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镇妖博物馆 第七十一章 区别对待
    卫渊看着眼前的天女,好半晌才反应过来,道:

    “珏?”

    “你不是要回昆仑虚吗?”

    天女脸上带着一丝笑,语气轻缓答道:“本来是要去的,可是沿路所见,人世变化巨大,又出了点其他的事情,有人告诉我昆仑似乎出了些变化,不如先在人世逗留一段时间,正好也调养好伤势。”

    卫渊奇道:“昆仑山出了变化?这事情是谁说的?”

    天女并不很放在心上,回答道:

    “一个叫做张若素的小道士,是龙虎山的晚辈弟子。”

    “要喝茶吗?”

    卫渊将张若素这个名字记在心里,闻言笑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

    少女笑吟吟轻摆了摆手,卫渊身后就漂浮出一座同样款式的藤椅,他不是拘泥的性格,当下也痛快直接坐下来,一个古朴的茶壶同样悬在空中,倒了两盏茶,一盏落在卫渊旁边待客用的桌子上,另外一盏浮在天女身旁。

    卫渊喝了一口,哪怕是他这样并不懂茶的人,也忍不住道了一声好茶。

    他猜测出张浩和沈寄风口里说的前辈应该就是天女,只是好奇天女现在对外的身份,沉吟了下,还是开口询问,后者摇了摇头,道:“就当做是清修散人,旁人并不知我身份,只是这人世陌生,也只有卧虎你这处地方,还能找到一丝熟悉。”

    卫渊笑言道:“那旁人在的时候,我要怎么称呼你?”

    天女仍是道:“叫我珏就可以。”

    想了想,又询问道:“卧虎你表字为何?”

    “比邻而居,总不能只以卧虎称呼。”

    卫渊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天女所指的是什么,这却是答不出来,只能想办法向天女解释这个时代早就已经没有表字这个东西,天女讶然,道:“那你岂不是只有名,没有字?”

    我们这个时代都这样。

    卫渊笑道:“只称呼名字就好。”

    天女想了想,道:“渊?”

    “咳咳咳——”

    卫渊正当饮茶,险些被茶呛住,剧烈咳嗽起来。

    然后才反应过来,卫是姓,渊是名,没有表字,直呼名字,在天女的认知里面确确实实就是那一个字,只是八辈子没有被人这么称呼过,卫渊还是觉得有点别扭地厉害,好不容易止住咳嗽,苦笑道:

    “这,卫渊,老卫,阿渊,都可以。”

    天女点了点头,表示已经明白,又笑言道:

    “很久不曾招代过客人。”

    “这里还有些点心,要吃一点吗?”

    卫渊还没有吃过早饭,当下也不客气笑道: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

    张浩和沈寄风久久等不到卫渊回来。

    他们是作为天师府在泉市的菁英弟子,负责接待这位初入人世的大前辈,为她解决生活上的各种麻烦。

    这种事情他们往日也曾听说过,某些长辈一入深山修行,便是数十年才出来,一出来之后见到了世上天翻地覆,都有各种不适应,反倒是需要他们这些小辈们帮忙。

    只是往日最多不过听闻,这一次倒是亲自得以见到,而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位道行据说很是高深的大前辈,居然看上去不过双十年华,只是气质上和常人迥异,能够一眼看出不是普通人。

    张浩看了看时间,道:“卫馆主过去拜访,似乎有些时间长了。”

    沈寄风想到了什么,有些担心道:

    “师兄,你说,卫馆主会不会不小心冒犯那位前辈啊……”

    张浩本来下意识就要回答怎么可能,卫馆主不是孟浪的人,突地又想到,这位长辈毕竟辈分很高,也许是几十年在山中清修,得到了这一身道行,那个时代的社会风气和现在可是截然不同的,一不小心,无心之言,真有可能冒犯到。

    复又想到,刚刚那位前辈虽然不难以相处,却也较为冷淡。

    若是言语中无心冒犯……

    张浩想到那一幕,心中一突,顿觉不妙,连忙起身和沈寄风往对面花店行去。

    本来心中焦急,可还没有走到花店门口,就隔着玻璃橱窗,看到了对坐谈笑的卫馆主和那为前辈,看到那位馆主在前辈面前似乎颇为放松,没有在他们面前那样似乎永远藏着什么秘密,而那位前辈也神色从容温和,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让人想起春日从山上拂过的清风。

