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镇妖博物馆 第八章 神通
    沉睡的几只鬼被卫渊直接砸门叫醒。

    它们虽然成为了鬼物,但是又不是厉鬼,生前的影响还留着,事实上大部分鬼物没有理智,会遵循生前习惯所形成的规律活动,而这种有理智的游魂,则还保留有睡觉休息的习惯,尤其是今天好一阵惊吓,更是如此。

    此刻都睡眼惺忪地坐在卫渊前面。

    不知道为什么,才一会儿不见,他们就觉得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人多了一股让自己觉得畏惧压抑的气息,有点难以反抗他说的话,只能老老实实地呆着。

    卫渊顺手用柳叶沾水给自己开了眼。

    然后拉过一把凳子坐在群鬼前面,询问这几个鬼物的死因和擅长的事情。

    第一个是那泡胀了的水鬼,他回答完之后,卫渊看了看那水鬼,略有诧异地反问:

    “所以说,你是一个人夜钓的时候,不小心打了个瞌睡,然后栽进水里去了?”

    “是。”

    “既然那么困,为什么当时不早点回家?”

    “不成不成,出来了总得要钓点什么东西上去,哪儿能空军呢?你说说你这。”

    “那你最后钓了什么?”

    “………我钓上了一具尸体,我自己的,扒拉开脸,然后被吓了一跳,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鬼,是给水下面的烂渔网勾住,没能游上来。”

    第二位大姐是采风的画家,误食农药去世,没能救过来。

    两个纸人儿是从一个已经去世的老师傅后人那里收购来的,有些年头了,没有什么擅长的,最多因为本体是一张纸,能够从门缝里进去偷听。

    最后那阴物是断剑的古装男人正打着盹,见卫渊问道自己,还是本能地微微挺直了腰背,然后小心翼翼道:“……我的名字,有点记不大清了,不过还记得在戚大帅手下当过差,也砍过几个倭寇,不知怎么的,一觉睡到了现在。”

    戚家军?

    卫渊有些诧异。

    那可是几百年的老鬼了,居然没有像是故事里一样,变成鬼王?

    想了想,道:“那你会剑术?”

    男人老实答道:“嗯,宽剑,倭刀,枪,鸟铳都会点儿。”

    声音顿了顿,又连忙补充道:

    “不过也就是军里的粗浅武功,得结鸳鸯阵,没法和将军们比。”

    “没事,会就行。”

    卫渊将腰牌放在兜里,总算有了一个能够运用驱鬼神通的对象。

    眼下,钓鱼和画画可没有办法降妖除魔。

    他也学着古人对那戚家军的刀兵鬼抱拳一礼,道:

    “有件事情需要你配合一下,有劳了。”

    “不敢当不敢当。”

    卫渊五指微张,然后在那几只鬼物眼前,右手流光浮现,一枚质感通透的符箓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卫渊感觉自己有一部分无法形容的力量流逝,而且符箓存在期间,这力量还在不断流逝,不敢拖延,手腕一抖,将这符箓点在那被震慑而不敢动的刀兵鬼眉心,口中低声道。

    “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

    “左扶六甲,右卫六丁,何神不伏,何鬼敢当,敕!”

    …………………

    神通已经发挥了作用。

    卫渊感觉到那戚家军兵魂寄宿在了自己右手,受到自己控制。

    与此同时,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浮现心中。

    是熟悉感。

    对于冷兵器战斗,以及一部分热武器的掌握,不是需要回忆起来的技巧,而是直接融入身体的本能,是经验,在曾经在一个时代最残酷战场上磨砺和幸存得到的经验。

    他尝试熟悉着这样的感觉。

    想了想,走到旁边柜子旁边翻找起来。

    这里曾经闹过鬼,不,是确实就有鬼物,之前三个看管博物馆的人为了在网上买过龙泉宝剑,用来镇宅辟邪,事实证明并没有什么用,但是剑还是在的,因为这地方邪气,他们走的时候也没敢带走那剑。

    是八面汉剑。

    卫渊取出剑,站在客厅,握着剑柄。

    闭目冥思。

    一种熟悉感觉浮现。

    卫渊没有接触过兵器,但是现在心里自然而然浮现出了对剑的评价。

    是好钢材。

    却不是好剑。

    可惜了。

    卫渊吐出一口气,排除杂念,握着剑,尝试遵循那种本能和经验用剑,劈斩,前刺,自下而上画弧,撩拨防守,退步躲避,是朴素的战场剑术,没有多少花里胡哨的部分,一开始速度很慢,动作里还有几分生疏,但是逐渐老练,速度也慢慢提高。

    旁边水鬼见卫渊有些干涩蹩脚的剑术,脸现古怪,和另外的游魂交头接耳,评头论足。

    卫渊并不在意,只是尽可能去熟悉那种经验。

    忽然,他像是看到了尸横遍野的战场。

    是自高而下的俯瞰,是那位戚家军残魂最印象深刻的经历。

    但是那种独属于冷兵器战场的残酷血煞之气,还是冲击地卫渊瞳孔收缩,精神恍惚一瞬。

    幻象瞬间消失退散。

    却让得到的剑术经验爆发。

    卫渊就像身处于战场,前面就是狰狞的敌人,猛地后退一步,半弓步,脊背绷紧,像是紧紧绷紧的强弓。

    浑身肌肉瞬间爆发力量,手中的八面汉剑猛地前刺。

    强烈刺耳的破空之音。

    当刺这一个简单朴素的剑招结束时候,用花纹钢打造的剑身还在震颤。

    剑身上纠缠了第一类用法,驱逐恶鬼的力量溢散。

    整个屋子都温暖了许多。

    一众游魂踮起脚尖,背贴着墙壁,一动都不敢动。

    屋子里死寂地可怕,只有低沉肃杀的剑鸣缓缓溢散。

    卫渊闭了闭眼,许久后才吐出一口浊气,并指一划,虚空中一道符箓浮现,然后崩碎,解除了驱鬼之法,刀兵鬼出现在他的旁边,整个鬼看上去都有些发懵,卫渊收起剑,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就算解除了,对于剑却还残留了一部分熟练的感觉。

    虽然比不上战场上生还的战士,但是也不是普通爱好者能比的。

    戚家军残魂恍惚了下,有了些预感,道:“大人是要……”

    卫渊点了点头,指了指那红色绣鞋,道:

    “这东西找上门来了,总得处理一下。”

    他回忆起来梦里见到的那个四合院,还有古色古香,无比真实的木楼,有种本能的感觉,这木楼恐怕是真实存在的,按照各种志怪故事里的说法,这种地方肯定对收摄住女鬼有用。

    而找地方的话,可以在网上搜,但是速度肯定慢。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方法。

    “你和我去报一下案。”

    水鬼目瞪口呆:“报警抓鬼?能行么?”

    卫渊找了个盒子将红绣鞋,和之前斩下的一缕黑发收起来,道:

    “带着这些,应该可以试试说服他们帮忙找找地方。”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先前被害了的那位,脚上的红绣鞋已经没了。”

    ……………………

    在这个时候。

    一辆漆黑的车在泉市警局前停了下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