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强婿〕〔六零医妻有空间〕〔叶玄苏轻竹〕〔战神军王叶玄〕〔一世战神叶玄〕〔废婿秦意夏言冰〕〔黑莲进化史〕〔薛安秦瑜〕〔情深慕白首: 顾先〕〔秦南明刘诗悦〕〔慕少放肆宠〕〔叶沁隗琛〕〔前任凶猛〕〔宋时雪〕〔都市废婿〕〔焚天血帝〕〔虚无之主游下界〕〔三爷,夫人她又惊〕〔帝国萌宝:薄少宠〕〔超级豪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67.楚明泽变废人;洛璃的选择
    “我要先看到我娘和我妹妹被送去宁王府。”楚明泽跪在地上,垂着头沉声说。

    端木尹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想再见到她们,你知道该怎么做。”

    楚明泽的目的是,只要确认东方氏和楚灵玉安全,他就可以没有顾忌地设法逃走,保住这几年来之不易的内力。这件事,大概对端木尹和叶翎之间刚谈好的决战之约不会有影响,便是有,叶翎也能想到办法解决。

    但显然,端木尹并不打算给楚明泽任何机会。

    “我怎么知道她们现在没事?”楚明泽握紧了拳头。

    “呵呵,你可以不信。那,慢走不送。”端木尹看着楚明泽的眼神,透着嘲讽和轻蔑,像是在看随时可以捏死的蝼蚁。

    楚明泽猛然起身,目光幽寒地看着端木尹,“好,我自废武功。你若是食言……”

    后面的话楚明泽没说,因为突然觉得说出来也不过是个笑话。他的实力远不如端木尹,被碾压被胁迫,落到如此境地,放狠话毫无意义。

    楚明泽闭上眼睛,抬手正欲拍向自己的丹田,却被端木尹出言阻止,“还是我来吧。”

    楚明泽心中咯噔一下!若是他自己动手,已经算好了,怎么做可以在短时间之内补救。只要他事后尽快赶回宁王府,见到风不易,就有恢复的希望。可若是端木尹动手,结果……

    “怎么,后悔了?”端木尹似笑非笑。

    楚明泽面色铁青,“师父,请!”

    到这会儿又叫端木尹师父,意在告诉端木尹,他的武功有一部分是得益于端木尹给的秘籍和指点,现在,统统还给他!事后,过往恩怨一笔勾销!

    端木尹抬起苍白干瘦的手,在楚明泽身上点了几下,指缝间的银针染了血,闪烁着幽寒的光芒。

    楚明泽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苍白灰败,吐血不止,踉跄着后退,撞在墙上,又一头栽倒在地上,蜷缩着身子,浑身颤抖。

    端木尹冷笑,“你可以走了。”

    楚明泽不知道那银针之中有什么毒,他只是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绞在了一起,丹田灼热剧痛。

    手脚并用,艰难地爬起来,豆大的汗珠砸在地上,与血迹混在一起,楚明泽捂着心口,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而端木尹和端木彦父子静静欣赏,脸上都带着如出一辙的残忍笑意。

    让一个信奉实力至上,最是勤奋的人,放弃一身修为……毋庸置疑,这是最好的折磨楚明泽的方式,没有yidaogua.之一。

    从后山到护国寺门口,原本楚明泽只需要片刻功夫的路程,他不知自己走了多久,数次跌倒在地,走过的路上血迹斑驳。

    也巧,适逢护国寺中僧人集体做课,楚明泽一路上连个人影都没碰到。

    到护国寺的山门,楚明泽感觉眼前一黑,昏倒之前,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主子,叶翎把楚明泽带走了。”老者恭声禀报。

    端木尹神色淡漠,“那丫头倒是能耐。不过她在数年前,性格突然发生天翻地覆的转变,怕早已不是原先的叶翎。”

    端木彦神色一凝,“父亲的意思是,她也是通过转生蛊,霸占了真正叶翎的身体?这……姑姑和叶晟知道吗?”

    “分离多年,阿蓁自是不会怀疑。”端木尹微微摇头。

    “父亲要告诉姑姑吗?”端木彦问。

    端木尹不置可否,“此事,我心里有数。把楚明泽的母亲和妹妹送去宁王府吧。”

    “就这么放过楚明泽?”端木彦觉得太容易了,毕竟楚明泽的行为给端木尹带来的麻烦无可估量,直接毁掉了端木尹原本所有的计划。

    端木尹冷笑,“这只是开始。楚明泽不会安分的,我们走着瞧。”

    楚明泽再次苏醒的时候,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药香。

    “大哥,你醒了!”

