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镇妖博物馆 第一百一十二章 吞吐之间,云水茫茫(七千字大章·ps架空世界有出入)
    卫渊将手机收起来,无支祁的视线一直盯着那手机,许久才若无其事地收回来。而卫渊想了想,又道:“搞是可以搞,但是你要从哪里入海?”

    无支祁微怔,自然答道:“淮水自然是入东海。”

    卫渊有些尴尬地看了无支祁一眼,道:

    “但是淮水入海口已经没了。”

    “黄河数次夺淮入海,将大量泥沙推在了原本的淮水下游河道,之后黄河又改道回原本的河道,淮水水位下降,而河岸地势变高,现在根本没法走原本的下游河道入海了,淮水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变成了内流河……”

    “现在也只是靠着长江或者人工开凿运河入海。”

    卫渊用手机搜索资料,给无支祁展示了下。

    无支祁看不懂,他就为无支祁念了一遍。

    而后无支祁就陷入沉默,再度向卫渊确认道:“也就是说,我和庚辰离去之后,淮水变成了黄河的支流。”

    卫渊点头。

    “现在又变成了长江的支脉?”

    再度颔首。

    气氛变得沉默压抑,无支祁却突地放声大笑:“好啊!河伯那老小子,够阴的啊,老子在的时候怎么屁都不放一个?老子被压下去了就来夺淮入海七百年,客气客气,实在是太客气了啊,哈哈哈哈。”

    “老子出去了,定要和祂好好亲热亲热!”

    他肆意大笑,让那束缚着他的锁链都剧烈晃动,太古之年的神话中,阻拦在禹王面前的是无支祁,而不是黄河河伯,或者其余三渎之神,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卫渊仿佛看到河伯头顶出现一个硕大的危

    无支祁大笑罢,便看向卫渊,道:“既如此,那你就从原路回去。”

    卫渊道:“原路?淮水下游已经堵塞了快要上千年……”

    “堵塞?那就冲开它!”

    无支祁嗤笑道:“你当这些河道原来是怎么来的?忘了?”

    卫渊凝眉,这又怎么会忘,淮涡水君并不只是四渎之君,也是太古祸神,无支祁注意到卫渊神色,道:“水流之势凶猛,但是既然是你操控,自然能让它们避开此刻人族聚集之处。”

    卫渊颔首,想了想,又道:“还需要其他的吗?”

    无支祁道:“不需要了,你只要将淮水引入东海就可以了……”声音顿了顿,又道:“若是可以,再给东海送一坛酒吧。”

    卫渊点头,向无支祁告别。

    然后一手扣住了水神印玺,被浩荡激流送到了淮水之上。

    与此同时,深藏于人类难以见到区域的磅礴水流开始晃动,积蓄在此地的大量淮水化作一股一股水龙,追随在卫渊身后,冲破了肉眼不可见的封印,抵达了人间界的淮水。

    卫渊以水流弥补原本破碎面具。

    踏足于水流,迈向东方,一道道水流裹挟着他,而水位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升,浩荡千里淮水水系在神代淮水注入的时候,开始发生了不同的变化。

    ……………………

    孔英睿擦了擦脸上的汗,暂且休息一下。

    他坐在座位上,抽了根烟,心里有一万句脏话想吐出来,鬼知道发生什么了,刚刚淮水突然异变,直接影响到整个淮水的水利设施,也幸亏淮水的水电站都在上游位置,又因为水流不够深,所以水电站不是那种大型的。

    要不然就有的麻烦了。

    不过为什么都只建在上游,因为淮水水系根本没有下游。

    下游都堵了。

    据说古时候的淮水既深且宽,结果给凿开几次水道御敌,又被黄河夺了淮河河道,总觉得谁都能来欺负两下,硬生生把个四渎憋屈成了某种意义上的长江支流,倒是倒霉咯。

    孔英睿想到被排挤到这里的自己,叹息一声,打火机打不出火,随手掏出一盒火柴,可不知道怎么回事,火柴也打不着,孔英睿皱眉,突然听到了闷雷一样的声音,连绵不绝。

    打雷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要下雨。

    他心里想着,然后抬起头,望窗外看去。

    擦——

    火柴打着了,幽幽的火光照在孔英睿厚厚的镜片上,反射出外面的风景,浩荡磅礴的水流汹涌而来,几乎像是要将周围的城市直接淹没,丝毫没有了之前那种病恹恹的感觉。

    像是挣脱牢笼的猛虎成群而来。

    直到火柴的火苗烧了手指,孔英睿才怪叫一声把火柴扔在地上,一脚踏上去碾灭,猛地站起来,瞪着外面浩瀚的水域激流,头皮发麻。

    “卧槽!发洪水了?!!”

