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流哥哥捡到我了〕〔别叫我歌神〕〔大佬她成了霸总亲〕〔当训练家开了外挂〕〔青衣先生〕〔巨星从退伍开始〕〔逆天神医妃〕〔序列玩家〕〔我真是个律师〕〔穿成摄政王心尖尖〕〔我在边关种田忙〕〔季汉长存〕〔九零悍媳巧当家〕〔紫薯精的美漫之旅〕〔群史争霸〕〔春意闹〕〔我和她们真的只是〕〔人在大唐已被退学〕〔狂医豪婿〕〔看的下场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68.决战临近
    “坏叔叔!”

    可爱的小脸儿突然出现在门边,今日才下床,正在一个人用早膳的楚明泽愣了一下,晚晚已经跨过门槛儿跑了进来。

    “怎么就你自己?”楚明泽觉得奇怪。晚晚专门跑来找他的?

    “那坏叔叔想见谁呀?”晚晚往楚明泽身上爬。

    楚明泽神色无奈,放下筷子,俯身把晚晚抱起来放在腿上。他身体仍很虚弱,只这个动作,就颇为吃力。

    “月儿呢?”楚明泽问。

    “姐姐跟哥哥在练剑呢!”晚晚笑嘻嘻地说。小傲月已经开始学武功了,不过只是小打小闹,叶尘教一些简单的招式,叶翎说再大些正式教。

    “你,来玩儿的?”楚明泽问。

    晚晚摇头,“我娘让我来,告诉坏叔叔一件事。”

    “哦?”楚明泽挑眉。

    “今日小风儿叔叔要把洛爷爷的内力全都给我姥爷!”晚晚说。

    楚明泽愣了一下,其实有些意外。

    关于叶翎和南宫珩会选择用蛊术强行给叶晟提升实力,使得他能够获得打败端木尹的机会,这件事,楚明泽早就猜到了。

    但,人选是洛璃,楚明泽真没想到。因为他先前无意中获得的信息,这种蛊术,会把人害死的。他本以为会想办法抓个十恶不赦的高手回来,洛璃是心甘情愿的么?

    楚明泽问晚晚,洛璃会不会死?

    晚晚摇头,“当然不会啦!坏叔叔你好坏,竟然咒洛爷爷死!洛爷爷死了小洛弟弟怎么办呢?”

    不会死……楚明泽在想看来是他了解的太少。也是,就算洛璃甘愿,叶翎和南宫珩也不会选择让他死这种方式,定是能保住性命的。

    楚明泽微叹一口气,晚晚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坏叔叔是不是觉得好可惜?”

    “我没有,我不是,你不要胡说。”楚明泽否认。

    “别装啦!我娘说了,你若是听说这件事,一定会遗憾,为什么洛爷爷的内力不是给你?对不对?”晚晚一副“你早就被我看穿啦”的狡黠样子。

    楚明泽嘴角微抽,“是又如何?”不否认,他刚刚脑中确实闪过这个念头。

    晚晚从楚明泽身上滑下去,脚步欢快地跑走了,“不打扰坏叔叔做白日梦了!”

    楚明泽:……

    如果有个人心甘情愿把内力给他的话……楚明泽摇摇头,不可能,这个确实是他想太多。

    叶晟对洛璃有些抱歉。

    “叶老弟,不必如此,我觉得挺好!若是端木尹那贱人选中的对手是我,说不定就反过来了。都是自己人,我的内力是给你,又没丢,这下正好可以光明正大地在家享福了,哈哈!”

    经历许多事,得而复失的儿子,从天而降的孙子,洛璃如今看得很开。平安是福,什么至高无上的实力,在亲情面前,毫无意义。大半辈子,他终于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也感叹他当下所拥有的已是上天恩赐,万万要珍惜。

    叶晟叹了一口气,没说什么。他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这一战,只能嬴不能输。大家都在帮忙,他会尽力配合,绝不辜负所有人的期望。

    小洛洛躺在精致可爱的小车里,被叶尘推过来,见到洛璃就手舞足蹈笑个不停。

    洛璃哈哈笑着把孙子抱出来,扶着小洛洛在他腿上跳。

    “准备好了。”风不易叫了一声。

    叶尘把小洛洛抱走,抓着小洛洛的手对着洛璃挥了挥,故意用幼稚的声音说:“爷爷是最棒哒!”

