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锦鲤小〕〔总裁爹地天才宝〕〔弦歌知我意〕〔双宝助攻:老婆不〕〔一世巅峰〕〔陆铭苏婉〕〔诸天世界开拓者〕〔许初夏顾延爵〕〔穿越农女要回家〕〔王婿〕〔好孕连连:总裁爹〕〔徐来徐依依阮棠〕〔上门龙婿〕〔异界的霍格沃茨〕〔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格斗吧,殿下〕〔攻略恶魔冷殿下〕〔楚千寻厉云枭〕〔爹地快来,巨星妈〕〔拐个医仙当老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69.终局之战(一)
    南宫珩和洛璃都曾跟端木尹交过手,但对于端木尹的实力和路数仍谈不上十分了解,最多五分。而这中间已数月过去,叶晟实力暴涨,端木尹的实力也不会停滞不前。

    因此,若是让南宫珩判断叶晟战端木尹,有多大的胜算?客观地说,五成左右。

    叶晟自会尽力,但叶翎和南宫珩也会做好比武输了如何应对的准备。

    自从出关,南宫珩每日都在跟叶晟过招,偶尔换叶缨叶翎姐妹联手,甚至他们三人联手,让叶晟进一步巩固突然暴涨的内力,给他些压力,同时让他找找战斗的感觉。

    尤其是南宫珩和叶缨叶翎三人对战叶晟一个的时候,南宫珩和叶缨打辅助,叶翎主攻,招式完全不走套路,把出其不意的刁钻发挥到极致。

    叶晟必须保持十二分的紧张感,一丝一毫不能松懈,时时刻刻随机应变,才能暂时稳住战局。

    观战的万俟霊感慨,“若是端木尹直接跟他们仨打,会死得很惨。”

    叶晟不是没输,而是三人在用刚刚好的程度压制叶晟,并没有尽全力,目的不在输赢,在于训练叶晟最极致的战斗敏锐度。

    一场打下来,叶晟满头是汗,长长舒了一口气,休息片刻之后,主动提出继续。

    只有一次次到身体和脑力的极限,才有突破极限的可能。事关重大,寄托着大家的希望,且这一战对叶晟本身也有特殊的意义,他不允许自己失败。

    最后,变成了阖府高手跟叶晟的车轮战,随意组合,对手一直在变,直到打到精疲力竭,夜里还有风不易独门秘制的消除疲劳强健筋骨疏通经络的药浴,过后酣睡一夜,天亮精神奕奕再继续。

    叶晟和南宫珩出关的时候已是五月初,决战定的五月十五,留给他的时间只有不到半个月。

    每日在这种高压高强度的对战状态下,叶晟愈战愈强,中间竟然又突破了一次,这就是意外之喜了。

    五月初十日夜。

    药浴过后,叶晟抱着宁蓁,静静地坐在窗边,看着天幕中高悬的明月,一时无言。

    大战在即,按照计划,府里的大部分人明日会离开,到之前已去过一次的隐居之所暂时躲避,以防万一。

    决战是不可能让宁蓁去的,太危险,叶晟也根本不想让端木尹再见到她。

    “这一切,很快就结束了。”叶晟微叹,“蓁蓁不用太担心,咱们的孩子,比我们更坚强,更聪明,更厉害,已经做了最好的部署。”

    宁蓁点点头,在叶晟的手心写,“都要好好的。”

    叶晟郑重点头,“会的。说好的一辈子,分开十年,要加倍弥补回来。等这些风波平息,我们全家人出去游历。”

