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这个诅咒太棒了 第五十五章 史上战争(下)(求月票)
    歌曲――《屎拉一整晚》

    词――方文山。

    曲――周杰伦。

    夜色下的树冠,有一种落寞的温暖。

    雨珠在绿叶上,倒映异兽模样。

    跳着脚漫无目的地转弯。

    不知要拉在哪个地方。

    鸟窝的电视墙,到底有谁在看。

    白杨木叶子被拉脏,数量多的任谁也擦不完。

    异兽只能习惯,拉在同类的身上……

    远处的围墙被封装,只剩弥漫臭气无差别伤。一秒记住m.luoqiuww.

    这森林,的空场。

    屎拉一整晚……

    ……

    ……

    不知不觉间。

    天,亮了。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地缝,八荒姚最先睁开双眼。

    “唔……”

    捂着嘴,小声打了个哈欠,少女抬头看了看上方,连忙拍拍陈宇肩膀:“宇哥?”

    陈宇:“……zzz”

    “宇哥?醒醒。”

    伴随着招呼声,陈宇没醒,其他人倒是都醒了。

    “啊?”段野想伸个懒腰,却被狭窄的墙壁挡住,愣了片刻,蓦然回神:“卧槽?几点了?”

    “早上了。”八荒姚掏出自己的破旧手机,看了眼时间:“六点二十。”

    “它们拉完了吗?”

    “不知道,我睡着了。”少女迟疑:“但我睡着前,凌晨左右,它们已经没动静了。”

    左侧,马丽开口:“我睡的比你晚。当时听动静,它们好像拉完就散开了。”

    “……得出去看看。”段野建议。

    “我去吧。”八荒姚举手:“宇哥还在睡,要不我出去瞅瞅。”

    “不用,我可以用武法。创造一个小眼睛。”

    说着,段野双手合十……

    “砰。”

    没合成功。

    因为手肘撞在墙壁上了。

    他皱眉,立马换了个姿势,再次双手合十……

    “砰。”

    还没成功……

    “这里也太特么窄了吧?!”

    八荒姚疑惑,开口:“你可以……”

    但话未说完,就被段野瞪了回去。

    少女连忙反应过来,改嘴:“你可以上去,释放完武法再回来啊。”

    在场有外人。

    段野可以略过劲气使用武法的能力,必须要保密……

    “你们干啥呢?”

    这时,陈宇被吵醒了,有些烦躁的骂骂咧咧:“大白天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宇…宇哥,天亮了。”八荒姚弱弱道。

    “天亮了?”陈宇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天亮不正是睡觉的时候吗。”

    众人:“……”

    “……”

    “……”

    “嗯?”

    半晌,陈宇忽然反应过来,猛地看向上方:“对了,异兽都拉完了吧?”

    段野:“拉完了。”

    “啪!”

    陈宇一巴掌拍在段野的后脑勺上:“那你不把我喊起来?!”

    众人:“……”

    “我得快点出去看看。”陈宇撑起身子,一点一点的向上爬:“那些屎可都是咱们嘴里的,不能让别人抢了去!”

    众人:“……”

    很快,陈宇钻出地面,刚露头扫了一眼,一股恶臭便扑面而来……

    “……呕!”

    地缝内,马丽抬头:“外面很恶心吗?”

    陈宇捂着嘴,连忙缩了回去:“玛德……呕,太特么臭了。恶心,真恶心。”

    马丽:“那你吐我头上,就不恶心了吗?”

    “啊?”陈宇一愣,连忙转头看去:“这么准?”

    马丽:“外面那么大地方,非得往坑里吐?”

    “emmmmm……抱歉哈,不好意思,习惯了。上面没有异兽,一会让段野给你冲冲……”

    众人,在坑内准备了几分钟后。

    便一个接一个的爬了出去。

    而地面的气味,确实难闻。

    虽不见屎,但更胜于屎……

    “这些狗东西拉屎这么臭吗?”段野捂着鼻子。

    “狗东西拉屎不臭,但异兽里有猫科的。”陈宇解释。

    “……”段野默然片刻,点头:“那就说得通了。”

    “真的……好臭啊。”八荒姚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蹲在地上,连连干呕。

    “大家不要吐出来。”

    见此,陈宇上前几步,对众人劝导:“这才哪到哪,一会咱们还得在屎里捞珠子呢。”

    众人:“……呕!”

    “不对。”陈宇纠正:“是屎汤子里。毕竟它们都是腹泻。”

    众人:“……呕呕!!”

    “别吐了。”陈宇不满:“给你们科普一个小知识,当你们闻到臭味的时候,就代表已经有屎的颗粒进入鼻腔。这就是气味的来源。吃都吃了,有什么可恶心的。”

    众人:“……呕呕呕!!!”

