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强婿〕〔六零医妻有空间〕〔叶玄苏轻竹〕〔战神军王叶玄〕〔一世战神叶玄〕〔废婿秦意夏言冰〕〔黑莲进化史〕〔薛安秦瑜〕〔情深慕白首: 顾先〕〔秦南明刘诗悦〕〔慕少放肆宠〕〔叶沁隗琛〕〔前任凶猛〕〔宋时雪〕〔都市废婿〕〔焚天血帝〕〔虚无之主游下界〕〔三爷,夫人她又惊〕〔帝国萌宝:薄少宠〕〔超级豪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番外卷2-洛璃华黎】等一个春暖花开
    从千叶城出发,往西北走,便是穿过夏季,入了秋。

    十日前所见老树苍翠,花草繁茂,这两日见到的山,层林尽染,霜叶飞红。

    这是原西南两国交界地带的一座小城,傍晚时分,冷雨如丝,街上行人低头裹紧衣服匆忙走过,往日里热闹的小摊贩也都早早挑着担子回家去了。

    有个店铺门口摆着几个尚未来得及收回去的花盆,里面菊花团团簇簇,开得正艳,鲜亮的黄,打破了周遭的冷清萧瑟。

    两匹毛色油亮的骏马拉着一辆低调奢华的马车缓缓进城,赶车的年轻男子眉目端方,面庞带笑,稳稳地停在了最大的那家客栈外。

    一手撑开墨色油纸伞,一手掀开车帘,一张漂亮的小脸儿正在往外探,如黑曜石般的眸子透着满满的好奇,像是要到雨中去飞跑一圈儿。

    “天枢叔叔,我饿!”晚晚笑嘻嘻地说。

    充当车夫的天枢闻言笑着点头,“好,等到客栈安顿下来,就带小主子去吃好吃的。此城虽小,有家小馆味道不错的。”

    下车的是身形纤瘦的墨衣女子,和身姿挺拔的劲装少年。

    华黎和叶尘。

    华黎回身抱下小傲月,叶尘把扑过来的晚晚背在背上,进了面前的客栈。

    这一行人自然是引人瞩目的。

    都没有易容,华黎与叶缨姑侄不只容貌相似,气质也颇为相近,清冷高傲。多年独来独往,不曾嫁人生子,原也没有朋友的华黎,更多几分与俗世格格不入的疏离感。

    当然,跟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华黎便不由自主温和许多。只是与陌生人眼神交汇处,仍会让人觉得冷若冰霜。

    一路负责打点的天枢很快把客栈房间安排好,华黎带着两个小姑娘住一间,叶尘跟天枢住一间。

    “我又被爹娘抛弃了,好伤心呀!”晚晚捧着白白嫩嫩的小脸儿坐在窗边,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回家我要跟姥姥姥爷告状!”

    叶尘换好衣服过来,进门就听到晚晚的话,笑着说:“小姨和小姨父临走前,不是问过小妹要不要跟他们一起离家出走吗?小妹你都拒绝了。”

    “娘说让我去给他们砍柴烧火洗衣做饭,我才不要!虐待小孩子,太可怕!”晚晚摇摇头。

    小傲月捂住嘴笑,“娘是开玩笑的!”

    “她不是,她没有,姐姐你不要替娘说话。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我要回去告诉姥姥姥爷,告诉叔叔伯伯,告诉姑姑姨姨,告诉弟弟妹妹!”晚晚小脸认真。

    此时南宫珩和叶翎正在南边某个小岛上并肩看日落,好不惬意。

    突然打了个喷嚏,叶翎很淡定地说:“肯定又是晚晚在抹黑我!”

    这边华黎带着三个孩子离开客栈去天枢说的那家小馆解决晚膳。

    对于晚晚总是想要把脑袋探出伞外感受一下淋雨的自由,叶尘半路从背着她变成了抱着,这样能更好地管住她不安分的小脑袋。

    那家小馆在一个不起眼的巷子里,天枢曾跟随南宫珩一起来过。

    天色渐暗,小馆灯光昏黄,外面的大树上栓了两匹赤鬃骏马,天枢忍不住多看几眼,神色讶异,因为这马他认识。

    果不其然,走在最后的天枢尚未进入小馆,就听到了叶尘的惊呼,“爹!娘!”