    宁蓁微笑,这是她最向往的事,也是过去那些年不自由时做梦都不敢再想的事,但如今,又有了希望。

    天亮之前,府中该走的人都走了,包括如今武功被废掉的楚明泽和他的母亲妹妹。宁王府中有密道,但外人无从得知。

    “西漠城中,具体位置基本确定。”叶缨大步走近议事厅,百里夙跟在后面,手中拿着她的披风。

    这个地界本就是百里夙和叶缨夫妻的地盘,经过去年搜捕上官箬,后来又搜查洛宇那次,叶缨对西凉城方圆数十里,尤其是西漠城了如指掌。

    为了抓上官箬,那次叶缨带着人烧毁了西漠城中所有的废宅,后来派人善后,全都种了树。

    决战之前不能招惹端木尹,但锁定他现在的据点,也是重要的事情之一。

    叶缨和百里夙负责这件事,但从二月中旬直到五月初,都没有开始做。

    一来三个月的时间,端木尹可能会换地方,找太早,找到的兴许只是个临时落脚处。

    二来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端木尹对此自然有防备,但防备心随着时间的推移是必然会逐渐降低的。

    三月之期,直到最后几日,叶缨才有动作,且她和百里夙亲自做这件事,没有任何属下参与,极为谨慎,凭借着对西漠城的熟悉程度,从一些不起眼的蛛丝马迹,查到了端木尹最可能的所在。

    不过就此动手是不可行的。谁也不能保证端木尹是不是正好在里面,一旦有动作惊动他却没能杀了他,后患无穷。

    但等决战开始之后,这个信息,会派上用场的。

    风不易顶着鸟窝头,打着呵欠,揉着惺忪的睡眼走进来,把手中一个药瓶砸向叶翎,转身就走。

    “小风。”叶缨开口。

    风不易驻足,又转身回来坐下,呵欠连天,“叶姐姐,你们要的解蛊烟,我做好了。无色无味,浓度很高。不过解蛊烟的效果不如解蛊丹,最好是近距离吸入,量越大越好。”

    端木尹知道风不易有解蛊丹,定会防备叶晟所用的武器,若是烟雾状态,将会更加方便。

    “都用上。”叶缨说,“武器上,爹的手上,都做涂抹,解蛊烟伺机再用。”不然若是端木尹死了,端木尹又活了,那就太坑了,这是一定要避免的。

    “百里夙手中,一定还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底牌。”叶翎若有所思,“这次的决战,明面上的比武只是个开始,端木尹或许不知道我们暗地里做了什么,但他很清楚我们希望达到的目的是什么。比武对他来说,是打败爹,要求娘兑现承诺的手段,但他又不傻,不会指望通过比武胜利然后等着我们按照约定把娘交出去,让他带走。这是不可能发生的8ooc.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打败爹和带走娘,是两件事,对于后者,端木尹定然有其他的准备。”

    夜昊凝眸,“你们身边的人,都安然无恙,会不会……端木尹手里还有祁家人?”

    叶晟皱眉,“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手里还有祁家人,如果有,为何一直以来从未用上过?”

    “祁家人如果还活着,这么多年没有音讯,到现在都不出来,确实不太正常。”南宫珩说,“假设祁家人早被端木尹抓了,他不用,倒也正常。毕竟那个贱人在很多年里面已经抓到了娘,他千方百计地想要讨娘欢心,又怎么可能跟娘说,他抓了娘的亲人,逼娘就范呢?这不过是让娘更加恨他而已。直到后来,他才利用尧尧和祁妙来威胁娘,不过也只是拿亲事说事,并未说过娘不低头他要杀了祁妙这样的话,因此,若祁家人在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端木尹不会让娘知道的,也不会拿出来威胁我们。”

    夜昊深深叹气,“之前阿蓉就说过,最怕的是,端木尹抓了祁家的人,把他们关起来,藏起来,不取他们性命,一直让他们生不如死地活着。毕竟,在他眼里,若非祁家人阻拦,送走阿蓁,他早就得偿所愿了。”

    叶翎眸光微凝,“端木尹的耐心已经消磨得差不多了,这次决战,就是最后的机会。是我们除掉他最重要的机会,也是他得到娘仅剩的机会。若是如大姨父所言,祁家人真在他手里,那他也是时候用上了。”

