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与黑暗神交换身体〕〔诱婚入局〕〔从精神病院走出的〕〔钞能力大佬的日常〕〔从九叔电影开始为〕〔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大师兄是个凡人却〕〔我炼制的成功率是〕〔网游之无敌正能量〕〔三国之最风流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98逆流红尘 224章 庸俗的时代(2合1)
    白色毛衣外是红色长款呢大衣,深灰色长裤,黑色小皮靴,扎着利索的单马尾,面色润泽明眸如水。

    看着对方走近,恍惚间,熊魁好似回到了三年前初见韩芳的时刻。

    他那时发誓要一辈子好好爱护保护这个女孩,熊魁下意识地伸出手。

    韩芳却停下了脚步。

    眼前这个让她爱恨交织的男人,似乎露出一丝迷惑的神情,又像是理所当然地来牵自己的手。

    可他忘了,这里是民政局的门口,与三年前相比终究物是人非。

    韩芳距离熊魁一步之遥,却再也踏不出半步。

    “熊魁,我来了。”

    熊魁顿时醒悟过来,此刻,他们两个,是来办离婚手续的。

    于是,缓缓收回左手,熊魁点点头转身进了民政局。

    韩芳思考了一会,随后跟了进去。

    因为韩芳的要求,韩俊韩菲没有跟随。

    但目睹刚才的一切,韩菲哼了一声。

    “这家伙没药可救了!我就不信,那个贱人能比我姐好看?真想看看他将来后悔的嘴脸!”

    韩俊理解妹妹的嫉恶如仇,对于婚变,男女双方不会有赢家。

    “小菲,你记住,人这辈子最重要的就是开心,所以过好自己才更有价值。不要因为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生活中遇到那些负面的人和事,直接丢进垃圾箱清空掉就好。”

    韩菲若有所思。

    民政局窗口,办事员大姐看了韩熊二人,尤其是韩芳形象靓丽,更是穿着红色服装,便习惯性地笑着说道:“唔,新娘子可真好看!恭喜两位!

    你们身份证、户口本、证明文件和照片都带了吧?再交五块钱工本费,马上就能领到结婚证了。”

    韩芳笑而不答。

    熊魁一脸的尴尬,小声地解释:“同志,我们是来离婚的……”

    大姐一脸错愕。

    这两个这么年轻,穿着不菲,尤其韩芳神情轻松,哪里像是要离婚的?

    “离婚?你们俩?”

    面对大姐的疑惑,韩芳点点头把自己的身份证放在桌面上。

    “是的,我们双方都自愿离婚。这是我的身份证,给您添麻烦了。”

    熊魁也默不作声地将其他资料递交上去。

    大姐是个热心肠,一见人家有结婚证,确实是来离婚的,可她没见过女方离婚时,能不哭不闹心平气和到韩芳这种地步。

    于是发挥民政局调解技能,开始了解情况,左右说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后。

    熊魁似乎有些意动。

    大姐趁热打铁说道:“小伙子,我一把年纪,亲手办过的结婚离婚数不清,绝大多数离婚了不管男女都会后悔,主要是年轻人太冲动了!

    两口子有啥问题解决不了?你能挣钱,媳妇这么好看还能持家,这可是打灯笼也难找的好姻缘呐!

    至于孩子问题,我可以拍胸口保证,四五年、五六年才有孩子的也是经常性的。

    你们要是不放心,去大医院检查一下,没问题最好,即使有问题大医院也能给治好。以后有了孩子,一家人和和美美过日子,不比什么都强吗?”

    熊魁想想也对,现在有不孕不育专科医院,韩芳有问题花钱治就是了,自己又不差钱!

    可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接了电话,红莺在那头说:“魁哥,手续办了吗?我刚刚和吴经理都说好了,他答应中午出来一起吃饭,还订在老地方。

    你放心,我准把他喝高兴了,十万块下午就能到手。而且我还听说,他们公司明年还有大工程,到时候我帮你再打听打听!”

    放下手机,熊魁脸上一阵红白交替,最后咬着牙说:“不用说了,我们离婚!”

    大姐一脸愕然。

    韩芳安之若素。

    民政局门口。

    熊魁和韩芳依次而出。

    韩芳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熊魁喊了一声:“阿芳,是我对不起你,但我不能没有钱!”

    听完之后,韩芳没有回头,直接上车,奥迪随之悄然远去。

    熊魁看着车影消失不见,才跨上摩托,在轰鸣声中义无反顾地奔赴属于自己的富丽堂皇的舞台。

    金贵大酒店,贵宾包间。

    吴经理还没到。

    见到娇小玲珑风情万种的红莺笑盈盈地走近,熊魁刚才的纠结一扫而空。

    他猛然伸手将对方搂在怀里,低头在额头狠狠亲了一口。

    “宝贝,辛苦你了!”

