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镇妖博物馆 第六十九章 情之所执,落幕(四千字章求订阅)
    卫渊神色颇为狼狈。

    他的手脚都因为之前过于用力而微微颤抖着,身躯刺痛,每一次的呼吸都会引起卧虎决和煞气在体内的争斗,这此所见鬼王,实在是卫渊之前从不曾遇到过的大敌,战到此时,早已是精疲力竭。

    此刻坐倒在地,心神俱疲,一根手指都不想要再动。

    而在那鬼物彻底烟消云散之际,卧虎腰牌低声震颤。

    灵台中有文字流过,是获得的功勋。

    或许是因为卫渊只不过是补了最后一剑,功勋没有如想象那么多,但是也不少,和先前盗取羽衣时杀的妖鬼凑起来,勉勉强强得了一百之数,先前斩一小鬼不过是二三之术,而七娘是自行散去了戾气,只得七点功勋。

    这已是难得的丰厚数字。

    卫渊吐出一口浊气。

    稍微缓和了一会儿气息,强撑着起身,回过头来,看到满山的废墟,想到了刚刚曾见到的那邪道人,也不知那道人是否已经被天女唤起的风暴卷做齑粉,有没有留下一丝魂魄用来驱鬼。

    泉市邪术传播之事,以及究竟是谁导致了这鬼域当中妖魔的复苏。

    恐怕都和那道人脱不开干系。

    卫渊取出一枚千里追踪符,抖手将其燃起,自身感知大幅度上升,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无比清晰,旋即就看到那道人气息,竟未曾消散,反倒是不知用什么手段避开了堪称天灾的风暴,往山下隐蔽处奔去。

    ………………

    黑袍道人狼狈不堪,直往山下奔走。

    面色煞白,气喘如牛。

    现在只是稍微回忆刚刚那仿佛天怒的场景,都会让他觉得头皮发麻,惊惧难言,如果不是祖师传下的躲灾避劫符警示,他恐怕必死无疑,可就算是侥幸逃得了一命,一身道行却被那风雷撞破,连符箓都耗了干净,这才将将逃得一命。

    道人脚下踩空,跌倒在地上滚了两圈。

    远远已经见到了山下仿照人间所做的村落酒店,咬着牙,挣扎起来继续往过走。

    只需要藏进去,只需要躲进那些生人当中,就能够偷偷溜出去。

    然后将今日所见传出。

    秦汉天女复苏,古之卧虎再现。

    要将这些消息全部都传出去。

    他隐隐约约听到了这座山另一个侧面,低沉癫狂的怒吼,知道卧虎和天女眼下正对上了这鬼域妖魔的本体,无暇顾及自己这边,更是提一口气,加快速度,可就在他就要走到目标所在的时候,一股寒意浮现。

    道士几乎是本能朝着侧面翻滚了下。

    尔后,脊背一凉,就是火辣辣的剧痛感。

    已是负了伤。

    口中低低痛吼了一声,那黑袍道士挣扎着转过身来,见到树林的阴影中走出一个人来,一身灰色褐色的衣服,身躯枯瘦,面无表情,像是个老人,又像是个年轻人,如果卫渊在此,当能认得出来,这正是那民宿店的老板吴六。

    他现在恶狠狠地盯着那道人,牙齿咬得嘎吱作响。

    他枯瘦地几乎没有肌肉的手臂,拖拽着一柄森森的鬼头刀,在地上划出一道痕迹来。

    风暴平息,但是却牵扯云气,现在山上一片晴空,山周却是突兀下起了暴雨,将这里两人身上衣服淋得透湿,吴六眼睛发红,死死盯着那道人,那将他骗入水中,把他魂魄封在**内,人不人,鬼不鬼的道人。

    咬紧牙关,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奸道!!”

    “终于等到你了……”

    黑衣道人看着那复仇来的吴六,眼底却是惊诧之后的荒谬和被看轻的怒意,冷笑道:“区区一只尸鬼,在这里放什么屁话!”

