仙大都被削掉了顶上三花、削弱了自身道行,截教这边更是死的死、伤的伤……

    自己必须掌握主动,跳出封神!

    李长寿也不曾想到,海神教能吸引来这般机缘。

    而且,听对方两个主要人物的谈话,似乎是在各处‘考察’这些野神的供奉,并收编一两个野神,扩大自身势力。

    这思路……

    没毛病,也确实是符合如今天庭的状况。

    但自己却必须稳妥考虑,人教、道门、天庭、龙族,各方面都要考虑周全。

    今日,先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接触下,最好能结下个善缘,不图不谋,不多算计。

    与此同时,李长寿心底暗自警醒:

    “道友?”

    城门前,面容慈善的老翁驾云落下,手中端着一本海神教教义,向前喊住了白袍青年。

    “这本书,可是道友掉的?”

    思前想后,李长寿还是用了这般搭讪之法。

    “书?”

    前方白袍青年转身看了过来,李长寿也算‘亲眼’看到了此人的长相。

    英俊的……有些普通,又有一股难言的气度。

    尤其是那双眼眸,仿佛历经沧桑,被红尘历练打磨的无比透亮,好似本就能看透世间一切迷惘。

    几名侍卫立刻向前,李长寿却已是停在了十丈之外,端着拂尘做了个道揖。

    这边,那灰衣老者做道揖,替这白袍青年还了礼。

    白袍青年笑道:“我未曾见过此书,如何会掉了此书?”

    李长寿:……

    打哑谜?

    他上辈子受过九年义务教育,这辈子学了如此多人教经文,这事倒也算半个行家。

    当下,纸道人扮作的这老翁笑道:

    “道友若不见此书,如何会知,自己是否掉了此书?”

    白袍青年微微一笑,细细品来,这句话却是高深莫测,隐隐有命格、命数之。

    “善,”白袍青年伸出手来。

    李长寿用仙力包裹,将此物隔空递了过去;如此,也省得那几个侍卫向前。

    城门外还有不少行人过客,都是凡尘之人。

    而白袍青年这一行人不知用了什么神通,周遭凡人都似乎没看到他们一半,偶尔有人投来视线,也会觉得此地如常,很快就看向了别处。

    明人不暗话,这神通,李长寿也想整一个……

    白袍青年接过这本《海神教教义·精装版》,仔细看了几页,随之缓缓点头,笑道:

    “此书,确实与我有缘。

    道友赶来送此书,可是认出我是何人?”

    李长寿沉吟一声,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好这种哑迷的调调。

    投其所好也就是了。

    于是,李长寿又道:“心识得,目不识得。

    道友本该居九重天阙,却在此地现身,料想应当是为我这香火教派而来。”

    那白袍青年闻言挑了挑眉,淡然道:

    “你既现身相见,莫非有意投奔?

    若如此,为何不是真身前来,而是来这一纸人。”

    纸人?

    那几名天仙侍卫略微变了面色。

    李长寿却是心底暗叹,这位不愧是道祖道童,圣人们的师弟,一眼就看透了自己的分身来历。

    当然,也有可能是后面那灰衣老者所……

    李长寿道:“身不由己,陛下海涵。”

    ——这里,就是想直接确定对方身份。

    “哦?”

    白袍青年目光顿时有些玩味,他看了眼左近,便道:“你我在此地闲谈有些不雅,不如去一妙处。”

    当下,那灰衣老者从袖中拿出一副画卷,缓缓打开,其内却是一副山水图。

    这白袍青年一步迈出,已是消失在山水图前;

    李长寿略作思量,检查了下纸道人身上的自爆、**禁制,以及本体身上的防推演之物,端着拂尘飘向前。

    临近山水图,李长寿就感觉一股拉扯之力……

    眼前光影流转,恍惚之间,已是到了画中之地。

    一处山间闲亭中,那白袍青年,以及此时本该在外捧着画卷的灰衣老者,在凉亭中一坐一立。

    李长寿心底思量着,自己该如何引起对方的好奇心,并跟对方结下善缘,且不牵扯出其他因果……

    飞到近前,已是有了腹案。

    先打几个哑谜,试试效果再……

    ……

    几个时辰后,夜深人静时。

    三道流光飞出山水图,纸道人所化的慈祥老翁,向前做了个道揖,言道:

    “贫道不多打搅道友的兴致了。”

    “请,”白袍青年做了个请的手势,目中流露着少许不舍,又道,“方才我所那事,还请道友好好斟酌。”

    “道友应已知我苦衷。”

    “唉,”白袍青年目中满是感慨,对眼前这人做了个浅浅的道揖。

    李长寿淡定的回礼,道揖自然是要更深一些,随后便告退离开,驾云飘向不远处的海神庙。

    他刚走,这一行十人身周,那股遮掩他们行踪行迹的晦涩道韵,越发浓郁。

    白袍青年目光注视了一阵,叹道:

    “不曾想,知吾心意者,竟是一野神耳!