    红莺挣扎着娇滴滴地说:“魁哥,别这样,让人看见多不好!”

    熊魁反而抱得更紧,哈哈大笑:“有啥不好的,我现在是自由身了,想怎么抱你亲你谁也管不着!喏……”说着将离婚证拿出来展示给对方。

    红莺看到熊魁真的离婚,心中暗自窃喜。

    作为宣城歌舞厅小有名气的交际花,她阅人无数,自从结识熊魁,便起了傍大款的心思。

    虽然熊魁不是最有钱的包工头,但胜在年轻气盛头脑活络,模样也算顺眼,干活带队能镇得住场面,更重要的是对方似乎很欣赏自己在权贵之间游刃有余的交际能力。

    于是两人逐渐靠近。

    看到熊魁能挣钱也舍得花钱,更对未来有很大的野心,红莺决定出手相助,短短一个礼拜就帮他敲定了一项工程。

    也就是那一次,熊魁半醉半醒地进了红莺的闺房。

    事后,尽管红莺没有拆散熊魁家庭的想法,但食髓知味的熊魁对于红莺却如胶似漆,更是在她面前直言和老婆话不投机味同嚼蜡,多次提到早晚离婚的说辞。

    直到昨天,熊魁告知今天早上会和韩芳离婚,红莺这才起了心思。

    于是,今天上午,她联络好吴经理,又特意打电话给在民政局的熊魁,有意无意透露了货款和工程的消息。

    果然,熊魁最终选择了自己。

    红莺故意担忧地说:“大魁哥,你昨晚说韩芳弟弟生意很大,万一他要找人搞你怎么办?”

    熊魁想起韩俊昨天出手歹毒,身上一阵鸡皮疙瘩,不过在自己的女人面前绝对不能丢份!

    “我怕他?要不是看在韩芳的面子上,我一个打他仨!咱们开过年想法子多拿几个大工程,一年少说挣个百八十万,到时候在宣城地界谁敢惹我们,我用钱砸死他!”

    哈哈哈!

    红莺被熊魁霸道嚣张的神态吸引,眼睛闪闪发亮。

    这样的男人真带劲!

    ……

    江城,时尚现代的写字楼,飞腾大厦。

    李兰香焦急地等待。

    玻璃门推开,袁健行色匆匆地进来,直接问道:“李经理,到底怎么回事?”

    李兰香把财务不正常的情况说了一遍。

    “苏浙两省的客户回款未到账,加上湘鄂赣拖欠货款已经超过一百三十万。可鲁豫闽新客户还有近百万的订单,库存好多货品都出现了断货。”

    袁健倒吸一口冷气。

    一百三十万拖欠款!

    这个口子也太大了!

    “本省和丁香的华北大区的回款呢?”

    “一共回款五十万不到,这点钱还不够进货的!”

    袁健急了,大吼着:“市场督导呢?怎么办事的?”

    办公室一位漫不经心地年轻人站起身,懒洋洋地说:“袁董,您讲话可要凭良心!

    销售部我从上到下都催过了,可他们都说年底客户资金紧张,下个月初肯定打款,我总不能拿刀上门逼债吧?”

    李兰香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提前报告?这么多货款收不回来,你还继续发货,不知道后果吗?”

    对方哧了一声,自嘲地说:“我只是小小的督导,郑总是大股东,又是我的直接领导,他说要发货,我要是压着不发,当场就得滚蛋!”

    袁健要吐血了。

    他指着对方,怒吼道:“你无视公司规章制度,违规给客户发货,现在可以滚了!”

    那人笑呵呵地说:“按照公司制度,只有我的直接领导郑总亲自下令才行,袁董想让我滚没问题,麻烦您和郑总说一声!”

    办公室其他人员为之错愕。

    一个督导居然敢和董事长互怼?

    袁健隐隐有不祥的预感。

    他直接打通了郑小军的手机,开门见山地说道:“郑总,客户货款拖欠的问题你知道吗?”

    郑小军摇晃着手中的葡萄酒杯,看了看ktv里的徐贵、江浩和程之墨梁飞张金城等人。

    慢悠悠地说:“老袁,别这么大火气,我们都在尊皇,有事过来说吧!”

    十分钟后,袁健开车抵达尊皇,直接进入豪华大包。

    高档的酒水饮食,一大群妖娆艳丽的公主,富丽堂皇的包间内满是纸醉金迷的味道。

    一位醉眼朦胧的公主贴上袁健,满身醉气地招呼:“老板,一起来玩,我陪你喝酒好不……”

    袁健厌恶地挥了一下手臂,摆脱了对方纠缠,如同愤怒的狮子喝道:“都滚出去!”

