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镇妖博物馆 第二十七章 山上村落
    卧虎腰牌上出现灼热之气,卫渊经历过两次,已经有了经验,找到一张白纸,将有卫字的一面按压在白纸上,一个个文字再度开始出现,卫渊抬眼看过去。

    “凡司隶校尉所属,可斩妖诛鬼,以功勋入大汉宝库取诛邪宝兵。”

    “司隶校尉未曾斩杀妖鬼,捉拿乱祀,无有功勋,宝库无法开启。”

    卫渊微微一怔,注意到文字微妙的地方。

    是不可开启大汉宝库,也就是说,有可能这个时代还存在大汉宝库?

    没有来得及思考,文字继续浮现出来。

    “录有五类旁门,可不需道行,开启眼力,勘测阴阳。”

    然后接下来密密麻麻浮现出的文字,就是如何让一介肉眼凡胎能用自己的眼睛看到鬼怪灵体的方法,确实是不需要道行的旁门法子,其中第一种方法是牛眼泪,但是不是用普通家畜的眼泪滴进眼睛。

    那只能把自己送到眼科医院去。

    要找到黄牛,去乱坟岗割一把长出的墨草。

    回来喂牛吃下,在第二天阴气最重的寅时,如果牛开始不安叫唤,就把它杀了,取牛黄,与薄荷,甘草,晨露,混合阴物碎片,如果是通灵阴物,可以降低其他材料要求,最普通常见的阴物则是骨灰。

    将混合出的液体擦在眼眶,七天之后,能够具备相当长时间的阴阳眼。

    这种方法没有太大隐患,效果也长,但是卫渊却只能遗憾放弃。

    只是一头黄牛的价钱,就让他望而却步。

    没法,穷。

    第二种方法,见效快,效果长,只是略有隐患。

    传闻夜鸦可见生死,故而于午夜子时和寅时之间,捉坟头枯树上的青眼乌鸦一只,将那眼瞳活生生剜下来,在热水当中泡过之后吞服,切记不可咬破。

    服下之后可见生死阴阳。

    但是有高概率出问题,招惹来夜鸦群报复,甚至于夜鸦妖物的追杀。

    是汉武时期司隶校尉所得左道之法。

    施法者皆被夜鸦妖啄瞎双目后,死于群鸦啄食,遍体腐肉。

    卫渊觉得背后冒出一股冷气。

    看向剩下的三种。

    第三种,寻找见过鬼的黑狗,必须是纯黑,一根杂色都不可,于子时一刻前杀死,用桃木匕首捅进心脏,取心头血滴入眼中,此法九死一生,熬得过就能开启阴阳瞳术,而且一辈子都不会失效。

    但是大部分熬过去的人都希望从不曾开启此法。

    第四种,于阴气最重的寅时,在山下摆八卦阵,十二盏明灯照周身左右,中间放晨露一碗,取无名指指尖血,混入露水,心中念诵法咒‘天地乾坤,眼见阴阳’,可见鬼物。

    但是需要护持,否则一盏灯熄灭,自己也会变成孤魂野鬼。

    大汉永建五年,初代天师张道陵所传,能让凡人得见游魂鬼差。

    卫渊心中再度将这两种排除。

    隐患太大。

    自己真的不打算进眼科医院,也找不来天师护持。

    他看向最后一种方法。

    柳叶擦眼。

    柳枝打鬼矮三寸,柳叶抹眼也能短暂开启阴阳瞳术,但是前提是身具道门道行,如果是肉眼凡胎,则需要提前准备,以晨露浸泡混合阴物,将柳叶浸泡其中,浸泡到子时,阴气浓重即可成功,以柳叶沾此水擦眼眶,可见阴阳。

    持续时间,一盏茶。

    每次开眼需要重复擦眼。

    除去准备繁琐之外,无论是隐患还是成本,都是卫渊可以接受的程度。

    “……就这个了!”

    卫渊眼睛微亮。

    莫名其妙住进了有鬼的地方,而且虽然打定决心不去管那红绣鞋,但是隔天就又撞了鬼,再胆大心里也有点发毛,再不济,开了眼跑路也方便点,而另一方面,也多少有点好奇。

    ……………………

    材料已经备齐。

    柳叶好说,新开春,刚刚抽芽的柳树叶子多的是。

    现在已经下午,露水没有,可以用蒸馏水。

    虽然肯定比不上晨露,但是有通灵的阴物的话,其他材料可以适当放宽要求,反正也是尝试一下,失败了也没有什么损失的。

    而在这五类方法当中,最常运用的阴物就是骨灰。

    用骨灰,卫渊过不了心里那个坎,再说阴物,这屋子里就有的是。

    那两个纸人儿本身就是阴物。

    其余三个鬼物,和他们相关的物件里也有的是阴物。

    人怕鬼,是怕未知,当真正接触之后,也不会多怕。

    这句话是卫渊说的。

    至少他现在是一点都没有害怕这屋子里几只无害游魂的意思,坐在桌子上,右手轻轻叩击腰牌,在他前面,两个纸人儿阴物抱成一团瑟瑟发抖,剩下几个老鬼也都老老实实的,在卫渊的要求下,不大情愿把自己的阴物拿出来。

