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修仙者啊〕〔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六十七章 知我者,长寿矣!
    天庭,神威殿,梦天仪前。

    第二次托梦给度仙门弟子蓝灵娥之后……

    金甲仙官的心神自梦天仪中回归,怒气冲冲抓来一把长枪,咬牙道:

    “他竟不过来!还说在炼丹!

    月老,小仙这就下去拿他上来!”

    旁边的月老一愣,连忙上前阻拦。

    心底虽然知道仙官也只是摆个样子,人教道承再小也是人教道承,度仙门未必会将他们两个天庭小仙神看在眼中,更别说是直接去抓人。

    但毕竟是自己有求于人……

    “仙官不可,仙官不可,这事咱们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月老劝阻了一阵,这金甲仙官总算是‘消了气’。

    月老问:“那边是如何说的?”

    仙官道:“他师妹倒是客客气气,礼数也周全,言说自家师兄正在炼丹的关键时刻,无法分心。

    还问咱们找她师兄有何贵干,若是要紧之事,还请对她说明。”

    “这……”

    月老顿时犯了难。

    这事可不能随便说出去,事关自己的名声,传到陛下耳中,陛下肯定也会怪罪。

    月老沉吟几声,道:“能否再请仙官您帮忙找他师妹一次,小老儿这里多谢了。”

    “月老客气,也就芝麻大点的事儿!”

    仙官转身面对着梦天仪,却是禁不住咧了咧嘴;

    每次托梦他元神之力消耗的不轻,再多来几次,非要晕在这不可……

    度仙门,丹房中。

    李长寿听师妹说着刚才见面的情形,叮嘱她几句。

    很快,灵娥愣了下神,又恍惚看到了一片云雾。

    “师兄!又来了!”

    “去吧,”李长寿笑着点点头;

    灵娥闭目很快就进入梦境,而李长寿则在旁仔细观察着灵娥的状态。

    就是睡着了……

    完全没有道韵流转,也没有什么其他动静。

    李长寿抬手戳了戳灵娥的手臂,灵娥轻‘嗯’了声,像是半梦半醒。

    ‘天庭不愧是天道定下掌管天地的机构,托梦应该也是某种天道宝物引发的。

    竟然这么神奇。’

    仙识扫过小琼峰各处,李长寿陷入了思索中。

    背后捣鬼的,未必只是月老。

    月老八成跟此时那个金甲天神一样,只是个工具人……

    封神劫运远未到来,天庭刚建不多久,玉帝都必须谨小慎微,玉帝安排的月老,也应该是个胆小之人。

    如今,像三教教主的亲传弟子,上天庭之后,称呼玉帝为昊天师叔并非陛下,而玉帝必须对道门二代弟子以礼相待……

    人教道承寥寥,背后就是太清老子;

    太清圣人的化身太上老君,已经入驻了天庭兜率宫,玉帝必然不敢算计人教,也没有算计的动机。

    且,天庭这时还是道门的后花园,西方教的手暂时伸不进去……

    阐截两教,虽弟子门人互相之间渐渐不合,却还没到撕破脸皮的程度;

    人教本就没多少道承,与阐截两教也没有摩擦,他们搞事的可能性也不高。

    排除法做下来……

    难不成,是人教内有高人,觉得人教道承太少,想用姻缘红绳,让各家道承内部开枝散叶?

    这跟自己准备用情蛊促一对珍稀灵兽繁衍生息,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个高人是谁?

    度仙门认领的开山祖师,昆仑山修行的度厄真人?

    不太可能……

    作为圣人记名弟子,这位门派祖师也是小心修行,基本没什么存在感,不太敢承受这般因果反噬之力。

    听过圣人讲道,都可自称记名。

    想来想去,人教圣人只有一个亲传弟子,有这个闲情、有这份实力和影响力,也敢让月老出手带歪人教道承的风气……

    玄都,大法师!

    大概率是他了。

    但这次是月老想托梦见自己,李长寿联想到自己此前的异状……

    现在的情况,很可能是他的姻缘方面,被大法师搞出了一些小问题,月老现身平事。

    ‘我就说,有毒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就对我有好感的?’

    李长寿挑了挑眉,但随之又有些纳闷。

    如果有琴玄雅对自己的好感,确实是月老安排的,那为何会安排给自己?

    他莫非,已经被大法师盯上了?

    稍后要好好套套话才行。

    姻缘方面,自己身边应该有小师妹作为挡箭牌;

    ——这算是师父收小师妹时,自己能想到的、仅有的几点好处之一。

    “天道造化,当真难以捉摸。

    洪荒之大,吾辈终为蜉蝣。”

    李长寿轻叹了声,继续思索化被动为主动之法;

    负手等小师妹醒来,顺便开始将周遭各处阵法开启。

    既然,月老前后左右谁都不敢得罪,想找自己这个最弱势的一方,施威或者商量……

    那自己,能从这件事中算计到点什么?

