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修仙者啊〕〔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二百三十三章 度(人)仙(教)小月老【求票~】
    ‘这事拜托给黄龙真人办……妥吗?’

    李长寿心底不断思量着。

    虽然事是小事,但他跟黄龙真人也不算太熟,心底总归还是有些担心;

    主要也是怕这位黄龙真人,再着了旁人的套路。

    之所以借阐教仙人之口,为南海海神造势,李长寿有两个主要目的。

    其一是散布烟雾弹,让西方教众尽量朝上古的人物去想,从而掩护自己的真身。

    其二,也是借阐教给自己打个掩护。

    如此一来,西方那边掌握的讯息,应该是这般——

    人教大法师在南海海神教势力范围内现过身;

    截教弟子、龙族二太子敖乙,是南海海神教的二教主,且南海海神与截教的大手子赵公明也有不错的交情;

    阐教仙人夸赞南海海神德行,似与南海海神相交不错。

    这般,西方教想对自己动手,应该会多几重顾忌……吧。

    而之所以这般做,最重要的还是没什么负面效果。

    李长寿摇摇头,不再多考虑此事。

    他开始恢复在海神教范围内的假身布置,以应对‘锁神蝶’这般手段。

    除此之外,李长寿还搞了一些应急措施。

    比如一个念头就可以随时自扬所有纸道人的连锁禁制,随时自断元神之力与元神牵扯之法,安水城下纸道人库的触发式自燃禁制程序……

    等。

    接下来自己只需小心谨慎再谨慎,除却天庭木公来寻,或是三教大佬来找,就让纸道人静伏不动。

    这些其实都是常规手段;

    在自保跟脚这件事上的底牌,还是自家大法师,这才是核心威慑力。

    既然是底牌,那肯定不能轻易动用,不然关键时刻无牌可出就真麻烦了……

    接下来的两年半,李长寿都是在这般提防中,安静的度过。

    海神教范围内,偶尔可见一些行踪诡异之人,但大多都是探查,并未有旁事发生。

    文净道人并未再传递消息过来,一心潜伏,这也让李长寿放心了不少。

    人教并不需文净道人做这点小事,只需文净道人后面……搞一波大的……

    这段时间,龙族陷入了一段‘煎熬期’。

    外有海族不断作乱,内有‘化龙’与‘蛟龙’矛盾接连出现,龙族内部执权阶层也渐渐分做了变与不变两个阵营。

    关于此事,敖乙与李长寿相谈过几次。

    李长寿给他的意见,就是静观其变,不站队、不进言,模糊自己的立场,坚定站在东海龙王身侧。

    若是少年时期的敖乙,那必然是一颗龙心向日月,留肝去胆凑两盘、咳!

    那必然是一颗龙心向日月,去留肝胆两昆仑!

    但如今,敖乙虽还是少年面容,却是一条已有爱侣的成熟小龙,非当年莽撞少年龙。

    学会了静观其变,学会了背后推算,逐渐稳健……

    李长寿也不是一味的被动等待;

    他再次出手的时机,虽然要等到西方再出手、龙族内部矛盾爆发,但在此之前,他也可做许多布置安排。

    比如,他安排敖乙经营龙族内部的人脉网络,结交各类龙族实权人物,暗中交好一些实力强劲、但地位不高的龙族将领。

    又比如,李长寿让木公安排几名天庭天将,没事就去四海巡视,与龙宫增进交流。

    待龙宫局势基本平稳,李长寿也恢复了自己的日常,炼丹厚财、完善小琼峰防御体系,并抽时间奖励奖励师妹。

    金仙劫自然是要准备的;

    而门内的那位天仙境高手王富贵……咳,忘情上人,在道心圆满、人生无憾之后,道心圆满,已经在渡劫的边缘,预计五十年内必定会渡劫。

    这让李长寿颇为感慨;

    自己之前为了穷凶极恶小师祖、闷骚纯阳王忘情做的这些努力,总算没有白费!

    有个参考,自己的把握必然会大许多!

    值得一提的是,小师祖真的搬去了忘情居;

    而作为‘非等量交换’,躲着小师祖的酒玖,彻底定居在了小琼峰棋牌室。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小琼峰好像……确实是赚了!

    就是可惜了那套超豪华的阁楼防御阵势,李长寿都想把那边的阵基拆了,改装到棋牌室。

    这一日,趁着酒玖喝醉了闭关修行,李长寿将近来修行勤勉了许多的灵娥,与一直努力上进、但修元神道确实差了点天赋的熊伶俐,喊到了湖边草屋。

    布置结界、开启阵法,李长寿看着眼前这一雄壮、一娇弱的两个妹子,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

    “今日,我要为灵娥讲修行法,与成仙道基如何打基础。

    伶俐你如今也在修元神之道,可在一旁旁听。

    若有疑惑不明之处,尽管发问,不必太过拘谨。”

    灵娥与熊伶俐同时答应:“是!”