    说来也巧。

    开阳回西凉城送消息的时候,华黎也带着孩子们踏上了回家的路。那边叶缨接到消息没几日,她跟百里夙夫妻俩突然起意离家出走。

    刚刚好,就在这里碰上了。

    不期而遇的相逢,自是加倍的欢欣喜悦。

    听三个孩子开心地讲述他们这一趟出来的见闻,和怎么从海里捕捞到端木尹,最后他是怎么死的,百里夙和叶缨觉得颇为有趣。

    当然,也只有小傲月和晚晚相信端木尹真的是遭到天打雷劈之后又恰巧被她们从海里捞上来的,其他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也当然,讲到最后,晚晚开始“控诉”她的无良父母,百里夙和叶缨毫不意外。

    “我娘是不是好坏?”晚晚问叶缨。

    叶缨微笑点头,“是!”

    “下次见面,大姨帮我打她!”晚晚撒娇。

    叶缨完全没意见,“好!”

    “大姨要加油哦,不然我娘会赢的。”晚晚小脸认真。

    叶缨:……她就知道,这小丫头其实很喜欢叶翎,觉得叶翎超厉害,就是喜欢跟叶翎作对,这对她来说是个最好玩的游戏。

    “大姨变得更漂亮了!”晚晚夸叶缨。

    百里夙笑得颇有几分荡漾,这里面有他的功劳。

    算起来,叶尘都这么大了,叶缨和百里夙也是老夫老妻,突然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完全开启度蜜月模式,一路上自是充满新鲜刺激妙不可言的乐趣。

    华黎看着,叶缨整个人都柔和了几分,脸上的笑意就没褪下过。不像先前,便是笑,也总是短暂,轻轻浅浅。

    百里夙更不必说,那叫一个神清气爽精神倍儿棒。

    叶尘看看百里夙,又看看叶缨,眸光狡黠。看来他爹娘之间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如今没了隔阂,坐在一起时给人的感觉便大有不同,甜蜜度直线上升,偶尔一个眼神交汇,也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不错不错,可喜可贺。

    华黎问起家里,得知一切都好,便没有多问。

    关于南宫珩和叶翎会去哪里,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只说过年前会回家。

    至于百里夙和叶缨打算去哪里,巧了,他们也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但也说,过年会回家。

    虽然想过走得远一点,走个一年半载,但今年是风波平息,阖家大团圆的一年,若是过年都不回去,容易被全家声讨。

    这会儿已进了十月,离过年也没剩多久,不过能玩一天是一天,百里夙和叶缨是打算踩点除夕归家的。

    小馆子的羊肉汤做得相当地道,在这深秋时节,落雨之日,喝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羊肉汤,那叫一个舒坦。

    不过如今只想过二人世界的百里夙和叶缨离开小馆子之后就跟华黎一行分道扬镳了。

    叶尘在叶缨跟华黎告别的时候,偷偷对百里夙说了一句,“爹,加油哦。”

    百里夙笑得嘚瑟,“妥妥的。”

    回到客栈,洗洗歇下。翌日天朗气清,在小城里转了转,便继续往西凉城的方向走了。

    华黎带着三个孩子回到西凉城宁王府,已是十月中旬,入冬了。

    “姥姥!姥爷!”

    叶晟和宁蓁看到叶尘牵着两个小姑娘飞跑过来,笑容满面地起身迎上去。

    华黎走在后面,手中提着的是孩子们在路上买来的东西,都是给家里人带的小礼物。

    看到叶晟把晚晚举起来放在肩头,宁蓁俯身给小傲月揉着小手,叶尘抱住了扑过来的苏小糖,华黎眸光微暖。

    多年漂泊,如今她也有家了。

    察觉有一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华黎转头,就见洛璃抱着一个胖乎乎圆滚滚的小娃站在不远处。

    四目交汇,洛璃微笑点头,又举着小洛洛白白胖胖的小手对着华黎晃了晃。

    华黎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把东西交给开阳,便回了她的院子去。

    “小宝啊,她该不会到现在都没想起我吧?”洛璃对着怀中的孙子说话,小洛洛凑过来,吧唧亲了洛璃一口。

    洛璃笑起来,“不管她是不是忘了,我是定要找个机会好好跟她道谢的。”

