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双魂印〕〔市井之徒〕〔神仙大佬也要被迫〕〔殿下的团宝小青梅〕〔最完美之爱情公寓〕〔归田嫡女带锦鲤〕〔我真是大救星〕〔全能王牌女神又暴〕〔楚氏赘婿〕〔我的梦幻年代〕〔诸天之僵尸传说〕〔噬天狂尊〕〔围棋传奇〕〔顾武〕〔都市风云〕〔都市沉浮〕〔职场沉浮录〕〔天师神医〕〔重生狂妃:太子殿〕〔湛廉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98逆流红尘 391章 韩芳气疯了!
    人情味!

    韩俊点点头,认同女友的看法。

    以后世的经历来看,社会发展越快,这种温馨日常的氛围变越淡薄。

    很多美好的记忆,在不知不觉间就消失不见,而那时往往会在心里忍不住一声长叹。

    离开九华的时候,韩俊转身看了看这片地理位置绝佳的热点地区。

    也许,当作一份礼物也不错。

    ……

    扬州,芳华玩具厂。

    一名接待文员急匆匆来到会议室,悄悄附在韩芳耳边低声了几句。

    韩芳同样低声交代文员几句,文员点头出去后,韩芳继续讨论生产工艺问题,不过明显加快了节奏。

    一刻钟后,会议结束,韩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当她看到一个近乎衰老的身影,差点没认出来。

    靠在沙发上睡着的这位老妇人,居然是熊魁的妈妈,自己曾经的婆婆。

    当初,两家撕破脸皮,熊妈可没什么好话,今天跑到厂里来绝不会是事。

    看她疲惫憔悴的样子,难道是大熊出事了?

    不过,大冬天的就这么睡容易着凉。

    韩芳当即从柜子里抱出平时熬夜睡办公室用的毛毯,轻轻盖在对方身上。

    熊母睡得不踏实,韩芳的举动立即惊醒了她。

    当她看见如今气质高雅端庄清秀的韩芳,不计前嫌地替自己盖上毛毯,眼泪水哗哗地流了出来。

    “阿芳,还是你贴心……”她好容易喊出一声,却既伤心又羞愧的不下去了。

    “阿姨,您醒了?我担心您着凉,所以……”韩芳态度温和地解释,接着问道:“您怎么会到我这里,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一声“阿姨”,让熊母明了韩芳的态度。她用袖子抹了抹眼泪,一五一十地了起来。

    听完事情的经过,让韩芳简直不敢相信。

    在红莺的关系下,熊魁上半年顺风顺水,在六月初接了一单总金额上百万的大工程。

    熊魁为之欣喜若狂,当即和红莺结婚大摆喜酒,规模和排场在宣城引起过热议。

    为了敲定大工程,以及证明自己的实力,熊魁找关系借贷了五十万缴纳保证金以及购买各种设备,准备大干一场。

    正当他雄心勃勃的时候,意外撞见红莺和别的男人出轨,熊魁不由分将对方劈头盖脸一顿胖揍。

    那名青年恼羞成怒,指着熊亏放出狠话,要让他倾家荡产。

    这种狠话,熊魁见得多了,根本不放在心上,对于红莺他给了两条路,要么以后老实在家呆着,要么离婚。

    红莺被迫之下,答应在家呆着,至此,事情告一段落。

    可随后的事令熊魁始料未及。

    投资五十万的大工程整天被流氓地痞骚扰,还屡屡遭人投诉,最终导致被勒令停工整改,却无限期被搁置。

    眼看着工期一拖再拖遥遥无期,消息灵通的投资方撤销了熊魁的包工资格,并没收了其二十万的保证金。

    熊魁顿时陷入破产。

    消息传开,借钱给熊魁的债主纷纷上门逼债。

    这帮家伙仨钱不值俩钱地变卖了工地上几乎全新的设备,又搬空了熊家所有值钱的家当和摩托车,到最后甚至逼迫熊魁母子卖了自家的楼房抵债。

    即便是这样,熊魁还欠着二十多万的外债,终日苦不堪言。

    到了十月份,与红莺出轨的青年纠结了一帮混混,找上门来将熊魁一顿毒打。

    并狂妄地告诉熊魁,是他派人扰乱工地,也是他让人投诉工程,更是他出手搁置整改审核。

    没别的,他有一个有权有势的爹,土地局某局长。

    “子,你以为你个土包子是怎么拿得下这么大工程的?实话告诉你,是你老婆陪我睡觉睡出来。

    本来打死你也就一句话的事,可我偏想看看你过得有多凄惨!