    “那,到时怎么办?”夜昊问。他坚持让祁蓉和夜灵跟着宁蓁都一起走了,这边留下的女子也就叶缨叶翎姐妹和自称孤家寡人谁都不准拦着她出战的闻静。

    “此事目前只是猜测,未必会发生。我们把这种可能性考虑进去,做好准备。”叶翎并未说具体怎么做。

    若是到最后关头,祁家人冒出来需要拯救,叶缨和叶翎的计划就会被打乱,接下来还得好好商议一下。

    最后剩下三日,每日只南宫珩跟叶晟切磋一场,让叶晟保持战斗的感觉,同时也有足够的时间养精蓄锐。

    叶缨派人远远盯着端木尹的所在,并没有什么动静,端木尹也没有露过面。

    五月十四。

    方元不在,叶翎亲自下厨,做了一大桌好菜,府里剩下的人围坐在一起,一块儿干了一杯酒。

    “希望明年的明日,是端木尹老贱人的忌日。”苏棠说。

    大家纷纷对端木尹表达了真诚无比的“祝愿”。

    不过孩子们不在,苏棠今日也不抽风,大战在即,大家心中都绷着一根弦,也没人开玩笑。

    夜里,南宫珩把风不易也送走了,回来说那边一切安好,晚晚问起叶翎有没有想她。

    “你怎么说的?”叶翎笑问。

    “我说你想打她。”南宫珩唇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弧度。

    “然后呢?”叶翎问。

    南宫珩笑着抱住叶翎,“她当然是……可开心了!很期待再次见到你,说让你一定说话算话!”

    想到自家的淘气包,叶翎笑着说:“好,既然晚晚这么期待,czhuixinmei.那我……偏偏就不打。”

    南宫珩眸中满是笑意,“小叶子,你怎么这么可爱?”

    五月十五,到了。

    一早起来,南宫珩和叶晟又打了一场,刚结束,电闪雷鸣下起了雨。

    瓢泼大雨过了午后才停,天朗气清,竹林清幽。

    南宫珩和百里夙划船,叶晟和叶缨叶翎父女三人坐在上面,叶晟面前放着的是天音琴,叶缨有凤鸣琴,叶翎面前是龙吟琴,三人合奏一曲,琴声清樾,传了很远。

    一曲终了,叶晟神色怅惘,想起多年前教孩子们弹琴时候的情景了。一转眼,时移世易。

    “爹,我跟大姐谁的琴艺更好?”叶翎抛出一个问题。

    叶晟乐呵呵地说:“都好。”

    “不行,必须选一个。”叶翎说。

    “当然是我家阿缨琴艺最好!”百里夙说。

    南宫珩轻哼,“小叶子更佳。”

    “南宫花瓶,你是不是想打架?”

    “百里人渣,说得好像你能打得过我一样?”

    两个幼稚鬼最后都跳湖了,要比赛游泳……

    百里夙险胜,开心地对着叶缨挥手,“阿缨我赢了!你的琴艺才是最好的!”一副等表扬的样子。

    南宫珩叹气,“小叶子,你看爹都没表态,姐夫拼了命要用毫不相干的方式来争这一口气,他对咱姐在音律方面的实力是有多么不自信啊?”

    百里夙神色一僵,“南宫花瓶,那不是一码事!”

    “哦,你开心就好。爹不用宣布了,给姐夫留点面子。”南宫珩神色认真。

    苏棠在岸上,白眼翻到了天际去,“喂!你们叶家人够了啊!这么重要的日子,闹腾什么?神经病啊?!还不赶紧回来,再商量一下行动计划!”