    多年前机缘巧合华黎曾救过洛璃,洛璃一直不曾忘却,恩人却无迹可寻,没想到多年后还会再有交集。

    时移世易,洛璃已不是洛家家主,孑然一身的华黎却变成了叶晟的亲妹妹。

    不过虽然华黎住进宁王府已有段日子,但因为在对付端木尹父子的过程中,她始终参与,一副不亲手除掉端木尹不罢休的样子,尚且没有机会跟府里人熟络起来。

    而洛璃在开战之前,把一身傲人内力全都给了叶晟,导致后面的事他全程不再参与,只在家中带孩子。

    于是,洛璃和华黎两人迄今为止,都尚且没有机会真正好好打过招呼。

    华黎回到住处,放下包袱,就有侍女送了沐浴的热水过来。

    衣柜里满满当当的,都是她离开这段日子宁蓁专门为她准备的衣服鞋袜,还有些简洁雅致的首饰。

    沐浴过后,华黎换上一身莲青色广袖长裙,发间插了一支白玉簪,看着铜镜中的自己,一时有些恍惚。习惯了独身一人,来到这个热闹温馨的大家庭,她喜欢这里,个性鲜明有趣的年轻人,活泼可爱的孩子们,让她时常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因为与过往的人生相比,不啻于天上地下。

    华黎到宁王府中专门聚会的议事厅时,大家都已在座准备开宴了。

    “姑姥姥好美呀!”晚晚一声惊呼,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华黎身上。

    这让刚进门的华黎一时有些不自在,清冷的面庞上透出三分赧然。便是年纪与宁蓁相仿,如今也是姥姥辈的,但她并未嫁过人,与成过亲的女子到底有些不同,眉目流转间,仍有三分不谙世事的少女感。

    原先华黎出现时,墨袍加身,墨色斗篷,戴着面具,活脱脱一个女杀手形象,她的实力之强也让人敬畏。

    如今换了身衣裳,不施粉黛,便也像换了个人。美丽高贵,清冷出尘。

    洛璃不觉痴了一瞬,回过神来,自觉失态,连忙低头去喂小洛洛喝汤。

    宁蓁起身拉了华黎坐在她身边,叶晟正式给华黎介绍府里的人。

    华黎说过,华家内斗,已经覆亡,叶晟也没打算去追宗溯源。用了半辈子的姓名,自是没有再改的必要。

    洛璃心中都打好腹稿,等叶晟介绍他时,要跟华黎说什么。

    结果叶晟认为洛璃和华黎二人是旧相识,不用再介绍,直接把洛璃给跳过去了。

    莫名有些失望,又莫名松了一口气,洛璃感觉自己今日不太对劲。

    叶晟和宁蓁都能感觉出来华黎尚未融入这个家,不过来日方长,不必急于一时。

    翌日,宁蓁找华黎,跟如意她们一起出去逛街。

    女人逛街,自是买买买。外面的东西未必比家里的好,但总也能碰上些有趣的特别的。

    对穿衣打扮毫不在意的华黎,最后收获最多。多是宁蓁如意给她推荐的,见到适合她的便劝她试试,华黎不想拂了她们的好意,结果买了许多东西。

    在一家成衣铺子里,华黎的目光被一顶带着两个圆圆耳朵的小帽子吸引,买了下来。

    “很适合那个小胖子。”华黎拿在手中说。

    如今家里最胖的孩子,就是洛璃的孙子小洛洛。倒不是洛璃怕他吃不饱喂的太多,而是他原来就胖嘟嘟,到宁王府里之后吃得更好,越发圆乎乎,跟年画上的小童子似的,谁见了都想揉揉捏捏。

    逛街后,在外面酒楼吃了饭,又到茶楼听曲儿喝茶,回到宁王府的时候已是日落时分。

    在湖边碰上小洛洛,华黎把那顶帽子给他戴上,正合适,满意点头,“不错。”

    等晚膳时,洛璃见到宝贝孙子,小洛洛头顶上就多了一顶可爱的小红帽子,衬得他的小胖脸儿更圆了,萌力爆表。

    “是我姑姥姥买回来送给小洛弟弟的。”叶尘笑着说。

    洛璃愣了一下,有些意外华黎会做这样的事。

    接下来华黎盯上了风不易那里的医书典籍,白天基本都在那边,偶尔带了书回去看,打发时间。府里人并不会每日都聚在一起吃饭,但到饭点叶晟都会让叶尘过来叫华黎。

    这日晚膳后,华黎正要走,叶晟笑说想跟她聊聊,兄妹俩便去了书房。

    “可还习惯?”叶晟问。

    华黎点头,“一切都好。”

