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镇妖博物馆 第一百一十七章 双虎(感谢番茄加柠檬盟主)(四千四百字,卡文一更)
    波涛汹涌,浩瀚磅礴的淮水入海,由纯粹神代淮水化作的东方龙龙首之上,带着古朴面具,双瞳呈现金色的男子盘坐于上,气息和水脉勾结,浩瀚无比。

    画面在这个地方暂停下来。

    停留在那双金色的眼睛上。

    “这就是佛敌?”

    “不错……是佛敌,是当世之外魔,观音院的诸位师兄师弟们都曾见到大士真身,呈降魔法相,降临凡世,降服外魔,诸师兄弟都诵唱经文,相助大士,奈何外魔魔焰滔天,我弟子的修行不够,未能将其降服。”

    “原来如此……那你们又打算如何?”

    “联络佛门真传,派遣广大弟子,遍及神州左右,务必要寻到那外魔,再以佛法镇压感化它,方丈主持得观音大士托梦,必要将其镇压于我观音院下,如我等便来江南道。”

    “你们是祂的对手?”

    “虽然外魔气焰嚣张,但是我等从祖师堂得了舍利护身,唯独修出大神通的佛门长辈才能化出舍利,有舍利子护持,区区外魔又有何惧?”

    “哦?那最后一个问题,你是神州之人?”

    “是。”

    “可现在网络之上所传,那人分明是古神州水神,又为何说他外魔?”

    年轻的僧人激动起来,道:“阿弥陀佛,我佛曾言,末法之世有天魔降临,迷惑世间众生,唯独末劫佛陀可破末法劫,正因为他是外魔,才迷惑神州百姓,我等更要……”

    噗呲。

    声音戛然而止,血腥气味浓郁。

    一只手掌直接洞穿了僧人的心口。

    那年轻僧人张了张口,嘴中喷出大口血沫,然后倒下去,一名青年收回手掌,他有着凌厉的面容线条,锋利的双目,瞳孔却是黄棕色的竖瞳。

    旁边被禁锢的老僧脸上溅射鲜血,目眦欲裂,道:“妖魔!!!”

    青年擦拭手中鲜血,道:“妖魔?”

    “在身为派别修行者之前,你们应该首先是神州生灵。”

    “但是看来你们已经不记得了。”

    “连这血肉,也臭不可闻。”

    他语气冰冷且厌恶。

    老迈僧人既悲愤又恐惧,昨日见到了淮水入海,主持方丈便说那人便是佛敌,他带着自己的衣钵弟子来到江南道,可才和白云观接触,便被这一青年直接擒下逼问。

    对方竟然是妖魔。

    而且比起往日所见一切妖魔都强大,强大到仿佛传说中的神灵。

    他悲愤无力,只能默念降魔经文,口中低语邪魔外道。

    化名为赵然的青年盘坐在老僧前面,一边翻看经文,一边淡淡道:

    “你比我弱,为何敢称呼我为邪魔外道?”

    老僧忍不住心头火起,睁眼怒道:“邪魔外道,岂是强弱之分,哪怕老僧远远弱于你,你仍旧是邪魔,这和强大弱小并无关系。”

    赵然一双瞳孔呈现暗黄色,漠然道:“错了,生灵生于天地间,本无所谓正无所谓邪,若没有一个准则规定什么是正道,那自然就没有邪道和外道,你连这都没有看清楚,而认为生而邪道正道,修行了什么?”

    老僧气势一滞,又斥道:“杀人夺命,害人修行,岂非邪道?!”

    山君赵然反问道:“狼吞吃羊,狼是邪道吗?”

    老僧无法回答,只好道:“若对羊来说,是。”

    赵然道:“那对天下众生而言,人族才是恶。”

    僧人道:“故而我等食素。”

    山君淡淡道:“确实该归功于梁武帝。”

    僧人说不出话。

    山君道:“那对于人来说,羊和狼,哪一个是邪?”

    山君顿了顿,又凝眉问道:“那羊啃吃草原,让草原退化消失,导致生灵饿死,羊算不算邪道,而狼吞吃羊,让人得以生存,那么狼是邪恶,还是羊是邪恶?”

    老僧竟然无法回答。

    赵然翻看卷宗,道:“很简单,当羊是人所圈养,那狼便是恶;当羊破坏影响到人的利益,那羊就是恶,一切以人族为基准,至少在神州的土地上是如此,精怪妖族,食人修行便是恶念,猎食其他生灵则是自然。”

    “千百年来,这大地上的修行者对此规则几乎已经默认。”

    老僧微怔,旋即低声呵道:“那你不正是邪道妖魔!”

