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修仙者啊〕〔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三十章 《师徒》
    “师兄,你又弄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儿呀这个也是阵法快速布置装置吗”

    对太清祖师发誓,蓝灵娥只是问了这一句,就被自己师兄喊过来,关进了木笼里,成了验证这项技术成果的小白鼠。

    这木笼一人多高,以三十六根被绑起来的坠雷木为主体,又在内层包了一层细密的彩色铁网。

    因坠雷木是拼接捆绑而成,这木笼看起来也稍显寒酸。

    在木笼上方有一根七彩的长针,下方却有一圈蕴雷七神铁融成的六芒星环;但这并非什么阵法,其上也没有任何禁制,单纯就是一个六芒星的形状罢了。

    炼气士渡劫成仙时,无法用阵法抵挡,天劫之雷无视一切阵法阻隔。

    后天炼制的法宝能有诸多妙用,主要依靠法宝内外刻画的禁制;

    根据李长寿多年的钻研,确认了一件事禁制和阵法的原理其实相同,两者都是利用固定的符号与图案引动灵气,只是简繁有不同、大小有差异。

    凝于法宝之上,可以将法宝看做一只单独的阵基,大多依靠炼气士注入仙力激活禁制,就可发挥出强大的威力;

    就是以阵基为节点,灵气在阵基之间流动,主要是借助天地之力。

    两者虽原理相同,但发展的方向完全不同;

    高明的后天法宝,往往能在指甲盖大小的面积集成一套完整的禁制;

    而阵法的威力,往往与它的布置面积成正比,且追求与天地相融,借天地之威。

    所以,李长寿虽擅长阵法,却不擅长炼器。

    这也没办法,他刚修仙一百一二十年,在可以不睡之后就很少睡眠,修行与琢磨炼丹炼毒阵法等杂项,都需耗费大量的时间;

    他把一天十二个时辰恨不得劈成二十四个时辰来用,但终归是修行岁月短了点,在副业上必须有所取舍,不可能全能全通。

    且说回抵挡天劫之事。

    天劫无视阵法,也无视绝大多数的防御类法宝,只有一些罕见的法宝可以用来削减天劫威力。先天灵宝、至宝不在讨论的行列,那玩意太过稀奇。

    但李长寿有旁人没有的优势九年义务教育。

    他此时所做的这木笼,就是高中时物理课本上有的法什么笼,避雷用,也经常出现在一些赏心悦目的电击表演中。

    原理什么的,李长寿也快忘干净了,但构造应该是这般没有记错。

    李长寿对灵娥叮嘱一声:“不要接触周围的那些网子。”

    木笼中的灵娥哆嗦了下,她脚下踩着一只木板,楚楚可怜地看着自家师兄,“师兄,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要动就是了,”李长寿淡定的道了句,在袖中摸出了几张符箓,随手扔到了木笼上方十丈处,左手对着符箓遥遥一点。

    喀嚓几声,晴天落雷。

    几道闪电直接劈在了木笼上方的坠雷木上,木笼周遭的铁网瞬间亮起了细小的电弧,而下方的蕴雷七神铁立刻将雷光分散,融入了大地

    正抱头缩成一团的蓝灵娥慢慢抬头,满是惊奇地左看右看,一阵赞叹。

    “这是什么宝物竟然真的能抵抗雷霆呢。”

    李长寿淡然道:“这是,法爷鸟笼你多待一阵,我加大力度试一试。”

    “师兄还是算哎呀”

    灵娥还没说完,李长寿已从袖子中摸出了一叠黄纸符,法力一催,扔到了木笼上方。

    这些符箓引发道道落雷,带起漫天霹雳,对着下方木笼轰砸而下

    霎时间,电光爆涌,小琼峰上的飞鸟成群掠起,各处灵兽惶惶不安

    实践证明,这法爷鸟笼的效果不错,就是不知道面对真正天劫时,会不会直接被劈散架。

    只要能帮师父抗住第一道天雷,其他就好说了。

    “出来吧,辛苦你了。”