    洛璃开怀大笑,跟叶晟一起,并肩进了风不易的书房。

    只万俟霊和南宫珩在里面护法,其他人都在外面等。

    宁蓁有些紧张,叶翎安慰她说,都不会有事的,风不易在他的专业领域极其靠谱。

    “娘愿意把内力给我,让我变成一个好厉害的高手吗?”晚晚突然问叶翎。

    叶翎摇头,“不愿意。”

    晚晚回头,看向一众叔叔伯伯和爷爷,“没有人愿意把内力给我,让我变成一个高手吗?”

    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都在说着“我可以”。

    叶翎无语,就听晚晚笑嘻嘻地说:“太好啦,不过我只是开玩笑!”话落依偎在宁蓁怀中问,“姥姥,我是我娘亲生的吗?她真的好凶哦!”

    宁蓁哭笑不得,叶翎凉凉地看了晚晚一眼,“过来。”

    “救命啊,我娘要打我!”晚晚一溜烟儿地跑了,留下一口“黑锅”飘向叶翎。

    宁蓁笑着比划:孩子要哄的,翎儿你温柔一些。

    叶翎幽幽地说:“哦,那娘你先哄哄我呗。”

    宁蓁笑着摇头,晚晚的性子就是随了叶翎,淘气。

    事情还算顺利,洛璃性命无忧,只是遭受重创陷入昏迷,而叶晟面都没露就闭关了,南宫珩给他护法,至于何时出关,那就说不准了。

    洛璃苏醒时,已是后半夜。

    房中灯烛散发出昏黄的光芒,床边精致漂亮的摇篮里,小洛洛熟睡正酣,白白嫩嫩的小拳头放在侧脸旁。

    丹田阵阵隐痛,不过尚能忍受,洛璃目不转睛地看着小洛洛,眸中满是暖意。对于变成“废人”这件事,他丝毫都不后悔,也没想过一定要再找个人抢夺内力过来给自己。

    相反,他觉得轻松,有一种挣脱所有束缚,变成一个平凡人的感觉。从今日起,他不再是什么城主家主,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有一个可爱的宝贝孙子,还有一大群可爱温暖的家人后辈。

    轻轻的脚步声响起,洛璃回神,才发现叶翎在。

    叶翎方才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桌边看书,发现洛璃苏醒就过来,给他把脉过后轻声问了一句,“洛叔感觉如何?”

    “没事,应该很快就好了。”洛璃觉得比他的预期要好很多。

    “谢谢洛叔,以后你和小洛洛的安全,交给我和阿珩负责。”叶翎微笑。

    洛璃要坐起来,被叶翎按住了,他苍白的面上露出一抹笑来,“好,以后我可是什么都不管了。”

    “小洛洛也不管了?”叶翎开玩笑。

    “我家小宝……”洛璃视线再次落在小洛洛脸上,眸光瞬间满是温柔,“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小叶你意下如何。”

    叶翎微笑点头,“洛叔请讲。”

    “小宝还小,别人都有爹娘,就他没有。说心里话,这次的事,关系重大,我义不容辞,但也存了私心的。若是你跟阿珩愿意收养我家小宝,那我便是这次丢了命,哪日闭了眼,也都能放心了。”洛璃眸光殷殷地看着叶翎。

    叶翎闻言就笑了,“真巧,我也正想说这件事。我跟阿珩都很喜欢小洛洛,晚晚也特别喜欢这个弟弟,以后我们就把小洛洛当儿子养。”

    洛璃闻言,又惊又喜,“真的?”

    叶翎点头,“当然。其实洛叔大可不必担心以后的事,家里这么多孩子,都是大家一起照顾,他们一块儿玩儿,以后一起读书,一起练武,一起长大,这么多兄弟姐妹,小洛洛不可能孤单的。今日苏棠还念叨着,小洛洛被蒙姐姐喂过,以后就是他们家的娃了,要管他叫爹。”

    洛璃满面笑容,眼圈儿却泛了红,“好好好,你们都是好孩子。”

    炉子上温着清粥,叶翎喂洛璃喝了小半碗,确定他没事,让他好好休息,便回去了,抱走了小洛洛。因为这么小的孩子得有人照顾,洛璃现在不方便。

    短短数月,洛璃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家破人亡后,他和唯一的血脉小洛洛都获得了新生。他如今对于未来充满期待,即便大敌未除,但前所未有的轻松,因为相信一切都会越来越好的。

