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镇妖博物馆 第九十一章 枪
    用最客气而礼貌的语气,说出了最嘲讽的话。

    卫渊背后传来噗呲一声,然后就是艰难憋笑的轻笑声,性子最开朗的胡玫抱着那杯奶茶,憋笑憋地满脸通红,而苏玉儿则觉得有些不妙,讨口封无论是怎么回答,都会损耗人的气运才是。

    前面那野狐精面容一滞,旋即还来不及惊怒。

    突然便觉得身躯冰冷刺骨。

    然后惊恐地看到,在那看似普通的青年背后,豁然展开一大片阴沉沉的气息,那是肉眼不可见的气运,但是这等规模,却不是尊贵的青紫,而是黑压压地一片,浩大磅礴,连绵而来,让她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卫渊持剑迈步往前,剑锋抵着地面,道:

    “我看你也像是个妖魔。”

    黑云之中仿佛有影影绰绰的人影迈步跟随,隐隐约约有旌旗猎猎。

    狐女心脏颤抖。

    哪怕只是野外厮杀,不屑于人族教化的精怪,都蓦地想到一句诗。

    黑云压城城欲摧。

    一头肉眼不可见的猛虎缓缓迈步。

    旋即在那一句话的话音落下之后,猛然咆哮,朝着狐女扑杀过去,狐女面色煞白,惊慌惊叫一声,便要下意识转头仓惶逃跑,她刚刚看到了,这一头猛虎,是从那青年怀中一物里扑杀出来的,那是一枚令牌。

    虎符,兵家。

    狐女被虎煞扑中,突地倒在地上,惨叫出声。

    突地心中懊悔。

    她开口讨口封不过是要让卫渊回答一次罢了。

    不管回答像人还是不像人,都会消耗对方气运,若说像人,那她便再得一次好处,若说不像人,她也不亏,自己身上恰好各类人的气运驳杂,有些影响到修行,趁这个机会,正好耗去一部分气运,抵消讨口封不成的反噬,无论如何都是不会输的精明买卖。

    可谁知撞上了个兵家。

    讨口封本就是取巧的法子,最怕遇到兵家煞气,自古以来遇到兵家大将讨口封的妖怪,根本没有一个好下场。

    转眼间自身身上那耗费百十年才攒出来的气运直接崩溃四散而逃。

    如同大军兵锋之前的百姓。

    而后就是道行,足足三百年道行像是蓄满了一个池子,养着池子里一株莲花,小心翼翼才要开花,那现在她的感觉便像是被生生砸烂了池子,扯断了莲花,连着根茎叶都被撕扯成了粉碎。

    三百载修为,几乎霎时散尽。

    狐女倒在地上,身躯颤抖蜷缩。

    原本纤长的手掌变成了爪子,修长的身躯蜷缩得还没有原本一半大小。

    身上生长出了长长的黄色毛发,清秀的鹅蛋脸被拉长,最后成了一张狐脸,不断呕血,方才异象只有讨口封的妖狐本身隐约见到,旁人无从得知,苏玉儿惊愕不已,然后看向卫渊,心中却不知为何,隐隐觉得对面狐女的惨状有些熟悉。

    卫渊想了想,道:

    “大概是因为她行走邪道,身上的气运太多太杂了吧。”

    “结果到了自己能承担的极限,遭致反噬。”

    倒在地上的狐女几乎气地呕血。

    以她的心思,再来十人的气运都承担得住,心中癫狂且恐惧,咬牙低啸道:

    “都出来,杀了他们!把他们全杀了!”

    有数道身影突然自那树林之中飞出。

    继而直扑向了卫渊身后三位少女,狡兔三窖,狡狐也不逞多让,卫渊只一刹那就思考明白,以这个狐妖的修为,坐下事情还故意露出蛛丝马迹,显然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不但下毒,还在林中藏了伏兵,果是奸猾。

    手中剑锋一摆,剑气如霜。

    但听得当当数声脆响,几道扑来的黑影便登时被击退,凌空显出身形来,一只是足有两米大的苍灰色老鼠,毛发耸立仿佛钢针,另外一个则是只黑狼,利爪森森,手中却还扣着两口匕首。

    说是匕首,但是以其体型之大,足以相当于寻常的长剑。

    最后一个却是只螳螂妖。

    手中抓握了六把刀,如一团滚雪般朝着卫渊卷来。

    卫渊手中八面汉剑撞入这刀团之中,只一把剑,就逼地六把刀几乎难以防备,那螳螂妖使出浑身解数,竟然未能够欺身向前,更不必说伤到了后面三个青丘狐女,但是就在此刻,那狼妖和鼠精也合身扑杀。

    苏玉儿三女受伤,此刻就是勉强入局,也不过是添乱。

    卫渊渐渐感觉到了压力。

    并不是剑法上的压力。

    他的剑法是真正磨砺出的,这三只妖物若是围杀他一人,那根本不可能伤到他,三尺剑锋之内,谁来谁死,但是卫渊此刻须得护住背后三女,剑法精绝,但是剑刃终究只得三尺,稍显得不足。

    突然,

    大地凸起一个土坑。

    继而一道黑影直接自土中窜出,杀向苏玉儿三者。

    那是只地鼠所化的低矮男人,最善遁地之术。

    三女竭力抽出护身的环刃,想要抵挡这妖物,终究有些力有不逮,斜地里一道剑光撕扯过来,逼迫着地鼠不得不翻身后退,否则就有当场被斩首的可能,但是他却毫不在意,只是奸笑两声,舔了舔短剑。