    吴六瞪大了双目,那张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疯狂而且痛苦。

    他迈开脚步,在雨夜之中,朝着黑衣道人冲过去。

    阴森森的鬼头刀借助扭身的力气扬起,带着一个普通人的怒火,撞破了雨帘。

    ……………………

    卫渊靠着千里追踪符的效力,找到那邪道人的时候,道人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双目怒睁,躺倒在泥水里面,腰上给开了一道大口子,肠子混着鲜血流出来,浸泡在泥里。

    吴六靠着石头坐着。

    整个人没了一条胳膊。

    刚刚他就是用这胳膊和道人换了一命。

    一个自诩为高高在上,且苦心思虑要逃命的人,是没有办法懂一个不要性命也要复仇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道士不知道,所以他丢了性命,卫渊低下身,感觉到邪道士的魂魄在离开身体的时候就魂飞魄散。

    似乎是提前被下了咒术,根本不能给搜魂驱鬼。

    倒是在他身上翻找出了一枚黄色的符箓,上面写着他的道号和姓氏,像是身份证明,将其和道人的遗物装在一起,望向了吴六,后者复仇之后,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样,靠着石头坐着,神色呆滞。

    许久,他望着天空,似哭似笑低叹:

    “想要晒晒太阳啊……”

    ……………………

    鬼域本身存在的方式,是以鬼王为核心,积蓄洛江江水煞气,形成了有别于人间常世的一处所在,现在鬼王伏诛,江水改道,鬼域所存的基础也已经荡然无存。

    很快这一方世界就和人间相连。

    就在那反弓煞原本所在的地方,还留存在鬼域中的众人都突兀浮现。

    而原本的饭店客栈,在出现在人间的时候,变作了纸糊的东西,然后纷纷被人间阳气燃烧,消失不见,顶着一双黑眼圈的张浩等人见到那些无辜游客都还好,只是昏迷不醒,又见到卫渊,霎时心里一安。

    张浩掐了烟迎上前去,松了口气道:“卫馆主你平安无事,太好了。”

    “那鬼域怎么样了?”

    卫渊本来想要说在天女的帮助下已经解决了鬼王,回身才看到白衣天女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微微一怔,知道她不愿意出现,于是微笑答道:

    “被一位路过的高人帮忙,已经破去了。”

    “往后可以不用担心。”

    路过的高人?

    张浩和沈寄风眼神古怪,但是也没有追问,而是淋漓柯组织人手,把这些昏睡不醒的游客都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卫渊看到吴六欲言又止,于是代他向张浩道:“这位是吴六,陷落在那鬼域中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能不能帮忙找一找他的家人?”

    张浩讶然,点头道:“这自然没有问题。”

    又看向吴六,道:“不知道吴先生你家具体在哪个城市?”

    吴六迟疑了许久,才报出了一个从来没有听过的名字。

    柳村。

    最后绕了好大一圈子,加上吴六模糊的形容,才找到了正主,吴六所说的村子,竟然就是那座真正的乡村疗养中心,只不过那个名字已经很老很老了,老到了村子里也只有一些老迈到牙齿都掉光了的老人才记得。

    汽车慢慢停在村口。

    或许是煞气残留的影响,今日天上云雾压得很低,阴沉沉的,不见一点阳光。

    断了一臂的吴六颤颤巍巍走下车,看着修建地热闹繁华的村子,满眼陌生,有些不敢认,村长凑上前来,张浩和卫渊解释之后,那不过中年,满脸精干的村长很配合地找到了村子里所有姓吴的人。

    可都不认得吴六,至少对这样一个人没有印象。

    正当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做的时候,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一拍额头,突地道:

    “这,绝了户的吴家算不算?!”

    众人看去,中年村长瞪眼看过去,那青年给吓了一跳,声音都放低了下来,却还是讷讷道:“我是记起来,老村头那边儿柳树下头,那老太太不就说是死了夫家,就是姓吴的。”

    卫渊若有所思,看着激动起来的吴六,看向村长,客气道:

    “麻烦带我们去一趟。”

    村长张了张口,还是点头,道:

    “去是没有关系,可是,那老太太她,唉,你们去了就知道……”

    ………………

    卫渊等人很快就看到了那老柳树,还有柳树下坐着的老人。

    一路上从村长絮絮叨叨的叙述里知道老人年纪很大了,已经得了老年痴呆,什么都已不记得了,村长摇了摇头,道:“这老太太都已经七十多岁了,丈夫走丢也已经是六十年前的事情,大家都说是到水里淹死了,她不相信,一直都等着。”