    南宫珩在给叶晟守关,晚晚在宁蓁那里,叶翎把小洛洛送到苏棠和蒙婧那儿,让他们照顾着,因为叶翎没有办法给孩子喂奶。

    之所以没有在洛璃昏迷的时候直接让小洛洛留在蒙婧身边,是风不易说了,洛璃最快半夜就醒了,叶翎在旁边守着,让小洛洛也在,为的是洛璃一睁眼就能看到他的宝贝孙子,这比灵丹妙药都管用。

    洛璃身边有人照顾,翌日风不易给他施针过后,说他身体不错,养个十天半月就能活动自如,虽然内力恢复不了,不过注意些,好好补补身子,再过两三个月,他又是小洛洛身体健壮的爷爷了。

    苏棠带着一群大大小小的孩子都来到洛璃的房间,说是陪他说说话,省得他无聊,连午膳都在这边吃的。

    于是,病号洛璃那里一整天都充满欢声笑语,最后风不易过来施针,黑着脸把闹腾的苏棠赶走,让孩子们到别处玩儿去,因为洛璃太开心,笑得过于豪放且频繁,扯动丹田伤口,一见风不易,想打个招呼,一张口就吐血了……

    转眼进了三月。

    宁王府中竹林苍翠,繁花似锦,碧湖如镜。

    洛璃尚未被允许出门,但楚明泽的身体已无大碍,脸色也好了很多。

    毕竟洛璃和楚明泽有师徒名分,两人的关系一直都还不错,楚明泽这日专门带着东方氏做的吃食过去看望洛璃。

    还没进门,就听到小傲月稚嫩的声音,楚明泽脸上露出一抹笑来。

    “师父。”楚明泽在外面叩门。

    洛璃靠坐在床上,正在听小傲月跟他讲今日读书学了什么,旁边完颜幽抱着小洛洛,笑意温柔。她亲手给小洛洛做了一身漂亮的新衣裳,还有一双可爱的小鞋子,是带着小傲月过来送的,坐下聊了一会儿。

    听到门外的声音,完颜幽神色一怔,看着小傲月开心地跑过去开门,扑到楚明泽怀中,完颜幽神色平静地收回视线,并未跟楚明泽有眼神对视。

    楚明泽单手抱起小傲月,脸上的笑容在看到完颜幽的时候淡了三分。第一感觉,这个女人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但具体哪里不一样,楚明泽说不上来,也很快转移注意力,抱着小傲月到床边去跟洛璃说话。

    “这是我娘做的,她说要感谢师父对我的关照。”楚明泽把手中的盒子放下。

    小傲月笑着说:“洛爷爷,这是我祖母做的红枣糕,香香甜甜可好吃了!”

    听到小傲月的话,完颜幽微微蹙眉,莫名感觉有些不自在。

    洛璃气色比一开始好了不少,笑着点头,“好,小月儿说好吃,那肯定好吃,我得尝尝。”

    mamtop.   楚明泽把盒子打开,里面放了八块切得整齐的红枣糕,香气诱人。

    小傲月拿起一块儿,举过去,喂洛璃吃。

    洛璃就着小傲月的手,三两口就吃完,点头,“确实美味,不过小风说我点心要少吃,剩下的你们吃。”

    小傲月又拿一块儿,跑到完颜幽身旁。

    完颜幽以为小傲月是要喂小洛洛,正想说小洛洛只能吃一点点,就见小傲月把红枣糕举到了她嘴边,“娘,你也尝尝,祖母做的,可好吃了!”

    完颜幽轻咬了一小口,点头,“嗯,好吃的,娘吃过了,剩下的月儿吃吧。”

    小傲月又跑回来,却把剩下的枣糕递给楚明泽,“爹你吃吗,我有点饱吃不下,可是我娘不太喜欢吃点心,祖母做的不能浪费了。”

    楚明泽看着枣糕上面被咬掉的那一块儿,微微皱眉,那边完颜幽神色无奈,“月儿,拿过来,那是娘的。”

    “啊?哦。”小傲月又送回来给完颜幽,完颜幽接过去掰了一点喂小洛洛吃,剩下的自己慢慢吃了。

    洛璃看了看楚明泽,又看了看完颜幽,莫名觉得这俩人之间的气氛很怪异,像是……谁都不想看见谁的样子。不过从小傲月的称呼上来说,若是外人听了,定会认为楚明泽和完颜幽是一对夫妻。