    整个淮水水系的水电站系统和水利观测系统全部注意到淮水的变化。

    无数的情报汇聚在了负责淮水体系的最高负责人手上,那是个鬓发斑白的男人,从睡梦中被惊醒,急匆匆赶到了工作地点,盯着体系报告,询问道:

    “什么情况?!”

    立刻有人回答:

    “淮水水位,在上升,观测到的平均水流量已经超过以前一倍……”

    “而且还在不断上升,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会直接达到古代淮水黄河合流时候的水流量,淮河到底发生什么了,这几乎像是整条河彻底脱胎换骨了一样。”

    那男子盯着显示屏上的数据,突然微微色变,想到了一个荒谬的可能。

    淮水失去入海能力是因为水位下降,而下游部分因为黄河夺淮入海,导致地势变高,淮水无法正常进入下游部分,仅是被堵塞在这里的淮水就化作了神州第四大淡水湖,那些全部都是淮水的水量。

    而现在淮水水位暴涨……

    原本无法行走的河道可能会重新开辟出来。

    他很快接收到了消息——突变的淮水抛弃了进入长江的线路。

    直奔古淮水的河道而去。

    它要重走古代时候的道路,重新开辟自身的入海口,而男子只觉得大脑一懵,几乎下意识摔倒,扶着桌子才勉强站稳,面色几乎没了血色。

    淮河这种在历史上和神话中具备有特殊意义的河流,一旦暴走,沿岸恐怕会直接造成巨大洪灾。

    “不行,立刻告知淮河水域涉及到的一切城市!”

    ……………………

    张若素安静坐着,望向远方。

    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来自于华国镇国将军的,华国由明朝诞生,延续下了很多的称呼,特别行动组前身锦衣卫,以及许多国家将领的封号,也仍旧保留了大明的风格。

    电话另一端是苍老凝重的声音:“老天师,淮水之事是你通知行动组的?”

    张若素道:“不错。”

    镇国将军道:“你能够保证安全?”

    张若素答道:“可以。”

    “好!”

    电话要挂断的时候,张若素白眉微微掀起,问了一句道:

    “淮水情况如何?”

    镇国将军苍老浑厚的声音回答,张若素微阖的双目睁开,本来想要端起茶杯喝茶,动作却不由得凝固在那里,因为来自另一端的回答只有四个字——

    “淮水改道。”

    ……………………

    淮水直接流经三个省,但是其水域则涉及到五个省。

    此刻淮水改道,家国之事当先,华国不曾有丝毫保留,通知各个城市紧急避难,但是旋即又因为来自天师府的担保,没有直接动用最高规格应对,即便如此,江南道军区的大批部队被紧急调动。

    当出现危急情况的时候,军人将会第一时间冲上前线。

    已经有老兵做好一切最坏的打算,但是当河流浩浩荡荡奔涌而过的时候,那浩瀚激流却始终不曾影响到城市居民区,但是同样有桥梁,有无人的道路被吞没,而一旦发现生灵,就会主动避让。

    这种奇妙的一幕让众人心中的恐惧大幅度下降。

    在临江的大桥旁边,本来要通过这大桥的车辆被拦截停下,车中的司机和乘客看到窗外的大桥之下,原本安静的淮水已经升高许多,一股股激流彼此碰撞,波澜壮阔,自然的伟力,浩瀚地让人心惊胆战。

    而更远些是灯火通明的夜间都市,是在夜色背景下高耸的钢铁丛林。

    文明的旁边,来自于洪荒般的水系波涛汹涌。

    像是历史的重现,像是不同时代的华夏文明在此交汇,原始的,有力的,文明的,强盛的,流淌过那伟大土地的河流这一次终于流过了五千年后的时代,柔和地行过大地,这一幕竟然予人一种奇妙的,波澜壮阔的温柔。

    司机下意识取出手机,对准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按下了手机拍摄键。

    他看了看,觉得这或许是自己这一辈子能够见到的,最壮阔的一幕。

    他将这照片上传。

    而同样的事件正在整个淮水流域不断发生,这种巨大变化,根本不是能压得下去的,已经开始有直播的博主打开了自家窗户,或者驱车前往淮水沿岸,当看到那波澜壮阔,绝非往日淮水应有气魄的水流,所有人都茫然了。

    “这真的不是长江或者黄河?!!”

