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是修仙者啊〕〔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第二百一十章 从导演,到观众
    这咋办?

    还能咋办,大法师相召,他总不可能装病不去。

    哪怕,李长寿此前考虑到了这种情形,即,大法师此前并未关注东海龙宫之事;

    但他是真的没想到,大法师竟能如此自然、淡定、且随和,对自己‘港’出这一声——

    。

    虽然李长寿真的很想,在这句话后面加一个‘妹’字,对大法师反扔回去;

    但,他还是有理智在的……

    怼大腿,实乃‘稳’家之大忌!

    这点小郁闷,随手一挥也就烟消云散。

    李长寿立刻起身,先对着东面做了个道揖,施展化形术离开地下密室;

    他一路小跑冲出丹房,对灵娥、师父、师祖分别用仙识和风语咒传声,分别叮嘱他们不同的内容,便直接驾云赶去破天峰。

    跟大法师一起组队,倒是不必担心自身的安全问题。

    说不定还能搞几张外挂的体验卡,增加一点先天至宝的使用体验,感受下那令人上瘾的安全感。

    就是,接下来必须分一些心神在大法师身边,工作量无疑增大了许多……

    按老规矩,李长寿领了出门玉牌,出了度仙门;

    先驾云飞出千里,再施展土遁,全力赶到大法师所在。

    那是一处不起眼的山坡,坡上绿草如茵,小草旺盛生长着,并没什么被滚动压过的痕迹。

    许久不见,大法师的背影,看起来还是如此的……

    普通。

    大法师静静地屹立于天与地之间,又和天地山水相融,似乎与此地的草木一般,都是在此地一直生长,没有半分突兀。

    这般境界……

    嗯,倒是不用刻意去确认大法师的身份了。

    “来啦?”

    大法师那淡雅含笑的嗓音随风而来。

    李长寿赶到大法师身后,深深地做了个做道揖,朗声道:“弟子长寿,拜见大法师!”

    大法师转过身来,笑道:“嗯,没打扰你修行吧。”

    李长寿心底略微有些触动,忙道:“并未,弟子是在思考一些小事。”

    “这就好,”玄都大法师抬手抓向李长寿,“走,带你去看场好戏。”

    李长寿来不及继续开口,玄都大法师已是握住了李长寿的手臂,拉着他向前迈出一步。

    瞬息之间,李长寿只觉眼前流光闪动,周遭景色变幻,随大法师穿云过雾,挪移出不知多少万里。

    只是几个呼吸,两道身影就出现在了万里清波之上,能见远处天边、下方海水,有众多身影来来往往,十分热闹。

    这里,已是东海龙宫正上方。

    李长寿心底暗叹……

    龙宫周围的兵力布置,也算他一同参谋安排的,此地也算是布置了天罗地网,可在大法师这般层次的高手面前,完全不够看。

    李长寿不由暗自警醒自身:

    哪怕算计再多、谋算再深,归根结底,最重要的还是自身实力与背后的大腿。

    正此时,就听玄都大法师笑道:

    “你修为似乎又精进了许多,离着金仙应当不远。

    道基出乎意料的圆满,渡过金仙劫,已是八九不离十,不错,不错。”

    李长寿道:“弟子自不敢辜负大法师所赐玄法。”

    玄都大法师顿时笑眯了眼,随手又在李长寿身上一点,两人的身影一同变得如同云雾般虚淡,气息完全隐匿。

    大法师解释道:“龙族敖乙即将大婚,此地高手众多,截教也有一些师叔的记名弟子在此地。

    你我若无必要,也不必直接现身招惹因果,暂时就施些手段藏匿行踪。”

    李长寿道:“大法师,其实……”

    “嗯?怎了?”

    “弟子……嗯,弟子那具南海海神的化身,已经来了此地。”

    李长寿本想说,他已经把事情安排的大概差不多了,但话到嘴边,心底立刻警醒。

    ——《稳字经·新编》

    玄都大法师负手笑道:“你倒是没有怠慢了龙族上天之事,本来还想事后训你几句。

    如此,我倒是安心了不少。”

    “大法师交代之事,弟子怎敢怠慢。”

    李长寿忙道:“弟子此前这十多年,已帮龙族做了一些安排布置。

    且,弟子得人传信。

    西方这次会先攻南海,再攻东海,已动用了深海大妖、三千世界杂牌军,这两张不算太大的底牌。”

    他自然不会忘记,在玄都大法师身周可畅所欲言,说这些话也不必遮遮掩掩。

    “哦?”玄都大法师顿时笑眯了眼,关注点也是颇为与众不同,奇道:“你还在西方安排了内应?

    这是如何做到的?”

    李长寿禁不住有些哭笑不得……

    感情,您连文净道人之事都不知?