    年轻人的事,洛璃不了解,也没多嘴,跟楚明泽闲聊几句,楚明泽起身告辞,很快完颜幽也回去了。

    叶翎约战端木尹是二月十五那日,三月之约在五月十五,地点就在西漠河畔,一个开阔地带。

    接下来的日子,宁王府里平静温馨,老人孩子都没出过门,为了不让他们觉得无聊,叶翎给大人们弄了各类棋牌来玩儿,孩子们也多了不少有趣的玩具和游戏。

    年轻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努力修炼,提升实力,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准备。

    叶缨和百里夙除了朝政之外,暗中也有其他的部署。

    春去夏至,没心没肺的晚晚连续几日问起南宫珩,叶翎给了她一面镜子……

    “是不是爹今日就回来,娘让我好好梳头?”晚晚眼睛一亮。

    叶翎很淡定地摇头,“不是。想你爹就对着镜子看看自己,一样的。”

    晚晚皱了皱小眉头,放下镜子,喊着,“娘,不要打我!”冲出了门去……

    叶翎:……小混蛋你回来,我保证不打你!

    虽然大家都知道“我娘要打我,我娘好凶”是晚晚的口头禅,不过以苏棠为首的一群家伙,每次都用精湛的演技配合“营救”,集体声讨叶翎的无良。

    叶翎觉得,无聊。

    对于自家闺女致力于抹黑自己一百年,叶翎可以理解。

    起因叶尘早就偷偷告诉过叶翎,是因为南宫珩和叶翎先前缺席那两年,晚晚在叶缨身边,最是对周遭的一切充满好奇的年纪,却只能在画像中看到爹娘,因此对南宫珩和叶翎也满是好奇。

    而当晚晚淘气的时候,叶缨不舍得揍,偶尔会跟叶尘说“这次记上,等你小姨回来,让她揍吧。”

    于是,不经意间听到的晚晚对叶翎就有个印象,喜欢揍人,会揍她。

    当叶翎归来,晚晚并没有挨打,却觉得奇怪,去问叶缨,叶缨就开玩笑说,让晚晚跟所有人都说叶翎打她,叶翎就会真的揍她。

    然后,这就成了晚晚和叶翎之间的小游戏,名字叫做“我说我娘打我我娘到底会不会打我为什么还不打不是传说中我娘很能打人吗到底打不打啊一直在等好急”……

    对于天生爱探究的晚晚,叶翎到底会不会揍她,跟,南宫珩哭了会不会下雪,是一个性质的问题。

    叶翎觉得,自家闺女不爱读书,整天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真可爱!揍是不可能揍的,看她能玩儿这破游戏到几时?

    转眼到了四月底,洛璃已经康复,带着孩子们满府溜达了,叶晟仍未出关。大家都有些担心,担心出了什么岔子。

    宁蓁最近都开始诵经念佛,祈祷叶晟一切平安。

    几日不见人的叶缨过来找叶翎。

    “小妹,若是爹的实力出了问题怎么办?小风说这种事,走火入魔的可能性非常大。”叶缨蹙眉。一旦真的出问题,就不是能不能战胜端木尹,能不能出战都是个问题。

    “我想过,若是如此,只能直接到最后一步,双方火拼。只要阿珩和万俟老头能控制住端木尹,我们除掉其他人,结果一样。不过这很难,一个不小心有漏网之鱼,接下来我们要面对的,就真的会是丧心病狂的局面。”叶翎微叹,“我给大姐的那东西,做得怎么样了?”

    叶缨点头,“已经成功了,我前几日带着人到远离西凉城的一个僻静山谷中试过,着实吓人。有这东西,我们的胜算会大一些。”

    “总之,做好最坏的打算和最好的准备,成败就在这次。”叶翎神色微凝。

    事实证明,大家的担忧是多余的,叶晟已苦难半生,老天并没有在紧要关头作弄他。

    三日后,叶晟出关,在孩子们面前表演了一下徒手捏石头,得到一片喝彩……

    万俟霊跟叶晟交手,输了。

    叶缨和叶翎姐妹联手对战叶晟,打了一个时辰也未能分出胜负。

    “姥爷天下无敌!”叶尘开心地说。

    “姥爷,你愿意把内力给我,让我变成天下无敌的高手吗?”晚晚笑嘻嘻地问。

    叶翎乐呵呵地点头,“愿意!”

