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赘婿-龙王殿〕〔最强天医〕〔宋星月〕〔杨茹〕〔神魂武尊〕〔慕少凌〕〔何生秦静〕〔爱你如滴水穿石〕〔沈琦夜墨轩〕〔战神之王〕〔周天李若诗〕〔闪婚之后:养个总〕〔最强狂婿〕〔都市之狂龙战神萧〕〔最强练气师〕〔方羽唐小柔〕〔马谡别传〕〔碧罗海〕〔修真大工业时代〕〔举国开发异世界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98逆流红尘 351章 登门送礼会美人
    先更后改,半小时后刷新,给亲们添麻烦了!

    李正抢先一步,用厚实的身体挡住了韩俊,同时面向对方摆出防御姿态。

    对方手上没有武器,徒手格斗,李正自忖能应付对面的小个子。

    孙维平替韩俊预订好酒店,就待在大堂等候。

    神典商贸如今覆盖华东华北华南,尤其以华东最为集中,所以神典的总部设在尚海,这样可以兼顾南北。

    估摸着时间快到了,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转门,当韩俊走进酒店,他赶紧跑了过来。

    还没等他打招呼,突然一条大汉挡在面前,自己的肩头瞬间感受到铁钳般的压力,身体僵在当场。

    李正下手不轻,孙维平忍不住龇牙咧嘴,差点没叫出声来。

    卧槽,这谁啊?!

    韩俊这才发现是“猴子”,赶紧让李正松开对方。

    “李哥,是孙总。”

    孙维平愣了愣。

    李哥?哪儿冒出来的?

    李正知道误会了,抱歉地说了声:“孙总,对不起!”然后退到一旁。

    听过韩俊介绍,孙维平揉了揉肩,哈哈笑道:“李哥这身手,怕不是特种兵吧?”

    李正不置可否。

    韩俊笑道:“别打听,人家有纪律。对了,你一直在这等着?”

    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这里距离浦东的神典总部较远,所以韩俊特意问了一句。

    “没事,难得你来尚海,总要接待好,我才放心。来先办入住吧。”

    孙维平领着两人到前台办理了登记,跟随服务生直达商务套房。

    李正经常在境外执行任务,对于行李物品的摆放非常熟练。

    韩俊便拉着孙维平在会客厅坐下,他估计“猴子”肯定是有事要说。

    “很快就要开始销售旺季,忙得过来吗?”

    孙维平比较精明能干,两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几个月来已经把重点卖场的关系都理顺了。

    月回款已经超过两百万,而且随着卖场的不断兴起,收入翻几番绝对没问题。

    简单聊了两句,孙维平开了句玩笑:“三哥,别的不敢说,至少补考我可是紧跟您的脚步,也是三门,够意思吧不?”

    韩俊到没打听过补考情况,看样子,为了神典的业务,孙维平缺课不比他少。

    “是啊!所以我招聘职业经理人,就是为了腾出功夫抓一抓功课。

    开学以后,我尽量回归学校,争取不补考。你呢?要不要配个助理?”

    孙维平哈哈笑道:“三哥,是三嫂给你约法三章了吧?我现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补考怕啥啊!

    说实话,要不是惦记着文凭,我早就不想上学了。

    其实吧,文凭也就找工作好使,现在社会上很多地方只看能力……”

    韩俊点点头,孙维平几乎看穿了人情世故。

    未来大学生多如狗,高不成低不就,找工作的尴尬多了去,而且拿的薪水还不如工程队里的农民工。

    而且,孙维平也算是卖了个便宜,他不存在找工作问题,也就意味着他会一直跟着韩俊。

    “唉,真不知道,让你扛神典是不是害了你?但你拿不到文凭,你爸你妈指不定怎么骂我呢~”

    孙维平赶紧否认:“没有的事,我这几个月给了家里一共两万块,他们笑得嘴都合不上了。

    在电话里,一直夸你心地好有义气,还让我好好跟着你干,不能偷懒落后!”

    韩俊摆摆手,他的作用并不是主要的。

    孙维平悟性好,一说就透,吃得下苦,耐得住诱惑,每个月都能完成任务,当总经理拿高薪,完全是他应得的。

    韩俊随后聊起了经营范围品类。

    孙维平也做好功课,开始条理分明地讲述了一遍。

    最后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神秘地说:“三哥,你猜我前几天见到谁了?”

    这家伙人头熟,门路广,韩俊哪里猜得到。

    “我看到耗子了!”