    “杀人夺命,害僧修行。”

    赵然掀眉,气势沉凝让老僧心中骇然,说不出话,山君淡淡道:

    “杀人便是邪道,害你修行便是邪道?坏僧修行就是外道?”

    “你们好大的脸。”

    “卷宗佛经上不是这样讲述的。”

    “我见你那所谓佛门之一的正法密宗之中,杀人的可为天神,食人的能做护法,祭祀用的骨器,还有这吉祥天护法神,因为自己孩儿不归信佛祖,便将他剥皮杀害制成马鞍,你等却将她奉做了护法大神?”

    “依我看来,所谓佛门,不过是与你为敌便是佛敌,与你为善,哪怕杀人如麻也可为护法天神,可笑至极,此法究竟是何处地方所传?竟是如此小家子气……”

    山君眼底满是漠然不喜,扔开卷宗,道:

    “你是神州之人,知道这规则,受到这规则保护。”

    “可你知道这个规则为何会出现吗?”

    “古代暂且不说,在我所知的年代,那可是一个道士持剑凿穿了一个巫鬼神系,以一人之力,将那个古代神系彻底碾杀,在神州范围荡然无存,才定下了这所谓的三天正法,当初祂们所祭祀的神,可和这密宗相仿。”

    “你要不要猜猜看,若是那道士还活着,他会不会持剑把这所谓净土都斩杀个干净?”

    老僧面色有些难看,道:“贫僧并非密宗。”

    “你说这些,究竟想要做什么……”

    山君道:“无他,只是心有所感,难得多说。”

    “张道陵啊,他万万没有算到而今的事情吧,我和他为敌,但是至少有一件事情是相同看法。在他驱逐六天鬼神的时候,整个神州并无妖魔作乱,哪怕是如我一般的,同样如此。”

    “我年少时中原正值春秋,西域匈奴进犯之时,诸国征伐都会停战,先御外敌,不曾想,后世之人居然背信弃义到如此的地步,信奉外来恶神,却指神州古神为魔。”

    山君伸出手,在僧人目眦欲裂的注视下,将其手掌上的舍利佛珠抓下来。

    而后面色漠然,五指微曲,将舍利子全部捏碎。

    而后有一道道佛光浮现,被山君抓碎,残留下的是丝丝缕缕的浩瀚神性气息,山君将这神性扣住,吞入腹中,道:“说了许多,本来以为能在你处得到些后人所学,可惜,看来佛门一说只有禅宗可取。”

    “可不拜香火,只修自身,金刚体魄,琉璃心境,已有道门气象。”

    “不过,对于我来说,仍需要对尔等祖师道谢一声,张道陵设立天庭雏形,我本因为唯独只剩下地祇一路,没有想到,还有其他转机。”

    老僧愕然。

    山君起身,漠然道:“我神州之力,唯独只有我神州之民可得。”

    “这,是规矩。”

    山君拂袖,那老僧当即闷哼一声,倒毙当场,身死魂灭。

    山君看了那视频一眼,道:“惜不早生三千年。”

    声音微顿,复又缓声道:“时尤未晚。”

    ……………………

    江南道应天府。

    孟成济接到了消息,他是江南道豪商,往日也曾经向白云观求取玉符,今日听说白云观有一特殊的招财玉符要外送,只求周围几座山的建造权和开采权,这商人知道白云观的手段,也不认为那几座荒山也什么意义。

    于是连忙赶往白云观。

    可去了的时候,才发现抵达的商人竟然有许多。

    往日和白云观有过关系的各大豪商都已齐至。

    毕竟那招财玉符不过只有一枚罢了,那观主将玉符放在桌上,散发出一种让人心中清爽的感觉,显然是真货,众人都心中激动,孟成济也连连开价,可价高者得,总让他觉得有种招标的味道。

    但是不曾多想。

    他不认为自己能抢夺到那玉符。

    但是白云观总也还有其他的有效符箓。

    现在神州出现一条大的入海口,且沿路千里河道,必然有大批的商机,这些商人总是敏锐,像是闻到血腥气的鲨鱼,这一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会因为白云观的招财符齐齐赶来。

    反正只是几座荒山。

    住在山下的老道士看到来来往往的豪车和商人,皱了皱眉。

    他有些后悔自己在这里住下了,这一次收到天师道老天师的委托过来一趟,可好友没见到,这白云观反倒是看得差不多了,一股铜臭气扑面而来,若非是因为许久不曾见过好友,老道士早就两张甲马符跑路了。

