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悲伤时遇你〕〔我就是仙帝啊〕〔它们的秘密〕〔暴走的强化人生〕〔重生之美食大王〕〔重生九零神医福妻〕〔诸天世界开拓者〕〔他来自虚空〕〔锦临〕〔龙门之主做上门女〕〔老君传人〕〔我家魅妃超皮哒〕〔开局消费返现一百〕〔斗罗之开局签到神〕〔我只会拍烂片啊〕〔开局退出娱乐圈〕〔穿书后我抱上了反〕〔反派的荣耀〕〔大渔农〕〔从1983开始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70.终局之战(二)
    甫一交手,叶晟内力之强横出乎端木尹的预料,但与此同时,端木尹很确定,叶晟一定服用了强行提升内力的药物。

    曾经十年间,叶晟作为俘虏,端木尹对他实力几何了如指掌。

    而叶晟得到自由不过数月时间,开战前,端木尹对于叶晟的实力有一个明确的预期。

    当下叶晟所展露出来的实力跟原先的差距之大,在端木尹看来,必须是极其霸道刚猛的药物才能做到。

    短时间内强行扩张筋脉,获取无法完全驾驭的内力,效果不会持续多久,且药效过后,必然导致的结果是自损严重。

    端木尹的推测基于他对叶晟的了解以及他的医术,和当下叶晟所www.yangmingwang.表现出来的气息暴涨但不稳迹象而来,非常之合理。

    一时间,端木尹无法压制叶晟,便采取拖延策略,防守为主,能避则避,等着叶晟药效时间一过,胜负将毫无悬念,到时候,他抓住叶晟轻而易举,且就此能掌握所有主动权。

    叶晟攻势迅猛,占了上风,但端木尹并不慌乱,沉稳应对。

    约莫一刻钟之后,叶晟第一次刺中端木尹的左臂,可长剑刺破衣袖,随之却遇到了无法穿透的阻力。

    料想端木尹早有防备,穿了特殊的护甲衣,一定程度上刀剑不入,叶晟放弃,身形一转,位置变换,一个旋身后,朝着端木尹打出重重一掌!

    端木尹侧身闪避,依旧从容不迫。

    从南宫珩和叶翎的角度,方才叶晟的招式极快,但在端木尹的视线盲区,叶晟已打开了他随身携带的解蛊烟,并且利用掌风,将无色无味的烟雾打向了端木尹面门。

    两人距离并不远,虽然端木尹及时躲闪,但叶翎觉得解蛊烟的效果,至少成功五成。

    又是一刻钟过去,端木尹突然察觉不对劲。按照他的预期,叶晟所服用的药物效果该过去了,可为什么眼见着叶晟气息越来越稳,内力没有丝毫受损的迹象?!

    障眼法!端木尹眸光一缩,意识到他可能被骗了!虽然一时无法理解叶晟强横的实力从何而来,但他已错失先机!

    端木尹转守为攻,叶晟越战越勇。

    乌云遮月,夜风微凉,河畔草石横飞,两人的速度都越来越快,甚至出现了残影,杀意凛然肆虐。

    观战的南宫珩和叶翎能看出,端木尹的实力比他们预期的更强一些,若不是开战前叶晟服下的那颗药,以及成功迷惑端木尹争取来的时间,叶晟想要战胜端木尹的可能性不到五成。

    但如今,胜算至少六成。

    端木尹的招式刁钻诡谲,不过被南宫珩和叶缨和叶翎特训过的叶晟,越战越稳,应变能力大幅提升,状态也到达了巅峰。

    端木尹越来越快,叶晟的速度看起来却像是放慢了些,但见招拆招,越发从容。

    这个阶段,叶晟偏向防守,意在消耗端木尹的精力,并试探端木尹的路数。

    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最终的胜利很大程度上并不取决于谁的实力强那么一点点,战斗策略极为重要。