    这种物件,大概率是杀死他们的,或者,对它们来说执念最深的。

    亦或者就是它们本身。

    那两个纸人哆嗦着准备往水里跳。

    被哭笑不得的卫渊用手指轻轻拨开,道:

    “别,我还不至于让你们泡进去这种事情。”

    两个小纸人屁滚尿流远离那水碗,抱成一个团子瑟瑟发抖。

    卫渊看向其他几个鬼扣扣搜搜拿出来的阴物,其中一个是一团发臭发黑的烂渔网,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一个是一个大绿瓶子,足有手臂那么大,卫渊转过去看了一眼,看到上面敌敌畏三个字,眼角跳了跳。

    吃这玩意儿死的?

    他抬头看向第二个鬼的方向,勉强看到轮廓低了低头,伸手拨弄了下头发。

    从那鬼的动作里,他居然能看出一股不好意思的娇羞。

    嘴角抽了抽,把这沾染了阴气的敌敌畏扒拉开。

    这东西泡水里,太磕碜了。

    最后看了个遍,是一把断裂的八面剑,就剩个剑柄和一小节剑身,长度和匕首类似,还勉强让卫渊满意。

    他把剑泡在水里,又摘了几枚柳叶放进去,在纸人儿的引导下放到阴气最重的地方,算是完事儿,接下来也就是等时间了,一直到子夜,就代表着已经完成。

    想着时间还长,就又回去了老屋子一趟。拿了点东西,回来的时候路过富春小区,看到好几辆车,小区门口围了一圈儿人,隐隐约约传来了女人的哭嚎声音。

    “媛媛啊,你走了让妈怎么活啊媛媛……”

    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头发有银白发丝的女人,像是失了魂一样大哭着。

    凄厉绝望,让人心里发沉。

    卫渊想到那张图片,还有妖异的红绣鞋,停了停。

    “是死了闺女的那户人家……”

    周围的人群里能听到议论声。

    “这大姐年轻找了个混子,给祸害大了肚子,不愿意打掉孩子,就和家里闹掰了,那混混进了局子,她也是倔,好不容易一个人把闺女拉扯大,眼瞅着享福了,闺女给害了。”

    “唉,是啊。”

    “不知道是谁干的。”

    “总之小心点,听到了没,就说你呢,晚上别一个人出门。”

    议论纷纷。

    卫渊抿了抿唇,抱着东西离开。

    一阵忙活回到家里。

    然后满脸期待地等到了午夜子时,一手拎着卧虎腰牌,让对面几个鬼物老老实实呆着,左手拿起柳叶,很有仪式感地在眼眶一刷。

    一股凉丝丝的感觉渗入眼底。

    卫渊忍不住闭了闭眼睛,好一会儿才慢慢睁开。

    他看到了肉眼凡胎看不到的东西。

    虽然卫渊心里有准备,也差点被对面那三个鬼的尊容给吓了一跳。

    左边儿那个被泡得发胀,一看就是个水鬼。

    右边儿那大姐一张脸发青,指不定就是误食农药去世的。

    还有一个穿着古代衣服,心口上戳出个狰狞伤口,却是个刀兵鬼。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气,心里还是有点荒谬和紧张的余韵感觉,然后就有一丝丝兴奋。

    真活见鬼了!

    在他能看到这些鬼的时候,柳叶水里的阴气作用,耳朵也听到了之前听不到的声音,滴水的声音,前面几个鬼交谈的声音,这些声音一开始模糊,逐渐清晰起来。

    那水鬼瞅了瞅卫渊,道:

    “我说,这位爷好像听不到咱们说话啊。”

    “是啊,我觉得他也听不着,长得还挺俊……”

    “可他能打到我,下手还挺狠的。”

    “还是说这位爷不愿搭理咱们。”

    水鬼忧郁地道:“你看他出去那趟带回来的妹子也不说话不是。”

    卫渊本来绷着脸上表情偷听,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突然觉得不对,背后发毛。

    滴答,滴答……

    水鬼在前面坐着。

    水声却从后面传来。

    入夜了,阴气升腾,凡人退避。

    ??!

    卫渊头皮发麻,朝着前面踏出一步,与此同时回过头去看。

    他背后有鬼。

    一身黑发,身穿长裙,脚上踏着一双红底描金的三寸金莲。

    低着头,不说话。

    黑发往下滴水。

    滴答,滴答。

    入夜子时,阴气升腾,凡人退避。

    有些肉眼看不到的客人会在这个时候上门。

    嘘……

    小声些,不要回头。

    你背后,有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