    主要是老头儿抹不开面子。

    他想了想,叹了口气,打算给那认识的小家伙写封信,传递个消息。

    就说一个月内自己大概会去看他,如果没去,那么你这卫家小子就快快来白云观来,随便编个借口,就说有事情,给老头子一个溜了的理由,把老道士给捞出去,这铜臭之地,快把人给熏死了。

    唉,多少有些不方便。

    是不是应该准备个手机了。

    老道士写信的时候,看到来往游客的手机,突然生出落后时代的怅然。

    ………………

    赵然轻而易举,且极为隐蔽地得到了几座山的开采权。

    他说要举行打醮仪典。

    将普通人全部驱逐之后,白云观的真修道士们都过去,赵然也曾去邀请因为天师道而来的老道士,但是那老道士性格本就懒散地厉害,更是不喜欢这一日来来往往的豪车富商,故而推辞。

    赵然面有极为真实的遗憾。

    也不曾强求,只是率诸道人上山,白云观是有很长历史的名门,他一举一动也极为符合典仪要求,虽然没有符箓身份,不敢勾连天庭体系,但是有往日留下的宝箓,仍旧让这仪典发生效力。

    招来了附近诸多山川的天然精怪,以及被称之为山灵的存在。

    那些山灵见到这难得的祭祀供奉,皆心满意足,然后才道:

    “小道士,你招我等来是有何时请求,说吧。”

    赵然一身道袍,道:“请借诸位一物。”

    有着白色胡须,小老头模样的山灵讶然:“借东西,借什么?”

    “山中清灵之气。”

    由这山中清气汇聚的山灵们一呆,突然心中生出一股寒意,猛地就要抛跑开,却发现这地方都已经被符箓封住,一个个穿着道袍的道士围在周围,面无表情,风吹而过,面颊脸皮和道袍一并抖动。

    山灵大惧:“你……!”

    山下。

    老道士正抓耳挠腮写信,思考怎么才能维持住自己老前辈的面子。

    不至于叫卫家那小子耻笑。

    突然动作一顿,抬眸看去。

    耳畔隐隐约约,竟然听得了低沉虎啸,叫人心中恐惧。

    赵然恢复原本模样,只是双瞳化作棕黄色,方圆数百里山灵竟然全部被他吞噬,他面容有涨红之色,诸多山脉灵性冲突不已,却被他之前吞下的一缕神性压制,道髻散落,嘴角鲜血。

    原本打算要安静成长,但是见到那淮水之神,时间不够了。

    山君回到白云观,看着自己的神像:“天神啊……”

    许久后,他突然将神像打碎。

    封印两千年,先弃肉身,再弃山神,最后连一缕香火也不存在。

    面色煞白,嘴角鲜血,山君坐在地上,倚靠着那三清神像,突放声大笑:

    “王巨君,承你十年香火,本君已以两千年相报,至于你留下的后手,大丈夫生于此世,当奋力一搏,纵死亦当举世为敌,岂能仍旧为祇,生死操之于人手?!”

    复又指向旁边三清神像,高呼道:

    “你们三个,且来共饮!”

    ……………………

    沈寄风忙里偷闲,将手机送到了卫渊的博物馆。

    只是去的时候,看到卫渊右手带着一个露出五指的黑色手套,讶异道:“额……馆主,这都夏天了,您还带着手套?”

    卫渊面不改色道:“有个伤口。”

    沈寄风恍然,道:“要不要用一用我们新开发的丹药,治疗外伤很好的,不会留下一点疤痕。”

    卫渊:“………”

    你们究竟在研究些什么?

    婉拒了沈寄风的好意,卫渊好不容易将她送别,手背上的,可是一道直接蔓延整个手掌那个长度的箓,而且上面还有张道陵的标志,卫渊可不想别人看到。

    他拿起那个据说是强化版本的手机,开机。

    试了试,确实要更好使一点。

    本来打算就这样送过去,突然想到网上越演越烈的同人图,现在已经发展出了包括并不限于无支祁,无支祁和水母娘娘,无支祁和僧伽,无支祁和大禹等一系列同人,给祂看到搞不好会发疯。

    卫渊打开手机,默默下载了一个软件,然后……

    “您已打开了青少年模式。”

    “请关联家长手机,只有家长账号操作,才能退出青少年模式。”

    卫渊沉默两秒。

    然后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家长手机已绑定……”

    s:卡文……今日四千四百字一章……算是请一次假(鞠躬)

    大家劳动节快乐(来自劳动节还要工作的写手祝福)

    感谢番茄加柠檬的盟主,非常感谢……

    调整下状态,卡文难写,外加整个人又失眠,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换了十七八种姿势都睡不着,那种感觉简直要发疯,只好一更缓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