    “那就好。没事多出去走走,想做什么便去做,你不是客人。”叶晟说。

    “嗯,我知道。”华黎轻轻颔首。虽是亲兄妹,但到这个年纪才相认,也谈不上亲近不亲近的,相处之中更多的是客气。

    “别的我也不多说,你慢慢习惯就好了。今日找你,是洛兄拜托我一件事。当年你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一直铭记心中,想要好好感谢你。虽然都在府里住着,不过洛兄想要正式跟你道谢,明日到你那里去拜访,你意下如何?”叶晟笑问。

    华黎蹙眉,“不必如此。”

    “不过是见个面,叙叙旧,聊几句,洛兄一片赤诚心意,你只当交个朋友。”叶晟笑着说,“听你嫂子说,你很喜欢小洛洛呢。”

    “哦,那个小胖子是挺可爱的。”华黎微微点头。

    “那就这么定了?”叶晟问。

    “好。”华黎应下。

    等华黎走了,叶晟让叶尘去跟洛璃说一声,他请托的事已经办好了。

    次日,洛璃穿着一身靛青色锦袍,玉冠束发,一手提着礼物,一手抱着小胖孙子,就去找华黎了。

    窗户开着,华黎坐在窗边看书,听到脚步声抬头,映入眼帘的先是那顶红彤彤的小帽子,视线上移,便是洛璃带笑的面庞。

    华黎合上书起身迎客,洛璃进门,把小洛洛放在椅子上,把礼物放在桌子上,拱手作揖,对着华黎行大礼,“多谢华姑娘救命之恩。”

    这个年纪被叫姑娘,华黎听着有点怪,可想想若是叫她夫人更不对,便请洛璃坐下,神色淡淡地说,“叫我名字就好。”

    小洛洛一个趔趄就要栽下去,华黎伸手一捞,小洛洛就到了她怀中,凑过来在她侧脸上亲了一口,笑得见牙不见眼。

    洛璃想说什么,却见华黎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便坐在对面静静地看着,唇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笑什么?”华黎问。

    洛璃立时有些尴尬,呵呵一笑,“我孙子很可爱吧?”

    “嗯,确实是。”华黎点头,“当年的事,你大可不必如此在意。萍水相逢,举手之劳,换个人我也会救的。”

    “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于我而言,性命攸关。”洛璃正色道,把面前的盒子推向华黎,“一点薄礼,不成敬意,请务必收下。”

    华黎没拒绝,也没当场打开看,对洛璃淡淡的,唯一感兴趣的是小洛洛,也得亏有孩子在,不然洛璃觉得只他跟华黎应该会很尴尬。

    等洛璃带着孩子走后,华黎打开那个不大的盒子,里面是一支墨玉簪子,雕工不甚精巧,但颇有几分质朴大气,华黎放进了她的首饰匣子里。

    转眼到十月底,西凉城落了今冬第一场雪。

    纷纷扬扬的大雪下了整夜,天亮前停了。

    华黎清早起床,见窗外明亮,以为睡过了,推开窗户,扑面而来的寒气,和满目晶莹雪白,让她一下子怔住了。

    在华黎原本生活的地方,是从来没有雪的。她平生第一次见到下雪,心中莫名觉得欢喜。

    早膳后,华黎出门,就听湖边传来孩子们的欢笑声。

    走过去,就见几个大些的孩子正在打雪仗,一个个穿得厚厚的,圆圆得像个小团子,很是可爱。

    晚晚不小心摔倒之后,在雪地上打了个滚,然后就停不下来了,一直在欢快地翻滚,仿佛要翻到天边去。

    洛璃扶着才刚学会一点点走路的小洛洛,小洛洛手舞足蹈地想要冲到哥哥姐姐那里去,头顶小红帽上的圆圆耳朵一颤一颤的,让华黎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来。

    洛璃似有所感,回头,就见皑皑白雪中,佳人遗世独立,如九天仙女落了凡尘般,清清浅浅的笑意却如三春暖阳,丽色无双。

    洛璃收回视线,心中却添了几分烦躁。不知何时起,那道倩影入了心,总让他有些情不自禁地目光追随,闲暇时,不期然便会想起,每次看到小洛洛的红帽子,脑海中就浮现出华黎抱着小洛洛温柔浅笑的模样。