    “陈宇,你要是个人,就闭嘴吧!”马丽脸色发绿。

    “哦对了,还有你。”陈宇一拍脑袋:“段野,你去给马丽冲一冲。”

    “……行。”

    段野“啪”的一声,双手合十,调动体内劲气:“武夫――谁疼――大口痰拿去吃!”

    “……呕。”一直忍住没吐的马丽,这回也终于忍不住了:“你俩……要死啊!”

    “哗啦!”

    水流,打断了马丽的后话。

    冲干马丽身上的污迹,也顺便湿透了她的衣衫,露出其曼妙的身材。

    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擦擦嘴角上的污迹,马丽看向段野,面无表情:“冲头就可以了,为什么身子都要冲。”

    段野:“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呲溜。”

    马丽:“……”

    陈宇:“呲溜……”

    八荒姚:“……”

    少女低头,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自己的脚裸,眼神变得有些暗淡。

    “咦?”陈宇眼尖,指向马丽湿透的裤子:“你里面还穿着渔网袜?”

    “对啊。”马丽弯腰,掀开了自己的裤里丝:“一共两只,不是送你一只当做记号了吗。对了,把它还我吧,我还得穿。”

    “行。”陈宇点点头,对一旁的段野道:“给她吧。”

    马丽:“?”

    “哦……”段野失落的应了一声,然后撩起裤子,开始脱自己的网袜腿……

    马丽:“??”

    众人:“???”

    “喏,给你。”

    马丽:“……”

    “你不要了吗?不要我接着穿了。”

    马丽:“……武法――ntr克林的含怒气元斩!”

    ……

    “观众朋友们,异兽群聚集的地方,信号会失效。所以我们无法了解昨晚发生了什么。”

    “但天一亮,兽群四散,通过重新工作的镜头传来的画面,我们可以看到满地的粪便……”

    人山人海的鸟窝体育场内,五位解说员你一言、我一语的发表各自见解。

    “因为这次突发事件,我们特意请来了异兽研究协会的副会长,贾专家。”

    胖解说员侧开身子,露出旁边的一位老人:“贾专家,您好。”

    “你好。”贾专家轻轻与对方握了握手。

    “昨夜,详情您已经了解了吗?”

    “了解了。”贾专家看向镜头,正襟危坐:“某个班级,释放了光球,将比赛场地的异兽几乎都吸引到了一起。随后信号消失。”

    “是的。”胖解说员点头,指着远处大屏幕:“凌晨四点之后,兽群散开,只留下了一地粪便。这很奇怪,专家您怎么看?”

    “众所周知,异兽,是有群体行为的。可从始至今,还未发生过这种的事情。”

    “是的。我们也知道没发生过,所以才问您原因。”

    “那你知道原因吗?”

    “我不知道啊。”

    “你们知道吗?”贾专家看向其他解说员。

    “不知道啊……”x4

    “现场观众,以及电视机前的观众们,知道吗?”

    “不知道啊……”

    “既然都不知道,凭什么我就应该知道?”贾专家歪头:“你这逻辑很奇怪诶。”

    “……”闻言,胖解说下意识就想撸袖子。

    可镜头前,还是按耐住了。

    一旁的女解说连忙接话:“我…我们请您来,是希望您能为观众朋友们答疑解惑的。就算您不知道,作为专业人士,应该也有一些猜测吧。”

    “猜测……这倒是有。”

    “那请您给我们讲讲。”

    “好的。根据我多年的研究,以及从人类社会上吸取的经验。”贾专家严肃道:“我怀疑……”

    “怀疑什么?”胖解说员追问。

    “我怀疑它们在社交。”

    众解说:“……”

    “……社交?”女解说员疑惑:“一起拉屎?这是社交?”

    “有什么问题吗?”贾专家摊手:“我们人类,为了交流可以聚众进食。那异兽们为了交流,聚众排泄也是合理的。”

    “……那专家胡说八道,被解说员打,也合理吗?”胖解说员问。

    “当然。”贾专家点头:“世间万物,只要发生了,那就是合……”

    “砰!”

    重重一拳,将专家打翻在地。

    胖解说员捋了捋长发,面对镜头:“好,那么非常感谢贾专家为我们带来的精彩讲解。请导播将画面继续给到现场。”

    “好的。可以看到,随着雨水持续的下。异兽粪便开始向四周流淌。”

    “太糟糕了。”女解说员插话:“粪便的位置在整个场地属于高点,它们继续流淌下去,选手们可活动的空间就要缩小。”

    “没错。毕竟正常人谁也不想站在屎上。哦……快看,残留的异兽们也纷纷离去了。就连异兽也不想站在屎上……嗯?”

    胖解说突然愣住,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大惊失色:“什么?!我看到了什么?竟然有人冲进了粪堆里?”

