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镇妖博物馆 第一百零五章 与吾何干?(感谢格斗专精医生的万赏)
    这大汉武库,正是司隶校尉一千余年代代相传的底蕴所在。

    竹简悬浮于卫渊身前,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各类法器和典籍的名字。

    但是很快,竹简上就有一个个名字消失。

    这是已经遗失的部分法器。

    然后有一个个名字暗淡下来。

    这是以他的道行,以他的功勋都无法触及的物品。

    最后剩下的部分很简单。

    几门符箓。

    一些卧虎校尉搜集来,用以充实库存的剑法。

    以及不同分类妖物的记录。

    卫渊只能在这里面进行选择。

    沉思了下,没有去选择早就希望学会的符箓法,而是点开了怪部,寻找到其中的画皮,这里有司隶校尉之前所缉捕镇杀的大部分画皮妖物记录,其中和山君有联系的有两个。

    其中和卫渊斩杀那画皮奴有联系的,就只剩下了一个。

    查询记录不需要功勋,但是如果要打开大汉武库当中对于这画皮妖的月露留影,以更全面地了解这妖物,就需要一道功勋。

    单纯的记录没有办法让卫渊知道这画皮的弱点和特征。

    而没有掌握特点,想要在泉市七百万人里找到这区区一只画皮妖,无异于大海捞针。

    卫渊选择了打开月露留影。

    一道功勋消失。

    怀风阴送声,当月露留影。

    这是古时候的修月人秘法,能够将一段讯息留存下来。

    伴随功勋散去,卫渊发现周围的环境已经发生变化,哪怕是他睁开眼睛也同样如此,此刻已经不再是在那间博物馆里面,而是陌生的所在,前面是一条羊肠小路,两边全部都是黑色雾气。

    而卫渊现在也不再是他原本的样子。

    一身黑色劲装,背后背着环首八面汉剑。

    他皱了皱眉,顺着道路往前走。

    渐渐走到一条小道上,是一座古代的街道,来往行人都穿着古代的衣服,看上去真实无比,但是比起来又有一种褪色了的感觉,给卫渊一种古怪的感觉。

    这是历史的虚影,妖鬼的记录。

    卫渊心里若有明悟,找到一家小摊坐下,店老板做的汤饼,卖的茶汤,还在忙活着,来往的人也都像是看不到卫渊一样,而正对着卫渊的前面,是一家破旧的宅门。

    满地的白纸钱翻飞。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哭嚎着。

    他今天死了婆娘。

    “嗨,又胖又丑,还瞎了一只眼睛的婆娘,死就死了。”

    “话不能这么说,她娘可是个神婆。”

    “嘿,神婆怎么了,还不是死了女儿?”

    左边的行人八卦着这些话,走进雾里,消失不见。

    卫渊心里已经琢磨出了现在这样的情况。

    按照卧虎腰牌的解释,这大概是历史上某位司隶校尉的记忆,或者是之后通过术法神通所造的幻境,用来记录他经历过的某件缉妖之事,以流传给后人。

    这不是所有妖物都有的待遇。

    刚刚的名录里,也不是所有的妖怪都可以打开月露留影。

    他挑了挑眉,将剑解下来,放在桌上,安静看着周围的变化。

    天上开始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墙壁的石砖色泽斑驳,而桌子上多了一杯茶。

    ……………………

    这是一个故事。

    故事的开始,要从小镇上的李家男人死了婆娘讲起,但是更早远些的缘由,是因为那婆娘因为某些事情,路过临镇的时候,累的惨了休息,又累又饿,恰巧田家的小女儿外出,田家小姐见她模样凄惨,便差人给她送了一份吃的。

    田家女儿当初年纪才十六岁,生得貌美,心底也善。

    一身皮肤更是白净细嫩。

    李家婆娘那次见了一面,就心里头念念不忘,又羡慕别人,又暗恨自己。

    日也想,夜也想,不多时竟然一病不起,病倒在床上的时候,她想起自己娘死前给的那个小人儿,说是里面有个大神,烧了小人儿替它脱困之后,那位神仙能替她做一件事情。

    她立刻烧了那小人,许下自己也能有田家小姐那样的模样。

    谁知道,小人里面封的不是什么神仙,而是一个青面獠牙的恶鬼,一解封出来,煞气腾腾地吓得人心惊胆战。

    李家婆娘硬生生地给当场吓死。

    这里的习俗,是得要头七回魂之后再下葬。

    就在这回魂的时候,李家婆娘活过来了。

    但是却已经不认得自己是谁,那李家懒汉想要碰一碰更是惊呼大叫,说自己还是待字闺中的女儿家,让他出去,这一下引来了周围邻里人围过来,最后确认这还是个活人,说她是临镇田家的小女儿。

    再说父母姓名,临镇的风光,也都一般无二。

    于是镇子里连忙差人去问,前几日,田家小姐外出踏青,昏迷过去。

    也是这一日才醒过来。

    于是凑在一起请官员裁断,可怜田小姐见到父母满心欢喜,希望父母能认得自己,谁知另外那位醒过来的‘田小姐’也都认得这父母家人,田小姐跪伏在父母身前哭地昏天黑地,父母却只嫌这黑胖女人又瞎又丑,只是连连后退,用力把衣摆从这女人手里拽出来,更是连道晦气恶心。

