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狂神〕〔一世枭龙 江志浩〕〔江志浩钟佳薇免费〕〔江志浩〕〔一世枭龙江志浩钟〕〔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万相之王〕〔财阀小娇妻:谢少〕〔谢少,夫人又把你〕〔林平李静小说名字〕〔我,上门女婿〕〔护花使者林平〕〔战神狼婿〕〔林清雪〕〔颜兮陆鸷〕〔隐婿〕〔重生狂妻A爆了!〕〔武神纪元〕〔重生之我真是富三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 第十九章 我本想安静围观*.
    !

    陈列:“……”

    他一时间不知道老爷子是在夸自家,还是在骂自己。

    站在老爷子身后的赵亮延,视线在几人之间穿梭,他感觉这场面有点诡异……

    但,只要他不出声,应该就可以尽可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吧?

    张东胜:“说您是老小孩儿,您还真不客气当自己是老小孩儿了?您就不想一想,您骂我是狗屁玩意儿,那您呐?您是啥?”

    被踹下来,张东胜就没想跑了。关键是他也跑不了,老爷子身边的那几个都是练家子不假,可碰上他总会留有余地,有跑脱的机会。但今儿,不还有陈列这糟心玩意儿吗?

    “别给老子扯皮!”张老爷子一指陈列,“给人道歉,顺便保证以后做个人!”

    张东胜剜了一眼腰杆笔挺的陈列,嗤笑一声没说话。

    一有事就去告家长,这样的人还想让他道歉?门都没有!

    “我凭什么跟他道歉?是他截糊了我!”

    张东胜忿忿,“明明是我先遇见的人,我先看上的,他陈列是个什么东西?截糊了我,还倒打一耙!”

    到这儿,张老爷子才算是品出味儿,“你是说你看上了人家姑娘,真心实意想追回来当媳妇儿,结果被陈列给截糊了?”

    总结简短,大方向没错,但细节和因果对不上,所以这一问话问得张东胜梗了几秒。

    他是看上了人家的美貌不假,但没有想追回来当媳妇儿。真说起来,就是想你情我愿等价互换地睡一块儿,结婚是没想着结婚的……

    张老爷子眯眼,越品越不对味儿,“张东胜,你别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他的儿子他清楚,一旦眼神发飘,就是做了亏心事的表现。

    老爷子这一句话,直接震得张东胜神魂归位,也是如此,才突然意识自己可能被诈糊了!

    “爹?陈列……没向您告状?”张东胜难以置信,“您和他今天欢聚在这儿逮我,也不是事先商量好的?”

    “什么告状?他不告状你自己都抖落干净了!”张老爷子冷哼,眼神不善,“行了,这个事儿先到这儿。你就跟我说清楚,你招惹陈列媳妇儿,是知道她嫁给陈列之前,还是之后?”

    之前和之后,性质恶劣程度差别太大……

    张老爷子叹口气,脊背不再那么挺直。

    “我不知道她嫁给陈列了。”张东胜瞅着行伍出身的亲爹,唇绷成一线,“我之前找不到她,后来找到了,她说她嫁人了。”

    赵亮延看得腹诽:……知道人家嫁人还穷追不舍呢!

    “她说了她嫁人了,你后面就没招惹了吗?”

    “……就开了个玩笑。”张东胜想到苏青湖去医院洗胃的事儿,底气不足,瞟了陈列一眼,“谁知道这么不经开玩笑。”

    陈列笑笑,“她今年刚大学毕业,没有社会上生活的经验。”

    今年刚大学毕业?

    张老爷子心顿时一突,“张东胜,你别是去招惹人家女大学生了吧?”

    不管男女,国家培养一个大学生是花了人力物力财力的,儿子如果不是真心实意想要结婚,而是抱着玩一玩的态度去追求女大学生,那不仅仅毁了人家姑娘,也毁了国家的心血!

    张东胜:“我就招惹了那么一个苏青湖。”

    张老爷子努力压制怒气,“给我说实话!”

    “说实话也就那么一个,我哪儿给您多变出来几个?”张东胜有气无力了,“虽然我不爱听您唠叨,可是我对着您也没说过什么瞎话。”

    今天大意了!

    看见陈列跟老头子一起出现,还以为陈列不做人,谁知道陈列做人了,更不是人了!

    人是没告状,可现在想想,哪哪儿都不对。

    “爸,您是怎么知道陈列……新娶的。”张东胜说不出来“二娶”两个字,总觉得这俩字配上苏青湖那张动人心魄的脸是侮辱。

    看一眼陈列,张东胜还是觉得嗓子眼堵了一只活苍蝇,压根忘了他跟陈列也没差。

    “赵亮延说的。”张老爷子说着,忽然想起自己忽略了什么,转身去看赵亮延。

    赵亮延被老爷子提名,满心都是这操淡的世界对他太不友好,正龇牙咧嘴呢,一看老爷子转身,硬生生把面部表情摆正。

    “你经常跟他联系,今天就跟我说一下,他有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

    老爷子这话叫赵亮延咋回答呢?

    赵亮延感觉到左右两道视线,差点感觉自己命不久矣。

    “……胜子还没来得及做违法乱纪的事儿,就被陈列给切断源头了。”

    这回答,让院子里的人几乎同时间一默。

    老爷子:“陈列你说。”

    作为当事人,这件事他最有发言权。

    陈列:“我领证那天有事儿没来得及通知大家,今天特意过来这边,是听说您没在家,推断您可能会去找亮子,就过来了。”

    “本来想一次通知三个,通知完我结婚的事儿就走,没想掺和进来。后来不是见您让他下来吗?就顺手帮了个忙。”

    “我呸!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就是想找我打架的。”张东胜满心呵呵。

    这厮想给小娇妻出气,当谁不知道他那小心思呢!

    “打架倒不至于,就是想让你清楚我结婚的事实。”陈列语气凉凉,“让你对她放尊重点儿。”

    赵亮延默默在一边翻译陈列这个自小就是别人家孩子的话。

    “打架倒不至于”,约等于“我可以单方面殴打”。

    “想让你清楚我结婚的事实”,差不多就是“打到你脑子清醒”。

    最后一句“让你对她放尊重点”,很明白了,就是“如果继续我行我素,我不介意打到让你没尊严。”

    张东胜看着他,“我先看上的。”

    “你是个成年人,张东胜。”陈列提醒,语气毫无起伏。

    攻击性不强,侮辱度极高。

    张东胜毛了,正想反唇相讥,就被走过来的自家老爷子一脚踩到皮鞋上。

    “陈列,你结婚的事儿你爸妈都不知道吧?”张老爷子拍拍他肩膀,“如果可以,尽早通知你爸妈,把酒席给办了,别委屈了人家姑娘。”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