    “不,楼上是不是傻,黄河有这么清澈的水?”

    “可是,淮水能有这规模?”

    “不懂了吧,淮水在古代可是四渎之一,是神州意义最重大的水系,尤其是淮水还是神州南北分界线之河,每一次南北大战都以淮水为界,守江必守淮知不知道,直接连通南北水路,存在感爆棚的!”

    “可是,这……”

    “别看了,官家记者都已经抵达了。”

    一位位记者出现在第一线,让摄像机对准波涛汹涌的淮水,将目前已经知道的情况现场转播,这有可能是大型灾难,或者是其他情况,不可能会去隐瞒,甚至于直接官方开启现场新闻直播。

    一个个夜猫子都没法睡了。

    至于淮水沿岸,那浩瀚磅礴,如同雷霆一般雄浑的水流声音基本让他们全部惊醒,而当有人介绍,现在水位和平均水流量都极大的淮水已经转道古代淮河河流,此刻已经和神州第四大淡水湖会师,因此水量再度暴涨,依旧执着朝着东海方向奔腾而去。

    整个网络上的人都有点因为过于震撼而无法思考。

    直到有键盘强者们发现不对劲。

    “……这,好像不对啊。”

    “淮水把之前的入海口都放弃掉,继续跑下去,难道打算直接开一个入海口?”

    “不懂就问,入海口又怎么了?我们神州的沿海城市那么多。”

    “楼上你搞清楚,这可是大型流域的入海口啊,天然的深港城市模子,卧槽不会真成了吧?”

    “可是大型河流的入海口泥沙堆积,很难建造大型深港。”

    “那是以前技术不过关,现在技术已经能规避这种问题,但是大部分的河流入海口都变成了大城市,没法子再建造大型深港,可现在这可是四渎之一啊,而且还是吞了第四大淡水湖之后规模提升的那种四渎。”

    “卧了个大槽,白送的世界级别深港?!”

    直播间弹幕飞过一大串的卧槽。

    见到还有人茫然,而后有人科普,世界35个国际化的城市,其中31个是因为有港口而发展起来的,前十名的城市都是港口城市,而且,全球财富的50 %集中在沿海港口城市,大河入海,必有大城。

    这足以在入海区域发展出一个经济圈。

    在众人失神的时候,直播间默默飞过一串弹幕。

    “你们是不是没有注意到从哪里入海的……”

    “如果说古代淮河入海口的话。”

    有人随手调出世界地图,然后大脑一懵,抬起头看到直播间评论和弹幕在顿了一息之后,就疯狂地浮现,大部分都是卧槽之类表达震惊的词汇,在一片海洋中才能看到讲解的声音。

    “如果真的是古代入海口的话。”

    “首先确认第一点,淮水是神州南北分界线,水系贯穿东西、沟通南北,属于神州内陆运河体系的一部分,往大了说,这个网络能直接连通神州各路军区,而古淮水的航运能力完全不需要怀疑,除此之外,它还参与了京杭大运河的一部分……”

    “第二点,这个入海口向东则直指高丽,东南则琉球群岛,东北直指樱岛,重点是,这个出海口,直接处于神州海域防御线内部……”

    “也就是说,如果古淮河浩荡入海,冲破了新的入海口,无论从经济上,还是那个上,我们那小日子过得不错的邻居们可能会比较不开心。”

    独特的地理位置,结合大型外流河入海口的天然港口特性,会像是一柄利剑兵锋遥指前方,又和菲律宾海隔开,外界影响难以干扰,可以说是关上门来打狗。

    这如果还不算什么。

    如果再加上古代记载中,古淮水那种夸张的载运能力,以及四通八达到可怕的水系脉络,或许……

    虽然只是大批键盘强者们自己的臆想和猜测,但是这足以让大部分的网友狂喜之下将担忧暂且抛在脑后,也将这淮水为何暴动的原因抛在脑后,各种直播间里不断出现弹幕刷屏。

    卧槽!

    卧槽!

