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剑帝重生都市〕〔桃运小兽医〕〔豪门妻约:我老婆〕〔纪少在线撒狗粮〕〔农家娘子有点辣〕〔皇子妃〕〔九流相师〕〔宠妻攻略:神秘老〕〔前夫又想耍花样〕〔我是王者〕〔仙域归来〕〔都市超级医生〕〔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文娱从综艺开始〕〔金主大人,请矜持〕〔我就是富豪〕〔顾少的独家挚爱〕〔最佳女婿江颜林羽〕〔大国制造〕〔画堂归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见倾心:盛宠嚣张嫡女 第243章
    冷斯言眸子转身,“这个,我倒是真的差点就忘记了。”

    冷斯言像是忽然明白过来了什么,他转头看着侍女一脸不可置信,“那现在你们妖王带着你们王妃回忆过去,是想要放手?!”

    “奴婢不知,妖王高深莫测,他的心理岂是我们这些奴婢能随意猜测到的啊!”侍女看到冷斯言热切的眼神,心跳漏了一拍,连忙低下头,不敢看冷斯言。

    冷斯言看着侍女这样的表情,心中了然,随即弯唇冲着侍女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说出口的话也异常温柔。

    “好妹妹,你今天可帮了我的大忙,我回头定要好好感谢你,现在我有急事,就先行一步了。”

    他大概知道,夜子冥带着白小洛去了什么地方了,毕竟,妖界通往人界的路,只有那么一条……

    “龙王殿下!”侍女还在犯花痴的档子,冷斯言已经像一阵龙卷风似的卷了出去。

    侍女口水滴答,龙王殿下,真的太帅了呀呀呀……

    冷斯言顺着妖界通往人界的小路一路找寻夜子冥和白小洛的身影,找了一路都没有什么收获,正准备放弃的时候,却在人界出口前,现了他们俩人的身影。

    冷斯言见气氛不对,于是弯身躲在一旁的草丛中,准备见机行事!

    此刻的夜子冥和白小洛正站在人界出口前,一脸严肃。

    夜子冥对着白小洛道,“小洛,我放你走……”

    沉默!无穷无尽的沉默在两人之间游走,白小洛甚至都有片刻的窒息感了,过了好一会儿才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夜子冥,去看夜子冥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他是在跟她开玩笑嘛?!

    还是在试探她的想法?

    之前,他不是一直很反对她回去吗?

    怎么如今却如此主动的提了起来了?

    夜子冥只是安安静静的注视着白小洛,绝美的容颜没有因为白小洛的注视而有一丝的动容,白小洛看了半天,现自己一无所获,他根本不知道他现在内心是怎么样的想法。

    两人之间继续蔓延着沉默,过了好大一会儿,白小洛才确定,他说的是真的!

    他不是在跟她开玩笑,也不是在试探她内心的想法,他真的是在让她回去!

    因为她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悲伤!

    白小洛艰难的开口,带着浓浓的颤抖,“你,刚才是在说,让我回去吗?!”

    她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夜子冥,不敢置信。

    夜子冥郑重点头,眼神坚决,“是,我说,我放你走!”

    “为什么?!”白小洛想知道答案,心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揪痛了起来。

    明明她应该松口气的,明明她应该开心雀跃的,可是现在,她一点都没有那样的想法了,她只感觉到自己似乎呼吸越来越痛,已经无法呼吸了,隐约觉得,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失去了。

    夜子冥看着这样的白小洛,内心也抽痛着。

    小洛,你可知道,我比任何人,都不希望你离开!

    可是,我怎么能够那么自私,为了自己,让你失去快乐!

    为了留住你,让你抛弃自己的家人?!

    “因为,比起失去你,我更怕你伤心落泪!”夜子冥皱眉,说出自己的情话,很可能是对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最后一次说了啊。

    夜子冥如是这般想着,心口也因为这样的想法,而揪痛着。

    “夜子冥,你……”白小洛有点诧异的抬头,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被夜子冥抢了先。

    夜子冥看着白小洛,缓缓开口,声音带着磁性,让人有微风拂面感,“昨晚,你睡觉的时候喊了你的爸妈!”

    “我睡着了,我……”白小洛心虚的想解释。

    夜子冥淡淡的笑着,接着开口,“昨晚,你在我臂弯里一直在说对不起。”

    他说完,稍微停顿了一会儿,双眼注视着白小洛的反应,随即继续道,“昨晚,你在我怀里哭的很伤心!”

    夜子冥连续三个‘昨晚’,让白小洛的心颤抖成了一片。

    昨晚,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在他后面睡着的,他又是什么时候看到她这些画面的?