    但洛璃觉得,这不对,不该,他不配。

    在洛璃眼中,华黎美丽,高贵,实力高强,冰清玉洁。

    反观他自己,过往真真是一言难尽。

    小洛洛看到华黎,挥舞着小手咿咿呀呀,小身子兴奋地跳着。

    华黎便款步走了过来,洛璃一时有些紧张,只低头盯着小洛洛,不看华黎。

    一双纤细玉手映入眼帘,洛璃松手,小洛洛就被华黎抱了起来。

    小洛洛小手指着哥哥姐姐那边,他想过去玩儿。

    华黎抱着小洛洛走过去,从地上团了些雪,认真地捏成团,轻轻砸到了叶尘背上。

    叶尘突然被偷袭,回头发现是华黎,愣了一下,继而高喊,“外敌入侵,所有人听我号令,打姑姥姥和小洛弟弟!”

    原本分成两派的孩子立刻集结,开始目标一致地给叶尘“报仇”。

    小洛洛看着飞过来的小雪球,开心极了,华黎一手抱着孩子,精准躲避的同时,把雪球抓住砸回去。

    “小糖弟弟,小易叔叔,后面包抄!”叶尘指挥。

    苏小糖和秦小易立刻朝着华黎后方跑去。

    从华黎抱着小洛洛加入孩子们的战局,洛璃就呆了,感觉有些不真实,华黎是仙女啊,竟然会跑去跟孩子们玩儿幼稚的小游戏!不过等看着华黎抱着小洛洛在孩子们中间真的玩起来,那抹倩影愈发鲜活灵动,一个轻盈旋身,洛璃看到华黎面上如少女般的单纯笑意,恍然又痴了。

    “嘿嘿!”苏小糖团了个大雪球,瞄准华黎的后背。

    雪球离手,洛璃鬼使神差地冲过去,挡在了华黎身后。

    “哇!姑姥姥还有同伙!打洛爷爷!冲呀!”苏小糖振臂高呼。

    于是,最后变成了洛璃和华黎带着小洛洛,被孩子们围攻,战况十分激烈。

    翻滚到湖边的晚晚感觉好晕啊,一只大手揪住她的后领把她提起又放下,她身子一歪就要倒,那只手又按住了她的肩膀。

    晚晚仰头,笑嘻嘻,“坏叔叔,我要跟我姥爷说,你把我推倒的。”

    晚晚话落,小身子故意往地上倒,好心扶她的楚明泽突然遭遇碰瓷儿,当然不肯放手,就听晚晚大喊,“坏叔叔打我!”

    楚明泽松手,退后,晚晚倒在松软的雪地里,“坏叔叔推我!”

    飞来一脚,苏棠把楚明泽踹出老远,抱起晚晚哄着。

    楚明泽:……

    晚晚很快又加入了打雪仗的战局,最终以叶尘率领的娃娃队获胜,洛璃和华黎带着小洛洛故意放水惨败,但小洛洛兴奋得仿佛他打败了所有人。

    苏棠看着站在一起的洛璃和华黎,眼睛眨了眨。

    司徒瑄和蒲琮正在湖边亭子里赏雪饮酒,好不惬意。

    苏棠出现,坐在了两人中间,一拍桌子,“兄弟们!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仙女姑姑,美貌无双,追到就是赚到!一般人我都不告诉他!”

    司徒瑄:……

    蒲琮:……

    苏棠兴致勃勃地说:“华姑姑也没比你们大多少,看着那么年轻美丽,什么年纪辈分的,你们又不是叶家人,不用管不用算!你们谁能追到华姑姑,辈分上升,叶老大都得尊称你们一声姑父!动不动心?”

    司徒瑄嘴角抽搐不停,“不敢动,谢谢。”

    蒲琮哭笑不得,“苏棠,你喝多了吧?华姑姑是我们的长辈,你可别胡说八道。”

    “哎其实我也知道你们配不上华姑姑,这不是为了帮某人吗?”苏棠突然叹气。

    司徒瑄和蒲琮对视一眼,都是一头雾水,某人?上回苏棠骗他们说帮百里夙,这次又是哪个?

    “往那边看!看到了什么?”苏棠推着司徒瑄和蒲琮的脑袋,指了个方向。

    司徒瑄看到华黎身旁的人,心下了然,“洛叔看上华姑姑了?”