    “等啊等的,就从十七岁等到了现在。”

    “喏,现在人都痴了,还在等。”

    “要不是村子里接济,老太太哪儿还能熬得住,现在啊,村子里的人她都不认得了……”

    村长见那断臂男人张了张口,然后朝着老人走去,这村长刚刚口里说的不怎么客气,却有些急了,抬手要拉吴六,卫渊抬臂拦住他,看着身躯颤抖的吴六,叹息一声,只是无言。

    柳树下老太太银发齐整,安静望着村口。

    卫渊迈步随着吴六。

    吴六一步步往前走,眼睛看着那老太太,自嘲道:

    “就是她,我一眼就能认得出来,她是我的妻,我们这村子偏,我家和她家对门儿,理所应当地从小玩到大,理所应当地成亲,我家穷,成亲那天我扛了两袋米面,就把她带回了我家里,她也没嫌弃我什么,只是我心底里憋着一口气,觉得旁人有的,我家的也该有。”

    “那天我是给她出去打一支簪子的,见那道士落水,我去救他……”

    他蹲下来,看着老人,似哭似笑道:

    “还记得我吗?”

    不抱什么希望,但是那连村子里人都不记得的老人看着那哭泣的枯瘦男人,却很自然地伸出手,问道:“你回来啦?”

    吴六身子颤了下,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他像是终于放下最担心最害怕的事情,一下坐倒在地上,咧嘴道:

    “我回来了。”

    他和老太太一起坐着,似乎想要如同他先前所说的那样,晒一会儿太阴,但是今天天气太过于阴沉,头靠着老柳树,看着卫渊,呢喃道:

    “真想要再晒一晒太阳啊……”

    卫渊抬头望了望天空,煞气低垂在上,不肯散去,突兀想起了先前天女操控风暴的浩瀚壮阔,心中微动,卫渊并掌如刀,朝着煞气所在,虚斩一刀。

    倚靠着先前操控煞气的经验,那残留的煞气登时被搅动。

    其实他只是将地面的煞气搅碎。

    但是煞气联结上空的风,风又牵扯着云,天地万物都有联系,于是这地方突兀地起风,风猛地上旋,压得极低的云气登时逆旋,继而于天空当中,慢慢崩碎,淡金色的,鬼域绝不可能见到的温暖阳光落下来。

    众人只是讶异这天象突然变化,咕哝一声这天气真是老天爷的脸色,说变就变,并不放在心上,卫渊却觉得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一点法力霎时间人去楼空,险些摔倒,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就见到沈寄风瞪大眼睛,看着自己。

    卫渊想起了沈寄风先前寻找到鬼域薄弱点的特长,知道瞒不过去。

    只能抬起食指,抵在唇前,微笑着嘘了一声。

    沈寄风像是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双手捂着嘴唇,瞪大眼睛,重重点头。

    代表着天地至阳之气的阳光落下来,照在了吴六的身上,他已是尸鬼,感觉到自己作为鬼的部分被驱散,灼热的痛苦浮现,似是要灰飞烟灭,却眯着眼睛,像是享受一样露出微笑。

    他小心翼翼伸手入怀,取出了一个东西,那是个小小的包裹。

    包裹里面发灰的布料,包着一枚粗糙的钗子。

    吴六轻轻把钗子放在妻子手中,等待着自己的灰飞烟灭,但是只是刺痛,而这刺痛竟然也在缓缓消失,反倒是有着阳光的温暖和煦,身体变得虚弱无力,肩膀处有剧烈的痛苦,他睁开眼睛,已经满头白发。

    手掌之上,纠缠一股清气。

    吴六瞪大眼睛,猛地抬头。

    却只见到了卫渊背影。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执念成魔,一念成佛。

    你,是否还记得我……

    我走了很久的路,跨过了千山万水,走过生,走过死,才回到这里。

    见到你。

    卫渊止步,望向前方隐于山林的天女:“多谢姑娘相助吴六。”

    “此事已毕。”

    “不知姑娘,欲要何去何从?”

    s:四千字章节~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