    卧槽,什么叫关门打狗,什么叫宗主国啊(后仰)

    ………………

    而在同时,发生在神州的巨大变化,在突然爆发的情况下,也无法在这个时代彻底隐瞒,遥远的彼岸新大陆,另外一个国度的首脑被强行唤醒。

    “阁下,您最好看看现在来自于东方的情况。”

    “东方?好吧,我们那个神州又搞出什么事情了?唔……一座港口城市?港口城市很多。”

    另外一人不得不提醒他道:

    “不,阁下,那不只是一座港口城市,如果继续发展下去,那或许会是一座新的巨型入海口,这是神州古代四渎,它或许不是最长的河流,但是它属于神州自古以来的南北分界线之一,水系贯穿东西、沟通南北。”

    “本来就是一条内部网络,从神州中原出发,将大片区域联系起来,唯一的问题是这条网络无法出海和世界联通,神州本身的意思也是将它看作了内部水运网络。”

    “现在,这条巨龙,出海了……”

    还略有睡意的那位首脑瞬间惊醒:“用外交手段……”

    “不,阁下,这不现实。”

    赶来的男子语气无奈:“他们的外交官同样杰出而优秀,而以神州那个国家的特性,在他们和我们争论的时候,那座深港就会以让世界瞠目结舌的速度屹立起来。”

    “嗯,就像一场噩梦一样。”

    “我们只能期望不要变成最糟糕的情况。”

    ………………

    这是个全世界联系在一起的时代。

    任何的变动都会影响到,也会吸引到整个世界的注视。

    而当世界的一极出现巨大变化的时候,则更是如此,神机营全营出发,飞龙式的华国武装战斗直升机在古代入海口环绕,淮水夺路归海,一旦成功,这势必代表着巨大的战略地位上升。

    最让这些军人赞叹的是。

    这是淮水自己过来的,不需要各种考虑其带来的隐患,不需要考虑这一巨大工程所需要的代价,也不需要担忧因为影响自然这个名头而招来各路压力。

    毕竟这是自然自己搞的事情对不?

    我们种花家也是受害者。

    理解一下,大家都很难的。

    想到这未来可能发生的一幕,这些军人都有些憋不住笑。

    淮河自己抵达了古代的入海口,这里已经化作了大片大片泥沙堆积的地势,他们已经得到了命令,如果淮水抵达这里无法突破最后关隘,神州将启动兵器,替东巡的淮水完成最后一个步骤。

    当然,能不动用最好不动用。

    而在同时,卫渊操控着神代的淮水加入到现在人间的水系当中,在神代水流的涌动下,于无人处扩宽淮水的宽度,并且朝着原本的入海口奔涌而去。

    他必须潜伏水中控制这些水流,没有现身出来,所以目前可以知道外界应该会比较震惊,但是多震惊还不大清楚,大抵是直播间主播,外加一些特别行动组的成员控制吧。

    他盘坐在激流之上,远处便是古代的入海口,是黄河夺淮入海近千年堆积的泥沙和烂摊子。

    卫渊微吐出口气,神色沉凝。

    淮水神代水系开始上浮,蓄力冲击入海口。

    早早就已经有人抵达了淮河的古代入海口,但是被军队驱逐,不允许靠近,也就隔着远远地去看,本地也有早起的老人散步过来,带着自己的孙子去看看这地方,原本的入海口早已经变成被废弃的滩涂。

    那孩子年少耐不住性子,想要去滩涂上玩耍。

    老人也过去拉,突然听到了像是雷鸣一样的声音,老人转过头,看到远处奔腾而来的浩瀚水流,难以想象其宽度和广度,也无法想象其速度,以老人的身子骨根本避不开,不由得面色煞白,有年轻人看到下意识想要去拉,但是显然迟了。

    老人只来得及将孩子抱着。

    汹涌磅礴,只是流动就仿佛雷鸣的水流却避开了老人,流出一片安全地域,那老人愕然睁开眼睛,周围的普通人也都发现,这水流远比他们想象的更为宽广。

    他们以为自己所在的是安全区域,实际上根本还在淮水流域之中。

    浩瀚波涛冲击在黄河残留下来的泥沙滩涂之上,河道开拓,水流奔涌而过,这是极端壮阔的一幕,而原本以为会阻拦淮水的滩涂竟然毫无半点的作用,被轻易地冲破。

    大量泥沙涌入海中,沉入海底,发出仿佛雷鸣一样的巨大声响。

    水流撞击,溅射出的白色水雾像是云。

    而后水位上升。

    一个孩子突然指着那壮阔的一幕,叫道:“里面有人!”