    难道。他一直没有睡?

    夜子冥说到这里,眼神明显黯淡了下来,声音如沙盘滴落。缓缓出声。

    “小洛,你知道吗?我本以为可以做到无视你的欢乐喜悲。无视你的父母亲人。可最后,我还是失败了。”

    想到之前,听见她说要回家。他就排斥,甚至采取了结界的措施!

    可到头来,他现她脸上的笑容少了。欢乐也少了。这是他一开始就想要的结果吗?

    很显然,不是!

    而他一开始的抵抗和抗拒,成了一个笑话。而他在自己创造的笑话里起起伏伏。

    夜子冥苦笑!

    “见到你流泪。我会心痛。见到你纠结,我会比你更加纠结。我是多么希望,你可以无视一切。眼里只有我一个人,可是我午夜梦回时扪心自问,如果。你是那般自私的女子,我还会如此的爱你,眷恋着你吗?”

    夜子冥说完抬头看着眼前的白小洛,眼睛里流露出的是深深的眷恋,这个他倾尽所有去爱的女子呵,到头来,我还是抓不住你的手和你共此天涯吗?

    看着白小洛疑惑的眼神,夜子冥摇头浅笑,“不会,我很轻易的就得到了答案,我爱的你,是善良,有同情心的,身上都是家的味道,这样的你,又怎么会无视家里的父母,而和我在这里幸福一辈子呢?”

    如果,他强留着她的人,恐怕心也留不住吧,他最怕的事情便是她人在他身边,他却摸不到她的心。

    “所以小洛,我决定放你走,让你幸福的过,快乐的活,而我,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记着你,想着你,爱着你,把你放进心底最深的地方。”

    他如今唯一能做的,便是放手了吧!

    想到放手,夜子冥的心再一次的抽痛了起来,原来放手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呢!

    他今天带着她回忆了一切来到妖界后的事情,为的只是把所有美好都定格,以后如果没有了她的日子。

    他还是可以抱着回忆活下去,他们之间的回忆,只要他细细品味,想必一辈子也不够吧,夜子冥如此这般想着。

    小洛,我并没有完全失去你,我还有我们之间的回忆!

    “夜子冥……”白小洛感觉到自己喉头已经哽咽了,眼睛里的水蒸气也渐渐的凝聚了起来。

    上天真的很不公平,为什么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亲情和爱情,为什么只能选择一个?

    她真的被折磨的快要疯掉了!

    一想到和他要分开,她的心就乱成了一团!

    夜子冥也同样的湿了眼眶,只狠狠的把白小洛往怀里一拉,低头捕获了她的红唇,白小洛还未反应过来,夜子冥的舌头就滑进了她的嘴里。

    他用力的吸允着她的唇瓣,她的舌尖,就像是饿极了般,一刻也不曾松开,彷佛要把这一生的感情都燃烧殆尽般。

    白小洛渐渐的感觉呼吸困难了起来,可她却没想着撤离,而是主动的攀附上了他的脖子,整个人贴了上去。

    片刻后,白小洛就感觉到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全身瘫软的像是一滩水,任由自己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

    她喜欢这样的感觉,这种全心全意都依赖一个人的感觉!

    这让她感觉到自己不是一个人,而是有依靠的!

    白小洛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又快又急,声音还扑通扑通的,他的吻铺天盖地,她却感觉他越来越温柔。

    四周环绕的尽数是他的气息,淡淡薄荷味甚至都把她包裹了般。

    夜子冥的吻越来越急,越来越深入,放佛要把她整个人吞了般,她的氧气尽数被他夺走,甚至脑袋都开始晕眩了起来。

    就在白小洛感觉到自己快窒息的时候,夜子冥突然就放开她的唇,手指随着她的脖颈游走,随即,嘴唇也跟着贴了上去,在她的脖颈之间来回爱抚着。

    紧接着,白小洛感到脖子上凉凉的,似乎有什么液体滑落在她的脖子上,刚想去看看液体的来源,嘴唇便再一次被夜子冥给含住了。

    这一次的吻不如前一刻的猛烈,放佛带着眷恋般,在她唇畔周围轻咬细啄,带着浓浓的不舍。

    这种不舍的感情传染着两个人,白小洛知道,这个吻,是他在对她道别。

    鼻子猛然一酸,眼泪便扑扑的往下掉,雨也在这一刻悄然落下。

    夜子冥闭上眼睛,只在细雨中慢慢的吻着她,放佛在品尝一味美味的甜品般,他不敢睁开眼睛,他怕自己睁开眼睛,便会红了眼眶,失了风度。

    这个吻,从狂风暴雨到轻吻细啄,再到骤然停止!两人早已泣不成声!

