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镇妖博物馆 第六十八章 伏诛!
    风来,先是拂过面颊,继而浸润肩肘,最终呼啸涌动,高速奔走的狂风压缩气流,化作了纯白色的激浪,卫渊坐在山上唯一的无风之地,看着周遭风暴奔腾。

    笼罩整个鬼域山范围的风场在耳边留下了尖锐的鸣啸。

    若是从山下看去,就像是山上套了一层纯白的气流,亦或像是一大团云气从天而坠,将这山的山腰到山顶部分全部都笼罩住,并且还在以似慢实快的速度碾压搅动。

    一只只妖鬼骇然吼叫,挣扎逃命,却被这极高速旋转的狂风卷起,树木连根拔起,屋舍从上而下被风压碾碎,然后连着地基一同被卷起,尖锐锋利的碎片卷入气流当中,撕扯出刺耳的尖啸。

    妖鬼若无实体,则被暴风清气震散,若有实体,则被高速流转的尖锐碎片切割,碎裂的**,崩溃的魂魄,伴随着这荒唐宴席之上的一切,都被风暴卷入其中,最终碾碎成了齑粉。

    狂风和云雾碰撞,发出仿佛雷霆一般低沉的震声。

    竟真偶有雷霆劈落,重重轰击在这鬼域之上。

    雷火奔走,邪佞污浊之气,登时崩碎。

    卫渊看着这浩瀚壮阔的一幕而怔怔失神,无言以对。

    他不再费力挣扎坐起,而是靠着唯一剩下的废墟,将剑倒插在地,看着这以一人之力匹敌天灾的场面,这就是古代被称之为神灵的力量,最顶尖修士的风采。

    旁边恰好还有未开封的酒坛。

    索性横剑膝前,拍开封泥,仰脖饮一口酒,见天地浩瀚,道一声:

    “好!”

    天女招来的狂风将这漫山遍野的妖鬼都席卷进去,这些连卫渊都拦之不住的妖鬼哪里能够和天地伟力匹敌,登时被卷入,绞杀得魂飞魄散,只是那汲取洛江水煞百余年的鬼王,仍旧还在死死相抗。

    煞气包裹周身,勉强不曾被卷入风暴当中。

    但是显然外界洛江已经被改道,反弓煞不复存在,这些煞气用一点少一点,鬼王咬牙怒吼,苦苦支撑,却也终究逃不掉一个死字,最后一点煞气崩溃,鬼王脚步一个踉跄,身已飞起,口中兀自不甘怒吼道:

    “不,不对,你是我的!!”

    话音未落,已被卷入暴风。

    原本顺势旋转的风暴陡然逆向撕扯。

    鬼王发出一声凄厉惨叫,直接崩溃消失,同归尘土。

    而在这个时候,那风暴方才徐徐散去,眼见着这先前还鬼影绰绰,森然如狱的山上,此刻已是一片狼藉,树木被连根拔起,屋舍变作废墟,远处隐隐见到被甩出的污血,可卫渊却觉得,这山虽然变得不似先前那么热闹,反倒是让人舒坦了许多。

    身穿白衣飘带的天女乘着最后一缕清风落下。

    面色苍白,显然刚刚那极具冲击力的一幕,对于眼下的天女也不容易。

    终于结束了。

    卫渊勉力站起身来,道:“有劳姑娘。”

    天女面色泛白,点了点头,又道:“小心,它还有最后一点残留。”

    卫渊心下讶然。

    都这样了,那鬼物竟然还没死?

    天女还未开口解释,山下就传来一阵癫狂狰狞的怒吼嘶咆:

    “不,你是我的,你是我的!!”

    卫渊瞳孔收缩,往下看去。

    在这几乎已被彻底荡平的鬼域之中,一人挣扎而出。

    不,那几乎已经不能算是人。

    ……………………

    怪力乱神图卷之中,主体只有那青年,天女。

    是青年由少年变得白发苍苍,最终死去化枯骨,而天女容颜不变。

    卫渊本来是这样认为的。

    但是当看到出现的那东西之后,才突然惊觉,画卷当中还有第三个主体,只是自己一直没有注意。

    轰隆隆的声响当中,一座几乎彻底腐烂腐朽的客栈拔地而起。

    客栈上附着着粘稠如同粗大血管的黑色物体,异样地跳动着,这些造物在客栈门口的部分汇聚成了画卷上青年的模样,他的背部和这客栈容纳在一起,像是血肉长在了墙壁上,看上去扭曲而可怖,而青年的面容不断变化,时而是最初的少年,时而是人面白骨,时而又是头生牛角的妖魔。

    就好像他一生的不甘和怨念都凝聚在了这里。

    不断怒吼咆哮,有少年的音色,也有妖魔的低吼。

    卫渊注视着那前所未见的妖魔,毕竟已经不再是一开始的吴下阿蒙,看得出一些根底,这状态像是地缚灵,但是他还没有见到过这种和被束缚之地融为一体的妖魔,而这个时候,卫渊也终于明白了先前隐藏的问题。

    当初的青年不过只是凡人,哪怕心中滋生妖魔,可被卧虎斩杀之后也必死。而就算苟活,最初的故事也已经是晋朝年间,距今一千七百余年,早该魂飞魄散。

    眼下见到这客栈才想得清楚。

    原来如此。

    卫渊也不知心中感想该要如何形容,只是叹道:

