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镇妖博物馆 第四十八章敲门声
    玄一和赵义无言以对。

    看着卫渊将那养魂木放在一处地方,养魂的效果恰好能将整个博物馆笼罩起来,他早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博物馆本身就是一个小型的聚阴地,也因此,他来之前,这里才聚集了一堆无害的鬼物。

    如果是在野外,这些家伙要么变成幽魂厉鬼,要么烟消云散。

    哪里还能开开心心地聚众吸可乐。

    此刻养魂木效果笼罩了整个博物馆,给章小鱼养好身子的同时,也能让那几个鬼物得不少的好处。

    赵义正要开口,见到卫渊反手拔出了背后断剑。

    然后一道剑光闪过。

    白玉色的养魂木直接给斩下了一寸左右。

    赵义只觉得心里重重一突,不是自己的也觉得心疼,险些叫出声来,死死忍住,卫渊手中断剑剑光不停,将那一寸玉白养魂木木心剖出,恰好能做一张木牌,正面将章小鱼名字写好。

    又从玄一那边得到了章小鱼的年岁生辰,刻录在反面。

    左下角刻了一个卫字。

    而整块腰牌上遍布细密纹路,组成了一道特殊符箓,这是卫渊换取的养魂法门,最大程度利用养魂木的特性,等一会儿再取小鱼一滴血入内,再以他的血注灵,这木牌就算是成了。

    借养魂木木心之能,佩戴在身上,能够代替已死去的肉身温养魂魄,也能让章小鱼溢散的魂魄收敛,看上去和常人无异,不容易被看出根底,而若真有道行能看得出来,见养魂牌上纹路,也知道是道门正统出身,并非邪物。

    卫渊抬起头,看到玄一和赵义沉默不言,死死盯着他这边,欲言又止。

    尤其是视线落在他手中养魂木牌上。

    符箓材质并不只有黄符。

    蕴含灵性的木材,上乘的玉石,都可以做为承载符箓的材料。

    这种符箓比起基础的黄符来说,一般是稍微难些。

    卫渊能一气呵成,是因为从腰牌换取了刻符的经验。

    将这一道养魂木牌收好,他作木牌只取用木心,还剩下了部分,将这两部分养魂木朝着赵义和玄一的方向推了推,道:“如果不介意,这两份养魂木你们收下吧。”

    “当然,不是白送的,还要麻烦你们帮忙找一找,章越之前接触过哪些人,尤其是这段时间他给谁汇过大金额的钱。”

    卫渊声音顿了顿,道:

    “续命法不是一般人能接触到的。”

    “可能有人在泄露这些左道的法门给普通人。”

    ………………

    玄一和赵义郑重应下了卫渊的要求。

    在这灵气复苏浓度开始越来越快的关头,有人泄露这类邪法出去,放着不管是巨大的隐患,章越是用自己的性命给女儿续命,可总有人会选择用别人的命。

    续命法还稍微好些。

    若涉及到些残酷蛮荒的古代巫蛊之术,祸害的人就不止一个两个了。

    玄一和赵义驱车离开了这博物馆。

    两人在路上的时候,一路无话,许久后,赵义憋不住,一边开车,一边问道:“你看到了吗……”

    “卫馆主刻的牌子。”

    玄一点了点头,复杂道:“和师祖那块牌子一模一样。”

    赵义咧了咧嘴:“何止是一模一样,师祖的牌子都有残缺的部分,是后来有人还原过的,有些地方流转不畅,毕竟那可是秦汉方术时代的玩意儿,可我见刚刚卫馆主刻牌子的时候,手熟地很,不像第一次刻。”

    两人又沉默下去。

    玄一默默道:“养魂木下的……”

    赵义点头,点了根烟,道:

    “和我太爷爷那些物件很像,应该是真货。”

    “嗯……那你要说出去吗?”

    “说出去?!”

    赵义猛地摇了摇头,道:“不说。”

    “卫馆主都给了咱们封口费了,你说啥?”

    他瞅了瞅自己那少说两千年的养魂木,道:

    “这儿只有看民俗博物馆的普通人。”

    …………………

    卫渊让章小鱼将木牌戴在身上。

    因为在章越的亲戚朋友那边,都一直认为章小鱼已经重病不治了,再加上章小鱼本身是活尸,体质特殊,卫渊暂且将她留在了博物馆里。

    在将章越后事处理完之后,章小鱼慢慢走出了失去父亲的阴影,至少表面上如此。

    只是在上学的问题上遇到了麻烦。

    这么大的孩子不可能不上学。

    但是章小鱼情况特殊,特别行动组又不可能让这样一个孩子去普通幼儿园。

    于是摆在卫渊眼前的就只剩下了一条路。

    让小鱼和道门的小孩子们一块去上学,现在这个时代,哪怕是那些小道士都必须押着老老实实上课,除去道门早课晚课,数理化生什么都得学,还得学习符箓,步法,剑法,得要以拳法养身,若是想要问那里的道长学些古琴书法,只要有精力时间,那也是顺便的事情。

