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镇妖博物馆 第六十三章 卫渊盗宝(感谢矢活吉的盟主)
    将军?

    沈寄风看着眼前黄衣女,她似乎清醒,又似乎还在梦中,无法思考。

    周围是流淌的洛江,旁边还有一座石碑,上面写着洛水渡三个古字,只是有些残破了,一切都很真实,沈寄风却无法自如行动,眼前那黄衣女复又说了几句,然后道:

    “贱妾不能亲自将此物送到姑娘身前,便在这洛水渡处等候。”

    “此事重大,万望速速来取。”

    复又再拜,便一步步退入水中。

    沈寄风心中着急,想要伸手去拉住那黄衣女,可这一动念,周围的环境霎时间如泡沫般破碎。

    ………………

    “沈师妹?沈师妹你醒醒……”

    “醒了,醒了。”

    沈寄风迷迷糊糊地被人唤醒。

    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特别行动组同时有些担心的面容,张浩见沈寄风醒过来,松了口气,递给她一杯咖啡,道:“刚刚做噩梦了吗,一直在喊着停下……”

    “你们跑了足足一夜,如果真的扛不住,先去休息一下吧。”

    沈寄风下意识接过咖啡,摇了摇头,道:

    “没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那么困,现在已经好多了。”

    “继续吧,卫馆主还在鬼域里,必须想办法再进去一趟。”

    低头抿了口咖啡,微苦的味道刺激舌尖,感觉精神一振,沈寄风又想起刚刚那短暂却又真实的梦,按了按眉心,一时间未曾想到精怪托梦这一点上,只当做自己是不是真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正在此时,她视线微微一撇,看到旁边桌子上有水迹组成文字。

    “万望速来。”

    沈寄风瞪大了眼睛。

    不是梦!

    张浩注意到沈寄风的异样,道:“怎么了?”

    沈寄风摇了摇头,想到那梦中所见,呢喃道:“我刚刚好像,做了个梦,那个梦里,有个穿黄衣服的女人……”

    ……………………

    片刻之后。

    引擎轰鸣。

    张浩右脚踩在油门上。

    特别行动组的车辆快速行驶在车辆上,他们刚刚询问了村子里的老人,才知道村子附近真的有一个叫做洛水渡的地方,只不过因为那地方水深,死了不少人,所以村子里的人基本不去那里,早已经荒废。

    他们刚刚问清楚了方向和路线,正往过赶。

    张浩咬着烟,手掌把这方向盘,道:“是托梦。”

    “能够做到托梦的同时,在你身边留下痕迹,至少有一百五十年到两百年的道行,这种精怪放在古时候,几乎是能经历一个国家由盛转衰的全部事件,这种精怪,这种精怪……”

    他摇了摇头,不知该怎么形容,又猜测道:

    “这精怪已经有快两百年道行,她口中将军,又是指的谁?难不成是两百年前大明时的武将,生前立下赫赫战功,战死之后,被后人祭祀,成了这一片区域的土地或者山水神祇,察觉到鬼域的异样,才派精怪给你托梦?”

    “可这个时代,神灵基本已经全部消失了才是。”

    沈寄风道:“可能就是因为已经如风中残烛,才需要黄姑女来传讯。”

    “或许吧。”

    张浩应了一声,踩油门的右脚又加了点力气。

    他心里还是有些焦躁。

    毕竟之前应邀而来的卫渊眼下还困在鬼域当中,刚刚还说沈寄风累了很久,这几日他也几乎没有怎么睡,眼见有了点线索,哪里还能够按捺地住,又给了点油,越野车冲撞开道路上的杂草,终于找到了那洛水渡。

    几乎是看到这地方的第一眼,沈寄风脸色就有些变了。

    除去洛水宽度不能够和鬼域当中相比,这里的地势位格和鬼域饭店所在几乎一模一样,同样是有江水流淌而过,而后几乎是以直角的弯曲度拐了一个弯,继续流淌离去。

    两人下车之后,快速走到了洛水渡石碑旁边。

    却没有找到那黄衣女子,沈寄风心神不宁,左右找了找,突然听到流水声音,转过头去,看到了一条黄鱼浮出水面,不断用尾巴拍动睡眠,沈寄风心中微动,下意识道:“黄姑女?”

    黄鱼连连点头。

    张浩听到声音,看到了那通晓人性的黄鱼,讶异之下也猜到了这恐怕就是那托梦精怪的真身。

    沈寄风在岸边蹲下来,看着那黄鱼道:“黄姑娘,那位将军要你给我们送什么东西?”

    张浩也是心中微动,一位大明末年,战功赫赫的武将。

    会有什么东西需要这黄鱼传递?

    他想起古时候‘双鲤鱼,尺素书’的典故,不由猜想这黄姑女口中是否也有一封书信,然后就看到黄鱼游到岸边,张开口,吐出了一个坚韧的水泡,有一物落在沈寄风手中,少女只是看了一眼,身子就僵硬下去。

    张浩走上前去,好奇问道:“那位大明将军给了什么东西?”

