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与黑暗神交换身体〕〔诱婚入局〕〔从精神病院走出的〕〔钞能力大佬的日常〕〔从九叔电影开始为〕〔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大师兄是个凡人却〕〔我炼制的成功率是〕〔网游之无敌正能量〕〔三国之最风流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98逆流红尘 298章 嚣张的家伙!
    19日,第二轮开战。

    无轻大信心满满气势如虹,采取多面开花主动策略,西京美院顾此失彼被对手抓住漏洞穷追猛打,最终饮恨而归。

    第二场对阵央美的江工院,已经完成学院拿到一分的任务,队员同样斗志昂扬。

    辩题:团队与个人

    正方:央美。反方:江工院。

    正反双方都有点意外,这题目似乎不是针对设计或者美术的,但是,没空多想,先辩论了再。

    此刻台下,林院长和常院长交换意见。

    林院长一副请教的姿态:“常老,这一场您怎么看?”

    一边是华东双雄,一边是全国的旗帜,你这么问明显是看好江工院啊!

    于是,常院长笑了笑:“个人以为两方互有优劣,看谁的现场发挥更好一些。”

    林院长哑然失笑,常院长依然看好央美。

    台上,央美很快拿出地毯式轰炸的策略。

    什么一根筷子和一捆筷子,什么人多力量大,甚至三个臭皮匠也搬了出来,当然借鉴的是各种艺术典故。

    江工院起初颇为紧张,反方在这种辩论中先天不足。

    韩俊制止住恐慌情绪:“没错,他们的确有一万个案例证明这句话的正确性,但我们只要能举出一个无可辩驳的证据,他们就输了。”

    他看了看队友道:“其实这样的例子还是有的,譬如篮球赛场上,控球后卫不得力,前锋再强也没用。”

    沈恬恍然大悟。

    “你的意思,团队的水平并不取决于最强的队员,而是最差的队员?”

    “没错,这就是木桶短板原理。”

    回忆了一下,李涛涛问道:“可从昨天的表现看,央美看起来没有谁显得非常弱啊?”

    韩俊冲央美副队长邹青努努嘴:“那子话挺多的,俗话言多必失,师姐你设法激怒他,剩下的交给我。”

    沈恬心领神会。

    央美酣畅淋漓地例举着一个个典故,听得评委们频频点头。

    央美不愧是全国老大,即便是设计领域也堪称一流水准。

    作为三辩,邹青傲然自得,看着对手露出不屑的神情。

    江工院,没听过,大概三流学校吧?居然能浑水摸鱼到现在,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轮到江工院,沈恬站起身开始针对邹青挑刺。

    “我注意到正方三辩选手提到众人划桨开大船,这个典故似乎有拾一辩的牙慧,这是不是明团队里只有你是最缺乏主见的?”

    一辩例举的是一根筷子和一把筷子,和皱青的事例还是有内外区别的,但沈恬混淆视听有意恶心对方。

    邹青一头恼火,都女人见识短,看来地方的女人更是如此。

    他站起身,不客气地:“这位辩友,按照你的法,我要是一辩,那么我就是最有主见的吗?”

    沈恬微笑着:“你的意思,你才是团队中最强的?”

    邹青没有轻易中计:“我没有这个意思,不过我觉得你肯定不是你们队里最强的。”

    沈恬哈哈一笑:“在这点上我们彼此看法一致,这也是为什么会派我来的原因。

    其实对于拖后腿的角色,只要心态好点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你对吧?”

    邹青脸就黑了,谁和你达成一致了?见鬼的拖后腿!

    “对方辩友,即便如你所我最弱,但只要其他队友比你们强,你们就没有赢的机会!”

    这时他的语速加快,不知不觉中捏紧了拳头。

    沈恬正等着他呢,立即趁势火上浇油:“哦,我不能认同对方辩友的观点。

    我方认为,团队不会因为高手多就能赢,相反对决的胜负往往取决于最差的那个队员。就像木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最短的那块木板。”

    邹青第一次听木桶原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驳。

    央美队长立即接手,为了维护团队的整体形象,他必须坚持邹青的正确性。

    “对方辩友的观点只是特例,不能代替普遍现象。相对于团队,个人的影响力并不是绝对的!”