    晚晚给了叶翎一个“娘你看吧大家都可喜欢我了就你不愿意我是你亲生的吗”的傲娇眼神。

    叶翎把晚晚从叶晟怀中抱走,放在地上,自己上前抱住叶晟的胳膊,“爹,晚晚污蔑我,你帮我打她。”

    宁蓁捂着嘴笑,叶缨无语望天,叶尘给了叶翎一个“小姨你最牛”的眼神。

    而旁边的晚晚目瞪口呆,“娘,你欺负我。”

    “你去找你爹给你撑腰,这是我爹。”叶翎轻哼,理直气壮。

    一只大手揽住晚晚的腰把她抱了起来,晚晚小脸一喜,“爹!娘欺负我,帮我打她!”

    南宫珩笑容满面,“是吗?那咱们不要她了吧?”

    “啊?”晚晚一愣,炸了眨眼,“我刚刚什么都没说,爹你在说什么?赶紧不要说了,娘好凶,会打你的,我太小了,没有办法保护你。”

    南宫珩:……他家闺女就是个小坑货,鉴定完毕。

    本来是去守关,结果跟叶晟一起闭关,且比叶晟出关晚一日的南宫珩,带来了一个让大家振奋的好消息,他这次顺利突破,实力大涨。

     hnjstzzcx.;然后全家人热热闹闹当观众,围观叶晟和南宫珩翁婿俩比武,南宫珩竟然可以跟实力几乎成倍暴涨的叶晟打成平手!

    风不易淡定地啃着排骨,表示虽然这跟南宫珩无人能及的天赋和悟性关系很大,但若不是他偷偷给了南宫珩一颗“十全大补丸”,倒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有这样的提升。

    那颗药可是他最得意的心血之作,因为原材料极其难得,制作极其复杂,几乎很难复制,所以暂时保密,不然他肯定会被苏棠那个神经病念叨死。就算再有一颗,那也肯定是给叶姐姐。叶翎最多排第三,谁让她整天压榨他抢他的药!哼!

    深藏功与名的幕后大佬风不易最淡定,其他人对这个结果都很惊喜,因为这样胜算就更大了。

    不知何时出现,站在外围围观的楚明泽,羡慕嫉妒得不要不要的,心里真的在盘算,若是抓到端木尹,怎么才能让叶翎同意把端木尹的内力给他……

    小傲月看到楚明泽,牵着晚晚过来,手里还给楚明泽拿了一颗很少见的果www.hh126.子。

    “坏叔叔,那是我爹,厉害不?”晚晚问楚明泽。

    楚明泽接过小傲月给他的果子,点点头,“嗯,你爹很厉害。”没办法,南宫珩从来都是他羡慕嫉妒的对象,虽然他对叶翎并没有任何想法。

    晚晚小手拍拍小傲月的肩膀,“姐姐,你的两个爹差距好大呀!”

    楚明泽:……猝不及防,晚晚又戳他心窝子。

    小傲月笑得乖巧,“我觉得都很好呀!”

    “坏叔叔比咱爹,好在哪里?”晚晚好奇地问,“我真的没有看出来哎!是坏叔叔藏得太深吗?”

    小傲月认真想了想说:“好在……长得平凡,所以安全。哥哥说,长得太好看容易有危险的,咱爹和美人叔叔那样的就好危险,可能会被女匪看上掳走当压寨相公的!我这个爹就不会有这方面的顾虑!”

    晚晚拍手,“哇!姐姐讲的好有道理!”

    姐妹俩开开心心地拉着手跑回南宫珩身边,被他一手一个抱起来玩飞飞去了。

    楚明泽摸了摸自己的脸,默默地转身回去,这种突然自己都觉得是个废物的感觉,太糟糕了……

    此时在西漠城中某处,端木尹也才刚出关。

    “父亲,这段时间宁王府明面上没有任何动静,叶晟没出过门,他们暗处的动作,也没查到什么。”端木彦禀报。

    端木尹轻轻颔首,“叶晟的实力,为父心里很清楚。最多,风不易用什么药物让他短时间内强行提升,但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并没有任何意义。”

    “若是光明正大地决斗,再给叶晟三年,都绝不可能是父亲的对手。南宫珩倒有可能,但三个月的时间,他也做不到。”端木彦说,“不过,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地盘,若是届时他们暗中搞鬼的话……”

    端木尹冷笑,“至少比武分出胜负之前,他们不敢有什么动作,因为他们在乎的东西和人都太多,顾虑太重,后果他们根本承担不起!这一次,我要光明正大地打败叶晟,让阿蓁主动跟我走!”

    ------题外话------

    亲爱的们,这本书即将迎来正文大结局,多谢支持,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