    并不陌生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楚明泽微微偏头,就见一个身着粉衣肤白如雪的少女神情关切地看着他。

    这是楚明泽一母同胞的亲妹妹楚灵玉,曾经南楚千叶城平王府的小郡主,今年已十二岁了。

    “泽儿。”东方氏一身素衣,鬓边已染霜色,虽念佛茹素多年,许久没有见到楚明泽,且楚明泽已换了个身子,当下再见,仍不免眼圈儿泛红。

    “两位,让一让。”风不易的声音在东方氏背后响起。

    东方氏连忙拉着楚灵玉让开,风不易走到床边,把脉过后,看着楚明泽冷哼一声,“以后安心做个废人吧。”

    楚明泽面色一僵,“你一定有办法帮我恢复!”

    “多谢你看得起我,不过我又不是大罗神仙。”风不易摇头。

    “蛊王血!让叶尘那个小鬼提供一点蛊王血,有什么做不到?”楚明泽不甘心。

    “我给你蛊王血,你给我恢复一个试试?顺便把宋清羽的内力也恢复了,我谢谢你。他跟你一样,都是被端木尹废掉的,这么久了还是老样子。”风不易知道楚明泽怀疑他故意不帮忙,没好气地解释了几句。提起宋清羽就是告诉楚明泽,他真没办法。

    就像被砍掉胳膊断了腿,人身上有些东西,是不可逆的。

    楚明泽知道宋清羽的情况,失望至极。

    “泽儿,事已至此,何不放下……”东方氏开口。

    楚明泽一听这话,就一脸恼怒,“我的事,不用你管!”

    东方氏总这样,张口闭口劝楚明泽放下执念,好好做人。

    楚明泽最厌烦的就在于此。东方氏根本不懂,她今天还能活着站在这里,楚明泽付出了什么。他们最初的身份就注定过不了平凡人的生活,要么强大要么去死。若楚明泽认命,早就没命了。

    便是在某个时刻,楚明泽已拥有一些实力,若选择停下,有机会得到平静安宁的日子,他没有那样做,但至少,他从头到尾没有对不起东方氏什么。

    “大哥……”楚灵玉红着眼睛,“娘只是担心你,你别动气。”

    “我没事!”楚明泽说出这句话,却是咬牙切齿。一想到他这么多年苦苦追求,付nengtalk.出一切得到的实力毁于一旦且无法恢复,就恨不得去把端木尹千刀万剐!

    叶翎进门,让东方氏和楚灵玉先出去,风不易也走了。

    “怎么回事?”叶翎问楚明泽。

    “你是不是早就料到端木尹不会放过我?”楚明泽此时已失了理智。

    叶翎神色平静,“他会怎么做,我当然猜不到,不过你想让他放人,不会那么容易。毕竟,你跟他之间的仇怨,其实很大。”

    “什么我跟他之间的仇怨?都是为了救你娘!”楚明泽声音冰寒,话落就开始咳嗽,咳着咳着又吐了血。

    叶翎等着楚明泽平静下来,神色淡淡地说:“楚明泽,虽然如今我们算是一路,但当初那件事,都是为了救我娘这种话,从你嘴里说出来,真的很可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什么观世音菩萨,素昧平生的人也豁出去救。我有必要纠正你一下,你的行为,初衷是为了摆脱端木尹,救你自己,救我娘是顺便,甚至是你利用来跟我们示好,解除蛊毒,得到庇护的手段。”

    楚明泽面色铁青,并未反驳。

    “如果你冷静下来了,回答我的问题,到底怎么回事?”叶翎问。楚明泽武功被废,端木尹放了东方氏和楚灵玉,叶翎想知道有什么内情。

    “端木尹让我选,想要我娘和妹妹的命,就自废武功。”楚明泽眸光阴鸷。

    “但你的武功不是自己废的。”叶翎说。

    “是我自己选的,但端木尹不让我自己动手!”楚明泽握着拳头说。

    “原来如此。看来你这人,也不是真的没人性。”叶翎点头,“不过你的内力想恢复是不可能的,只能自己重新练。”

    “别骗我了,风不易会一种蛊术,可以直接夺了别人的内力!你们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楚明泽冷声说。