    这时,韩俊接手沈恬。

    “我提醒评委和对方辩友,我方观点并非特例。众所周知,历史上不乏以弱胜强的战例,同样,现代团队竞技中,此类案例随处可见。

    篮球是一项普及率很高的体育团队运动,团队内各个职能配合程度很高,而决定胜负不是比哪个球员更强而是比谁的失误更少。

    试想一下,赛场上某个队员频繁失误,哪怕另外四人发挥超常,也往往会被对手逆转。

    我听过这样一句话,或许可以代表很多球员的感想: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队友!”

    央美队:……

    台下观众都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韩俊的最后一句,的确是他们观看各种团体比赛时,明明局面大优却因为队友失误而错失胜利的心声。

    王龙最后:“综上所述,我方认为,团队的确是由个体组成,但并不能就此认定1+1绝对大于1。”

    评委都微微点头。

    如果团队的实力仅仅用加法衡量,那世界也太简单了。

    其实,央美原本不会给江工院机会翻盘,但邹青激动之下被对方抓住辫子,再加上韩俊活灵活现的演绎,绝地反击一气呵成。

    评委三比二判定江工院胜出。

    台下数百位观众给予江工院代表队热烈的掌声。

    常院长摇了摇头,央美并不是输在邹青的冲动,而是缺乏对对手的尊重。

    林院长饶有兴趣地:“院长眼光真是独到,江工院还真的是招了一个鬼才啊!今年的香江会很有意思。”

    一天结束,无轻大、江工院、羊城美院和京师大最终成为四强。

    而无轻大对阵京师大,江工院对阵羊城美院。

    对于华东双雄展示出来的设计和辩论实力,加上连续挑战老牌名校得手,使得更多的人在为他们的对手担忧。

    韩俊并没有因此大意,老伍也持慎重态度。

    “不要掉以轻心,这两家同样战果赫赫!尤其羊城美院,与香澳东南亚地区有多年交流的历史,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纯美派。”

    老伍开始防微杜渐地谆谆叮嘱,如果能够一战而胜,江工院就拿到了国际大赛的入场券。

    这对于学院,对于设计系,都是破天荒第一回。

    尽管已经超额完成学院的任务,但面对触手可及的希望,他不得不谨慎微。

    韩俊综合羊城美院在京都的辩论精华片段,基本上推测出对方的大致风格和主要手段。

    “他们偏重商业化,而且经常用时效性和实用性打击对手,似乎与香江一脉相承。”

    王龙问道:“设计符合商业化天经地义,香江在商业上领先大陆由来已久,粤省又是改革的先锋,这的确是他们特色,你怎么想的?”

    韩俊想了想道:“商业泛滥地区,往往会因为急功近利而良莠不齐。不知道题目,所以,我建议先防守再反击,至少不会失分。”

    其他人也没有更好的建议,于是按照韩俊的策略分头准备素材。

    6月20日,第三轮开始。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江工院并没有遭遇羊城美院强有力的攻击。

    这让韩俊王龙全程绷紧了神经,一直提防着对方猝然发难。

    可到了最后,对方明显放弃了,所以江工院不可思议地轻取第三场。

    而另一场,无轻大和京师大从头拼到尾,焦灼之处难分难解,战况之激烈就连林院长也是一脸严肃。

    两时后,最终无轻大以微弱优势惊险过关。

    下午,京师大对阵羊城美院。

    上午温顺如绵羊的羊城美院一改作风,利用各种知名的商业经典案例,像潮水一般一次又一次发起凶悍的进攻。

    这让所有人惊掉一地下巴。

    可京师大上午刚刚拼得精疲力竭,面对对手的攻势狂潮实在有心无力,勉强应付到中盘就支撑不住,将季军拱手相让。

    这时,所有人才意识到,羊城美院明显用了田忌赛马的策略。

    他们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京师大,输给江工院并不影响他们进军香江。

    如此,京都设计辩论赛充满戏剧性地结束了。

    ……

    21日,江工院和无轻大携手登上八达岭。

    在伟人“不到长城非好汉”的题词前,华东双雄留下合影。

    看着两支队伍里的年轻人,在大热的天气互相比拼向上攀登。

    林院长不由得笑道:“老伍,你的学生很有活力嘛!”

