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叶白风雪〕〔废婿归来〕〔陈华〕〔诛天魔种〕〔都市之无敌至尊〕〔桃源小圣手〕〔帝国总裁小娇妻〕〔御守成神〕〔我的师傅是谪仙〕〔打卡十年灵气复苏〕〔弃婿当道〕〔四福晋她成了京城〕〔暴君的小团宠又娇〕〔继承亿万家产从失〕〔我靠算命爆红星际〕〔恋爱流怪谈游戏〕〔斗破之开局魂二代〕〔哈利波特之血脉巫〕〔炮灰修真指南〕〔农门肥千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番外卷5-楚明泽(一)】
    宁王府里的刑堂年前就完全空置下来了,原先里面剩下的几个渣滓,早已处理干净。

    楚明泽如愿得到了敌方最强者柳莺的内力,平日里多是在修炼,极少出门,也从不参与宁王府里的集体活动。

    东方氏提过一回,说让楚明泽不要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里,得空多出去走走,跟府里人好好相处。

    楚明泽只当没听见,东方氏也不敢再提了。

    大年初三,楚明泽牵着小傲月去看她和叶尘昨日在竹林里堆的小兔子雪人,迎面碰上了方元和南宫雯夫妻,气氛瞬间就冷下来了。

    “方师伯,雯姑姑!”小傲月笑得乖巧可人。

    方元总是乐呵呵的,南宫雯对着小傲月笑笑,不过目光落在楚明泽身上的时候,笑意瞬间消失,拉着方元绕开走了。

    小傲月不解,仰头问楚明泽,“爹,雯姑姑是不高兴了吗?”

    楚明泽轻轻揉了一下小傲月的脑袋,“是我的问题,不是对你,不要多想。”

    “雯姑姑可好了,我第一次见她跟人生气呢。”小傲月很是疑惑。

    这话,楚明泽真的没法接。

    他跟南宫雯有过一段,建立在欺骗的基础上。

    他如今的身体是南宫雯嫡亲的表哥年廷勋。原本的年廷勋是个上进正派的世家子弟,楚明泽跟他无冤无仇。年廷勋最倒霉的是,跟楚明泽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因此成了楚明泽用转生蛊多出来的一条命。

    若说喜欢南宫雯,倒也不是假的,多多少少动过些真心,因为南宫雯单纯善良干净美好。

    但南宫雯更大的价值是她是南宫珩的妹妹,她本身对楚明泽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若是当初真的成了亲,楚明泽会把她当做妻子,好好待她,甚至会有孩子,但事情并不如他所愿。

    到如今,楚明泽因为救过宁蓁,跟叶翎的恩怨是一脚勾销了,但跟这府里某些人的恩怨,是这辈子都过不去的,譬如年氏和南宫雯,明氏和百里夙,宋茳和温敏。

    因为,虽然是虞天的意思,但楚明泽亲手杀了原本的宋清羽,以及百里夙的父亲百里复。这两者至少还能解释,楚明泽不算罪魁祸首。但年廷勋的死,楚明泽绕不过去。

    这就是楚明泽平日里不会在宁王府到处走动的原因。叶翎告诫过,让他安分些,住在一个屋檐下只是暂时的,把楚明泽当“朋友”也是有限度的,他永远没可能成为她真正的家人。

    当时听到叶翎的警告,楚明泽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因为他在乎的只是小傲月,宁王府里其他人对他而言,也不重要,他没打算跟苏棠一样,真正融入这个家。

    只是,刚刚那一刻,小傲月因为南宫雯突然冷脸离开,小脸上疑惑又有些失落的样子,还是让楚明泽心中沉了沉。

    “爹?”小傲月晃了晃楚明泽的手。

    楚明泽回神,面前就是叶尘和小傲月昨日做的小兔子雪人了,并不大,小兔子的眼睛是小傲月精心挑选的珍珠,很是精致可爱。

    楚明泽蹲下,抱着小傲月,看着那个小兔子,笑着说:“好看。”

    “爹,娘说过了正月,就要分家了。”小傲月闷闷不乐,“爹跟祖母还有小姑姑,是不是都要走了呀?”

    楚明泽温声问,“月儿愿意以后跟爹一起住吗?”

    “可我舍不得娘,也舍不得哥哥和小妹。”小傲月摇头,“如果都在一起就好了,爹你能不走吗?”