    “这还用说?洛大叔每次见到华姑姑,眼睛都是直的!老树开花,势不可挡,哈哈!”苏棠调侃洛璃。

    蒲琮轻咳,“苏棠你这话让洛叔听见,会挨揍的。”

    “不怕,反正洛叔现在没有内力,打不过我,我一心为他的终身大事着想,他肯定感谢我!”苏棠嘿嘿一笑。

    “虽然我觉得洛叔很好,华姑姑也很好,但这种事,还是顺其自然,咱们最好不要插手吧。”司徒瑄正色道。

    “什么顺其自然?什么叫自然?你们俩这种一脸光棍儿相的,就是自然的结果!”苏棠戳着司徒瑄的额头说,“不知道华姑姑当年美女救英雄,早跟洛大叔有过一段吗?洛大叔不得以身相许,不然怎么报恩?”

    蒲琮扶额,“苏棠,我看这事儿成不了。毕竟他们过往经历差得太多,洛叔自己应该也有顾虑吧。”

    “什么过往不过往的?娶过媳妇儿就脏了?洛大叔什么人品有目共睹!不说虚的,华姑姑这个年纪,这个辈分,她若想嫁人,同辈同龄的若是还有从未娶妻的男人,那男人指定有隐疾!找个小的,以她性格,定也不乐意,定也看不上!就你们这种毛都没长齐的,根本入不了华姑姑的眼!”苏棠轻哼。

    司徒瑄脸有点黑,“虽然我想打死你,但你说的某些确实是实话。”

    “不过我还是不赞成插手此事。若是洛叔真动心动情,他得自己想通,迈出那一步。”蒲琮神色认真。

    “那我找老洛聊聊,不算插手吧!”苏棠话落就没影儿了。

    日常被当做工具人的司徒瑄和蒲琮,相视一笑。

    “唉,若是洛叔都能抱得美人归,对我爷爷又是个刺激,娶不上媳妇儿,我又要挨揍了。”司徒瑄哀叹。

    蒲琮轻笑,“彼此彼此。”

    打雪仗身上衣服湿了些,洛璃独自一人回去换衣裳,小洛洛还在华黎那里。他被华黎护着,一丁点儿雪都没沾到。

    洛璃刚把衣服脱了,苏棠破窗而入。

    洛璃黑脸,“你这小子,干什么?”

    “洛叔身材不错,嘿嘿!”苏棠打量了一下洛璃,笑得神秘兮兮,“我来,是告诉洛叔一个秘密。”

    洛璃快速把衣服穿好,皱眉走过来坐下,“有话直说,别故弄玄虚。”

    “洛叔,你春心动了。”苏棠嘿嘿一笑。

    洛璃老脸一红,“瞎说什么?”

    “洛叔你就别装了,这把年纪还能碰上让你心动的女子,简直是天大的运气,不放手去追你还在犹豫什么?”苏棠敲桌子。

    洛璃微叹摇头,“别胡说,我配不上人家。”

    “不试过怎么知道?万一华姑姑就喜欢你这样成熟稳重的老男人呢?还能白捡一个胖孙子!哈哈!”苏棠笑着说。

    洛璃眸光微微闪了闪,“这,不可能吧,她肯定看不上我的。”

    “唉,华姑姑这辈子也是可怜,几十年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到这个年纪吧,不上不下的,年轻男人她肯定看不上,觉得幼稚,年纪大些的又配不上她,我看她根本就是存了心思这辈子不嫁人,就这么独自过一生的。”苏棠说。

    洛璃皱眉,“你说的大概没有错。”

    “那不就得了!洛叔你不追求她,她很可能这辈子一个人孤单度过!看不看得上你另说,她反正也不打算看别的男人!那你不去追,就是存了心想让华姑姑一辈子一个人!你觉得这样好吗?”苏棠说。

    洛璃微叹,“她便是不嫁人,也能过得好,我会尊重她的意愿。”

    “那你去问问呗,万一人家觉得嫁人也可以呢?只是问问,不行就不行,你的追求,对她也是一种尊重啊!”苏棠说得理直气壮。

    洛璃若有所思,“若是被拒绝,以后会不会很尴尬,连朋友都没得做?”

    “只要脸皮够厚,就不存在尴尬这种事。”苏棠嘿嘿一笑,“说正经的,被拒绝了,你就放弃了?你舍得?你甘心?她不排斥你,就能相处试试嘛!日久生情!又没人跟你争!”

    洛璃眸光微微亮了起来,苏棠拍拍他的肩膀,“老洛,你还没老,身材那么好,我看好你!加油!”