    而此刻关注着淮水重新入海之事的,却不知道有多少势力和国家,在或者隐藏的,或者光明正大的直播摄像,以及各类图影当中,都看到了有人存在其中。

    各大直播间以及官方现场直播室的弹幕瞬间上飞过大片的文字。

    有人将那当做是误入其中的普通人,有人认为是打算借着这机会剑走偏锋想要火的人,有喝骂不爽的,有希望快些救人的,有叹息可怜的,不一而足。

    而更多人甚至于未曾注意到他,他们的注意力放在了涌动着奔入东海海域的淮水上,他们在各个平台留下了赞叹的语言,赞叹着这前所未见的壮美。

    奔涌的水域,腾起的水雾,像是大片大片的云。

    水雾折射阳光。

    灿烂瑰丽。

    这个时候刚刚好日出。

    有军方的人尝试将‘落入淮水’的卫渊救起来。

    但是当那位军人焦急靠近的时候,却看到那人竟然是坐在水面上,水流缠绕在他身边,他转过头,脸上是古朴的面具,一双瞳孔金色,气质幽深虚幻。

    军人动作不由顿了顿,在这船上还有记者,有别在胸口的微型摄像机,将这一幕清晰地拍摄下来,并且以官方直播的方式传递而出。

    下一刻,在军人失神的刹那,水流涌动。

    带着古朴面具,双目金色的人微微颔首,道谢,起身迈出一步。

    在淮水龟山之下,无支祁垂眸,而整个淮水突然微微上浮了一丝,很微弱的一丝,但是这一丝在伴随着淮水的涌动而变化,前十里是微弱一丝,而后再过十里,这一丝变大了些,一直连绵两千里,直接抵达东海时候。

    整个淮水在入海口时候,突然腾起。

    仿佛淮水倒挂。

    看上去,就仿佛是那人扯起了整条淮水,而后卫渊屈指叩击袖口之下的玉龙,淮水变化,直接化作了一条狰狞威严的东方龙,昂首长吟,而卫渊立于龙首。

    借助水流幻境所化,他将短发化作长发垂落背后。

    不是卫渊。

    是渊。

    淮水化龙,终归于海。

    渊看着远处的东海,而无支祁同样‘看着’东海,平静祥和,开阔而浩瀚,是美景啊,他突得却有些怅然,这是他的时代,但是他也曾经经历过另外的一个时代,那是神话时代人和天地的壮阔史诗。

    但是这终究已经过去了。

    他顺着淮水而来,他再度看到东海。

    当初那些先行者们,看到的同样是这片东海吗?当初的大禹,看到的是这样的神州吗?我们耗费全力,我们不断往前,是为了这样一个梦吗?神州安定,四海升平,如果说是的话,那我确实看到了。

    他重新坐在龙首。

    提起手中的酒坛。

    无支祁在封印之下,同样勉力提起最后酒坛。

    他们提起酒坛,高高地对着不能再见到的朋友举杯,有混合着的声音一同响起,苍凉又坦然,遗憾且酣畅:

    “共工……”

    “大禹……”

    卫渊仰脖,酒穿过水流幻化的面具,无支祁仰脖饮酒,放声大笑。

    “共饮!!!”

    声音被传递而出,带着跨越岁月的遗憾。

    带着我们终不能重逢,和终究重逢的叹息。

    整个直播间,以及正在观看新闻直播的人瞬间死寂。

    ps:七千字二合一。

    毕竟架空世界,有些许偏移之处实属正常,大家看看就行哈

    废弃原本打算沿途让普通人震惊的细纲,而选择卫渊只是走一次入海口,当然,内陆外流河,尤其是大规模水域的大型入海口具备有相当大程度的战略和经济价值。

    作息成功往前掰回来了点,维持住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敛财人生之重启〕〔宋北云〕〔灭神榜〕〔至尊神医〕〔庶女狠毒:废柴九〕〔修仙琐录〕〔神魂丹帝〕〔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织田小姐的咒术师〕〔龙王医婿江辰〕〔万古帝婿〕〔我掌管着天地钱庄〕〔我不是野人〕〔我,大秦疯太子,〕〔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