    沈寄风一点一点抬起头来,看向张浩,似乎有些懵,许久后才呆呆地道:

    “卫馆主的存储卡……”

    “什么?!!”

    ………………

    看着手上那小小的存储卡。

    张浩和沈寄风一时相对无言,脑子都有些懵。

    黄姑女说是将军要她把这东西送过来。

    但是送过来的却是需要卫渊指纹才能取下来的存储卡……

    沈寄风深深吸了口气,结结巴巴地道:“可,可能是卫馆主在里面遇到了那位将军吧,然后拜托这位黄姑女,把东西送过来。”

    张浩慢慢点了点头,道:“确实应该是这样……”

    脑海中却回忆起卫渊战斗时候,杀气浓郁,就像是从古代沙场上冲杀出的战场剑术,夹着烟的手都有些抖了抖,头皮都有些麻了,沈寄风随身背着那个大盒子似的笔记本,将存储卡插入,快速调出了里面的内容。

    只有一个文件。

    打开之后,简短的文字铺展下来。

    张浩吐出口气,定神去看文件内容,和沈寄风的神色都慢慢凝重下来,看完之后,张浩有些不敢置信道:“只是一夜不到的时间,卫馆主就已经把鬼域形成的来龙去脉都弄清楚了?”

    沈寄风将文件滑到最后,道:“卫馆主有事要我们帮忙。”

    她抬头看向那反弓煞,道:

    “掘开河道,把江水直接改道引走,直接破去这里的反弓煞,掘断鬼域根基,然后,卫馆主说如果可以的话,把这里的风水改一改。”

    “改一改?”

    “对。”

    沈寄风扶了扶眼镜,有些不明白地念道:

    “要改成比反弓煞更凶的西方白虎煞。”

    “越凶越好。”

    ……………………

    鬼域当中,气氛前所未有地热烈起来。

    四肢消瘦的饿死鬼拍掌大笑,青面獠牙的妖鬼行走于街上。

    桥下水女掩唇轻笑,立棺门前,鬼来鬼往,影影绰绰。

    好一出百鬼夜行!

    所有的鬼物都知道,今天是鬼王迎娶山上天女的日子,一旦鬼王娶亲天女,这个鬼域格局就将彻底成型,对于它们来说自有大的好处,因而这一天几乎所有鬼物都上山去给鬼王贺礼。

    但是总有例外。

    也有鬼物在这个时候还得要干活。

    一被开膛破肚的刀兵鬼满脸艳羡地看着灯火辉煌的山上,想来肯定有上好的肉可吃,心肝脾肺肾什么都不缺,但是他奉鬼王的命令,必须呆在这里看守一物,刀兵鬼遗憾地收回视线,准备回去。

    忽然!

    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几乎瞬间以膝盖压在了刀兵鬼的脊椎骨,将其狠狠地压制住,一只手捂着鬼嘴,另一只手如同短兵的断剑横着斩过咽喉,将这鬼物的脑袋直接割了下来,卫渊顺势翻滚,藏匿在一片草丛中。

    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仿佛传说中奉行信条的刺客。

    无声无息地靠近,无声无息地潜行。

    完美。

    卫渊松了口气,然后抬起头,看到左边一只握着长枪的战死鬼呆呆看着藏匿在草丛里的自己,似乎那匮乏的脑容量无法迅速理解这究竟是什么情况,和卫渊大眼瞪小眼看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要去找其他的鬼物。

    却早已被一道剑光斩下了脑袋。

    只是交手的声音毕竟还是有些大,门里有留守的鬼物听到声音,开口询问道:

    “怎么了?!”

    潜行失败。

    卫渊吐出一口气,认清楚了自己这种擅长正面攻坚,斩妖除魔的类型,对于潜行这种高难度动作来说还是太勉强,看了一眼气氛热烈的山顶,距离这里还有很远,且隔着这么远都能听得到那里嘈杂的声音,显然这边的动静基本传不到那里。

    索性放弃了悄无声息盗走羽衣的念头,堂堂正正的站起来。

    反手拔出八面汉剑,一脚踹开门。

    众鬼似乎没能想到会有生人敢这么堂堂正正进了鬼域,一时懵住。

    卫渊左手已抽出大威力枪械,对着群鬼快速将子弹打完。

    轰鸣而有节奏的枪鸣音被淹没在山顶的狂欢当中,破甲弹却打穿了此地鬼物的薄弱部位,溅射出了发臭发黑的脓血,打空子弹,这儿的几只鬼早就懵住,根本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卫渊已迅速逼近,右手中八面汉剑撕扯寒光,朝着那鬼物当头劈下。

    你好,司隶校尉。

    打劫。

    s:感谢矢活吉的盟主,谢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敛财人生之重启〕〔宋北云〕〔灭神榜〕〔至尊神医〕〔庶女狠毒:废柴九〕〔修仙琐录〕〔神魂丹帝〕〔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织田小姐的咒术师〕〔龙王医婿江辰〕〔万古帝婿〕〔我掌管着天地钱庄〕〔我不是野人〕〔我,大秦疯太子,〕〔天启预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