    苏棠溜了,洛璃默默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胸肌腹肌,莫名多了些勇气。说实话,这种像毛头小子一般的动心慌乱他也很意外,可真的来势汹汹,就算苏棠今天不过来说那些,他也感觉自己会情不自禁想做些什么,理智告诉他不太好,但感情的事,又哪里是那么容易能控制的?

    洛璃本来想是不是让宁蓁跟华黎说一下他的心意,后来又觉得,这样不够真诚,他都这个年纪了,不搞那些虚的。

    于是,洛璃又洗了个澡,换了身最喜欢的衣服,在房间里来回转了几十圈,做了充分的心理建设之后,便出门去找华黎了。

    华黎和小洛洛正在吃方元炖的糖水,听到敲门声,就开口让洛璃进来。

    洛璃进门,看到华黎看过来,打好的腹稿一下子都忘了,莫名紧张起来。

    “洛璃?”

    听华黎叫他,洛璃回神,走过去坐下。

    “等小宝吃完你再带他回去。”华黎说。

    “哦,我不是来接孩子的。”洛璃脱口而出。

    华黎便问,“找我有事?”

    对上华黎清澈淡然的目光,洛璃飘飘忽忽的心倏然也静了下来,看着华黎问:“不知你对以后有什么打算?”

    “以后?没什么打算,现在这样已是意外之喜。”华黎神色淡淡。

    “你,想过要嫁人吗?”洛璃鼓起勇气问。

    华黎神色微怔,“为何这样问?”

    “我……我心慕你,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洛璃说出想说的话,心中一下子松快了,看着华黎,等待她的答复。虽然可能会被拒绝,不过在这一刻,洛璃打定主意,他要追求华黎,好好的,认真的,追求她!一开始被拒绝没关系,他会用诚意向华黎证明,他是真心的!

    华黎显然很意外,陷入了沉默之中。

    “我如今的生活已经很好了,跟你成亲,对我有什么好处?”华黎问。

    洛璃认真思考过后回答,“虽然我成过两次亲,但最终都没有走到最后,有很多原因,我也犯了许多错。原本,我只求能亲眼看着小宝平平安安长大,别无他求,但你出现之后,我难以控制地想要靠近你。你问我成亲有什么好处,说实话,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因为感情的事,发乎于心,冷暖欢愉皆是自我感受,要到那个时刻才会知道。至于找个伴,互相依靠这些,想来强大如你,并不在意,也不需要,因为我相信你自己也可以过得很好。但如果,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我们可以试试相处。”

    “我还以为,你会对我说些海誓山盟的话。”华黎笑意清浅。

    洛璃一时有些赧然,“若我真说了,你大抵会觉得可笑吧。”他早已过了会搞海誓山盟那一套的年纪。

    “在来宁王府之前,我已做好孤独终老的准备,甚至为自己选好了葬身的墓地。”华黎面色平静,“因为在很长的时间里,我一个人,找不到人生的意义。来到宁王府之后,所见皆是意料之外的美好。这些日子,我听说许多故事,关于你们的,关于各不相同的爱情。这对我而言,很奇妙。看着他们一对一对在我面前,想到我所听闻的关于他们的过往,很有趣,与此同时,越发让我觉得,我过去的人生苍白得没有一丝色彩。”

    洛璃看着华黎,第一次听她说这么多话,她在讲她的感受,很直接,如同她这个人,简单而干净。

    “大嫂问过我,有没有考虑嫁人的事。她问,我便思考了这个问题。”华黎神色淡淡地说,“说实话,我认真地想,却依旧很模糊,因为我不懂,即便我看到了那么多美好的爱情开花结果。如你所言,那是一种感受,是身处其中才会有的心境,不曾经历过,便不会懂的。”

    “你是第一个向我求爱的男人,我们的年龄合适,我愿意试试。”华黎看着洛璃说。

    虽然华黎的语气平静得仿佛事不关己,洛璃依旧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激动不已,心花怒放,“那我可以叫你阿黎吗?”

    “我好像也只能叫你阿璃,听起来我们的名字是一样的,那我叫你阿洛?”华黎蹙眉。

    洛璃笑容满面,“好啊!”