    红莺,是跟着我吃香喝辣,还是跟这个残废东躲西藏,你自己选!”

    红莺早就受不了被人逼债的窘迫日子,和熊魁的感情也因为出轨的裂痕烟消云散,所以她的选择不言而喻。

    熊魁气不过,扑上去还想与对方拼命,结果被人按倒在地。

    那青年顺手操起钢管,打断了熊魁的右腿,随后扬长而去。

    熊母求告无门,只能带着残疾的儿子住在水东镇废弃的破屋子里。

    眼看着儿子病情加重时不时陷入昏迷,熊母找遍了亲戚朋友,可他们像躲瘟神一样避着她。

    万般无奈之下,她最后想起了曾经的儿媳妇韩芳。

    抱着一线希望,熊母赶到水西镇韩家苦苦哀求。

    韩父韩母虽然因为两家的过节心有不快,但本着救人的宗旨,出钱将熊魁重新安排进医院接受治疗。

    见到韩家以德报怨儿子活命有望,熊母当即要给韩父韩母下跪道歉。

    曾华一把拉住熊母,道:“不过是乡里乡亲帮一把手,用不着这样。如果真有心,熊家还欠我大女儿一个法。”

    所以,安顿好熊魁之后,熊母按着地址找到厂里,来见韩芳。

    “阿芳,都是我不好!我瞎了眼!我给你下跪了……”着熊母掀开毛毯,就要给韩芳下跪。

    她的声音比较响亮,外面的办公人员纷纷侧目观望。

    实话,芳华玩具厂业绩不错,靠着做工、款式和成本,接下了不少代加工的生意。

    其中,仅靠愚人网络的周边玩偶一单,厂里每个月都能进账数十万,如今在扬州城也是有名气。

    而且,美女老板做事为人不气。

    每个月足额工资不,逢年过节,天寒酷暑都有额外的福利发放,虽然做工上要求严格,但私底下对待员工真的很贴心。

    平时难得见到有人因为私人事务找到厂里,如今听到办公室里传出哭声,不得不令人暗暗猜测。

    韩芳顿感头疼。

    父母接济熊家无可厚非,但妈妈也是的,你让她找到厂里给自己赔礼道歉,真是给自己找事情做!

    眼下,她也不能置之不理,一边托扶着熊母回到沙发上,一边真诚地道:“阿姨,事情都过去很久了,我早就没放在心上。

    再,您要是这么做了,传出去也不好听,所以,拜托您就别让我为难了!”

    熊母一时间百感交集,紧紧拉着韩芳的手,泣不成声。

    “阿芳,妈求求你,能不能原谅大魁?他是一时糊涂,现在他知道错了,一直后悔来着,对不起你……”

    韩芳的心情顿时纠结起来。

    原本伤透了的心,又一次被揭开伤疤,眼里已然雾气蒙蒙。

    熊魁,曾经全身心地付出却又让她恨之入骨的男人。

    在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韩芳很多次都在夜间醒来,都痛侧心扉。

    原谅?

    不,她不会再让自己受到伤害。

    想清楚之后,韩芳抽回了手,勉强笑笑道:“阿姨,我和熊魁已经离婚了,现在谈不上原谅不原谅……

    不过您放心,我会给爸妈打电话,给他治病的钱还是有的。”

    熊母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韩芳被伤得太深了,而且现在倾家荡产,韩家因为韩俊身家百亿,已经成了大富豪。

    双方根本不在一个层面,再下去,只能自取其辱。

    现在最要紧的还是照顾病床上的儿子,于是,她颤巍巍地站起身。

    “谢谢阿芳,不来这一趟我心里不安,看得出你这里很忙,大魁还要人照看着,我就不打搅你了……”

    韩芳看她精神不济,身体摇摇欲坠,赶紧劝道:“阿姨,你身体不大好,休息一晚再回去吧?”

    熊母的心都牵挂在儿子身上,她强撑着笑道:“阿芳,你心地一直都这么好,是我们家大魁没福气。

    可大魁是我的命啊,如果我不在,就怕他万一想不开……”

    完她恭恭敬敬给韩芳鞠躬,抹着眼泪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几乎衰老了一大截的背影,韩芳心潮起伏。

    玩具工业园距离市区有相当一截路,而且公交车还没开通,熊母背着包,沿着马路徒步走向汽车站。

    两鬓的白发随着寒风飘零,看上去显得格外苍老。

    走出去大概一里多路,后面一辆桑塔纳追上来,停在旁边。

    “阿姨,我送您回去!”

    眼神清明的韩芳,坐在驾驶位冲着熊母真诚地道。

    熊母又惊又喜。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此刻的韩芳,如同失而复得的珍宝!

