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势夺爱:天价老〕〔神偷化身〕〔斗罗大陆之兰雪〕〔世家嫡谋〕〔封少的掌上娇妻〕〔重生后大佬撕了炮〕〔水浒仙途〕〔神祖纪〕〔传奇机长〕〔天才相师〕〔洪荒关系户〕〔神之血裔〕〔重生八零最佳再婚〕〔超脑兵王〕〔婚内燃情:温少高〕〔尘尘三昧〕〔婚内燃情:总裁老〕〔婚内燃情:总裁隐〕〔言之有理〕〔宠婚来袭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是剑仙转世 第十八章 白虹剑临
    ,

    涂元端坐在自己房间里的蒲团上,闭着眼睛,正在冥想。

    整个庭院都异常安静,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声音。涂元的世界也很安静,只有磨砺锈剑的声音。

    一下,一下,一下。

    每一次,锈剑的锋芒都微不可见的又增加了一分,虽然现在的速度仍然很慢,但比起修炼凝神决之前已经快上不止一倍了。

    第九道纹络出现之前,涂元的修炼速度是十,第十到纹络的打磨速度就是一。而现在,凝神决最初阶段已经圆满,锈剑的磨砺速度也从一变为了五。

    照这样看来,只需要等到凝神决第一个阶段突破,磨砺锈剑的速度应该就能重新恢复到十。

    而突破的契机,就是庭院那么大的养神玉,或者一枚神魄结晶…………

    相比于庭院内的安静,庭院外面的咸阳城却比原来又热闹了许多,尤其是皇宫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呈谏殿本是平日里大臣们与皇帝近距离议事的地方,如今却仿佛变成了验尸房。

    那名年迈的七境儒生尸体,笔直的躺在大殿中央。

    皇帝端坐于主位,太子立于身侧,二皇子,三皇子,跟几名书院天院的老师,分别站在尸体的两侧。

    经历的短暂的沉默之后,一名书院的老师开口道:“我查看过冯图的尸体,没有任何异常,应该是死于神识类的攻击手段,与太子殿下所说的事实符合。臣以为,应当即刻捉拿涂元。”

    秦帝没有说话,开口的是太子:“孔老师,你当真听懂我说了什么吗?”

    孔鸿煊说道:“臣当然听懂了,但不管怎样,冯图都是我们太阿书院的老师,代表着书院的名声。如今已经明确他是被涂元所杀,自然要捉拿涂元。”

    “那各位可否给我……不,给涂元一个解释。冯老师为什么会出现在长安街的典当铺里,又为什么会对涂元动手?”太子反问道。

    孔鸿煊面色沉稳,语气不卑不亢,“这个就要等到将涂元捉拿归案之后,再让刑律司审问了。”

    “孔老师的意思,可是代表了书院的意思?”太子沉声问道。

    孔鸿煊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太子的话。

    突然,一直没有开口的秦帝,缓缓的问了一个问题,“难道你们都不好奇,涂元到底是如何凭借只有一境的修为,反杀了七境的冯图吗?”

    “臣还是那句话,等将涂元捉拿归案,交给刑律司审讯之后,一切自会水落石出。”

    说完,他向皇帝深深的鞠了一躬,诚恳道:“陛下,太阿书院是我大秦的根基,更是我大秦的脸面。如今书院老师被人所杀,不论对错,这件事情都只能是书院对,我们必须要替冯图讨回公道。否则,书院将颜面扫地,秦国也将颜面扫地。”

    “你们几个的意思呢?”秦帝这句话问的是三个皇子。

    三皇子说道:“可以叫涂元剑师来询问一番,捉拿就算了。”

    二皇子反驳道:“涂元今天敢杀书院的老师,明天就敢动皇室的人。他从一开始就对我皇室没有任何敬畏之心,这样的人,应该尽早除掉。”

    最后,轮到了太子,他却没有急着说话,而是摇了摇头,轻声叹息。

    过了片刻,他才问了一个问题:“捉拿涂元是书院的意思,可你们有没有想过天剑宗的意思?”

    “天剑宗又如何,他们已经没有剑仙了。”二皇子说道。

    “没有剑仙,却还有四位剑圣。不论是书院里的那位,还是皇宫里的那位,都不一定挡得住他们。”太子感慨道:“二弟,你怎么跟天下人一样愚蠢,真的以为天剑宗没了青莲剑仙,就不是天剑宗了?”

    不等其他人开口,太子继续说道:“你们都错了,大错特错,而且可笑,现在居然还想着怎么追究涂元的责任?如果我是书院,我现在应该担心的,是天剑宗如何追究书院的责任。

    堂堂太阿书院天院的老师,七境修为,居然埋伏偷袭天剑宗弟子,这件事情,你们有没有想好该怎么给天剑宗交代?”

    “皇兄,你太过夸大天剑宗的实力和魄力了吧,他们真敢跟我们翻脸不成?”二皇子不屑道。

    太子没再与自己的二弟争执,而是向父皇作揖行礼:“还请父皇定夺吧。”

    秦帝沉吟半晌,而后说道:“既然你提到了天剑宗的态度,那我们就等等天剑宗的态度吧。”

    于是,涂元继续坐在家里冥想,修炼了三天。太阿书院的人没有再来皇宫,只是在书院里等待,等了三天。

    三天过去,他们没有等来天剑宗的任何一个人,却等来了一把剑。

    那把剑落在了太阿书院里面,从天而降,如同天空之中坠下的一道白虹,贯穿了天地。

    若不是太阿书院一位住在茅屋里的老者及时出手,阻挡了剑威,恐怕光是这一剑,就已经将整个太阿书院夷为平地了。而那位出手阻止的老者,也因此受了重伤。

    然后,他将任良才唤了过来,无奈的说道:“是天虹峰的白虹剑………你现在去请罪,或许还能留一条命。”

    任良才听到这个结果,不仅没有生出任何逆反的情绪,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于是他毫不犹豫的照做了。

    …………

    …………

    当日下午,任良才只身一人,来到涂元的庭院门口,向着大门鞠躬作揖,“涂元剑师,罪人任良才,前来请罪。”

    因为这里是闹市,所以周围的人很多。

    任良才的这一举动被很多人看在了眼里,他穿着太阿书院的衣服,身份也被很多人认了出来。但他本人却没有丝毫的不适,见涂元在院子里不肯应答,便索性跪坐在了地上,低着头,脊梁却挺的笔直,像一把还未出鞘的剑。

    然后,这个消息就像是插上了翅膀,飞快的传到了整个咸阳的所有角落。

    二皇子在自己的书房,手里捏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的字,令他心底止不住的颤抖。

    “白虹剑落在了太阿书院,任良才登门请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