    韩俊立即意识到,他说的是江浩。

    自从他和郑小军被赶出艺丰后,又到苏浙两省针对艺丰搞窜货,后来,因为艺丰和马丽厂达成城下之盟,他俩被迫离开马丽厂继续搞窜货,指望着有朝一日发大财,可不知怎么渐渐没了消息。

    韩俊不知道孙维平什么情况,于是点着香烟听对方讲述。

    事情不复杂,老郑和江浩接连丢失艺丰和马丽厂的货源,根本拿不住大一点的客户。

    没有客户就没利润,收入水平自然陡降,日子一长他们也就不可避免地窘迫起来。

    过惯了大手大脚日子的郑小军和江浩,诸事不顺的情况下心情难免不好。

    江浩因为年轻,社会经验不足,经常搞砸,这引起了郑小军的不满。

    于是,两人从斗嘴、指责到互相动手,最终导致两人分道扬镳。

    江浩走投无路,打听到孙维平现在混的风生水起,所以托人找上门。

    他见到孙维平,一把鼻涕一把泪把郑小军数落一通,甚至赌咒发誓要痛改前非,希望孙维平能帮他向韩俊说说好话,他想跟着孙维平干。

    听完之后,韩俊觉得挺可笑。

    “老九,你的意思呢?”

    孙维平叹了口气。

    “三哥,这小子虽然一身的毛病,但毕竟他受过惩罚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给他个机会以观后效,行吗?”

    韩俊点点头。

    这并不是对江浩的,而是认可孙维平的为人。

    孙维平负责神典,每个月流水和交易非常庞大,随便揩一点油就是好几万,但据财务审核,孙维平从没有以权谋私。

    至于江浩,现在韩俊和他已经不在一个层面上,确实犯不上针对他。

    “老九,既然我把神典交给你,那就是对你放心,只要按照规章制度来,我没任何意见。”

    孙维平连声感谢,表示今年一定能超额完成目标。

    接近十二点,孙维平告辞回浦东,韩俊处理完电子邮件便在卧房休息,而李正睡在客厅的加床。

    一夜无话,早晨醒来,李正陪着韩俊去健身房运动一番,洗漱吃早餐。

    等到八点,韩俊拨通了柳如眉的电话,得知柳父在家,便和李正开车前往。

    柳家是一栋花园洋房,院子里盆栽和假山布置的错落有致别有情趣。

    柳如眉开门,韩俊提着礼物跟着她进了院子。

    进了客厅,柳逸轩和荣娟都在等候,韩俊当即热情地问候:“伯父好!伯母好!”

    柳逸轩微微点头。

    荣娟笑着招呼:“韩俊,都不是外人,别拘束着了,快入座吧!”

    韩俊将礼物送上。

    “一点小小心意,还望二老不要嫌弃。”

    “嗨,你这孩子,这么客气做什么?”荣娟有些嗔怪地说道。

    柳如眉却抢着接过来打开盒子,故意说道:“送的是什么呀?我看看你的眼光咋样?”

    送给荣娟的是缅甸老坑的玻璃种吊坠,花了近百万。

    送给柳逸轩的是一串小叶紫檀手串,从清代皇宫里流传出来,花了六十多万。

    韩俊说道:“晚辈才疏学浅,也不知道挑选的这两件小玩意,合不合二老的心意?”

    柳荣二人都是古玩玉石的玩家,眼界不凡,一见之下便知不假。

    “太贵重了!”荣娟正要客气推辞。

    柳逸轩却满不在乎地说:“他赚了一百多亿,这连零头都算不上,对吧?”

    呃,伯父,您还真直接!

    韩俊笑了笑:“全靠伯父指点,这份恩情必不敢忘。”

    柳逸轩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说道:“也不过是动动嘴,都是你自己把握得好。

    既然来了,那就坐吧。小眉,给客人沏茶。”

    “哦~”柳如眉乖乖地去后面厨房泡茶,荣娟也跟着过去张罗。

    柳逸轩一直关注韩俊的动向,月中韩俊经尚海飞美利坚,特意前来拜访讨教香江股市内情。

    柳逸轩其实并不看好韩俊,因为香江股市太过于凶险复杂,稍有不慎就会倾家荡产。

    不过,韩俊对于周家李家敢于硬碰硬,甚至还要借助量子基金和摩根士丹利的操作,让他也不得不佩服。

    香江作为大陆和西方社会的纽带,对于美利坚消息极为敏感,所以周家在最后时刻肯定会被股民抛弃是可以预见的。

    至于赢动数码的空壳,只要不在乎老李的报复,下狠手做空,小超人也招架不住。

    但,几乎没在股市实操过韩俊,为什么笃定能和小超人达成妥协?