    那也就是说,圣人老爷让他答应文净道人的那个要求,您老也完全被蒙在了鼓里?

    ‘莫非,您这些年,都在兜率宫中打盹儿了?’

    当然,这话也就心底吐槽下,是绝对不能问出来的。

    “大法师,此事曲折离奇,十分复杂。”

    李长寿斟酌一二,低声道,“请大法师容弟子,在大婚之事后再详细禀告。

    这牵扯到了截教与西方,还有赵公明前辈、三霄仙子,以及西方的众圣人弟子,也是咱们教主老爷安排之事。”

    玄都大法师不由含笑点头:“那就不必告诉我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李长寿顿时被晃了下腰,嘴角抽搐了几下……

    “大法师这般的洒脱,弟子怕是修十个元会,也难修得了。”

    “哈哈哈哈,”大法师摆摆手,“知道的越多,就越会被因果纠缠。

    既然是老师安排的,那自然有老师的道理。

    走吧,先混进龙宫再说,你化身既然在此地,可知龙宫此刻哪里适合藏身?”

    李长寿想了想,道:“这水晶宫西北方向,一处宫殿侧旁的暖阁中,那暖阁暂时不会有人过去。

    大法师,需弟子用化身接咱们进去吗?”

    “不必如此麻烦,让你开开眼。”

    玄都大法师轻笑几声,拉着李长寿胳膊朝着下方直直地坠落,两人脚下出现了一张阴阳太极图的虚影,周遭光影变得有些虚无。

    就像是跳出了此地乾坤,在天地之外行走了两步。

    李长寿眼前波光闪动,再次看清周遭景物,已是在他所说的那处暖阁内。

    这就是先天至宝太极图的威能?

    水晶宫大阵如同虚设!

    此地众龙族高手、数万宾客,完全没发现,有两个人已经悄悄地摸到了……

    敖乙与姜思儿的洞房。

    “这里不错,倒是颇为安静。”

    玄都大法师打量着各处布置,走到了那处大块水晶打磨而成的落地镜前,屈指轻弹,镜子中顿时出现了淡淡的云雾。

    少顷,云雾褪去,镜内出现被水晶宫主殿中的热闹情形。

    此时还有两日正式大婚,主要宾客都已来的差不多了。

    单单只是这一座大殿,就有数千身影坐在圆桌、矮桌之后。

    美貌的海女、蚌女在各处走动,送酒送菜;

    数百名海女组成的龙宫管弦乐团,轮流演奏一曲曲悠扬欢快的曲目。

    能进水晶宫主殿入座的,自然都非普通生灵。

    要么是修为高深,要么在洪荒名声斐然;

    要么是龙族长老、重臣,或是三千世界中一方势力的重要人物。

    除了这些,截教金鳌岛来贺喜的那群炼气士,自然要安排在主殿;不仅安排在主殿,还要安排在最显眼、最靠内的区域。

    虽众所周知,截教的圣人记名弟子含金量略低,但一下来这么多,也是大大地给龙族长了脸。

    连带着,敖乙二殿下的族内威望,也提升了一大截。

    金鳌岛来人虽多,但称得上是高手的,却只有几个,也就十天君来了四位。

    在龙王身侧的一处矮桌中,有个面容敦厚、气息凝实的中年道者,让玄都大法师多看了几眼……

    “长寿你过来看,”玄都大法师笑道,“这位就是通天师叔的随侍仙人,乌云仙,他今日来的,应该是一具化身。”

    李长寿含笑点头,自然知道这位大佬已现身。

    不但知道,这还是他给敖乙建议,请来了乌云大仙的化身……

    不为别的,纯粹观礼。

    但大法师兴致勃勃,李长寿也只能配合地表演一下。

    当然,他不能神情夸张地道一句:

    ‘哇,这么神奇!’

    那样的演技太过流于表面,不走心,很容易被大法师……打一顿。

    李长寿笑道:“敖乙是这位大仙的弟子,请这位大仙过来观礼,也是合情合理。”

    大法师又道:“长寿你可知,乌云仙人这道号是如何来的?”

    “弟子自然不知。”

    “哈哈哈,这也是上古时的趣事。

    话说那一日,三师叔在南海一处仙岛讲道,点化众多生灵,突然感觉头顶多了一大片乌云。

    三师叔抬头看去,却见一只金须鳌鱼在上方遨游,因为体型太大,根本找不到地方入座……”

    于是,在敖乙和姜思儿这对新人的新房中,玄都大法师兴致勃勃地,对李长寿讲述起了上古趣闻。

    李长寿在旁听的虽然开心,心底却不免有些郁闷……

    此情此景,李长寿突然意识到,这场戏,他好像扮演的角色,着实太多了些。

    原本他觉得,自己只是个场务,但回过神来,已是导演、编剧、投资者、场务,并亲自下场做了其中一个龙套小演员。

    而此刻,因大法师带他本体来此地,他连‘观众’都客串了。

    自编、自导、自演也就算了,还自看……

    也是真没谁了。

    很快,玄都大法师讲完了上古小故事,继续用这面镜子观察龙宫各处。

    在此地,除却乌云大仙与几位龙族老龙,能让玄都大法师停下目光注视的,也就只有……李长寿的纸道人了。

    大法师突然问道:“长寿,你这南海海神之位,老师可有另外的叮嘱?”