    “是那木楼客栈当中留下了他生前的不甘和怨念,再加上曾修行邪术,将姑娘的羽衣和血肉邪术埋入地面,终于导致客栈妖变,想来还要加上百年前邪道修士的故意为之,让这客栈生出妖魔,竟误以为自己是他。”

    “人死而执念不灭,还要去做他生前不甘的事情。”

    “原来人之执念如此可怖可畏。”

    眼见那客栈如同自有手脚,一边凄厉怒吼,一边朝着这山中来。

    先前它有煞气缠身,还能让人生畏,眼下却已经暴露本体。

    卫渊摇摇晃晃站直身子,提起八面汉剑,道:

    “说是鬼王,竟只不过是一道执念,倚仗着煞气逞凶。”

    复又看向天女:

    “姑娘可能再战?”

    天女抿唇,微微点头,卫渊却已看出她才回复修为,施展了刚刚那种大神通,已经是强弩之末,索性提剑道:“那就有劳姑娘起风。”

    卫渊将腰牌悬在腰间一侧。

    握着剑,重重吐纳呼吸,感觉到肺腑间的刺痛,唇齿间的血沫,牙关咬住,心里倒是庆幸之前给张浩他们传讯的时候,除去了要求把洛江改道,还要他们将原本的反弓煞改成西方白虎煞。

    原本是为了防止那鬼王煞气还有不少库存,现在反倒派上用场。

    方才狂风奔走,鬼王之躯搅碎,煞气散落漫山遍野。

    卫渊隐隐感觉得到,司隶校尉腰牌和天地间重新出现的凶煞格局有所联系,西方白虎主杀伐兵戈,又是虎相,司隶校尉执掌精锐,是大汉大将军下顶尖的武官,官居二品,比两千石,又号称卧虎,和白虎煞完美契合。

    秦汉年间方士横行,若无联系,怎么可能会有卧虎之号。

    且学着这鬼王借一借煞气。

    便有后患,也顾不得了。

    卫渊右手握剑,剑刃斜指着地面,往下迈步。

    ………………

    那客栈排开山石,践踏林木,浩荡而来。

    而在前路之上,一道身影就挡在那里,正是卫渊。

    客栈门口上扭曲的青年见到了卫渊,口中便发出低沉怒吼,双眼发红。

    刚刚的记忆还清晰无比,这青年的怨念不甘,竟然直接牢牢锁定了那持剑的司隶校尉,有着高层阁楼的客栈调转方向,直奔着卫渊滚滚而来,妖气弥漫。

    卫渊双手握剑。

    卧虎腰牌之上亮起沉沉的光。

    低沉的虎啸比起往日任何一次都来得激昂凶悍,卫渊用卧虎决吸纳煞气,竟于背后出现一头凶猛无比的白虎相,旋即腰牌之上锦羽鸟长羽亮起,没入了那煞气当中。

    虎咆鸟唳。

    校尉背后一头插翅猛虎相。

    迈步,直朝着那山下客栈妖鬼奔去。

    几乎转眼之间,两人已经逼近。

    卫渊几乎能看到那青年脸上狰狞嫉妒的疯狂神色。

    并指从剑刃上拂过。

    剑身之上亮起灿灿寒芒,卫渊双手握剑,就像之前斩向鬼王后背时一样,距离那妖鬼尚且还有七步之时,就猛地斩下八面汉剑,背后插翅猛虎奔走下山,喉中怒吼,向前扑杀。

    煞气混合妖力的外相刹那间冲击在客栈之上。

    本来就是被特意保留的古代造物几乎是瞬间被煞气冲击地出现大片大片的裂痕,那些看起来坚硬的木板像是放得干硬的饼干,嗤嗤地崩碎成粉末,最终这妖鬼尚且不能靠近卫渊,就彻底变作废墟。

    只剩下了那青年的身躯,背后连着一截客栈木板,翻滚在地。

    到了此刻,仍旧欲要扑杀向卫渊。

    卫渊双手握剑,任由那青年扑来,身子一闪避开。

    而后深吸一口气,口鼻间有些血腥气,双手握持剑柄,八面剑高高举起,继而朝着用力过猛的青年脖颈,重重劈斩,青年欲要挣扎避开,就在此刻,在其身上,怨气及血肉邪术所化的黑色造物中,突然浮现出一双手,死死将青年压住。

    八面汉剑全力斩落。

    那青年执念所化之物,终究落了个和所害兄长一样的下场。

    人头滚落。

    而此刻,卫渊早已精疲力尽,眼见着周围一片狼藉,群鬼散尽,尽管强驱煞气,肺腑刺痛,却仍觉得快意,难得快意!一脚将那尸首踹倒,踉跄一步。

    力竭坐倒在地,捧剑大笑。

    “妖孽!”

    “伏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敛财人生之重启〕〔宋北云〕〔灭神榜〕〔至尊神医〕〔庶女狠毒:废柴九〕〔修仙琐录〕〔神魂丹帝〕〔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织田小姐的咒术师〕〔龙王医婿江辰〕〔万古帝婿〕〔我掌管着天地钱庄〕〔我不是野人〕〔我,大秦疯太子,〕〔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