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镇妖博物馆 第五十五章 “一夜无事” (感谢司徒丿心的万赏)
    剑光森寒从上而来。

    却是在那鬼推门之前,卫渊早早就已借着御风神通腾空站在房门之上,等到那鬼一进来,打眼一看,就算是卫渊都觉得微有讶异,家中那几只鬼已经是死相凄惨,这鬼则更是怪模怪样。

    一共五鬼,后面四个跟着前面的鬼,亦步亦趋排成了一行。

    一个个的都是手脚瘦长发青,肚皮干瘪,穿着破旧发霉的衣服,其中有四个只在鼻子那里有两个孔,黑色空洞下面是一张裂开满是獠牙的嘴,鼻子以上就是光秃秃一片,第一个鬼则还多了一只竖着的大眼,看得渗人。

    似人非人之物,他们一进来,屋子里霎时间更为昏沉。

    于凡人睡梦中而来,亦步亦趋,也不知害了多少人性命。

    卫渊看准时机,顾不及感叹此鬼丑陋,早早凌空而下,手中八面汉剑一道森寒剑光,当着前面那鬼眼睛直接劈斩下去,剑身上早已有了破煞诛邪符效力,那鬼就只一只眼,且盯着那床铺,措手不及,剑光已逼近身来。

    只来得及一晃头,长剑擦着脖子直接贯穿过去。

    那鬼吃痛,就要大叫出声。

    卫渊凌空右脚虚空一踏,一道妖风汇聚脚下,御风而动,猛地拧身,右手八面汉剑削斩下一大块腐烂之肉,左手顺势拔出背后断剑,在那鬼退避一次磕到后面无目鬼身上时候,断剑直接刺入那一只占据大半张脸的眼睛里。

    顺势一脚狠辣,踹在这鬼胸腹,将它踹得倒地,凄厉惨嚎起来。

    后面几只鬼也乱作一团,尽数鬼吼鬼叫。

    “发生什么了?!为何有血气?”

    “你已开吃了?!”

    “不,是腐血烂肉!”

    最后面那低矮小鬼转身想跑,却不妨卫渊早早将一道符贴在门上,这小鬼便如凡人进入鬼打墙一般,四处乱撞都逃脱不得。

    这五只鬼全靠着那独目鬼引路,眼下这一只眼睛被废了,五只鬼全成了瞎子,一阵惊怒,尖啸鬼叫,尖利手掌往前撕扯,又有鬼物腹部鼓胀,奋力呼吸,卫渊只觉得身子一晃,自身元气险些就被吸出体外。

    若不是卧虎决根基和道门儒家都有关系,首重固本,这一下便要着了道。

    当即神色一凛,将门关上,仗着自身剑术轻灵,和这五只恶鬼周旋,伤而不杀,消磨其气力胆气,不过片刻就将这几只瞎鬼一一放倒。

    ……………

    卫渊手掌握剑,坐在椅子上。

    身上煞气腾腾。

    前面五只形貌丑恶的鬼物狼狈不堪,倒在地上,一个个变作滚地葫芦。

    卧虎腰牌早有文字浮现灵台,卫渊已知道了这鬼物的真身。

    疫病之鬼一目五,五鬼一目,动静一体,若是单独几个鬼去闻一个人,那个人便会生病,而一旦有五个鬼一起去闻,这人哪怕之前身强力壮,也要在七日之内病死。

    隶属于鬼部,却又属怪,为鬼怪,恶类。

    窗外村子仍旧安静,卫渊手中剑抵着地,装作对一切了如指掌的模样,唬弄这几只鬼,道:“没有想到,这里还能见到一目五这样的疫病鬼,你们来此多久了?”

    卫渊对恶鬼下手毫不留情,五只恶鬼心中早已畏惧,听到询问,为首之鬼挣扎起来,膝行往前叩头道:“这位道长饶命,饶命。”

    卫渊不应,仍旧握剑逼问,那几只鬼不得已之下,才吐漏真情。

    这村子根本就被一整个鬼域笼罩起来。

    这鬼域大有来头,似是从古时候流传下来的法阵所改,只可惜落入鬼物手中,反倒化作了个森罗鬼域,七日为期,门口打开。

    凡人进入之后,会遇到各种恶劣气候,或者大风或者大雨,进来的人不到七天不可能出去。

    可哪怕是身强力壮的人,待够七天也得损耗大半的元气,疫病鬼上身,破财鬼趴在背后,一番折腾下来,少说得耗去正常时大半的寿数,最多活到个三四十岁就得痨病复发惨死。

    而这些损耗去的寿数,也即是常人的元气阳气,自然到了这村子里。

    其他鬼物不知怎么样安排。

    反正掌柜的从不肯让他们五个一头吸一个人的元气,这样便可让客人死在外头,省得在这里出事,惹来龙虎山和茅山上的道士。

    卫渊道:“掌柜的?”

