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裴允歌陆远斯〕〔杨辰秦惜〕〔惊天战龙〕〔退役战神〕〔一代战神〕〔从武警新兵开始当〕〔狂少杨辰秦惜〕〔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全球高武之我是傅〕〔一代将少杨辰〕〔陆爷的小祖宗又撩〕〔被大佬们团宠后我〕〔开局十个亿〕〔都市无敌战神〕〔陵夭〕〔我只想自力更生〕〔重生之极品狂少〕〔神医保镖〕〔一宠成婚:总裁老〕〔权少溺爱:娇妻带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陛下因何造反 第34章 还是奸臣最好用&.
    !

    又来了,又来了!

    这些文官总是这样,满嘴的仁义道德为民着想,听起来都是要致君尧舜为皇帝好,实质上是用道德绑架自己这个皇帝,以达到他们不可言说的私欲!

    君不与民争利,这个民指的不是普通百姓普通私户,而是你们这些官绅,是要把丝绸完全控制的那些江南士绅吧?

    朱由检心中冷笑着。

    可是黄立极明明是河北人,为何要替江南那帮士绅说话?难道他和东林党勾结到了一起?

    想到这里,朱由检露出了狐疑的目光。

    看皇帝沉默着,殿中那些官员说的更起劲了,轮番上奏,一个个引经据典上自三皇下到五帝描述了古代圣君的作为,然后谈及皇帝除掉魏忠贤阉党大快人心是明君所为,总之一句话,皇帝要做明君便不能与民争利。

    朱由检突然有些悲哀,他除掉魏忠贤,打压东林党,满以为已经彻底控制了朝堂局势,然而涉及到了利益,满朝官员竟然没有一个站出来为自己这个皇帝说话!

    这一刻,朱由检突然明白了皇祖父万历帝为何四十年不愿上朝了,那是看透了这帮文官的无耻嘴脸,偏偏又拿他们没有办法的无奈之举啊!

    可是,朕不是皇祖父,朕不怕你们,更不会对你们妥协!

    这一瞬间,朱由检心中生出强大的斗志!

    “与民争利?你们说朕是昏君吗?”朱由检幽幽的的说道。

    话语虽然平淡,但如同一道闷雷一般在殿中朝臣们心头炸响,很多人脸色大变。

    黄立极偷偷的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皇帝,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出来说了那番话。

    “陛下赎罪,臣等没有这个意思。”御史何必求连忙说道,“臣等只是致君尧舜,只愿江南织户能过的更好一些。”

    “致君尧舜?”朱由检冷冷一笑,“朕在你们眼中,恐怕是可以随意欺骗的昏君吧!”

    “苏州织造,从永乐时便有,太宗、仁宗,历代先帝都曾派出内监都苏州织造,难道在你们眼中,太宗、仁宗他们都是与民争利的昏君吗?”朱由检厉声说道。

    “臣等不敢!”一帮人哗啦啦跪倒了一片。

    “不敢?朕看你们敢的很!”朱由检冷冷道,“一个个看起来道貌岸然,一肚子的男盗女娼,打的什么鬼主意以为朕不知道吗?就是欺朕年幼!”

    这话太重,不只是何必求,几乎把满朝官员骂了个狗血淋头,好些官员如坐针毡、惶恐不安。

    黄立极脸色苍白,看着暴怒的皇帝,突然觉得有些不认识了。

    “陛下息怒,想必他们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欺君。”就在此时,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次辅施鳯来突然站了出来。

    “他们不过是一帮小小御史,读书太多读坏了脑子,听到苏州织户日子过得凄惨,便脑子一热为民请命,根本就没有看到背后的水有多深。不过臣敢保证,他们便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欺君。”

    施鳯来的话非常有技巧,把朝堂上君臣间剑拔弩张的局势一下子便化解了,把一切的起因说成了年轻御史热血盲动,并非有意触怒皇帝。

    眼下这种紧张局面若是持续下去,皇帝勃然大怒,必然有一大帮人被罢官,必然会使朝野震荡,这种局面便是朱由检也不愿看到,施鳯来看透了朱由检的心理,便果断的出面化解紧张局势。

    朱由检脸色和缓了一些,淡淡道:“那以施阁老看来,这件事应该怎么办呢?”

    施鳯来道:“苏州织造太监跋扈欺民或许有,苏州织户日子艰难也是事实,但是否全部因为织造太监原因为未可知,臣建议陛下派人往苏州查清此案。至于苏州织造衙门,担负着为宫里输送绸缎之责,非本朝独设,历朝都有,贸然裁撤更是与制不合,只要陛下能选忠心的内监管理织造衙门,想必不会再出现与民争利之举。”

    随着施鳯来的话语,朱由检脸上出现了淡淡笑容,他突然发现,这个他一向看不上,认为柔媚无节操的次辅,现在是这样的可爱。

    皇帝也需要贴心的臣子啊,哪怕他是个没有气节的谗佞之臣。这一刻,朱由检突然理解了,李林甫,秦桧,严嵩,这些历朝有名的奸臣馋臣为何能在朝堂混的如鱼得水的原因。是皇帝不知道他们品性不好吗?恐怕不是,而是这样的奸臣才好用啊!

    若是,若是上一世,自己的朝中也有这样的的奸臣在,而不是众正盈朝,自己的日子会好过很多吧。

    可笑自己上一世太过刚正,满眼看不上那些品性恶劣的臣子,竟然喜欢那些满口仁义道德东林党那样的官员,简直是可叹又可笑!

    “施爱卿所言甚和朕心!”朱由检越看施鳯来越觉得可爱,柔声说道,“这件事就这么办吧,派东厂和锦衣卫联合调查苏州织造欺压织户之事,涉及到的一应人等不管是外官内监,一律撤职查办。以后江苏织造收丝绸一律按照市场定价,不可刻意低价收购!”朱由检淡淡的道。

    “陛下圣明!”施鳯来连忙躬身行礼。

    “至于你们这些人,”朱由检看了看何必求等人,“看在施阁老的面子上,朕不管你们是真心为民请命,还是脑袋一热受人指使,朕都不追究了。”

    “谢陛下。”何必求等人脸色发白,心情很是复杂。

    他们的所为看似为民请命占据了大义,可却无法解释太宗仁宗朝也有苏州织造的事实,若是再说苏州织造是与民争利,岂不是说太宗仁宗也与民争利,岂不是骂太宗仁宗也是昏君?真要牵扯下来,光是辱骂先皇这一条罪名,便足以把他们罢官永不叙用。

    “多谢施阁老。”散朝后,何必求等人围着施鳯来表示感谢。

    “都是同殿为臣,一点小事罢了。”施鳯来摆摆手,毫不在意的样子。

    此番朝会,他趁机而出,获得了皇帝的欢心,又收获了很多御史的谢意,简直是收获满满。

    黄立极微微停了脚步,深深的看了施鳯来一眼,心中充满了警惕。

    https://www.piaotian./book_15878/ 朝仙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治愈系游戏〕〔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厉少,夫人又把你〕〔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