    东木公觉此人如何?”

    “深藏不漏,心智过人,且对天地大势无比了解,解析入木三分。”

    灰衣老者,也就是‘东木公’,在后低声道,“这位道友献给陛下的那一十二条谏言,依老臣所见,当真字字珠玑。”

    “不错,大多与吾心底所想,不谋而合。

    有几条谏言,吾此前都未曾考虑到。”

    白袍青年细细回味着,这几个时辰他们一番长谈,让他都感觉受益匪浅。

    但又觉得,有许多地方高深莫测,自己也体会不透。

    刚才那句,也就是凑个面皮罢了。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判断,这个南海神教教主颇为厉害,身外化身之法,也非等闲可修行……

    洪荒天地间,深藏不露之人,果然还有不少。

    念及于此,这白袍青年悠然道:

    “如此贤德之士,若能长伴吾左右,天庭之困,万年可解矣。”

    “但陛下……”

    东木公有些欲言又止,“老臣仔细回味,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咱们完全没能摸到半点。

    只知他是南海海神教的教主,与龙族有些关系,与巫族也有点关系。

    其他竟……一概都不知。”

    “吾此前推算了一番,发现了先天至宝太极图镇压他气运的道韵,应是人教之人。”

    白袍青年微微一笑,“这人身份不简单,有所顾忌也是在所难免。

    今日用化身来相见,应当是想与吾结下善缘。

    龙族、巫族、人教……这个海神教,当真有点意思。

    回去吧,此行收获已是颇丰。

    稍后爱卿你记得上一份奏表,就以招安南洲众野神上天为内容,而后再将此事引到海神教上。

    其他野神不过大教收割香火之刀刃,唯独这个海神教,着实不错。”

    东木公躬身道:“老臣遵旨……陛下,您莫非是想,用旨意迫他现身?”

    “不,吾不会做这般短视之事。”

    白袍青年含笑道:

    “他那句话的却也不错,知我者未必相合,相合者未必知我。

    他若今后再能献良策,为吾出解惑,莫南海海神之位,便是四海海神之位,吾就给他一化身,又如何?

    东木公,稍后待吾好好思索一番,你再来南海神教与他相见。

    吾这天庭缺人缺仙,最不缺的,就是天道功德。”

    “老臣遵命。”

    ……

    度仙门,破天峰下的河谷缓坡。

    李长寿缓缓吐了口气,感觉自己元神差点都跟着吹出来。

    今天这牛是不是……吹太大了?

    自己刚才,有什么漏嘴,或者哪里表达不清晰,会引起对方误会之处?

    李长寿仔细思量,反复自查。

    今日,自己并非全都是忽悠,也拿出了一些干货,无非就是如何整顿天庭内忧、缓解外部压力的计策。

    因能大概推演出天庭崛起的路子,李长寿找出这些计策并不难,出第三条时,后面那九条,都已是成竹在胸。

    从对方的反应来看,自己结善缘的目的应该是拿到了,也并未图谋什么。

    此事最坏的影响是什么?

    李长寿仔细思索,无非就是自己被人教高手发现,他暗中给玉帝出谋划策。

    但人教本身又是力挺天庭,天庭此时就是在太清圣人的庇护之下,他身为人教弟子,为玉帝出谋划策,也得过去。

    此事的好处,就十分多了……

    “师兄?”

    灵娥突然在旁声问道,“你怎么了?满头大汗的。”

    李长寿手背擦了擦额头,却发现,自己此时不知不觉,已浑身冷汗。

    他笑道:“修行遇到了一些瓶颈,无事,不必担心。”

    灵娥眨眨眼,目中满是关切,却也记得约法三章,并未多什么。

    李长寿不动声色地将冷汗化掉,心底推演着,此事后续可能的几条发展路线。

    恍恍惚惚,红红火火,老子在上……

    他似乎,把这位年轻的玉帝……真给忽悠住了……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高中日常进行时〕〔抢救大明朝〕〔抗战之重生李云龙〕〔钢铁苏联〕〔崇祯窃听系统〕〔东汉末年枭雄志〕〔抗日之铁血战将〕〔仙武暴君之召唤群〕〔快穿之反派改造计〕〔神工〕〔欧皇崛起〕〔太上执符〕〔寻唐〕〔当反派真难〕〔封神之邓元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