    楚明泽微叹,“这件事,我会跟你娘谈谈的。”

    楚明泽来找叶翎的时候,运气不好,又碰上了南宫雯。因为方元专门给叶翎炖了汤,南宫雯送过来。

    姑嫂说说笑笑气氛融洽,楚明泽一出现在门口,南宫雯皱了眉,起身告辞。

    擦肩而过的时候,楚明泽鬼使神差地低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南宫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我把你杀了,去跟你娘说声对不起,是不是也该被原谅?”

    年家人到现在都不知道年廷勋真正的死因是什么,以为他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仇家。他的坟墓里,甚至只放着他穿过的一件盔甲,因为他的身体还活在世上。南宫雯每次看到楚明泽顶着年廷勋的脸出现,都觉得这太可笑了!

    楚明泽眸光微黯,南宫雯已离开了。

    叶翎神色如常,慢条斯理地喝着汤,也没说什么。

    在门口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楚明泽才走进来,自顾自坐下,看着叶翎问,“过了正月就要分家?”

    叶翎轻轻颔首,“人太多,没必要这样聚在一起,分开各自出去过。”以后孩子会越来越多,慢慢长大,反正都在西凉城里,随时可以见到。

    “完颜幽和月儿呢?”楚明泽问。

    “她们当然是跟着我过,你以为呢?”叶翎反问。

    “我还以为,你会给完颜幽安排一桩亲事。”楚明泽神色淡淡。

    “我是动过这个念头,不过她并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便作罢了。”叶翎说。

    楚明泽知道,南宫珩有个叫开阳的属下追求过完颜幽,很短暂,就被完颜幽明确拒绝了,开阳也没纠缠,如今已经跟欧阳家的一位小姐定亲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叶翎直截了当地问。当初收留楚明泽一家,只是权宜之计,这一点楚明泽也很清楚。在这个府里,他是个异类,以后也不会改变。

    “我如果要走,月儿跟我一起走。”楚明泽说。

    叶翎轻哼,“做什么青天白日梦?”

    “她又不是你的女儿,你也不缺儿女。”楚明泽说。

    “小月儿是完颜幽的女儿,她可以不跟我们住在一起,但跟完颜幽是绝对不会分开的。”叶翎说。

    “如果完颜幽同意我带走月儿,你应该没话说吧?”楚明泽问。

    叶翎不置可否,“还是那句话,你在做梦。”

    楚明泽从叶翎那里离开,脸色不太好看。

    完颜幽手中拿着一块柔软的帕子,跪在绒毯上,正在细细擦拭小傲月的珍珠小房子,听到有动静,以为是小傲月回来了,没有回头笑着问:“月儿,外面冷不冷呀?”

    只听到开门声,没听到回应,完颜幽回头,看到一片墨色衣摆在不远处。视线上移,楚明泽神色淡淡地看着她。

    完颜幽皱眉,从地上起来,也没请楚明泽落座,“你来做什么?月儿不是被你带出去了吗?”

    “她在叶尘那里。”楚明泽说着,自己坐下了,“我有话要跟你讲。”

    完颜幽放下手中的帕子,进了内室,片刻后出来,身上又多了一件外衣。

    “何事?”完颜幽问。

    “听说,先前南宫珩有个属下追求你,为何不答应?”楚明泽问。

    完颜幽面无表情,“这跟你有关系吗?”

    楚明泽轻笑,“你倒是真跟从前不一样了,近朱者赤,总跟叶家姐妹在一起,多多少少,是能学聪明一些吧。不过其实也没必要,毕竟你现在真的有靠得住的靠山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完颜幽蹙眉。

    “毕竟相识一场,给你一个忠告。遇到合适的男人,你就嫁了吧。你还年轻,趁着有这副好颜色,给自己找个伴儿。一辈子还很长,以前身不由己,遇人不淑,但都过去了,叶翎身边的男人,你大可以放心托付终身,绝对不会辜负你的。再说,若是嫁人,叶翎算是你的娘家,她给你撑腰,你可以很有底气,什么都不必担心。”楚明泽说。

    “楚明泽,你劝我再嫁,是何居心?”完颜幽觉得楚明泽别有用心。

    楚明泽似笑非笑,“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便直说了。你若再嫁,定会跟别的男人生儿育女,月儿就交给我带走,我会好好抚养她长大,不会成为你跟新丈夫之间的阻碍,也不必再让你操心,岂不是两全其美?你说呢?”