    官员也就顺势判下案子,让这李家夫妇回去,仍旧凑一起过日子。

    田小姐日日以泪洗面,仍旧被那懒汉强迫。

    可她自小的性子和懒汉处处不对付,看不惯他许多的事情,又常常念着家里,经常被那懒汉打骂,又连生下两个女儿,两人间矛盾越来越大,终于有一日,懒汉醉后下手过重,将田小姐打死。

    吓得醒过来,连夜把她抛尸后山,只说是女人跑了。

    因为这女人死过一次,更兼丑恶,是以人人避讳,这件事情居然就这么被揭过了,那懒汉满心以为妻子会给山上野狼吃了,谁知那田小姐竟然醒过来了。

    下了雨,清凉凉的雨丝让她醒过来。

    她看到旁边溪流倒影的自己,丑恶肥胖,满脸横肉,手掌皮肤粗糙发黑。

    不由悲从中来,低声哭泣。

    可砸这个时候,忽而又听到传来欢笑声。

    她抬起头,看到一对神仙眷侣般的男女,周围有仆从随行,捧着瓜果美酒,男子丰神俊朗,女子也是花容月貌,皮肤白皙细腻,叫人自惭形秽,她低下头,突然记起来。

    那是她的身子!

    那是她的脸!

    那是,她的皮!

    田小姐踢人发狂也似地哭泣着,站起来想要扑上去,想要把那脸皮撕下来,覆盖到自己的脸上,但是突然一晃,就又摔倒在地,回头一看,哪里还有什么丑恶肥胖的身子?

    原来风吹日晒,野兽啃食。

    她竟只剩下了一堆骨头。

    她趴在地上,心中凄冷绝望。

    但是看到了一双白色的鞋,一把伞,伞下的白衣人。

    卫渊也看到了。

    他猛地站起身,穿着黑色的司隶校尉装束,右手握宽剑。

    对面的男人撑伞,一身白衣。

    两人之间,是那凄冷绝望的白骨。

    男人撑着伞给那白骨遮雨,俯身看着白骨的手指在地上勾勒出的不甘和愤恨,道:“本是行善之举,可惜惹来祸患,惜哉也,人世都是看皮相的俗人么?”

    白骨咔咔作响,似哭似泣。

    男人微笑道:“我住在山上,姓王,你可唤我王先生。”

    “想要复仇么?”

    想复仇吗?

    毫无疑问。

    卫渊叹息一声,闭上眼睛。

    ………………

    刚刚还是晴天,忽然便起了山风,出来踏青的夫妇回到家中,丈夫在官府里当差,恰有些事便去了,独留下那夫人在家,对镜打量自家的眉眼,抬手轻轻触碰皮肤,入手细腻,便觉得开心。

    皮肤可真好啊。

    她听到屏风后有咔咔轻响。

    好奇看过去。

    只是一眼,浑身血液便霎时凝滞。

    屏风后,站着一具森森白骨,那白骨朝着她合身扑上,手上提着的,是一把破旧的剪子,剪子一下捅进夫人的肚子,咔嚓咔嚓,衣服被剪开,连带着人皮也被剪开,夫人却在第一下就已经毙命,没有发声,只有裁剪布料一样的声音响起。

    咔嚓咔嚓。

    外面有侍女听到了声音,敲了敲门:“夫人?屋子里有什么吗?”

    骨节咔咔地碰撞,发出女人的笑声:

    “没有,我只是在裁剪衣服。”

    “裁减衣服?”

    “是啊,是我一件很喜欢的衣服。”

    白骨幽幽起鬼音,剪刀声音亦是噌噌清脆,女人哼唱声音在这屋子里回荡着。

    “剪开人皮走丝线,撤出肠肚做红绳,吃你心肝脾肺肾……”

    “拆你骨来剖你腹,拿你人皮做我裳。”

    最后白骨将那一身人皮往身上一裹,便又是一个清丽俊秀的田小姐,雅致端庄的刘夫人,她笑吟吟坐在铜镜前,抬手触碰细腻皮肤。

    “著我旧时裳,坐我西阁床。”

    “对镜细描眉,细细贴花黄……”

    屋子里鲜血淋漓,竟然消失无踪,待得她父母归来,田小姐见着双亲模样,竟然直接落下泪来,惊地父母一个搀扶着她后背轻言细语,一个扶着她手臂宽声安抚。

    画面突然凝滞灰暗下去。

    茶摊上不知何时,又来一人,坐在卫渊旁边,嗓音沙哑,道:

    “至此,她所杀者,只是害己之人,李氏所为,亦害人害己,咎由自取,吾察觉追踪至此,田氏女叩首求饶,泣泪而下,说自己未曾害过无辜忠良,反倒遭遇奸人所害,此皆是事实,后辈来人,我且问你。”

    做下这幻境的司隶校尉,也将问题留在这里。

    ‘他’转头看向卫渊,双目明亮。

    “若是你,斩她不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敛财人生之重启〕〔宋北云〕〔灭神榜〕〔至尊神医〕〔庶女狠毒:废柴九〕〔修仙琐录〕〔神魂丹帝〕〔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织田小姐的咒术师〕〔龙王医婿江辰〕〔万古帝婿〕〔我掌管着天地钱庄〕〔我不是野人〕〔我,大秦疯太子,〕〔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