    一开始,叶晟的路数是杀手做派,一副用手段提升实力,急于结束战斗,拿下端木尹的样子,快速、狠辣,却完美地隐藏了他真正的大招路数。

    这个阶段,换端木尹想要速战速决,叶晟开始耗着他。

    此等级别的战斗,谁先急了,输的概率便会大大增加。

    一开始,叶晟的急,不是真的急。

    但如今,端木尹的急,不是假的。他再沉稳理智,叶晟变强那么多且成功迷惑他这两件事,都完全不在计划之中,心理波动在所难免。

    战斗仍在继续,南宫珩轻声说:“爹至少不会输。”

    叶翎看向西漠城的方向,不知叶缨那边是否顺利。

    叶缨和百里夙所找到的端木尹父子落脚处是真的,他们躲在暗处,亲眼看着端木尹离开,往约定的地方去,身后跟着的疑似端木彦。

    此时,叶缨和百里夙已经潜入那处不起眼的民宅,可惜,很快就确定,里面空无一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像是端木尹父子路过,在此住了几日便离开一样。

    但端木尹的爪牙定然不少,都藏在何处,是个问题。叶缨回忆找过的地方,怀疑人可能躲在深山老林中,那是天然的屏障。

    月下西漠城中,一团白烟升空,顷刻消散于无形。

    这是叶缨和叶翎约定好的信号,代表没有收获。

    叶翎所在,正对西漠城的方向,看到白烟,心中微沉,端木尹着实谨慎,或许他一开始轻视叶晟,这是因为他们的情敌关系和多年积怨导致,但他并未轻视南宫珩和叶翎。因此,穿着刀枪不入的护甲衣,爪牙都安排在秘密的地方。至于可能还有的底牌,怕要到最后才会露出来。

    战斗已趋于白热化,叶晟开始反攻,但优势并不明显。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南宫珩握住叶翎微凉的手揉了揉,目光不离战局,“半个时辰之内,胜负可分。”他跟正在交战的两人是同一级别的,看得最清楚。表面上仍旧势均力敌,但端木尹渐渐丧失主动权。

    一开始被迷惑,中途一度急切,导致端木尹如今面临的局面是,攻不破叶晟的防御,又接不住叶晟越发出其不意的攻击。

    也是必然。

    若内力悬殊,自是强者碾压。但内力相当时,招式经验便更加重要。

    端木尹多年不遇对手,极少出手,往往都是一招制敌。但对于叶晟而言,临阵磨枪,磨得好,便既快且光。这半个月来的高密度高强度实战特训,成效相当显著。

    不到半个时辰,端木尹突然虚晃一招,抽身后退,拉开距离,“到此为止!”

    “端木尹,你这是主动认输么?”叶翎冷声问,“按照约定,你赢了,带走我娘!你输了,留下脑袋!”

    “我没输。”端木尹眸光阴鸷,“约定取消!”

    叶翎冷笑,“端木尹,你知道我娘为何看不上你吗?因为你贱得彻头彻尾,无以复加!因为你比我爹长得丑,实力弱,根本就是个阴沟里的老鼠,见不得光!”

    端木尹咬牙切齿,“叶翎,你未免太得意忘形了!用见不得人的手段给叶晟提升实力,以为我就此输了吗?”

    “见不得人?可笑!我爹堂堂正正,儿孙满堂!而你,蝇营狗苟,无耻龌龊,注定断子绝孙!”叶翎反击。

    “少废话!让阿蓁过来,我有话要跟她说!”端木尹很快冷静下来。

    “我娘说,如果你要见她,就让我问你一句话。”叶翎冷笑,“能不能要点脸?”

    “叶翎!你会后悔的!”端木尹眸光邪狞。

    “哦。”叶翎话落,南宫珩和叶晟同时飞身而起,朝着端木尹攻了过去!

    端木尹显然并不想再战,因为一个叶晟他都拿不下,再加上南宫珩,必输无疑。

    因此,端木尹厉色高喊,“叶晟,祁逊在我手中!”