    老伍哈哈笑道:“不奇怪,轻大一向是我们学习的目标。”

    林院长赶紧谦虚道:“不敢当!士别三日,我对你们绝对是刮目相看哪!”

    他想了想继续问道:“你们是不是最近接受了留学的专业课老师?”

    嗯?

    江工院艺术系清一色本土化,留学归国的老师还真没有。

    老伍奇怪地问道:“没有,林院长为什么这么呢?”

    林院长想了想便把本校徽省考生设计高分考卷的事了一遍。

    老伍听完,大致知道什么情况了。

    “这是学生自发的创作风格,我们也有很多考生采用了这种风格,相比以前确实形式上比较活泼,容易出彩。”

    林院长点点头,不露痕迹地提议:“香江之后,欢迎你们来我院座谈。”

    老伍一怔,这算是两校之间的学术交流,不过以往无轻大可没提过这茬。

    现在江工院一举拿下香江入场券,至少在形式上已经和他们平起平坐,所以林院长才表明了姿态。

    “好啊!也欢迎林院长在合适的时候光临我院。”

    老伍后冲对方伸出手,林院长趁势握住,笑着回复:“一定一定,希望我们彼此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站在最高处,眺望群山之中蜿蜒起伏的巨龙,韩俊竟生出俯仰天地的豪情。

    无轻大的队员们也同样意气风发,而纪晓彤因为攻防兼备发挥出色被评为最佳辩手,更显的踌躇满志。

    王龙捅了捅韩俊,提醒他纪晓彤上次的戏弄该有个法。

    韩俊奇怪道:“队长,这是你的事啊?”

    王龙如释重负地嘿嘿一笑:“拿到入场券开始,你已经是队长了!”

    韩剧这才想起,他的确和老伍有过约定,京都之后他负责带队。

    现在王龙理所当然地把皮球踢到了他的脚下。

    更让韩俊鄙视的是,当问到他为什么不自己回击时,他居然因为不能再李欣面前失了风度。

    这货典型的死道友不死贫道。

    可不管怎么,江工院不能任由无轻大戏弄而当作啥事没发生过,那样太怂包了。

    韩俊只能和王龙走到纪晓彤面前。

    纪晓彤外形秀美,专业素养很高,是无轻大设计学院的院花。

    其实她的心里始终没怎么看得上江工院,一来成见根深蒂固,二来江工院几场辩论取巧的成分较重,所以才戏弄对方。

    见两人过来,纪晓彤依旧笑盈盈地问道:“王师兄,韩师弟,有事么?”

    王龙很有风度地:“纪队长,重新介绍下,这位是接替我的江工院代表队队长韩俊。”

    咦?

    纪晓彤和无轻大队员颇为惊奇。

    中途换队长非常罕见,难道王龙犯了严重失误?几场比赛都有评价,他一直中规中矩表现尚可,为什么把他撤了?

    纪晓彤反应很快:“王队长功成身退,高风亮节!韩队长才华横溢,后生可畏!我谨代表无轻大全体队员预祝你们再接再厉取得佳绩!”

    韩俊与纪晓彤握手时同样恭祝对方连战连捷更上层楼。

    最后,韩俊微笑着:“纪队长,我们七月香江再聚,不知道届时会不会有缘能和你们分在同组?”

    纪晓彤有口无心地应付道:“也许能吧,不管怎样我们都要加油!”

    韩俊比了个“ok”的手势,结束了话题。

    直到韩俊离开好一会,纪晓彤才反应过来韩俊的真实意思。

    香江赛程同样有16支参赛队,一样分为ab两组,单轮淘汰制。

    按照惯例,大陆四支队伍每组各两队,如果分在同组极有可能提前对决。

    而韩俊期待同组的辞,明显有挑战无轻大的意图。

    纪晓彤看着韩俊,笑了笑。

    嚣张的家伙,我也很期待你会有多精彩的表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98逆流红尘》,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球经〕〔奋斗在洪武末年〕〔重织锦绣〕〔洪荒四万年〕〔爱恨江山〕〔万界武侠大冒险〕〔穿成反派大佬的亲〕〔暴躁王妃在线种田〕〔都市古仙医〕〔原来我家这么有钱〕〔透视小民工〕〔大唐兵圣〕〔重生名门娇妻:厉〕〔龙王之我是至尊〕〔重生医妃元卿凌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