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镇妖博物馆 第一百二十三章 道人
    面对千军万马的包围,以区区二十八骑,仍旧能放此豪言。

    而万军睥睨,身后亲随不以为妄言。

    华夏五千年,英雄豪杰数之不尽,却也只此一人。

    卫渊握紧了剑,感觉到尾椎骨的位置一麻,细微的电流麻感顺着脊椎扩散,让他的身躯都微微颤抖着,是惊愕之后的欣喜讶异,然后他就终于明白了,这整个大汉武库最为重视的符箓传承究竟是什么。

    是垓下之战,是和霸王交锋的机会。

    卫渊握着剑往前一步,而前方的老卒却下意识地后退,肩膀和卫渊碰到一起。

    老卒回头,是典型的关西大汉模样,眼底中组成这幻境烙印的其中一枚散发出光,幻境的战场变得缓缓凝固,有保留在这里,两千年前的记忆散发。

    ………………

    我,没有姓氏,只有名。

    秦国人。

    但是秦的律法实在严苛,我那一日偷喝了酒,醉酒做了些蠢事,被拉去做了刑徒,不过还好没有被贬为奴,至少还有回去的一天。

    可突然,始皇帝驾崩了。

    而后又有消息传来,蒙恬将军和扶苏公子奉旨自尽了。

    二公子胡亥继位。

    本来也没有什么,这些贵人们的事情,和我这样一个只想着能够服完刑罚回家的平民百姓,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突然,有一批刑徒起义了,首领叫做陈胜,吴广,而后他们居然称王了。

    只是称王的时候只剩下了陈胜,他手下有个叫做周文的将军,已经逼迫到咸阳城。

    有个将军把我们纠集在一起。

    他说要平定叛乱,平叛之后,我们不仅能够赦罪,还能得到军功。

    那是大秦男儿都想要得到的东西。

    我们也没有什么选择,就同意了。

    对了,那个将军,叫做章邯。

    我们只有一批刑徒和奴隶,而对方有数十万的大军,但是在章邯将军的率领下,我们居然胜了,我们解除了大秦之危,我不再是刑徒,而是有了军功的军士,得胜之后,能够光明正大地饮酒作为赏赐。

    之后我们转战神州,那些自立为王,自立为将军的人,六国之余孽,在章邯将军的兵锋之下,被摧枯拉朽地击破,终于,我们在定陶对上了当时叛军中声望最为隆盛的将军——

    大楚项梁。

    那一战,我们阵斩了这叛乱大将。

    不知何时,已经有人称呼章邯将军是大秦当代名将。

    但是仍旧有人不服,认为大秦之所以会这么快就有敌人四起,导致国土分裂,主要的原因之一在于,大秦虎贲有相当大一部分的精锐被调集在边关,抵御匈奴入侵,无力回援,而秦之名将,要数王翦将军的孙子王离。

    最强精锐,乃是前些年大破匈奴,使其不敢南下而牧马的长城军。

    我们心中自然不服气,但是很快,一较高下的机会来了。

    王离将军率领长城军挥戈平叛,和我们联手,要对抗这剩下的诸侯。

    我和其中一个老卒比斗过。

    他也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一手控弦之术,不弱于匈奴齐射,刀法也是狠辣,我们打了个平手,彼此都觉得服气,约定好此战过后不比武功,比拼酒,定要分出个上下。

    那些所谓诸侯完全不敢和我等对敌。

    而那一天,一支军队和我们对上了。

    我倚靠着高处远远望见,那穿着铠甲的男人率领部队越过了河,却把船都凿沉,把铁锅都砸烂,像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我和好友约定他们几日会败,哈,我们不觉得我们会输,我们中有横扫六国如卷席的章邯将军,有大秦最后的精锐长城军。

    而且,我们足足有四十万人!

    对面只有不到五万人。

    此战必胜。

    之后我还听说一个很有趣的事情。

    那率军的男人叫做项藉,他的叔父项梁死在我们手上,而他的祖父是楚国名将项燕,死在王离将军的祖父王翦将军阵下,而现在,他也要死了。

    我望了望界碑。

    这里是巨鹿。

    卫渊眼前的记忆画面一转,变成了残破的战场。

    老卒的记忆再度浮现。

    我们输了……

    我看到好友被斩杀,我没有勇气往前走,逃了一条性命,在亡命奔逃的时候,我仍旧不敢相信,曾经横扫各国余孽的刑徒军,曾彻底震慑匈奴的长城军,合流为当今天下无可匹敌的四十万精锐,在面对五万敌军时候。

    正面战场,九战九败!

    烽烟之中,我看到各国尊贵的诸侯跪在营地的门口,骑着高大黑马的少年平静走过,那一天我知道了他的名字,项藉,字羽,以一战震惊天下,击溃天下两大名将,以及近乎于十倍于己方的兵力差,奠定霸主的人。

    他很年轻。

    那一年,他才只有二十五岁。

    我不甘,但是想到那破阵的一幕,我还是没有勇气握刀,只可惜乱世之中,并没有安定可言,项羽是勇武的统帅,却不是合格的君主,整个天下仍旧混乱,我最终还是拔起了刀,站在这里。

    但是啊……

    老卒抬头望向那山上的身影,满脸茫然。

    霸王也会有这样一天吗?

    我们真的能够围得住他吗?