    夜子冥扯出一个艰难的笑容,对面前梨花带雨的小女人道,“小洛,我再抱抱你吧,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以后,我可能再也抱不到你了呢。”

    白小洛听见他的这句话,心里更是抓的难受,心痛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她狠狠的抽噎着,眼睛却不敢眨,她想再多看他一眼。

    眼睛甚至都因为进入雨水而酸胀起来,然而她嘴上却不认输,只嘟着嘴道,“夜子冥,你知道吗?你真的是个傻瓜。”

    白小洛的话本身是埋怨的,出口后却带着浓浓的心疼和不舍。

    夜子冥弯唇浅笑,用微笑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悲伤,对于白小洛的称呼他不否认,反而乐于接受,有点无赖的道,“遇上你之后,我就变成了傻瓜了,你嫌弃我了?”

    如此这般互相诋毁的情话,愣是让这两个人谱成了一动听的歌曲,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细雨中,凄凄艾艾,悲悲切切!

    白小洛不舍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伸手抚摸上他的脸,她猛烈的摇头,“不会,这样的你,让我很感动,有你陪伴我一生,我觉得很幸福,很知足。”

    “傻女人。”夜子冥伸手揉了揉白小洛的头,帮她把额头湿漉漉的头理到后面去,随即看着她,眼神温柔而宠溺。

    白小洛再一次因为他的温柔举动,而红了眼眶!

    这男人一开始的霸道都上哪儿去了,对她这么温柔,她怎么还忍心离开!

    她抽抽噎噎的抓住夜子冥帮她理头的手道,“夜子冥,你等着我,等我回去见过父母,把事情向他们交代清楚后我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回到你的身边,你一定要等着我。”

    白小洛心里都打定好主意了,她回去后,一定先告诉父母夜子冥的存在,让他们二老放心,她找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伴侣。

    前二十年,他们二老陪着她长大,二十年后,她的良人陪着她一生……

    夜子冥眼神闪烁,眼睛里有光点在闪烁,谁都没有预测未来的能力,他又怎么能知道,小洛是否真的一定会回来?

    但是为了让她安心也让自己宽心,他还是含笑答应,“好!”

    “我走后,你要照顾好自己。”白小洛不放心的补充道。

    “好!”夜子冥似乎只会说好这一个字了,无论白小洛说什么,他都只是看着她,温柔的答应着。

    最后白小洛似乎说的累了,干脆坐在了一边的大石头上,絮絮叨叨,放佛要出远门的人不是她自己,而是夜子冥一样。

    而夜子冥也照单全收。

    最后白小洛似乎能说的都交代完了,开始没话找话的在那边闲扯,“还有,不许勾三搭四,否则我不会饶了你的。”

    她本只是一句闲聊,并没有打算有什么实质性的约束,她只是想拖延一下时间,再多看看夜子冥而已。

    夜子冥自然是知道她内心的想法的,但也不揭穿她,只坏坏的笑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笑着道。

    “那可困难了,好像我的fa情期要到了,你不在身边,我可不可以把以前的那些妃子都招回来啊?”

    白小洛没料到夜子冥会这么回答,愣了一下,片刻后抬头,看着夜子冥的双眸,似乎想一探他这句话的真假来。

    当他看到夜子冥那深如幽谭的双眼后,顿时暴跳如雷了起来。

    “你敢,那我回来会掀翻你的后宫的。”

    她说的可是真的,她可没有开任何玩笑!

    看见白小洛暴跳如雷的样子,夜子冥爽朗的哈哈大笑,随即伸手把某个暴走的小女人捞到了怀里,软声轻哄着。

    “傻女人,这辈子,除了你我谁也不要,所以,你办完事情就要快点回来,别让我一个人守着天荒地老,更别看见帅哥就口水滴答,别以为我在妖界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恩?”

    这话前半句颇有点让人感动的意思,可到后半句就明显的是带着威胁了。

    白小洛再傻也能听出他话里浓浓的警告成分,自然是尴尬的干笑了两声,随即信誓旦旦的举手,表示自己的忠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慕少的千亿狂妻〕〔重回1981:蜜恋学〕〔我可能拿了一个假〕〔上了她的贼船〕〔春风有义马蹄疾〕〔诸天从魔童降世开〕〔权臣盛宠〕〔我爸真是大明星〕〔古武狂刀〕〔重生之绝世杀神〕〔先生你是谁〕〔法兰西之狐〕〔夫人虐渣要趁早〕〔永恒国度〕〔万古帝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