    七八个公主意识到情况不对,纷纷看着郑小军。

    郑小军自然知道袁健为什么发火,不禁有些可怜对方,于是挥了挥手:“给袁董一个面子,先出去补个妆再回来玩!”

    等闲杂人都出去,郑小军拿了只干净的酒杯,给袁健倒酒。

    “老袁,你听说了吗?马丽厂新配方的颜料已经调试成功,三月份开始全国销售,画材市场就要变天了!”

    袁健沉默不语,他想看看郑小军到底在搞什么鬼。

    郑小军继续说道:“马丽厂坑了三十多家颜料厂,好多已经倾家荡产,可谁让马丽厂是行业龙头老大呢!”

    这他有意提醒袁健,谁是公司的大股东,不要试图对着干。

    袁健哪能不明白,但他冷冷地问道:“老郑,你到底什么意思?!”

    看到袁健依旧毫不客气,郑小军也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没别的意思,要当全国销售龙头,艺丰必须彻底革新。

    如今公司资金短缺,我想增资扩股,除了董事会成员,员工持股比例不得高过3%,而且韩俊的股份必须全部让出!”

    袁健此刻完全明白了。

    郑小军这是故意联合大多数市场扣押客户货款,造成资金链断裂的局面,再逼迫艺丰同意股权变更。

    他们几个勾结起来,想要完全控股!

    袁健问道:“那我呢?”

    郑小军笑笑说:“袁董是创始人,董事长的位置会保留,不过大家兄弟一场,我个人认为持股比例可以保留在5%,你在办公室里坐享其成就好!”

    徐贵这时也笑着说:“袁董,革新之后,5个点的股权每年几十万是有的,足够你和卓小姐双宿双飞,何乐而不为呢?”

    袁健牙缝里蹦出两个字:“无耻!”

    程之墨笑呵呵地劝说道:“老袁,别上火,我们都谈过了,老郑抓团队,徐哥搞资本运作,以后钱只多不少,乐得清闲嘛!”

    袁健环顾众人。

    郑小军、江浩、老程等人一个个胜券在握喜形于色。

    为了钱,他们忘记情义,自甘堕落,一步步走向贪婪,这世道怎么变成这样了?

    他最后问道:“老郑,为了钱,你连多年的兄弟都不顾了?”

    江浩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走近袁健轻蔑地说道。

    “这话说的,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你不是有钱,卓菲儿那样的美人能跟你上床吗?啧啧,袁哥艳福不浅,小弟我是羡慕的……啊~”

    袁健忍无可忍,一脚将得意忘形的江浩踢倒在地,碰到地上的酒瓶,稀里哗啦碎了一片。

    江浩好半天才爬起来,恼羞成怒地骂道:“袁健你就是个煞笔,你去外地的时候,那个贱人不知道和多少人上过床,还特么的把她当个宝!”

    袁健红了眼睛,再次扑向江浩。

    郑小军沉下脸,袁健这么做,是撕破脸皮了?

    他一把拦下袁健:“我警告你,最好别在我跟前搞事情,不然把你踢出艺丰!”

    袁健用力甩开他,盯着对方说道:“郑小军,咱俩的交情到此为止,你以后好自为之!”

    徐贵没想到袁健居然不肯妥协,有些意外,不禁重新考虑计划。

    程之墨等人则脸色不自然,毕竟他们在这场谋划中扮演的角色不太光彩。

    郑小军气急败坏,咬着牙打个码:“好好好!袁健,给您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不讲情份,等着滚蛋吧!”

    袁健不再理会对方,整了整衣服,推门而去。

    郑小军突然把酒杯一摔:“明天就开董事会,老子要亲眼看着这混蛋滚出去!”

    徐贵拿出手机拨打给张志远,很快,笑呵呵地水回复郑小军:“郑董,资金保证没问题,弟兄们来谈谈股份吧!”

    尊皇门口。

    袁健坐在车中,看着眼前气势恢宏的奢华场所,他心里第一次觉得……

    在金钱的诱惑下,这个社会无可避免地滑向庸俗和丑陋!

    生财有道卷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球经〕〔我在东京教剑道〕〔我成了血族始祖〕〔顶级婚宠:总裁高〕〔试婚100天:帝少宠〕〔奋斗在洪武末年〕〔影帝大明星〕〔无敌正德〕〔万界圆梦师〕〔从山寨npc到大BOS〕〔重织锦绣〕〔路人女配修仙〕〔斗罗大陆之我能抽〕〔闯荡NBA之防守传奇〕〔剑卒过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