    不,不能强求算计;

    见机行事,最好不过相安无事。

    他这个度仙门小弟子,有自己定下的路途规划,不必非攀旁人高枝,自己把握主动才能安心些。

    不过,若是能与月老留下交情,今后自己、师父和师妹上天,也就好安排了……

    月老管姻缘,天庭肯定人脉极广。

    自己这次,倒是可以从这方面入手,卖个人情给月老,又要让月老知道自己故意卖了人情给他,还不能暴露什么……

    确实需要细细处置。

    片刻后,灵娥醒来。

    她略微思量,就对李长寿讲述了,月老托金甲天神、金甲天神托她,要转达给自己师兄的几句话:

    “月老说,此前他清点姻缘泥人,粗心碰到了师兄您的泥人,让师兄你的泥人有所损坏。

    月老心底颇为不安,想与师兄见面商谈此事,并查看师兄有无异样。”

    李长寿顿时恍然,月老这态度,应该是想找他了却因果,那就……

    容易操作了。

    灵娥有些紧张,低声道:

    “师兄,你没事吧?

    姻缘泥人如果坏了,是不是以后就没姻缘了?”

    “我也不知,”李长寿摇摇头,“也罢,与他见一见也就是了。”

    不管如何,对方找上门来,态度也算诚恳。

    自己,只需保持好一个度仙门当代年轻弟子的身份,见机行事就可。

    “师妹,帮我护法。”

    “好!”

    灵娥脆声答应,动作轻盈地从躺椅上跳了起来,手中握住了几只宝囊。

    李长寿躺在了躺椅上,掌心扣住两只纸人,试着让自己放松精神,慢慢舒展心神……

    果然,渐渐进入了一片云雾迷蒙的梦境中。

    前方有一座在山巅的仙亭,亭中有个身着喜袍的清瘦老人,正对自己躬身做请。

    李长寿发觉自己像是踩在一朵云上,心念一动、驾云向前,与这老人行礼。

    “度仙门弟子李长寿,见过前辈。”

    月老露出几分苦尽甘来的微笑,“总算是将你盼来了,莫要拘礼,莫要拘礼。

    这是梦境之中,也不好招待,就请坐下相谈。”

    李长寿含笑点头,两人互相做了个道揖,在两旁各自入座。

    相视一笑,却是彼此都有了些计较。

    月老想到的是:‘这人,应该挺好说话。’

    李长寿心底泛过的却是:‘这月老,看起来……

    身板倒也不算虚。’

    “前辈,您请直说是何事吧,晚辈知道您事多且忙,也不敢多耽误。”

    “哎,好,”月老斟酌了一下语言,“咳……最近这一两年,你身体,没什么问题吧。”

    李长寿笑道:“就是有些发痒,倒不是什么大碍。”

    月老顿时皱眉,忙问:“那,那个……可还有阳气汇聚,心潮澎湃,蠢蠢欲动……之感?”

    “这个,晚辈倒是不知。”

    “你且稍等,”月老随手一招,盆栽相思树出现在手中,“这是灵宝相思树,我用树枝扎你一下,看有没有感觉。”

    李长寿很配合的点点头,心底却是在思量。

    这梦境果然非同小可;

    仔细想想,似乎也有一些书籍有记载‘托梦传物’之事……

    相思树的一根枝丫探向李长寿,李长寿任由它扎了一下,心底顿时泛起了层层绮念,呼吸稍有些急促。

    月老身体少顷,关切地问:“有感觉吗?”

    “有是有……”

    李长寿心底一笑,感受到自己体内那团先天阳气在波涛澎湃,却故作皱眉状,“但不多。”

    “这,这,”月老眉头一皱,顿时露出了几分苦笑,“咱们多扎几次试试。”

    李长寿却咳了声,连忙拒绝;

    再被扎一下,说不定就真要出事!

    “无妨,前辈,我回去调理调理就是了,我师妹还在身侧,不太方便。”

    月老顿时愁眉苦脸。

    李长寿斟酌了几句言语,就含笑继续开口……

    ……

    半个时辰后。

    天庭,梦天仪之前。

    月老身体一动,醒转了过来,禁不住扶须而笑,心底一阵感慨。

    他摸了摸袖中,那只储物法宝戒指,此时已经没了踪迹,当下心底松了口气。

    圆满解决了。

    “真是个不错的后辈,有大教弟子的风范!”

