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墨〕〔重生为富〕〔全能麟少〕〔三国处处开外挂〕〔迷踪谍影〕〔帝少要宠,娇妻要〕〔银河科技帝国〕〔山沟皇帝〕〔不死武皇〕〔影视世界当神探〕〔西游之问道诸天〕〔地球最后一个炼气〕〔影后的咸鱼男友〕〔全能武修〕〔异世神棍〕〔今生唯有许诺〕〔重返2006年〕〔诸界系统之战〕〔星途璀璨:她比总〕〔超级度假村大亨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都市巅峰高手 第690章 我秦墨,难免也是薄情之人
    墨组拜帖,祭祖之日,约中武各大顶尖世家于洪家之上!这事儿,很快就不胫而走的传了开来。

    低武之中,峨山。

    初一时节,峨山弟子聚集山下,一同吃年饭,高耸峨山,响起悠扬的小曲,峨山旭门主坐于主座之上,看着下方上百位弟子,他拿着酒杯,晃着脑袋,嘴角也不由有了笑意。

    自秦墨离开低武,低武便进入了和平时期。

    这种悠闲的日子,是低武之人,最愿意看到的,低武世界,经不起风吹雨打,这样最好了。

    “不……不好了!”

    这时,一位峨山弟子急急忙忙跑了过来,未见其人,却闻其声,焦急的跑向旭门主。

    旭门主立马皱起眉头。

    大声呵斥,“大过年的!说什么污言秽语?

    什么叫不好了!”

    峨山弟子跪在地上,他指着远方,大喊道,“墨组……墨组拜战帖,邀请中武各大顶尖世家于洪家之中!墨组对中武世界,开战了!”

    “什么!”

    旭门主惊得手中酒杯掉落在地。

    大年初一,一年的新的一天,如此劲爆的新闻!秦墨不过离开低武半年光景,就向中武世界全面宣战!拉开了新的一年,焱阳武道最大的震荡!!下面的弟子,手中的酒杯,全都惊愣的掉在地上。

    墨组宣战中武,这绝对是自秦叶南逃亡之战过后,焱阳武道所出现的最大震动!时隔二十年啊!秦叶南之子,正式宣告回归!“快!快准备车!去洪家看看!”

    旭门主发出焦急的喊声。

    与此同时,随着消息不断扩散开来,整个焱阳低武世界,彻底震动了!这绝对是一件大事!墨组宣战中武,关乎焱阳武道未来走向!焱阳佛门慧心大师、焱山之主燕泰……低武世界彻底震动!“秦墨……他宣战中武了!请中武各大顶尖世家,于洪家之中上坟祭祖!”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新年的第一天,墨组就向中武宣战了!”

    “秦墨从诛神殿又回来了!他没有死!他向中武下了战书!”

    低武世界大小世家,听到消息,全都放下了休息时间,人们倾巢而出,焱阳街道上,一排排车队,在街道疾驰着向洪家开来。

    街道上,喜庆的人们,看着一辆辆豪车出现,全都懵了。

    焱阳大小街道,几乎同时有数量不同的车队出现,人们茫然的停住脚步,看到一位位焱阳顶尖人物,朝着洪家的方向前去。

    “焱阳这是怎么了?”

    “上坟祭祖,也不用出动这么多车队吧!”

    “这不光一个世家的车队……好像整个焱阳武道的车队……都出动了!”

    人们呆愣的咽着口水。

    多少知道些实情的人,凝住眉头,呵斥着身旁议论的人,“别议论!不是咱们老百姓能讨论的层面,你们只要知道,焱阳武道,要变天了就行!!”

    低武世界彻底震动!更何况中武世界!这是一场关乎中武世界生死存亡的大事!没人敢相信,秦墨不仅从诛神殿回来了,回来后的第一件事,竟是雷厉风行的向中武宣战!中武世界,十三大世家,二十多个小世家,在听闻消息后,全都闻风而动。

    人们放下了手头的事,全都朝着洪家的方向,赶了过去。

    并不是任何中武世家,都能收到墨组拜帖的。

    很多中武小世家,他们没这个资格,也只有诛神之下,中武世界头部几个世家,方才收到墨组拜帖。

    所谓撼动头部,尾部自然就会垮掉。

    这关乎到数十个中武世家切身利益,因此所有中武世家齐齐赶来,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哪怕是高武,也在此时暗流涌动起来。

    中武世界,在整个焱阳武道,起到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

    它一方面制衡低武,又另一方面,成了进入高武的门槛儿,虽中武世界发生什么,对高武影响不大,但对未来焱阳武道整个局势,影响却是不容忽略的。

    距离焱阳数百里开外,天隐市。

    这个城市,在华夏没有标注,它游离于华夏之外,又处于华夏之中,唯有华夏武道少部分人,知道它里面的情形。

    华夏武道最高的殿堂,高武世界!天隐市一处僻静的湖畔。

    在这寒冷的冬日,湖畔竟格外的温暖,按道理湖水应该结冰,但实际上,鱼儿却在湖中快乐的游着,湖畔的柳树,依旧茂盛的盛开。

    这是与寒冷冬季,截然不符的自然环境。

    一位老者,穿着红衣唐装,坐在小板凳上,静静的钓鱼。

    他脚下,乃是一个阵眼。

    阵眼发出忽明忽暗的光芒。

    这老者为了钓鱼,利用古阵法,强行开出一片春季,竟扭转了天地的气候变幻。

    “来了?”