    叶翎眸光微凝。祁逊,天沐国祁家家主,宁蓁和祁蓉的父亲,叶翎的外公。

    先前夜昊提起,他们就猜测端木尹手中可能有活着的祁家人,如今看来,猜测成真。

    “爹,阿珩。”叶翎把人叫回来。

    “你们可以不信,明日就能在西凉城中见到他的尸体!”端木尹冷笑,“我那好师父,好义父,也是拆散我和阿蓁的罪魁祸首,我这么多年费心‘照顾’,倒不是为了拿他做什么。但事已至此,没甚好说。只要阿蓁跟我走,我可以把过往恩怨一笔勾销,放过祁逊!”

    这就是端木尹的底牌。当年为了女儿的终身幸福得罪端木尹,导致家破人亡,被端木尹折磨这么多年的祁逊。他笃定,叶翎和南宫珩不可能不救!

    “哦。”叶翎面无表情,“就这?”

    “你什么意思?”端木尹眸光一变。

    “只是觉得,我外公是个好父亲,那么疼我娘,若他在,我想他一来绝不会愿意让我娘牺牲自己去换来他活命和自由,二来,比起活命和自由,他或许更想看到你不得好死?”叶翎神色淡淡,“爹,阿珩,上!”

    叶翎话落,端木尹脚步微动,有逃跑的迹象。毕竟,只要再次隐入暗中,他依旧拥有为所欲为的资本,到时候,一切回到三个月前,叶翎仍旧只能妥协!

    事实上,在跟叶晟比武意识到自己要输的时候,端木尹就后悔了。若他当初听端木彦的,坚持原本的计划,没有这三月决战之约,事情定然大不同。

    叶晟挡住端木尹的去路,南宫珩跟端木尹交上手,而端木尹唯一的随从一声口哨,二三十个高手现身。

    叶翎站在原地不动,抬手比了个奇怪的手势,几颗黑色的圆球状物体从叶翎身后,精准地砸向了端木尹属下的高手堆里。

    与此同时,万俟霊、原老头、夜昊带着宁王府一众年轻高手现身,站在叶翎身后。

    苏棠狞笑,用怪异的语调说了一个字,“爆~”

    一切都发生得很快,那几颗圆球有的砸向那群人中心,有的砸向外围,意识到不对,想要散开,却也根本躲不过。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伴随着浓烟升腾,西漠城的百姓纷纷从睡梦中惊醒,但都以为是打雷的声音,听着接下来没有动静,便继续睡觉。

    而在西漠河畔,正在被南宫珩和叶晟围攻的端木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一片浓烟之中飞出的残肢断臂!他的一个属下半边身子血肉模糊,踉跄几步从浓烟中冲出来,一头栽倒在地上,再不动弹了!

    这是什么?完全超出了端木尹的认知!他离得并不近,依旧感觉胸腔激荡,双耳鸣响。

    &nb 倒有三四个跑得快的,受伤不重,朝着不同的方向逃走。

    但等待他们的,是被叶翎身后的高手们围殴,灭杀不过轻而易举。

    一时间,人多势众。

    一时间,孤家寡人。

    说的就是如今的端木尹。今夜意外之事太多,叶晟实力超越他其实问题不大,可叶翎这一手不知什么邪物,直接炸死了端木尹属下最核心的一群高手!要知道,那些人是端木尹多年精心培养,每一个人单看,实力都不比夜昊逊色多少!

    这个时候,再拿祁逊说事,毫无意义,因为叶翎态度明确,端木尹必须死,说什么都没用!

    如端木尹这个级别的高手,打不过总能逃,但这是有前提的。

    当叶翎挥手,让己方所有人全上,围杀端木尹一个,逃生之路,便被堵得死死的,一丝可能都没有!