    “那,要做什么?”华黎问出这个问题,眉目间竟有些懵懂,与她清冷的气质分明是违和的,却倏然多了几分灵动的可爱。

    “你好像很喜欢雪,我们去堆雪人吧!”洛璃兴致勃勃地提议。

    华黎没做过的事,觉得都可以试试。

    于是,小洛洛在屋里床上酣睡,洛璃和华黎两个加起来八十岁的大人在院子里认真地堆雪人。

    华黎用手抓着雪,感受着沁骨的凉意,觉得很奇特。

    一个圆滚滚胖乎乎,憨态可掬的雪人出现在院中,洛璃和华黎并肩看着,华黎微笑,“像小宝。”

    洛璃握住了华黎冻得通红的手,轻轻揉着,其实他自己心里紧张地要死,怕华黎生气,觉得他冒犯了。

    华黎并未甩开洛璃的手,一时间,周遭都静下来了,他们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我刚刚,心跳好像有点快。”华黎轻声说,这种感觉,确实有些奇妙呢。

    洛璃眸光灼灼,“我可以抱抱你吗?”

    话音刚落,华黎主动环住了洛璃的腰,轻轻靠在他胸前,“是暖暖的。”

    洛璃尚未抱住华黎,华黎便退开了,让他心中一时有些失落。

    等洛璃抱着小洛洛从华黎那里离开,暗戳戳偷窥的苏棠早已把绯闻传到了府里每个人耳中。

    于是,洛璃被叶晟约谈了。

    洛璃初时以为叶晟不乐意他跟华黎在一起,谁知叶晟张口便笑言,“洛兄,你是怎么打动阿黎的?”

    过程嘛,洛璃觉得很神奇,并不打算跟别人分享,只对叶晟说了两个字,诚心。

    叶晟真是乐见其成的。洛璃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大气开朗,正直又不失情趣,算起来跟华黎也是缘分不浅。

    至于府里其他人,都觉得这两位十分般配,若是能成,自是喜事一桩。

    光棍儿工具人司徒瑄果真被他爷爷揍了,说让他好好跟人家洛璃学学。

    蒲琮没被揍,因为他没爷爷,但周老又发动唠叨神功,把蒲琮折磨得哭笑不得。

    按照惯例,初雪后,宁王府里就会“从天而降”一座冰雪游乐场。

    是夜临睡前,洛璃又把小洛洛送到了华黎那里,说他夜里有事要忙。

    翌日清早,孩子们都还没起,华黎醒来,听到门外有动静,起身过去开门,见是洛璃,不知在外面站了多久。

    “你想不想看昨夜我们做了什么。”洛璃一见华黎,眸光便温柔了三分。

    华黎简单洗漱过后,抱上仍在甜睡的小洛洛,跟着洛璃出门去。

    洛璃把他的披风解下来,裹住华黎和小洛洛,带她到湖边去。

    昨夜府里的男人们集体出动,建造了一座美轮美奂的冰雪小城,比去年的规模大了两倍不止。有纹路清晰的城墙,城门口是个精致漂亮的雪人小鹿,跟家里名叫点点的小鹿几乎一模一样。

    “这是我做的。”洛璃指着冰雪小城中央最高的那棵雪树说。

    小洛洛已经到了洛璃怀中,华黎俯身抓起一抔雪,纤手轻扬,晶莹雪花随风轻舞,落在她和洛璃身上。

    站在雪树下,微微闭上眼睛,感受着轻柔的凉意洒在脸上,华黎浅笑嫣然,“让我想起春日里的樱花落雨。”

    老树开花,格外香甜。

    洛璃带着华黎,感受生活的点滴美好,走出去,大美自然,市井烟火,处处皆是可采撷收藏的意趣。

    曾经的武痴洛璃,人生如一张墨纸,浓重却也早早黯淡。

    曾经的仙女华黎,人生如一张白纸,干净却也单调无光。

    而今慢慢融合交汇处,她冲淡了他过往的沉重,他打破了她固守的宁静,渐渐的,感受着彼此的心跳,感受着周遭的一切,感受着渐渐变得多彩而生动的日子。

    在冬日重逢,两颗心彼此温暖着慢慢靠近,共同等待一个春暖花开。

    ——此处是甜甜蜜蜜狗粮满地的分割线——

    多年以后,小洛洛问华黎:“祖母,你什么时候对祖父心动的?”

    华黎莞尔,“其实,我只是想白得一个大孙子,某人是顺便。”

    洛璃笑得眸光灿然,“我的策略被识破了。”

    小洛洛总结,“到底我只是个工具人吧,我去陪小姑姑玩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