    “不是一个人!”女解说员愕然站起身:“是…是十个!不对,是十一个!他们再干嘛?”

    “距离太远,看不清……”胖解说员眯起双眼,努力观察:“他们好像弯着腰,在屎里玩……”

    “不是玩。他们是在……卧槽!”女解说员爆出了脏口:“他们在吃!”

    “卧槽!真的在吃啊!”

    “还在一边吃一边笑……”

    ……

    “哈哈哈哈!”

    周身笼罩着隔绝的水膜,陈宇站在没入膝盖的屎海中,仰天狂笑:“第三十颗!我捞到的第三十颗了!”

    在他身后不远处,段野也包裹在水膜内,抿嘴,双手握着编制好的草网,捞出一颗黑乎乎的圆球。

    “唰唰。”

    甩甩球上的污迹,他把圆球放在面前观察了一下,也忍不住放声大笑:“哈哈!我这是第33颗!宇哥你也不行啊。”

    “一共捞了多少颗了?”

    “咱俩就六十多颗了,加上姚子、马丽她们,怎么也得超两百了。”

    “她们效率太慢。”陈宇有些不满,回头对众人喊道:“都进屎里了,还穿着‘防护服’,就放开点不行吗?矫情啥呢?”

    “老娘们就是弱。”段野撇撇嘴:“虽然一开始有点恶心,但泡着泡着不就习惯了。”

    “你…你这个隔绝,真的能隔绝吗?”八荒姚苦着脸,捅了捅面前的水幕。

    “这是用来阻挡毒气侵袭的武法。”段野脸色不善:“你在质疑我的专业?”

    “我…我害怕屎透过来……”

    “放心,透不过来,你就使劲捞吧!”说着,段野捧起一滩屎,扔在了自己头上:“看,进不来。”

    “呕……”不远处,马丽满脸黑线:“不要做奇怪的动作行吗?那边摄像头都飞过来了,你们不要脸了,我们还要啊。”

    “什么是脸?”段野疑惑的问陈宇。

    “不道啊。”陈宇摊手:“只要让我拿到第一名的奖品,我睡屎里都行。”

    “我也是。只要让我拿到第二名的奖品,吃屎都行。”

    “你这吃屎就有点恶心了。”

    “你睡屎里也没好哪去……”

    将荧光珠放入脚边的草筐里,陈宇觉得自己应该鼓舞一下士气,加快团队捞屎的效率。

    否则等一阵子,其他选手回过味来,就有竞争者了……

    “各位。”

    清了清嗓子,陈宇扫视众人:“我们躲在隔离内,很干净,把心理负担都给老子扔掉!”

    众人:“……”

    “我是学理工的,就用数学来讲话。”

    说着,陈宇环指周围的粪便:“每个人,一分钟捞十八公斤的屎,捞个两小时,很容……很难吗?捞一下就三公斤。很难吗?”

    众人:“……”

    陈宇:“一点都不难,我们怕什么?”

    众人:“……”

    陈宇:“就这么一摊屎,看起来很多嘛?”

    众人:“……”

    “跟你们说这些,其实就一件事情。”陈宇耸肩:“数字会说话,我们不用怕!”

    众人:“……”

    “现在,我就要搞末位淘汰,三十分钟后,谁捞的珠子最少,我就把他真扔屎里。”

    众人:“!!!”

    “干活!”

    所有人行动的速度徒然加快。

    一颗颗闪亮的荧光珠重现于世……

    “嗡嗡嗡……”

    悬浮的摄像头缓缓飘来,发现陈宇等人是在捞珠子后,显然吃惊不小,围着陈宇绕了绕去。

    “滚!”

    陈宇烦躁,捧起一团屎就泼在了镜头上。

    顿时,引起了全球范围的呕吐……

    ……

    十分钟。

    三十分钟。

    七十分钟……

    当众人收集了四百多颗荧光珠后,远方,终于出现了三个同样在捞屎的人影。

    陈宇看清了对方。

    对方也看到了陈宇等人。

    在场所有武者的动作骤然一僵,萧杀的气势与臭味混合,迅速弥漫。

    “来人了。”

    直起身,陈宇拔出锋利的长剑。

    “呛!”

    剑身,穿透水幕,直指天空。

    “来者……”他声如惊雷:“何人?!”

    “你们是谁?”远处三人中的为首者大喊。

    陈宇双眼微眯:“这片屎,被我们承包了,滚!”

    “这屎,写你名字了?”

    “就问你走不走。别找屎。”

    “我们就是来找屎的。如何?”

    “好。”陈宇眼中杀机四溢,剑气如虹:“既然如此……”

    “砰!”

    劲气爆发!

    屎花四溅!

    屎上战争……

    正式拉响……

    ……

    ps:求月票啊!有月票的赏几张月票。凌晨继续加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顶点手机版网址: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