    完颜幽一听这话,立刻就恼了,“不可能!楚明泽,看在当初是你救了我们母女的份儿上,我允许你接近月儿,允许她认你做父亲,已经是底线了,你不要得寸进尺!”

    “完颜幽,你如今的底气确实是很足啊!”楚明泽冷笑,“不知你是否还记得,你曾经有个名字,叫碧落?”

    完颜幽面色一沉。这是她依附楚明泽生存的时候,楚明泽给她起的名字。楚明泽是在提醒完颜幽,不止小傲月,她的命也是楚明泽救的,让她掂量掂量再说话。

    不过,完颜幽很快就冷静下来了,“楚明泽,你非要拿你当初助纣为虐的那些过往来说事吗?有多少是你身不由己,有多少是你自甘堕落,你不妨扪心自问!你命不好,不是害人的理由!我曾经是软弱无能,我承认,但我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亏心事!我没有忘记,是你从虞天手中保住我们母女的性命,但彼时你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利用我。我相信你真的在乎月儿,把她当你的孩子,但你如果真为她好,就不要再做这些令人生厌的事情!”

    “呵呵,你当真今非昔比,竟对我说教起来了。完颜幽,你自认为月儿认了南宫珩和叶翎做爹娘,便可一世无忧,但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有自己亲生的孩子,月儿夹在中间算什么?南宫珩和叶翎是不可能把全部的心思放在月儿身上的,但我可以。”楚明泽说。

    “小人之心!”完颜幽冷声说,“即便没有你,月儿在这个家也过得很快乐。南宫珩和叶翎是不可能把全部心思放在月儿身上,但这天经地义,他们也不会把全部心思放在晚晚身上,因为孩子有很多长辈疼爱他们,早晚会长大会独立,不需要有人整日围着他们转。”

    楚明泽冷哼,“这么说,你真不打算再嫁,也不允许我带走月儿?”

    “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完颜幽冷声说,“你若再提当初的救命之恩,简单,把我的命拿去!但你想带走月儿,绝对不可能!请你离开!”

    楚明泽深深地看了完颜幽一眼,起身出去了。

    完颜幽微微舒了一口气,转头又看到楚明泽专门给小傲月做的珍珠小房子,微叹一声,摇摇头。

    楚明泽回到住处刚坐下,东方氏敲门,“泽儿,你在里面吗?”

    “进来。”楚明泽开口。

    东方氏端着一盅汤进来,放在桌上,“你练功辛苦,这是娘给你炖的汤,趁热喝一些。”

    “放着吧。”楚明泽看都没看一眼。

    东方氏叹气,没有像之前那样立刻离开,而是在楚明泽对面坐了下来,“泽儿,娘没什么本事,也没资格管你什么。但有些话,娘必须要跟你讲。你过去做了许多错事,都要面对的,该道歉的,该弥补的,尽力去做,不然那些魔障,永远都在你心里。”

    楚明泽神色烦躁,“怎么弥补?有些人已经死了,让我以死谢罪吗?”

    东方氏皱眉,楚明泽意识到刚刚语气太冲,有些不耐地说:“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我的事,不用你管,也跟你们没关系!你只跟小妹好好过日子,操这些心做什么?”

    东方氏苦笑,“你不想听,娘便不说了。不过今日听夜夫人讲,过了正月要分家,他们已在城里置办了宅邸,到时候都要搬出去的。泽儿你是什么打算?我们定是得走的,不能一直寄人篱下,给人添麻烦,但月儿那边……”

    “完颜幽不愿让我带走月儿。”楚明泽冷声说。

    东方氏试探性地问:“她那么年轻,样貌好性子也温柔,许是要再嫁人的吧?”

    “她说她不打算再嫁。”楚明泽摇头。

    “这……”东方氏迟疑了一下,“娘先前提过一回,却被你恼了。可娘真的觉得,你跟完颜幽若是能走到一起的话,那可太好了,月儿也能有个完整的家。你们都是吃过苦遭过罪的人,过往也有些情分在,再加上月儿那么好的孩子,为什么不能试试在一块儿呢?”

    楚明泽眸光倏然幽深起来,手指轻叩桌面,“倒是个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大周仙吏〕〔在港综成为传说〕〔穿梭在轮回乐园〕〔高人竟在我身边〕〔剑来〕〔我真没想重生啊〕〔神级系统:一元秒〕〔红衣罗刹〕〔仙人弟子在人间〕〔第一战神杨风〕〔乡下女婿〕〔我竟然死了300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