    老者突然抬起头,淡漠的说了句。

    过了大概三秒,一阵残影划过,柳树叶随风而动,秦家东门门神曹兵,已然恭恭敬敬的站在老者身后,微微鞠着躬,不敢抬头。

    “家主,我……”“不用说,我都知道了。”

    老者淡淡道,“莫要惊了鱼儿,每年也只有这过年时日,有闲暇之日来钓钓鱼。”

    “是,可是……”曹兵点点头,有些欲言又止。

    老者手轻轻挥出,竟在虚空之中,撕开一道裂缝,洪家的场景,在裂开的圆形之中,显现出来。

    老者静静的看了过去。

    他淡淡道,“发生的什么,我都知道。”

    “风月楼既然希望焱阳武道乱一些,那就乱一些好了,无所谓的事,并不影响,权当看看热闹。”

    “天隐市太过平静,少了乐趣。”

    “正好也能看看这乐趣。”

    曹兵收回了想说的话。

    心中不由自嘲的笑了笑,自己的操心,明显太过多余。

    他安静的站在老者身后,陪老者钓着鱼,看着虚空之中的场景。

    二月的雪,如同永不凋零花瓣,好似永远都落不完。

    这一场雪,持续了大概有三天了。

    从最开始的鹅毛大雪转为细小的雪花,再到现在的鹅毛大雪。

    这年过得略显萧瑟。

    不过厚厚的积雪,终归遮不住繁华的焱阳,在过年时,该热闹,还是热闹的。

    与嘈杂略显不同的,是洪家的一片寂静。

    这种被大雪覆盖的寂静,令人不忍心去打断。

    厚厚的积雪,掩盖了往日繁华的洪家。

    这里再也没了昔日洪家鼎盛之日,没了当初的喧嚣,没了属于低武世家,该有的小日子和小热闹。

    遍地坟冢。

    洪家70人,70坟冢,尽皆在此。

    积雪厚厚的积压了一层。

    一个家族或许昌盛可以达到数百年甚至千年,但一旦落寞,不过岁月苍狗,很快凋零下来。

    积雪掩盖了这些墓碑,也掩盖了墓碑上的名字。

    自洪家灭门,已过去将近半年,再无人入洪家,这萧瑟寂静的场景,略显悲凉,如同一片荒地,渐渐被人遗忘。

    咔嚓。

    踩在雪地上,清脆的脚步声响起。

    一位眼睛蒙着黑纱布的年轻人,穿着厚厚的黑风衣,缓缓走进了洪家的宅院之中。

    他手中拿着一瓶白酒。

    亲自酿的上好的杏花村,哪怕冬日的冷风,也难掩酒的香气。

    他走到坟冢前,静静的跪在地上,用手轻轻擦拭掉为首墓碑上,厚厚的积雪。

    墓碑:洪家之主,洪仁。

    三炷香,插在了雪地之上,秦墨跪在厚厚的积雪之中,半截身子,已然进入了雪地之中。

    他打开白酒,在墓碑前洒了半瓶,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这些时月,一直忙着没来看你们。”

    “夏秋已过,已是冬季,我秦墨自认为不是薄情之人,但却也难免落入俗套,经常会忘记你们还在这里。”

    秦墨喝着白酒,自言自语说着话,天气太过寒冷,嘴中不免冒出哈气来。

    “这倒是我的罪过,我曾经以为,天下无我不治之事,但现在终归想想,不过年少轻狂,幼稚可笑罢了。”

    “我说再多,好似也救不了你们了……”洪家宅院外,响起阵阵刹车声。

    不过短短十几分钟,洪家大门外,车队绵延数里,已然停不下了。

    一位位低武之人、中武之人,踩着厚厚的雪地,轻轻走进了洪家宅院。

    他们不想打扰洪家的寂静。

    但踩雪的声音,在空旷萧索的洪家,实在很是响亮,难免扰了这份清净。

    旭门主、慧心大师、燕泰……还有中武各大世家的人,全都悉数到场,他们在得知消息后,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来的人越来越多。

    甚至连世俗富贾世家,窦家、荣家、谢家三大富贾,也都闻风而来。

    这一场浩然之战,不仅关乎武道的利益。

    同时,也牵扯了诸多各方利益。

    窦凤嫣搀扶着自己爷爷,还有谢布财、荣国乾几人,都过来了,他们站在远处,凝神看着宅院中,跪着的秦墨。

    “他疯了吗?”

    窦凤嫣紧咬发紫的嘴唇,这场寒冬,并不是柔弱的姑娘可以抵御的了的。

    她听闻秦墨宣战的消息,不顾阻拦,就和爷爷一起过来了。

    担心一路,直到看到他背影,更加的担心了。

    窦金宁取下眼镜,哈了哈气,擦了擦镜片又戴上,他缓缓说,“他一路坎坷走来,势必要疾恶如仇……”“他的行为,又岂能单单用‘疯狂’二字,来形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美漫之究极生物〕〔上了她的贼船〕〔燕京贵女〕〔重写科技格局〕〔花都绝品医神〕〔我可能拿了一个假〕〔农女倾城:太子他〕〔春风有义马蹄疾〕〔李二狗和武则天〕〔重建大明朝〕〔邪王绝宠:医品特〕〔施法诸天〕〔摄政王的医品狂妃〕〔仙道空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