    韩芳开车载着熊母,连夜赶到宣城水东卫生院。

    熊魁躺在病床上,腿上依然绑着夹板,因为中断过治疗,现在恢复的比较慢,还不能适应性训练。

    见到韩芳陪着母亲进来,熊魁当时就震惊了。

    他就是再浑,也羞愧难当。

    当初仗着赚了点钱,对老婆又打又骂,还和红莺乱搞,自己猪油蒙了心,才会做下桩桩件件的荒唐事。

    自己项目没了,倾家荡产,腿也被打断了,亲朋好友见死不救,反倒是韩家伸出援手,救了自己的命。

    清醒这段时间,熊母把前后始末了一遍,母子二人才真的悔不当初。

    熊母要去扬州找韩芳,熊魁深知几乎没有可能,一来把对方伤得太深,二来也没脸面对韩芳。

    可如同一朵圣洁莲花的韩芳来到病窗前,熊魁不由得低下了头。

    虽然有很多话想,但此刻他无颜开口。

    看着熊魁内疚的样子,韩芳沉默良久。

    熊母见状,给韩芳倒了一杯热水后悄悄退出病房。

    熊魁抬起头,羞愧地道:“阿芳,谢谢……”

    韩芳见状冷冷地道:“不用客气!虽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不过看在阿姨这么大年纪跑了那么远,我做晚辈的应该送她回来。”

    熊魁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恨我,这不怨你,是我自己太浑了!

    我这段时间想了很多,想来想去,都是太对不起你了,不敢求你原谅……

    不管怎么,我的命是你家救的,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报答?你拿什么报答!”韩芳突然怒气爆发。

    “我嫁给你的时候,你还记得过什么?我在你家每天都忙里忙外,可你怎么对我的?

    平时打我骂我,我都能忍,可你为什么要在外面找女人?我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你呀……”

    到气愤处,韩芳拿着手包拍打着熊魁的胸口。

    看着韩芳泪水哗哗流淌,熊魁想起往日恩爱的点点滴滴,也忍不住泪如泉涌。

    他任凭韩芳打骂,一动不动。

    好好的一个家,怎么就变成了今天这地步呢?

    他想赚更多的钱,错了吗?

    不对,赚钱没错,可他太心急了,所以想走捷径,于是找上了红莺,结果项目工程的背后都是污七八糟的事情。

    他被金钱迷住双眼和心灵。

    看着近乎疯狂的韩芳,他意识到,自己的糊涂和荒唐,给曾经的妻子造成了难以想象的痛苦。

    爱之深,痛之切!

    他强忍疼痛坐起身伸手把韩芳抱住,放声大哭。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错了!我后悔了!我悔死了……”

    被熊魁抱住,韩芳顿时清醒过来,但她也为熊魁的痛哭震住了。

    她的印象里,熊魁从没哭过。

    即便以前在工地打架,被人用铁锹劈伤了背部,一尺多长的口子血流不止,他还笑着安慰赶去照顾的自己。

    男儿有泪不轻弹啊!

    或许,他是真的知道错了!

    慢慢的,韩芳不再激动。

    熊魁拥着韩芳,只觉得久违的安心又回来了。

    就听见韩芳冷静地道:“熊魁,放开我!”

    熊魁立即松开对方,擦擦眼泪,赶紧连声道歉:“阿芳,对不起!

    要打要骂都由你,我只求你能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韩芳摇摇头。

    “熊魁,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婚姻不是孩子过家家!我现在工厂很忙,这次只是送阿姨回来,没别的意思!

    你不用想那么多,先把伤养好,至于改不改,是你自己的事。我的工厂很忙,就不多留了。”

    完,韩芳转身离开了病房,向门口的熊母告别之后,开车返回水西镇。

    熊母目送韩芳离开后,进入病房,看着灰心丧气的儿子忍不住道:“大魁,别急,听妈的话,先养好伤,再去扬州找阿芳好好认错!”

    熊魁摇摇头:“看来她是不会原谅我了!”

    熊母道:“不,她肯定会原谅你的!”

    熊魁愣住了,好半天才问道:“你没看见,刚才阿芳都快气疯了,怎么可能还会原谅我?”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界最强老公〕〔恐怖修仙世界〕〔紫星大帝〕〔我是半妖〕〔混江湖的太子爷〕〔穆少甜宠小新娘〕〔蛮人修仙传〕〔王峰〕〔笑傲不群〕〔系统向我借能力〕〔遮天女帝传〕〔穿成娇气包后我又〕〔大周仙吏〕〔爱恨江山〕〔万界武侠大冒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