    李长寿招呼一句,开始琢磨加固木笼之法。

    灵娥禁不住抱怨道:“师兄你换条鱼在里面不一样吗”

    “想让你也有点参与感,”李长寿笑道,“帮师父渡劫,咱们两个都出了些力。”

    灵娥顿时抿了下小嘴,抬手理了下耳旁的秀发,小声道:“师兄,接下来还要尝试吗

    我修为低,但做这种事还是可以的。”

    “接下来就不能让你在里面了,按你说的,去找个木桶抓条鱼来吧。”

    李长寿拿出了一根根散发着五彩毫光的长绳,继续闷头忙碌,“接下来要试验的雷霆威力,直接落在你身上,你定然承受不住。”

    灵娥答应一声,转身赶往湖边;避开了正在隔音结界中入定的师父,跳到了湖面上踏波而行。

    片刻后,小琼峰上再次雷光闪耀

    这般动静持续了整整三日,外人还道此地有人在修雷法,也并未有人关注。

    一直到,齐源老道从入定中醒来,一脸满足地转了个身,老道那满是皱纹的额头顿时挂满了黑线。

    原本绿草如茵、风景优美的湖边空地,此刻竟变成了一个黑色的大坑,自家两个徒儿正在蹲在坑底,鼓捣一只大号的鸟笼

    齐源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训斥道:“你们两个不好好修行,在下面乱搞什么”

    “师父您醒了”

    蓝灵娥满是兴奋地喊了声,“师兄帮您做了一个抗天劫用的宝贝,用雷劈了几十上百次了,里面的鱼还活着”

    李长寿也道:“师父还请稍候,这物件马上就完成了。”

    “哦”齐源神色一动,顿时要下来看看自己大徒弟又鼓捣了什么新奇宝物。

    但这老道脚下一动,突然面色生变,凝视着东边的天空,身形一动不动。

    蓝灵娥抬头问了句:“师父,怎么啦”

    “唉,”齐源负手而立,轻声道:“天劫到了。”

    只是四个字,让李长寿和蓝灵娥的笑意瞬间消失。

    两人连忙从坑中跳了出来,看向了师父视线所望之处,却见东天出现了一片灰黑色的云彩,朝着度仙门急速飞来。

    “灵娥快”

    李长寿立刻道,“将这笼子带去后山师父选好的渡劫场一定要把下面的六根七神铁埋在土里”

    “是”

    蓝灵娥用自己纤弱的手臂直接扛起法爷鸟笼,驾云朝着后山匆匆而去,完全顾不得什么仙子形象。

    此刻,李长寿比自己师父还要着急一些,立刻在袖子中摸出了一只锦盒,冲到齐源面前。

    “师父,这是弟子穷尽心思炼制出的宝药。

    它、它能让师父度过一道天劫,在第一道天劫过去之后,师父您要是觉得下一道天劫无法抵挡,立刻用下它。”

    齐源老道含笑看着李长寿,目光轻轻闪烁,低声道:“这宝药你自己留着,今后渡劫时用就是了,不必浪费在为师身上。”

    “师父”

    李长寿径直跪在齐源老道身前,将锦盒塞到了齐源老道手中,急声道:“师父养育弟子、教导弟子百年,引弟子入道,从未对弟子有任何苛责要求。

    这是弟子唯一能为师父做的,若师父您不收这宝药,弟子现在就毁了它”

    齐源却是苦笑道:“你这又是何苦为师还不知自己的状况”

    “对了,弟子还有其他十一颗”

    李长寿立刻转换了思路,“弟子可以对大道发誓,绝对还有另外十一颗相同的丹药,而且这宝药每个炼气士只能用一颗”

    齐源老道顿时有些犹豫,“当真”

    “千真万确”