    “教主老爷并未对弟子示下,”李长寿心底斟酌了下,低声道,“大法师,弟子的这具化身,此时已算是玉帝的臣子。

    玉帝陛下的旨意,应该再有几十年就能凝成了。”

    “哦?”

    大法师顿时眼前一亮,“那你岂不是很快要来天庭了?”

    李长寿沉吟两声,叹道:

    “弟子打算,让这纸道人去天庭,弟子本体暂时不过去。

    弟子奉命拆西方的台,龙族上天之事结束后,必然瞒不住,是南海海神在背后算计此事。

    若弟子贸然以本体现身,怕是会被西方暗中针对……”

    在线,等一个兜率宫后院邀请函!

    怎料大法师缓缓点头,笑道:“你能想的这般周全,照顾好自身,我十分欣慰。”

    然后……

    就没有了然后……

    大法师将此地宾客大概看了一遍,李长寿也趁机,借着大法师之眼,找一找此地是否有混进来的奸细。

    画面在水晶宫主门一闪而过,似乎混进来了一些奇怪的人影……

    这不重要。

    很快,画面中就出现了今日的主角——一身浅蓝色长袍的敖乙。

    大法师笑道:“你这个海神教的二教主,如今都要大婚了,怎么还是少年身形?”

    李长寿顿时一阵无奈,他不想对大法师撒谎,却也不好解释此事,只能一阵尬笑。

    还好,大法师也只是调侃了下,随之将画面换到了,正在某处宫殿梳妆打扮的姜思儿处。

    她大婚前的装扮,就要准备足足九日!

    李长寿此前一直想吐槽此事,却忙得没什么机会。

    大法师奇道:“这不是,咱们上次见过的那个小鲛人?”

    “这个,”李长寿苦笑道,“当时不是,弟子的仙识毒丹出了点差错嘛,让他们两个情不自禁,就有了肌肤之亲……”

    “哦?根源还在你这?

    哈哈哈!世间之事,当真妙不可言。”

    李长寿刚想说话,大法师又眨了眨眼,随手对着镜子一点,现出了海面之上的情形。

    只见,一朵白云自高空落下,其上站着三道身影,最前是一位身穿大红喜袍的清瘦老者,其后跟着一男一女两名金甲天将。

    这两名天将,都散发着金仙境威压,带着一队三百名真仙境精锐天兵,朝东海龙宫落来。

    大法师笑道:“月老?他怎么会来此地?”

    “这个,算是弟子请来的……

    月老身份刚好适合这种场所,来此地彰显天庭之威仪,让天庭与龙族建立初步联系。”

    李长寿笑道:“当日您安排月老来给弟子送神通,已是在暗示弟子此事,弟子如何能不明白?”

    “不错,不错,”玄都大法师禁不住拍拍李长寿肩膀,“虽说你这般说,我心底十分欢喜,但我确实没想到这般详细。”

    李长寿刚想继续拍一句——‘您不经意间一个安排,已是暗合大道之意’;

    大法师突然又轻咦了一声,抬手对着镜子一点。

    这次,画面直接切换到了一处岛屿上,两道身影‘鬼鬼祟祟’从海水中出来,在此地阵法中躲藏身形。

    “赵公明师弟?跟……黄龙师弟?”

    玄都大法师一阵费解,“两教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融洽了?他们这是在作甚?”

    “咳,那个,大法师……”

    李长寿顿时有些语塞。

    大法师眼一瞪,“这也是你安排的?”

    “这不全是,”李长寿苦笑道,“弟子也就是在其中,扮演了一个不重要的角色,稍微推动了一下故事的发展……”

    大法师禁不住负手而立,仰头无语,幽幽一叹。

    “长寿啊,你是不是,连我也顺带着安排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启晗〕〔异能少女重生:帝〕〔星空最强大圣〕〔氪金成仙〕〔妃狠佛系暴君您随〕〔星火旺〕〔最强透视〕〔神迹精灵掌控者〕〔重生之绝世废少〕〔八零甜妻萌宝宝〕〔逆流人生〕〔仙界黑客〕〔缺氧〕〔重生九零小军嫂〕〔镇阴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