    叶晟和南宫珩主攻,其他人辅助,很快南宫珩就破了端木尹的防御,因为他的护甲衣再刀剑不入,也不可能是浑然一体毫无缝隙的!

    叶翎看着端木尹身上渗出的血迹,冷笑,“端木老贼,不是有转生蛊吗?自杀一个给我们瞧瞧呗!”

    端木尹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的转生蛊,被解了!

    “你们是想让祁逊不得好死吗?”端木尹厉声问。

    “急什么?等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我再跟你打听我外公在哪里。”叶翎冷笑,“当然,你真可以自杀,反正你这贱命,也是注定天打雷劈的。到时候,我怎么找到我外公,便不劳你费心了!”

    端木尹想跑不可能,叶翎在逼他提前把底牌亮出来,带过来!否则,等待端木尹的,就是被叶翎这方一群想要把他千刀万剐的男人们给群殴拿下,到时候,缺胳膊断腿儿都是极有可能的,因为苏棠已经设想过端木尹的一百种死法……

    端木尹放出一枚信号烟,叶翎知道目的达到了,他一定是在召唤属下,把人质带过来救自己。

    对端木尹来说,性命和自由最重要。只要活着,不落到叶翎手中,他便仍有无限的机会和可能,随便抓个普通百姓过来都能重新掌握主动权!

    因此,当下最明智的,就是放弃原本所有的计划,保住性命,成功逃走!没有别的路可以选!

    “住手!这一局算我输,我把祁逊给你们,今夜到此为止!”端木尹厉声说。

    “鬼丫头你说呢?”苏棠高声问叶翎,攻势丝毫不停,其他人也一样。

    叶翎幽幽回答,“风太大,听不见。苏棠你是没吃饭吗?好好干活废什么话?!”

    “得令!”苏棠说着,一刀砍不透,骂了一声,开始对着端木尹乱劈乱砍,东一刀西一刀,看起来毫无章法。

    若不是这护甲衣,端木尹早就满身是伤了。

    而苏棠这一通下来,并没有给端木尹增加伤口,但成功地把端木尹身上的墨袍给祸祸成了破烂,如此,露出里面透着金光的护甲衣,也暴露了缝隙在何处,那就是端木尹的弱点。

    端木尹已有些气急败坏,想要抓个这边实力最弱的人当人质,但南宫珩和叶晟万俟霊把端木尹困在中间,其他人在外围,都是偷袭一招立刻就跑!尤其是苏棠,被叶翎说没吃饭之后,各种阴损的招式都用上了!www.zhitd.

    南宫珩制造一个伤口,大家立刻补刀,你一刀我一剑,端木尹拼尽全力躲开要害,却避免不了伤势越来越重。若不是他宣称有人质,南宫珩下手再狠些,端木尹就没命了。

    但他等的人,还是来了。

    一高一矮两个老者,一左一右提着一个枯瘦的老人,飞身而来,远远停下。

    高壮老者冷喝,“立刻住手,否则我们杀了他!”

    叶翎眸光微眯。

    只见被带来那人白发稀疏,瘦得皮包骨头,破烂衣服挂在身上,脚上没有鞋子,铁锁链几乎跟脚踝一样粗,脖子上套着铁项圈,还有条铁链子,一端抓在矮胖老者手中。

    高壮老者一剑砍向老人手臂,叶翎神色一变,“住手!”

    依旧被围着的端木尹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机会,若不是那身价值无法估量的护甲衣,他现在身上定然满是血洞,早就没命了。

    “立刻放人!”高壮老者的剑依旧抵在老人肩膀上,随时可能砍下去。

    若抵在胸口要害处,倒是有虚张声势之嫌,因为他并不敢让人质就这么死了。但非要害处的意思是,不信,就先砍一刀给你们看看……

    “滚开!”端木尹话落,南宫珩和叶晟让开路,他捂着胸口往外走。

    苏棠暗戳戳地伸脚,南宫珩的身子正好为他做掩护,已经重伤的端木尹并未察觉,猝不及防,摔了个狗啃泥……

    然后苏棠一个箭步跳上去,骑在端木尹背上,手中一条绳索勒住端木尹的脖子,冷笑连连,“有种你们就动手,我在这老贱人身上依样照做!”