    当下,李长寿开始讲修行之道,开悟修行之法。

    为了让两人理解更为通透,他旁征博引、深入浅出,习惯用一些奇妙的比喻,也时而逗得灵娥不断忍笑。

    听师兄讲道,其实是灵娥最为钟爱的事之一;

    只可惜,随着她修为渐渐提升,师兄两次讲道的间隔也越来越长。

    这也并非李长寿偷懒,或是有意疏远,实在是讲的道理越发高深,灵娥需要更多时间才能消化掉。

    从清晨,到日暮。

    灵娥问了几个修道上的疑惑,李长寿都详尽解答;

    一旁熊伶俐也想问几个问题,但憋了半天,也不敢麻烦海神大人,最后只敢问出一个偏门、也是最疑惑的……

    洪荒冷知识。

    “表兄,我能问一个跟修行不相关的问题吗?”

    “当然可以,问就是了。”

    “为啥感觉咱们小琼峰上的灵兽,比我在外面打猎时候抓到的灵兽,都要好吃很多呢?”

    李长寿不由哑然,一旁的灵娥禁不住笑出声来。

    灵娥笑道:“那自然是你养的好啦。”

    “不尽然。”

    李长寿笑着摇摇头,言道:

    “世间万物,皆有其道;

    凡俗仙尘,皆在其理。

    伶俐问的这个问题,表面看只是一个笑话,实际上也有内理可循。

    洪荒自古而来,已过悠悠岁月,如今人族炼气士当道,更是有不少人喜好烤涮煎炸炒,味之道。

    如今咱们能在坊镇中直接买到的,那些常见的食用灵兽,实际上绝不比外面野生的灵兽味道差,甚至,它们更是早已是被众多炼气士,一步步甄别选出,加以培育、优化了口感。

    而那些在漫长岁月中没被选中的灵兽,大部分的口感,自然比这些被选中‘传承’至今的灵兽要差了一些。

    所以,凡事不必追求新奇,古人早已为咱们做了甄选。

    这就是一种道。

    道,藏于天地之间,藏于碗筷之中,藏于沙尘之内……

    罢了,不多说了,说多了,你们的境界一时也消化不了。”

    “哇……”

    熊伶俐两只大手托着她那只小巧的脸颊,眼底闪烁着崇拜的光芒。

    而灵娥小嘴微张,有些痴迷地看着自家师兄……

    她就喜欢师兄随便一件事,都能扯这么多道理的亚子!

    当然,这话也是不能直接说的。

    夜幕来临,月明星稀。

    李长寿让熊伶俐去搞了一只灵兽过来,现场讲解‘寿丁解兽’的秘籍,为灵娥和熊伶俐打开了洪荒餐饮新层次。

    这边吃的正欢,一道五尺高的身影驾云到了小琼峰外,看着左右无人,闪身进了小琼峰暗中升级过的隔绝大阵,朝湖边落来。

    呃?

    酒乌看着湖边李长寿正和灵娥、熊伶俐大快朵颐的情形,略微愣了下。

    “少见呐,长寿竟然不是在丹房那边。”

    这矮道人犹豫少许,还是驾云落了下去。

    这次答应了那位长老,海口都夸出去了,怎么也要把这事办成了!

    李长寿已在酒乌身上看到了些许犹豫,对灵娥和伶俐言说两句,主动朝酒乌师伯迎了过来。

    一见面,李长寿就从酒乌师伯那闪闪躲躲的眼神中,看出了少许猫腻。

    “师伯,可是忘情师伯祖与我家师祖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没有,”酒乌连忙摇头,也知自己在这个师侄面前,不必拐弯抹角……

    拐弯抹角反而更容易被安排。

    酒乌看了眼左右,低声道:“长寿啊,这几个月,放百凡殿那边的雄心丹,你是不是给停了?”

    “嗯,不错,”李长寿笑道,“最近在准备渡劫,炼丹的功夫少了。

    而且,根据外务长老所说,已经有两个月,没有长老、执事去百凡殿中兑换雄心丹,我就停了雄心丹供应。

    按理说,此时在百凡殿中还有雄心丹存留才对。”

    “这个,”酒乌讪笑了声,低声道,“其实还是有长老需求雄心丹的,只是碍于……碍于面皮……

    嗯,你懂的。”

    李长寿淡然道:“师伯是为了雄心丹跑这一趟?”