    “也罢,”齐源将锦盒拿在手中,“走,去后山吧,别让天劫毁了咱们的住所。”

    东边飞来的灰云此时已经将抵达度仙门。

    李长寿连忙驾起一朵白云,拉着师父冲向后山。

    “师父您节省法力。

    对了师父,您身上的丹药可充足

    渡劫的时候可以用各类的丹药,疗伤丹与恢复元气用的丹药都备好了吗

    这天劫,怎么来得这般毫无征兆”

    “备好了,备好了,”齐源老道含笑看着在身前的李长寿,心底浮现出了当年刚接他来山中时,那个拘谨又有些不知所措的男童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当年的孩童虽然后来的路子有点野,但总归是长大成材了;

    自己将小琼峰最后的积累都用在了他身上,其实也只是想,让他能顺利的成仙

    “长寿啊。

    若师父撑不过天劫,小琼峰就交给你打理了。

    若门中要收回咱们小琼峰,你不要阻拦,听门内安排就好,我之前已央求过几位相熟的同门,他们会将你跟灵娥接去其他峰修行。”

    “师父,您一定能度过天劫”

    李长寿定声道,“自信现在千万不能消沉,这是天道给的历练,过去了就是海阔天空。

    生灵若不去搏这一线生机,又何必在世上走一遭

    任何绝境都有一线生机,陷入绝境去搏才能活下来”

    齐源老道顿时轻叹了声,苦笑道:“我的好徒儿,你不是知道这些道理吗为何平日里这般谨小慎微”

    李长寿沉声道:

    “师父教导的道理,弟子一刻都不曾忘记。

    弟子的谨慎,只是为了避免陷入绝境。”

    转眼到了小琼峰后山,灵娥在一片林中空地上不断招手,李长寿拉着自家师父跳了下去,不由分说将师父推入了刚做好的木笼中。

    随后又低头开始急忙检查这鸟笼安放的如何,拿出一堆瓷瓶扔到师父手中,最后将木笼闭合,拉着灵娥急速倒飞。

    那片灰云,已经出现在度仙门上方,将度仙门遮入了阴暗之中。

    李长寿大声喊道:“师父,全力抵抗

    那宝药必须在第一道天劫之后用”

    齐源面色凝重地点点头,抬头看向了劫云,身周涌出了一股股法力,袖袍与道袍下摆无风而动。

    灵娥高声喊道:“师父你一定可以的”

    “为师,也要为自己拼这一次”

    齐源老道抬头看向天空,目中精光闪烁。

    一搏,天命

    突然间,一声龙吟自云中落下,灰云之中冲出一条浑身闪耀着赤色火鳞的千丈苍龙,龙爪狠狠地拍在了护山大阵之上。

    护山大阵光芒涌动,群峰轻轻颤动,大地各处一阵轰鸣

    与此同时,一声粗厚的嗓音自天而降

    “度仙门主事之人,出来回话”

    等等

    苍龙喊话

    这灰云也在护山大阵之外,并没有无视一切阵法的特性

    虽有威压,但仔细感觉,却非天威

    “诶这不是师父的劫云吗”

    蓝灵娥头一歪,李长寿禁不住一手扶额;站在法爷鸟笼中的齐源老道嘴角一阵抽搐。

    这老道默默地转过身,慢慢地蹲了下去。

    太清在上,这次丢人丢到家了

    天津https:.tetb.

    tart="_bnk" css=”linkcontent”>” tart="_bnk">http://m.cmxsw.</a></a>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启晗〕〔异能少女重生:帝〕〔星空最强大圣〕〔氪金成仙〕〔妃狠佛系暴君您随〕〔星火旺〕〔最强透视〕〔神迹精灵掌控者〕〔重生之绝世废少〕〔八零甜妻萌宝宝〕〔逆流人生〕〔仙界黑客〕〔缺氧〕〔重生九零小军嫂〕〔镇阴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