    剑身上有一小股鲜血留下来。

    胡玫呆呆看着挡在前面的司隶校尉。

    肩膀上的衣服已经被撕开一个口子,鲜血流下。

    刚刚如果不是卫渊突然回身援助,她们三个最少也得受不轻的伤势。

    四只妖物以四个不同的方向包围着卫渊四人,卫渊伸手在伤口旁边穴道按了几下,打入法力,将这个伤口包裹一层,只是一道伤口,不算重,哪怕卧虎决不以疗伤擅长,也能够处理。

    只不过,鲜血的刺激让他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短时间内六十次的垓下战场,有时候,都觉得是否真的经历过那一战了。

    “呼……”

    他晃了晃肩膀,深深呼吸了一下,鲜血刺激潜藏着的战场杀气,痛倒是说不上,但是有种莫名的舒坦和畅快感觉,想了想,铮一声将那剑收回剑鞘,倒插在地,卫渊抬脚猛地斜地里一踹,踹到一棵树上,咔啦啦一阵声音,那棵约莫只三五年数的书倒下,被卫渊抬手抓住。

    狼精诧异,然后了然笑道:“觉得兵器太短了?”

    “不过不用剑,我可以保证你死地更快些。”

    地鼠所化男子死死盯着卫渊,但是不知为何,他刚刚明明给对面的敌手留下了伤口,现在反倒是自己心悸地厉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伤口已经包扎,但是那男人身上血腥气怎得更浓郁了些?

    他莫名有些不知源头的畏惧和后悔。

    狼精,鼠精还有那螳螂妖对视一眼,扑向那端起树木的青年。

    突地,那男子抓握树干,猛地一甩。

    树木上有一道道风散开,像是刀子一样从内部崩裂,碎木像是飞溅的岩石,螳螂妖生怕有诈,挥舞六把刀舞出了一片刀幕,将这些碎木都打飞打烂,然后看到那男子手中的树木居然化作了一把长枪。

    心中陡然一寒。

    螳螂妖暴退。

    那枪在空中猛地抽击,难以形容那是如何猛烈的气势,生生将狼妖和鼠精抽飞出去,四只妖物惊疑不定,如果说刚刚持剑的青年是足够棘手的猛兽,那现在没有了刚刚那种锐气寒芒,而是带上了一种说不出的从容。

    卫渊手中的枪锋向前,抵着地面。

    吐息,敛眸。

    然后皱了皱眉,

    不对味。

    他亲眼见到霸王的杀戮,甚至于和霸王交手,对于霸王枪的路数自然不可能陌生,但是刚刚有模有样地使来,却始终不得劲。

    他想了想,左手握着枪尾,右手往前握着枪身。

    却在这里扎下了一个看上去奇怪的步法。

    苏玉儿讶异,低声对旁边不解的两女解释,神州徒手武学大多从枪法转化下来,这是马步,是练劲的桩,是一切武功的基础,但是很少有武者步战都要扎马步的。

    因为这不够灵活,他们自有搏杀的步法。

    苏玉儿身份在整个青丘狐族都很高,胡玫没有怀疑,只是悄悄道:

    “那这是不是代表着,卫公子更擅长马步作战?”

    苏玉儿忍不住想要摇头。

    这世道上怎么可能会有武者用马步交手呢,马步是最基础的桩功,原型有两种,一种是从步战长枪对抗骑兵的拒马步,另外一个则是古代大将骑马出枪,与其说是擅长马步,倒不如说是擅长马战更可信一点。

    她思绪稍微顿住。

    擅长马战?

    苏玉儿看着不断调整样子,仿佛真的骑着一匹战马的卫渊,突然觉得,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似乎古籍里记录过,讨口封的精怪遭到反噬到道行全破的情况,而从青丘狐国外出的时候,那位青丘守似乎和卫渊打了个招呼,说了句话,可那句话是什么……

    之前为何没有注意去听?

    而卫渊扎到马步还不行。

    直到调整状态,身子在马步的基础上,伴随呼吸和气血流动,微微起伏。

    直到仿佛真的是骑着一匹马似的。

    隐隐约约直面霸王时得到的感悟,以及来自于霸王的强烈敌意浮现脑海。

    这时他的眉头才缓缓松缓下来。

    这就对了。

    司隶校尉抬起头,右手松开枪,抬手,握拳,拇指向下。

    朝着那几只妖物比了个挑衅的手势。

    ……………………

    在遥远的山,遥远的河。

    穿着红色长裙的女子安静看着远方。

    旁边的匣子里,突然有微微的震颤声音,她地将那木匣打开,匣中柔软的金色绸布上,放着一把古老的枪头,枪刃上有细密的纹路,即便被保护地很好,擦拭地雪亮,却仍旧散发出难以忽略的,浓郁的血腥味道,此刻不断嗡鸣,似乎要跃出枪匣,继续厮杀。

    女子抚摸长枪,讶异道。

    “杀意……你感受到了藉的杀气?”

    “可他分明还没有回来,那么,是他曾经的敌人和对手吗?”

    枪刃鸣啸。

    “是吗?你想要去继续战斗啊。”

    女子抚摸着枪刃,却只是道:“现在时代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世界上已经没有我们的故人,那些仇恨,我曾经觉得无法放下,但是过去了两千年,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就算藉还在,也只会想要和曾经的故人对饮一杯吧,长河依旧,故人仍在,他会很喜欢的。”

    女子,将枪装入匣子,轻声道:

    “走罢。”

    “几十年没有入人世了。”

    “我们去看看,那是哪一位故人……”

    ps:今日第一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