    慌慌张张奔出来的两人脚步越来越慢。

    张浩:“…………”

    沈寄风:“…………”

    卫渊注意到了橱窗后头木着脸站着的一男一女,这才记起自己见到这同生共死一次的天女,有些忘乎所以,聊得稍微长了些,当下说了几句,就起身告辞。

    天女将古卷放下起身相送。

    然后在张浩和沈寄风寂然无言的注视下走出,卫渊笑道:

    “之后就是邻居了,请多关照,珏……”

    视线看到两位特别行动组成员,面不改色在后面加上了两个字,

    “老板,之后回见。”

    张浩和沈寄风见到那位前辈双手叠放腹部,穿着一身现代风的打扮,却又清雅秀丽地仿佛西湖莲池,微笑颔首,都一时呆滞。

    卫渊在两人肩膀上拍了下,道:

    “走罢,还是说你们要买花?”

    张浩和沈寄风目送着卫渊脚步轻松回到博物馆里,忙活着开张,又扭过头看到了天女微微颔首之后,回到了花店当中,坐在藤制的躺椅上,慢慢翻阅那一卷古卷,有些茫然。

    张浩看向沈寄风,道:“那啥,刚刚,前辈笑了?”

    沈寄风点了点头,道:“笑了。”

    “笑了很多次?”

    “很多次。”

    张浩陷入沉思和自我怀疑:

    “之前神色冷淡,会不会是我们做的不大好?”

    “应该不会吧……”

    “嘿,你们两个小家伙想啥呢?”

    正当两人在自己之前是否失礼,还是藏在心中的另外一个解释而纠结的时候,一个穿着风衣的男人突地出现在了两人旁边,伸手在两个行动组成员额头上敲了下,等到两人吓了一跳,才笑吟吟看着他们。

    “师叔?!”

    “您怎么来了?”

    沈寄风眼睛瞪大,显然是有些意外和惊喜。

    这看上去不过三十岁出头的男人笑道:“这不是上面担心你们招待长辈失礼么,这才派我过来,不过我刚刚看着,这位前辈也挺好说话的,大概是上头多想了,说什么得相当注重礼数,我看她没有那么古板嘛。”

    他拍了拍张浩肩膀,然后自信迈步走入了花店当中,拱手行礼,道:

    “龙虎山弟子张瑜,拜见前辈。”

    “前辈有何事情,都可以吩咐晚辈。”

    天女神色平和,道:“有劳挂心。”

    旁边便是藤椅,张瑜先前见到这里分明有人坐着,而且还是刚刚那边的店铺老板,但是眼见着那前辈却是没有说一句坐吧,自己也不好就这么一屁股坐下,只能在这儿傻乎乎站着,稍微有些尴尬。

    闻到空中有馥郁茶香,见到旁边小桌上的茶盏,他在山中修行,素来爱茶,忍不住套近乎,道:

    “珏前辈这茶可真香啊。”

    “不知晚辈能否斗胆,向您讨一杯茶?”

    开口是出于晚辈的语气,也不算是太过逾越。

    却不曾听到回应。

    感觉空气似乎有些微冷。

    抬起头来,见到那位少女脸上没有刚刚和旁人交流时的温和含笑,反倒带着一丝薄怒,柳眉微微竖起,怫然不悦道:“直呼吾名,天师府不曾教导你礼数吗!”

    张瑜:“哈?!”

    不是,

    这个和刚刚见到的不一样啊?!

    张浩和沈寄风茫然看着花店的门被打开,然后张瑜就像是被一只无形大手拎着一样,丢出了花店,啪一下屁股着地坐在地上,两人看了看面容罩着一层薄冰,似乎隐隐然不喜的少女,看了看懵逼的张瑜,想了想,转过头,看着愉快开店的馆主。

    张浩和沈寄风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底的神色。

    绝对有问题!

    s:又要准备新的故事,卡文卡得要死啊……躺尸。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