    “不错,”酒乌点点头,笑道,“咱们一位长老,他有一个朋友……”

    “给,”李长寿拿出了一只玉瓶,叹道,“最后的一壶雄心丹了,总共三十枚,师伯你一定要细着送。”

    酒乌顿时喜笑颜开,将玉瓶接了过来,在袖中拿出了两只宝囊。

    “这是那长老给的谢礼,师伯这次就不拿……

    诶?等会儿,最后一壶?

    师侄你以后不炼制雄心丹了?”

    “不错,”李长寿道,“此前就已几次说不炼雄心丹,但每次都被这般人情所困扰。

    最起码,渡劫之前,我是不会炼制这些对渡劫无用之丹了。”

    酒乌闻言面露正色,言道:“这事也怪我,行,你以后不必担心,我也不招揽这般事了!”

    李长寿含笑点头,心底也放下了这件小小的挂念。

    姻缘之事,干涉命理,就如他教训灵娥那般,其实是比较大的因果。

    雄心丹如果是帮助那些老仙人,让他们迸发雄心、找回自信、重塑第二春,那自然是善缘、善事;

    哪怕没有功德,也能赚许多人情。

    但雄心丹一旦流露出去,被用在‘明抢仙女’、‘暗迫仙男’这种事上,那就是恶果了。

    现如今,借着渡劫这个借口完全终止,也不会得罪了谁……

    送走酒乌,李长寿哼着灵娥常弹的某段曲调,朝丹房飘落。

    ‘明天开始,终于不用做度仙门小月老了。’

    李长寿轻轻叹了声,刚在丹炉前打坐,准备炼制一炉给灵娥渡劫时用的‘特效’丹,心底突然微微颤动。

    海神庙有客到。

    神念落在一处神庙的神像上,顿时看到了那位熟悉的背影……

    东木公。

    李长寿仔细辨认了下东木公的气息,注重细节比对,确定是木公本人,才开启地下的纸道人,以慈眉善目的老神仙模样现身,与木公寒暄几句。

    这次,木公倒是不坐,也不想喝茶,反而将李长寿拉到角落中,嘿嘿一笑……

    怎么感觉,今日的木公,未来的纯阳剑仙吕洞宾,有一点点的……

    不正经?

    “海神,猜我这次给你带来了什么?”

    正式任命神位的旨意?

    不对,若是这般任命,那应该是大张旗鼓、仙光加持、乐团相随!

    这是彰显天庭威仪的好机会,不能如此浪费。

    那还能有什么?

    难不成……

    李长寿笑道:“莫非,是重塑道躯的宝物?”

    “非也非也,”木公轻轻摇头,言道,“那般宝物大多不太珍贵,但十分稀少罕见,而且也没人特意去搜集,故比较难找寻。

    上次,海神你不是问,天庭有没有类似于相思宝树同等效果的灵药吗?”

    李长寿心底突然有种,不太妙的预感。

    “对……”

    “嘿嘿,给你看个小宝贝!”

    木公在宽袖中一摸,拿出了一只让李长寿有些眼熟,但小了许多的盆栽……

    这浓郁的天道功德,这玄妙的大道道韵……

    这不是!

    当初与月老老铁第一次见面时的梦境中,月老拿着扎自己的,相思宝树!

    李长寿还在发愣,木公已是将这小号的宝树塞到了李长寿手中,笑道:

    “当时陛下一听海神你的诉求,大手一挥,就道——给长庚爱卿用功德培植一株,直接送过去便是了。

    之前因这宝树没培育好,也就瞒着海神道友。

    今日总算成了,我连夜从月老那边取了,送来给道友你!”

    说着,东木公拍着李长寿的胳膊,“道友,这是天道重器,后天功德灵宝,更是陛下的隆恩啊!”

    李长寿:……

    “我!”

    “嗯?”

    “多谢,”李长寿端着这只满满功德的相思小宝树,露出了感激并咬牙的微笑,“多谢陛下恩典!

    臣在这里,给陛下谢礼了!”

    东木公顿时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那这样,我就回去了,此宝……

    善用,善用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要做门阀〕〔撒旦总裁晚上见〕〔璀璨王牌〕〔从收租开始当大佬〕〔锦瑀〕〔久爱终成婚〕〔我真是修仙者啊〕〔刘备的日常〕〔仙武暴君之召唤群〕〔诸天豪商〕〔我在明朝当国公〕〔风雨大宋〕〔永恒国度〕〔地球第一剑〕〔阴阳异闻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