    端木尹呼吸困难,被迫仰着脖子,狼狈不堪,那张死气沉沉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惊惧。

    很简单,他不想死!

    “叶翎!换人!否则一起死!”端木尹咬牙切齿。

    下一刻,不明方向有人拍了两下手,而后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南宫珩一剑刺穿端木尹的脚踝,旋转手中的剑,生生把端木尹的右脚割掉。

    那两个老者没料到这个时候南宫珩竟然敢动手,高壮老者手中的剑已经刺破老人的衣服,两支利箭破空而来,分别瞄准两个老者的后心!

    两人意识到危险,抓着老人急急闪避,但箭矢如雨,一支接着一支,甚至精准地算到他们躲避的方向!这导致他们必须集中所有心神保命,一时根本没有机会去动手中的老人。

    而这会儿功夫,苏棠用匕首在端木尹脸上刻了个血淋淋的贱字,南宫珩神情专注地割掉了端木尹的另外一只脚,夜昊徒手掰断端木尹的左手五指。叶晟挥剑,给端木尹的右手来了个技艺高超精准的剔骨术,皮肉去除后,森森血骨关节毕现,叶晟收剑,拿着一块帕子垫着自己的手,动作优雅,把端木尹的右手五指,一个关节一个关节慢慢地卸掉……

    至于抓着祁逊的那两位,矮胖老者已经中了一箭,两人被迫分开躲避的同时,高壮老者竟然伸手去抢矮胖老者手中的铁链,想要获得人质的控制权,显然都很在乎自己的性命,当下根本没注意到端木尹正在遭受什么。

    矮胖老者没料到同伴会有如此动作,反应过来当然不愿意放手,两人拉扯的瞬间,各自又中了一箭。

    百里夙和叶缨夫妻手持一模一样的金弓现身,眸光专注,目标明确,放箭速度奇快。之前拍手的是百里夙,那是给他亲爱的花瓶妹夫的动手信号,弓箭手已就位。

    发号施令的叶翎始终站在原地没有动手。当下端木尹已没有翻身的可能,但端木彦始终没有现身,不到最后一刻,叶翎不会放松警惕。

    就在叶缨和百里夙再次同时射中那两位老者,祁逊摔在地上,叶缨冲过去的时候,叶翎心中微松,救下人质,接下来就可以毫无顾忌地让端木尹去死了。

    下一刻,叶翎神色一僵,一根金丝无声无息地缠住了她的脖颈,寒意逼近,她竟毫无所觉!来人实力极强,甚至在端木尹之上!

    “让你的人,放了他。”是个女人,声音平静。

    “姑姑,救父亲,他快不行了!”端木彦急切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叶翎心中一沉,姑姑?端木尹的姐妹?她怎么不知道还有这号人?

    不过,双方交手,出奇制胜。

    端木尹的失败在于轻敌,也不可能想得到他的核心属下露个面就都被炸死了,否则局面绝对不会崩坏至此。只能说,叶翎和南宫珩太重视端木尹,为了今夜的决战,做了最好的准备。

    叶翎原就觉得端木尹兴许还有底牌,当下从天而降的女高手虽然是意外,但叶翎对端木彦不意外,或许是他专门去请,却迟来的帮手。端木尹作为祁逊的养子,有不为人知的姐姐或妹妹,倒也没什么不可能。

    南宫珩第一时间注意到叶翎这边出事,已经踢开苏棠,把半死不活的端木尹提起来。

    “同时放人!”南宫珩冷声说。

    开口的是端木彦,“姑姑!他们伤父亲的每一处,都要在这个贱人身上原样还回来!”