    小鱼这类情况,到那里更合适些。

    这段时间章小鱼在养魂木的影响下,身体魂魄已经恢复,看上去也不再是小脸煞白,加上养魂木牌的护持,去道门那灵气纯粹之地也已无妨。

    因为卫渊在之前帮了许多忙,周怡倒是忙前忙后帮忙处理了这件事,其中玄一和赵义也出了大力气,似乎还和长辈争吵过不止一次,气地长辈吹胡子瞪眼,直骂他们不知道尊长。

    可这次不止平素跳脱的赵义,连玄一沉默告罪之后也坚持下去。

    赵义瞅了一眼长辈,心里默默想着。

    尊长啊……

    为了培养晚辈们的修行,道门的小孩子上学也都是在山里。

    原本最好的选择是就近在顺天府的白云观。

    其中也有真修之士,历史悠久,底蕴深厚,但是一来卫渊因为刘朝那玉符的缘故,对于白云观好感欠奉,二来微明宗至少有相熟之人,于是选择了微明宗。

    名字入了那山上名单,本该即刻入山。

    但是卫渊觉得在这个时候,孩子需要的应该是陪着她,而不是立刻又把她抛开,于是并没有立刻将她送到道门,而是陪了小鱼一个多月,才问她想不想要重新去上学。

    “还可以去上学吗?”

    章小鱼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

    卫渊点了点头,道:“嗯,不过那地方有些远。”

    “你要待在山上,等到放假的时候才能回来。”

    他伸出手揉了揉章小鱼的头发,道:“到时候我去接你。”

    “嗯!”

    ………………

    卫渊将章小鱼送到了道门。

    回来之后的日常生活一如既往,只是有些觉得安静,稍微不适应。

    剑术,卧虎决每日修行,符箓每日刻画。

    本身修为道行也在慢慢提升。

    而在他修为突破了一个关隘的时候,做了一个梦。

    ……………………

    苍天白云,万里长空。

    一座青山,山下城池繁华。

    卫渊提着灯走在山路里,在前面发现了一座道观。

    很难想象在现在这个时代里还有这样的道观。

    卫渊照了照道观,听到里面有动静,高声道:

    “观中有道长在吗?”

    鸦雀无声。

    他抬手按剑,一步步走进去。

    看到道观内部极为阴冷高耸,供奉的不是三清神像,而是一位威严男子,卫渊还要往前看,突然心底一寒,手中的手电筒不知何时变成了一把白灯笼,灯笼里散发出幽青色的光。

    道观墙壁流出鲜血。

    脚下台阶变作白骨。

    高耸的房梁变成了森森的锐利牙齿。

    卫渊听到一声激昂的猛虎咆哮,这道观居然只是那猛虎张开嘴巴所化,卫渊面色一变,手中的剑猛地朝着前面斩出去,但是那猛虎太过巨大,一仰脖子,卫渊直接朝着下面坠下去,两排锐利的牙齿带着一股腥臭撕咬过来,扑面一股血腥。

    ………………

    “啊!!”

    卫渊猛地睁开眼睛,面色微白。

    他坐起身来,大口灌了一瓶水,定了定神,冲了把脸冷静下来。

    是虎君,不,山君……

    是他知道了自己老家被攻破,所以用了什么法术盯上了自己,还是说,这是卧虎腰牌对自己的示警?古之名剑悬在墙壁上,若有敌人来犯则鸣啸不止,卧虎腰牌这种器物有类似的能力也正常。

    不过很显然,山君是不可避免的敌人。

    “山君……”

    卫渊抬起头,准备重新躺一会儿。

    可才合眼,那水鬼又敲响了门,卫渊不得已爬起来。

    一推门,见到一堆死鬼满脸可怜兮兮地瞅着卫渊,指着那再度空空如也的冰箱,很显然,库存又被喝干了,卫渊都忍不住要爆一句粗口,想要问他一句,之前是不是给可乐淹死的。

    但是这一堆死相各有不同却都有些狰狞的鬼物可怜巴巴盯着人看,还是有点渗人地荒,卫渊看了看自己卡里的钱。

    可乐是不大花钱。

    但是不用担心长胖,并且不会喝腻的鬼,聚众吸可乐的速度超乎你的想象。

    他无可奈何,看到天色虽然暗下来,但是没有太晚,只能主动打通了雇主方宏博的电话。

    想要预先支取一下这个月的工资,以及说好的菜钱。

    “喂,你好,方先生吗?”

    “你……你是谁?!”

    方宏博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但是隐隐有点慌乱的感觉。

    卫渊解释道:“卫渊,民俗博物馆……”

    对面电话里一声惊恐的大叫。

    卫渊皱了皱眉,道:“方先生?!方先生你还好吗?”

    电话里传来剧烈且急促的喘息着,好一会儿都平息不下去,方宏博突然问了一个问题,道:“博物馆?博,博物馆啊……卫,卫渊,你最近,有没有人,我是说,我儿子有没有去你那里?那博物馆就是他的……”

    卫渊讶然道:“您儿子?”

    “没有,怎么,您儿子要过来吗?”

    “可以给我留一个联系方式,到时候好联络……”

    对面声音沉默了,然后那声音干涩恐惧道:

    “我儿子他,已经死了啊……”

    当,当,当——

    有敲门声从电话另外一头响起,很有节奏感,但是却带着阴森的气息,给人的感觉近在咫尺。

    仿佛压在心脏上。

    当,当,

    当——

    吱呀——

    卫渊微微转过头,看向旁边的门。

    门,响了。

    听说过,死人上门的故事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