    “咳,咳咳,”旁边的金甲神将脚下一滑,连忙稳住身形,面带微笑地看着月老。

    刚才的梦境他虽未参与,却是用他的仙力基础搞出来的。

    尤其是梦中托物,近乎抽干了他的元神之力,尤其是,此前还连续托梦几次……

    “月老,无事了?”

    “有劳道友,有劳道友了!”月老在怀中拿出了一只锦盒,“小小谢礼,不成敬意。”

    仙官满脸正气,断然拒绝道:“哎,咱们不是那种仙神!”

    “总不能让您白白相助,小老儿心底当真过意不去,”月老却是熟络地说着客套话。

    一个半推半就,一个向前推送,这锦盒很快就进了仙官的袖口。

    月老深深做了个道揖,告辞离开了神威殿。

    那仙官送走月老,一屁股坐在了殿门前,长长松了口气……

    这仙官整个人,都比半年前消瘦了几分。

    另一边,月老心情颇为舒畅,在云上含笑前飞。

    ‘长寿,真是个不错的后辈啊。’

    这位度仙门弟子,怪不得能得三星拱月,为人方面没的说,又尊老,又知礼数,还处处为他这个小神考虑。

    一般人见到他月老,三句不离姻缘;

    自己跟长寿谈了这么久,却是完全没听到‘姻缘’二字!

    这让月老感觉十分舒坦。

    长寿那一句‘顺其自然’,当真比天庭当差的部分天将,高明了不知多少!

    姻缘说到底,不就是顺其自然才得佳偶的事吗?

    长寿考虑还无比周到,相约立誓让他这个老人安心……

    就是,后面两人一起立誓时,这晚辈搞的誓言内容有些啰嗦;

    但仔细斟酌,却是十分完善,把所有条件和情况,基本都考虑到了。

    立下大道誓言,双方今后再不提泥人有损之事,月老不干涉李长寿姻缘,李长寿也不对旁人言说这次托梦。

    其实月老来时细细查看了,那泥人被天道之力包裹,已经没什么损伤,能生成、生长红绳,功能齐全。

    本来,月老也就是担心罢了……

    只是没想到,对方会担心他月老的立场,尤其是那几句话,直戳他月老的心窝子!

    他容易吗他!

    本来就没什么背景,修为也不算高,自己被玉帝陛下放到了这个位置上,又要向外应付,又要给天庭、天道当差;

    天庭官职比自己大的,他不敢惹;

    官职比自己小修为比自己高的,他也不敢惹;

    有背景的,他月老更不敢惹……

    偏偏,还是姻缘殿这种敏感之地,若起私心,还容易被紫霄神雷直接灰灰……

    ‘前辈,您也是太难了。’

    月老仰头看着天空,背着双手,老眼之中满是感慨。

    万年月老,艰辛自知!

    而今知我者,多一长寿矣!

    这个度仙门的弟子,若是可以,当真是要引为知己!

    是了,他提到过他师父的故事;

    齐源道友历经诸多难事,依然不顾周遭非议的眼光,以大毅力兵解化为浊仙;

    长寿是用这个故事,在鼓励他这个艰难的月老啊……

    今后齐源道友若是想来天庭混个闲职,自己怎么也要出力帮上一把!

    给长寿小友的那些赔礼礼品,当真算不得什么!

    只恨自己准备的少了!

    度仙门,小琼峰,丹房处。

    李长寿自梦中醒来,飞速查看各处,瞬间就发现小师妹背对着自己,脸蛋红红的。

    李长寿低头看了眼自己长袍……

    嗯……

    一眼难尽。

    梦里被相思树扎了一下,这个没办法,他毕竟也是个正常男仙,并未斩断自身情念。

    缓缓起身,李长寿不着痕迹的整理了衣衫,将手中那枚不知如何出现的戒指收起,笑道:

    “我醒过来了。”

    “师、师兄,”小灵娥肩膀轻颤了下,头也不敢回,颤声道了句,“我、我先回去了……等会我再过来!”

    言罢驾云而逃,却是头都不回,头顶都冒起了一缕缕白烟……

    李长寿顿时一笑,为她关闭周遭阵法,心底却禁不住吐槽了句。

    真是,叶公好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启晗〕〔异能少女重生:帝〕〔星空最强大圣〕〔氪金成仙〕〔妃狠佛系暴君您随〕〔星火旺〕〔最强透视〕〔神迹精灵掌控者〕〔重生之绝世废少〕〔八零甜妻萌宝宝〕〔逆流人生〕〔仙界黑客〕〔缺氧〕〔重生九零小军嫂〕〔镇阴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