    ……………………

    卫渊张开眼睛,想了想,伸手按向旁边,身穿红甲战袍,显然是汉军校尉的肩膀,同样有记忆浮现,这是追随了刘邦很久的精锐骑将,他穿着将领甲胄,掌心已经渗出了冷汗。

    记忆画面残破,但是和其他汉军的记忆汇合,仍旧在卫渊身前展开。

    霸王……

    终于到了这一步。

    骑将杨喜握着枪,记忆翻腾。

    他想到了彭城时候的那一战。

    五十六万诸侯联军,趁着项王攻打齐国之时,进攻了楚国,萧何,张良,陈平,曹参、周勃、樊哙、灌婴,大汉文武精锐,以及诸多诸侯,堪称倾尽天下之力而战,而项王腹背受敌。

    此战必胜。

    哪怕张良都不曾想到接下来的一幕。

    项羽居然回来了。

    只带了三万人。

    大汉联军当中,樊哙和灌婴不以计谋将军擅长,但是斩将夺旗是天下的猛将,负责大军偏师。

    樊哙是汉王的护卫大将,而灌婴曾率部击破敌军十六支,下城四十六座,曾平定一国,拔下两郡,五十二县,俘获将军二人,柱国、相国各一人,二千石的官吏十人。

    这是他无法望其项背的猛将。

    却被项王迅速击溃,甚至于不曾传讯,拂晓之时,他看到项羽发动了攻击,区区三万人,追随在霸王背后,如同不知道死亡一样攻向五十六万联军。

    拂晓时发动攻击。

    正午之时,尘埃落定。

    汉军阵亡十万人。

    诸侯分散。

    楚军大胜。

    而后楚军继续追击,以不到三万人追杀十几万的大军残部,自彭城追杀至灵璧,汉军彻底全军覆没,又将汉王追杀至中原,杨喜茫然看着远处雄踞的男人,定住心神,作为将领,他自然知道这一次上万精锐围杀二十余人,乃是必胜。

    对方不可能突围而出。

    但是还是会感觉到心悸……

    这一次比起之前的阵容更大,萧何和曹参负责后勤,张良陈平负责战略,而统帅当中,天下四大名将,除去了项羽之外,韩信,英布,彭越已经齐至,乃至于是背信而攻,撕毁了约定趁其不备,也要纠集三十万人才能应对区区十万疲敝之师的项羽。

    天时地利人和皆在。

    合天下九洲之英豪,以杀一人。

    而且,是第二次。

    何等荒谬啊……

    只不过这一次,多了一个叫做韩信的男人。

    他曾经问过韩信要如何以计策来胜霸王,韩信没有正面回答,那个面容普通的男人眼睛明亮地像是燃烧着,他笑着说,“我曾经给项王捧刀,他的性格是看不上我的,信可受胯下之辱,羽则可忿力杀人。”

    “然当今之世,调兵遣将,所向无敌者,唯信和羽两人。”

    韩信顿了顿,杨喜有些担忧地看了一眼中军,那里是汉王的营寨。

    大将军总是不知避讳汉王。

    但是韩信显然并不在意,只是发呆了很久,然后道:

    “我知我乃当世英雄,但是亦想要知道,信与羽,谁才是当世第一的奇才。”

    于是韩信分兵五路,自己作为中路前锋,以相似的兵马,和项王对敌。

    而后,这天下无敌的帅才败了。

    但是项王在进攻之时,也被左右两路大军围剿,这或许就是韩信的计策,他终究是以谋略而横行九洲的,但是杨喜想到当时那双目明亮的男人,突然觉得,在他面对霸王的时候,也必然已经倾力而战了。

    但是他仍旧留下了后手。

    于是此战,兵仙败于霸王。

    而楚王却败于汉将。

    他们都只失败了一次,却都是在同一场战役上,败于对方的手上,千年难遇的两位军事奇才,以他觉得嫉妒且艳羡的方式,完成了堪称宿命的交锋,作为武将不得不觉得感叹。

    而后就是冰冷无情的现实——

    并没有什么惺惺相惜,放他一马。

    韩信以其兵法攻心。

    最后以近万人的精锐,追杀不过二十多人。

    而且这追杀的数字还在不断提升,多多益善。

    杨喜叹气,握紧了枪,而卫渊提剑,顺着他的视线,和连绵的汉军一起看向了那一道身影,所有人的眼底都有同样的恐惧和忌惮——

    是的,他被认为是残暴,短视,被看作是过于在意名望的人,而不是能够取得天下的帝王,已经濒临末路,以万人追杀二十余人,必死无疑。

    但是当他提起了枪,眼睛明亮地像是猛烈的狂风,战马奔腾而下。

    枪缨逆着狂风而舞动,像是连绵的乌云压下。

    战马的声音,奔腾如雷。

    哪怕一万人的气势都被压下。

    他就仍是西楚霸王。

    曾需要以九洲之英豪,合力围杀第二次的人!

    卫渊拔出剑,迈步混入了汉军之中,被裹挟着冲向项羽的方向。

    ps:感谢读者1356577516831461376的万赏,谢谢~这名字题目实在放不下,躺尸…

    《史记,高祖本纪》,淮阴侯将三十万自当之,孔将军居左。费将军居右,皇帝在后,绛侯、柴将军在皇帝后。项羽之卒可十万。淮阴先合,不利,却。

    《史记,项羽本纪》:项王乃西从萧,晨,击汉军,而东至彭城。日中,大破汉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