    一目五答道:

    “正是鬼域之主,开一庄子,不卖茶,不沽酒。”

    “做死人饭,迎八方客。”

    “庄子在哪里?”

    “常人要去,得走西方。”

    声音一顿,又叩首讨饶,卫渊手中剑猛地出鞘,并不留情,剑光闪动处,几只恶鬼已一一倒在地上,最后那鬼知道自己必死,凄厉怒吼一声,就要朝着卫渊扑杀上来,被断剑直接钉穿了喉咙,喉咙发出杂音,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一众恶鬼伏诛,校尉面不改色,用旁边布巾缓缓擦去剑上绿色脓血。

    卧虎腰牌微微震颤。

    斩杀一目五。

    得功勋三。

    这鬼物也就只是比卫渊之前收拾过的画皮奴稍强。

    不过,三点功勋好歹也是三点功勋,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卫渊好不容易重新有了功勋入账,在面对那不知何时,也不知从何地爆发的山君威胁,心下总是安稳了些。

    而一目五口中的掌柜的,应该就是汪弘和口里的饭店。

    这一次倒是找到了正主。

    村子宁静,卫渊将剑收好,回身见到一众鬼物倒伏在地,这一目五虽然是鬼,却又是怪类,有实体,看着碍眼,卫渊将这五只鬼物直接自窗扔到外面,皆如顽石坠在地上。

    环顾这村落,知是鬼域环伺,既走不脱,又一身技艺在身。

    索性便在这倒伏恶鬼的地方,抱剑在怀,坦然入睡。

    ………………

    黑夜之中窸窸窣窣的声音。

    有妖鬼缓缓靠近。

    “奇怪,一目五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是没有动静?”

    一鬼面色一变,道:

    “该死,他不会嘴馋真吃了人罢!”

    这时代灵气复苏,神州可自有天师府镇压一方,佛道弟子下山,众鬼匆匆赶赴一目五前去之处,然后月光下脸色凄惨,只见到五只鬼摔在地上,一身烂肉几乎成了肉泥。

    群鬼止步,眼底有骇然。

    然后皆退去。

    一夜竟然无事。

    第二日卫渊睁开眼睛,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打开窗户,看到窗外有两个人在打扫路面,肉眼看去是在扫杂草落叶,在卫渊眼中,则是两个人在打扫一目五一滩一滩烂肉。

    那对情侣路过,似乎没有想到这春日里还有这么多落叶。

    “啊,这个啊,是昨天夜里刮大风,刮下来的。”

    一个面容和煦慈祥的老婆婆回答。

    “是啊,是啊,风可快呢,像刀子一样,雨可冷啊,像宝剑一样。”

    另外一个木讷的老婆婆说道。

    那年轻女人笑着拉着男朋友,踩踏在落叶上,靴子踩着叶子,发出嗤嗤的轻响,让人心里舒服,像是来到秋日慵懒午后,卫渊看着女子脚下高跟靴抬起又落下,动作轻灵,踩着腐烂的鬼怪肉。

    噗呲,噗呲——

    高跟鞋将一块块烂肉踩碎。

    肉眼不可见的青色脓血落在米白色的裙子上,落在手上。

    那双手还紧紧握在一起。

    人在笑。

    两个打扫的老婆婆停下来,慈祥看着玩笑着的情侣。

    喉咙上下动了动,似乎是在吞咽口水。

    当当当——

    卫渊眯眼看着这一幕,手掌慢慢搭在背后断剑剑柄上。

    敲门声响起。

    卫渊将手松开,开门。

    枯瘦和气的店老板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扫视着满是鬼怪鲜血的屋子。

    躬了躬身子。

    “您好,需要打扫屋子吗?”

    ps:感谢司徒丿心的万赏,谢谢~

    如果没搞错的话,好像是凌晨上架啊,躺尸……

    十二点先更一章,然后明天白天再来三更这样,大概。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