    捏着叶翎命门的女子沉默片刻之后说:“我尚且不清楚事情原委,你不必多言。”

    “前辈,你想知道什么,我可以告诉你。”叶翎直觉,这个女人跟端木尹不太像是一路人,或许是什么特殊原因才会出现在这里,有转机。

    “你们有仇怨,都是一面之词,不足为信,想知道的事情,我自会调查清楚。那是我失散多年的亲兄长,放人,否则,死!”女子冷声说。

    “好。”南宫珩很爽快,听到女子的话,就把端木尹朝着这边扔过来。

    端木彦立刻飞身去接,叶翎脖子上的金丝消失,女子在她背后打了一掌,她顺势朝着南宫珩飞去。

    就在端木彦抱住端木尹,转身离开的时候,苏棠手中一个黑色的圆球朝着他们父子砸了过去!

    戴着斗篷的女子一掌挥出,那个圆球原路返回……

    “卧槽!”苏棠拔腿就跑。

    一声巨响后,夜风吹散浓烟,叶缨和百里夙扶着祁逊走到叶翎身旁,看着端木彦背着端木尹,跟随那女子几个腾跃消失在夜色之中。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火药味,西漠河流水哗啦啦,南宫珩第一时间查看叶翎的脖子,什么痕迹都没留下,至于受的那一掌,很轻微,不至于受伤。

    不远处的地上,高壮老者和矮胖老者身中数箭,都已断气,有几个被炸出来的深坑,周围散落着残破的尸体。

    苏棠撕了一块衣服,认真地把端木尹被南宫珩砍掉的双脚,被夜昊掰断的五指,和被叶晟先剔骨后拆骨留下的一堆骨肉不相连……全都捡起来包住,提在手中嗨嗨地跑过来,给叶翎看,“鬼丫头,好看不?带回去给你娘瞧瞧!让她开心开心!”

    叶翎看了一眼,嘴角微抽,“倒也不必,怪恶心的。”

    “可惜了,我觉得还是我在端木老贱脸上刻的那个贱字最好看,本想让大家一起欣赏欣赏。”苏棠一脸遗憾,“最后冒出来那个女人是谁啊?那么强!我头一回见鬼丫头你完全无法反抗的样子,太惊悚了!”

    “她不是说了么,端木尹的亲妹妹。”叶翎神色平静。

    “那岂不是麻烦了!若端木尹颠倒黑白,那女人信以为真,定会助纣为虐!”夜昊拧眉。

    “未必。”叶翎若有所思,“若她跟端木尹是同类,刚刚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我。至少,那人不会滥杀无辜。便是听信端木尹颠倒黑白,顶多是报复我们而已。如此,最担心的事不会发生,她来,我们接招便是。”

    之所以必须斩草除根,是因为若让端木尹逃走,接下来必然会出现的结果是,他兑现三个月前的话,用滥杀无辜来报复和泄愤。因为经过今夜,他只要活着,就会彻底失控,变成一个丧心病狂的疯子。

    不过虽然因为那个女人,让端木尹得到了一线生机,但已经成为废人的端木尹,接下来若要依靠那个女人,就要受到约束,不可能为所欲为。

    而那个女人虽只短暂露面,能看出很有原则,就算被骗来为兄报仇,也就是找南宫珩和叶翎,甚至不必担心她抓家中的老人孩子。

    这种对手,叶翎觉得,无所谓,放马过来就是,下一次她定把场子找回来!

    “这脏东西带回去,等下次抓到端木尹,让他自己吃下去,哈哈!”苏棠欢快地甩着手中包裹端木尹手脚的布。

    其他人纷纷给了苏棠一个“好变态”的眼神,散开去打扫战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大奉打更人〕〔都市最强小村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傲世狂爸江夜〕〔诸天之我娘是陆雪〕〔从向往开始的天赋〕〔重生之我的1992〕〔我真不想吃软饭〕〔做长公主那些年〕〔袅袅欲何依〕〔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