    “真想不到,李家居然能吃下你的哑巴亏?你是怎么知道的?”

    韩俊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老李太过于稳重,从来不做高风险的项目,金融风暴只有他家逆势扩张,成为华人首富指日可待。

    对于这样的家庭,小超人想必有逆反心理,尤其他还要向老李证明他不比哥哥差。

    更别说他自小沉浸于西方文化的熏陶,在一定程度上大致会秉持搏一把的骑士精神。

    所以,只要一环套一环,自尊心会将他拖下水的。只要锁定了赢动数码,小超人就被控制住了,在一定程度上他承受不了失败。

    所以,谈判就是最好解决方式。”

    柳逸轩点点头,认可韩俊的分析。

    其实,在他看来,股市就两个关键点。

    揣摩人心,约束自我。

    韩俊已经把小超人看透了,有备算无备想输都难。

    柳逸轩再问道:“我很好奇,你自己也说赢动数码是空壳,是忽悠股民的。

    但你不仅要了股份,甚至和小超人对赌,还投入腾讯和泛美飞讯,这分明是长持的打算,为什么?”

    韩俊笑了笑:“香江电信的大股东或许想出售股份。”

    柳逸轩愣了。

    香江电信是优质股,而且资金十分庞大,韩俊这么说,难道他想将其纳入数码港?

    “有确切消息?”

    “只是猜测,不过几家派人打听去了,估计下月初就会有准确内幕。”

    啊?

    捕风捉影的事,就敢和对方打赌,这也太天马行空了吧?

    这时,荣娟和柳如眉端来茶水、点心水果等。

    “即便大东有意向,那也是几百亿美金的交易,李家根本没那么多资金。”

    柳逸轩觉得应该给韩俊泼冷水。

    韩俊对于赢动数码不出一分钱,吃掉香江电信的过程记忆犹新。

    所以,他胸有成竹地说:“伯父,您说过,股市是最有想象力的地方,一夜暴富和一夜赤贫都是合理的。

    我认为,有些交易可以打破常规去操作,并购香江电信,可能未必需要自己掏钱。”

    柳如眉将茶盏往韩俊面前推了推。

    “品品,我亲手泡的茶!”

    最难消受美人恩。

    韩俊赶紧端起来,浅尝即止。

    “西湖龙井,好茶,泡的也好!”

    柳逸轩没想到,韩俊居然说不用自己掏钱,就能并购香江电信,这更加离谱。

    “不掏钱,那你说说想法。”

    韩俊简要地把操作思路说了一遍。

    柳如眉听得心惊肉跳。

    “这样也行?这不是蛇吞大象吗?”

    柳逸轩是明白人,韩俊的构想非常有想象力,而且很可能会达成。

    这小子的想法堪称惊艳,自己都被吸引了,不过,世界瞬息万变,意外的情况随时会发生,这种最理想的结果天知道会不会成功。

    但,即便失败,韩俊也可以拿到近两百亿,算得上一本亿利了!

    柳如眉将茶盏往韩俊面前推了推。

    “品品,我亲手泡的茶!”

    最难消受美人恩。

    韩俊赶紧端起来,浅尝即止。

    “西湖龙井,好茶,泡的也好!”

    柳逸轩没想到,韩俊居然说不用自己掏钱,就能并购香江电信,这更加离谱。

    “不掏钱,那你说说想法。”

    韩俊简要地把操作思路说了一遍。

    柳如眉听得心惊肉跳。

    “这样也行?这不是蛇吞大象吗?”

    柳逸轩是明白人,韩俊的构想非常有想象力,而且很可能会达成。

    这小子的想法堪称惊艳,自己都被吸引了,不过,世界瞬息万变,意外的情况随时会发生,这种最理想的结果天知道会不会成功。

    但,即便失败,韩俊也可以拿到近两百亿,算得上一本亿利了!

    这样也行?这不是蛇吞大象吗?”

    柳逸轩是明白人,韩俊的构想非常有想象力,而且很可能会达成。

    这小子的想法堪称惊艳,自己都被吸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界最强老公〕〔恐怖修仙世界〕〔紫星大帝〕〔我是半妖〕〔混江湖的太子爷〕〔穆少甜宠小新娘〕〔蛮人修仙传〕〔王峰〕〔笑傲不群〕〔系统向我借能力〕〔遮天女帝传〕〔穿成娇气包后我又〕〔大周仙吏〕〔爱恨江山〕〔万界武侠大冒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