    苏棠话音未落,水里冒出两只大手,分别拽住了他的两个脚腕,把他给拖到了湖里去……

    “百里人渣!南宫花瓶!你们是不是神经病?”苏棠如落汤鸡一般冲出来,气急败坏。

    “苏棠,放松一下,别跟要上断头台一样。”叶翎抱着琴,飞身上岸。他们主要是让叶晟放松一下,状态很重要。

    “万一出了什么岔子,我再也见不到我媳妇儿和kdk9.小糖小薇了,你们负责得起吗?”苏棠怒吼。

    “要不,你撤,回去带孩子?”叶翎问。

    苏棠狠狠地瞪了叶翎一眼,“鬼丫头你看不起谁呢?!”话落气冲冲地回去换衣服了。

    叶翎笑笑,比武定在亥时正,时间还早,该安排的都安排好了,剩下的,尽人事,听天命。但若天命不对,那就,逆天改命!

    酉时又下了一场雷阵雨,戌时便停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晚膳过后,叶翎给每个人发了几颗药。

    其中一颗是加强版的蛊王丹,可以保证他们在天亮之前,等同蛊王体,百毒不侵百蛊不侵,甚至受了轻伤,都会比正常情况下止血愈合得更快。其他的就是为了以往万一,重伤急救的保命药。

    每个人的武器上和手上都已涂抹解蛊药,且还备着解蛊烟,这是为了斩草除根。

    “爹,开战前把这个吃了。”叶翎最后给叶晟一枚特殊的药丸。

    “这是?”叶晟不解。先前没说过还有别的。

    “这是我请小风风特制的,可以让人在短时间内力大增。”叶翎说。

    叶晟皱眉,“会不会对身体有害?若是我不能很快拿下端木尹,用这药,倒是没好处。”到时候自己反倒受伤,就真的输了。

    “不,这是根据爹现在的身体状况定制的,小风风有分寸。爹从洛叔那里得到的内力,因为时间不足,尚有提升和转化的余地。用上这颗药,并不会对爹的身体造成损伤,但有机会让爹在短时间之内提升内力并且暂时稳固下来,最坏也不过就是药效过去,保持不变。”叶翎说。

    叶晟眉头舒展,就听南宫珩说:“一来,开战之初很关键,爹若能先发制胜,打败端木尹的可能性会提升不少;二来,用上这种药,端木尹一定会察觉,这应该符合他的预料,迷惑他,让他以为爹只是用药物强行提升实力,不能维持太久。他在爹面前,实力方面素来很有优越感,我们再给他一个轻敌的理由。让他开战觉得自己稳操胜券,且保留实力耗着时间,等着爹的药效过去,他再发威。如此,爹不要留手,最后他会发现,根本没出现爹药效过去实力大损的情况,那时他再想获胜,就不太可能了。”

    “妙极!”夜昊拊掌赞叹,“不出意外,用上计谋,妹夫的胜算,至少能提升到七八成!”

    今日是十五,乌云散去,圆月当空。一日之内下了两场大雨,西漠河水位上涨。深夜时分,河畔只能听到哗哗的水声。

    亥时正,叶晟一身墨色劲装,带着南宫珩和叶翎,出现在约定的地点。

    几乎同时,从相反的方向,出现两个人,为首者墨袍加身,戴着一张木制面具,落后半步者戴着同样的面具。

    前面自然是端木尹,至于跟随前来的是不是端木彦,那就未必了。

    两方明面上出现的人都极少,这是策略,底牌露得越早越被动。

    河畔的空地上,绿草茵茵,因为雨水满地潮湿,有些泥泞。

    四目相对,遥遥相望,端木尹眸光死气沉沉,叶晟眸光幽寒如冰。

    多年仇怨纠葛,但这是两人第一次这样面对面。

    “阿蓁呢?她怎么不来?等我赢了,要带她回家。”端木尹开口,声音低沉沙哑。

    叶翎冷哼,“那就等你赢了再说!”

    端木尹也没有坚持让宁蓁必须在场,方才那句,更多的,是为激起叶晟的怒火。

    至于为何叶缨不在,是不是暗中搞鬼,端木尹也没问,因为他只带了一个人,对方带了俩,谁也别说谁,在言语上拉拉扯扯,没有什么意义,最终结果,还是要用实力来决定。

    夜风起,剑影寒,端木尹和叶晟同时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