    “看来你做选择之前,想了不少后面的事。”叶翎没有否认,“确实,你说的那东西是存在的,不过我姐亲自试验过,用第二次就几乎没什么意义了,除非一次一次废掉重来。所以,真要用蛊术来获取内力,选的目标很重要。清羽现在也没有用上那种手段,是阿珩说要给他找个最合适的,盯上的是端木彦。”

    “我要……端木尹的内力!”楚明泽眸中迸射出强烈的光芒。

    叶翎闻言转身,“哦,想得挺美,你慢慢做梦。”

    看着叶翎离开的背影,楚明泽眸中精光闪烁。

    的确,他在做出那种选择之前,就想到了后面的很多事。

    第一,废掉的内力,有希望被风不易恢复,如此,便没有任何损失。

    第二,他做的选择,可以消除一部分叶翎这边的人对他的成见,表明他并非冷血无情的人。

    第三,即便内力不能恢复,还有蛊术,可以直接夺取别人的内力。

    但假如他当时选了自己,放任端木尹杀掉东方氏和楚灵玉,这件事端木尹一定会让叶翎知道。到那时,他一个连亲生母亲和亲妹妹都不救的人,定会被叶翎驱逐,又有端木尹虎视眈眈,才是他真正的绝路。

    当然,楚明泽心里并不想让东方氏和楚灵玉死,甚至那一刻他想到了洛璃说的,做任何决定之前,想想小傲月会怎么看待他。

    因此,虽然楚明泽现下凄凄惨惨,但他做的选择,是在情感和理智的双重权衡之下,最有利的一个。

    至于接下来会如何……楚明泽冷静下来后,心情还好。没了内力,有叶翎的庇护,且接下来的大战,他可以名正言顺地置身事外,不会被推出去,最后只要有合适的敌人落网,获取内力轻而易举。

    想到这里,楚明泽唇角笑意一闪而逝,突然觉得,这个结果,并不糟糕。

    叶翎并没有跟东方氏和楚灵玉有什么交流,只让她们母女俩负责照顾楚明泽。

    楚明泽提出要到叶翎给府中老幼安排的安全之所去,被拒绝了。叶翎说没必要,楚明泽问那为何那些人不回来,叶翎的回答还是,没必要。

    事发三日后,叶翎才派人到护国寺去暗查,端木父子早已不见了。

    二月底,南宫珩赶回宁王府。

    一路上心中不安,回来确定没出事,才终于放下心来。

    听南宫珩讲述洛璃父子的事,得知洛宇已死,但给洛璃留下了一个孙子,叶翎觉得,如此也好吧。

    洛璃是个不错的人,被贱人欺骗,从头到尾自己也没做过恶,不该遭受断子绝孙的结果。如今总算是有个精神寄托。

    至于那四大家族的亡命徒,死了都活该,没甚好说。没有留着活口带回来,把他们的内力“废物利用”,是因为南宫珩看不上。

    就算宋清羽现在通过蛊术获取内力,对己方的处境不会带来什么影响,因此这件事并不紧迫,他暂时“废”着,陪陪长辈媳妇儿就好。

    叶翎这方如今不缺高手,缺的是最顶尖的高手,譬如南宫珩和洛璃这样的,在交战中可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决战……”南宫珩若有所思,“跟爹说过了吗?”

    此事是他跟叶翎早就讨论过的,并不多意外。

    叶翎点头,“说过了。爹也想光明正大地打败端木尹,证明娘选择他是没错的。或许这是男人的尊严吧,虽然我觉得什么都不需要证明。不过若是爹赢了,自然最好,但他如今的实力,跟端木尹仍有不小的差距。”

    叶晟被困在荒岛那么多年,失去记忆,人生几乎等同于停滞。

    如今叶晟的实力并不弱,但比端木尹,胜算几乎没有。三个月的时间,对于武者来说,提升非常有限。

    “小风的蛊倒是可以给爹用,如今他已经能做到保住中蛊之人的性命,只是剥夺内力。关键是,夺谁的内力?”南宫珩蹙眉。

    本身内力已很强,若是选择的目标内力更弱的话,其实没有用。比叶晟强的,如今府中满打满算也就南宫珩和洛璃以及万俟霊原老头,叶缨和叶翎姐妹的实力跟叶晟几乎相当。

    至于敌人,目前抓获的这些都用不上,暂时也不能再跟端木尹交恶破坏计划。

    “我姐说,她可以把内力给我爹,我也可以。但爹并不想要别人的内力。”叶翎微叹,“不过关键不在于爹证明什么,而是打败端木尹这件事本身,对我们极为重要,甚至生死攸关!只要能在比武的时候将他拿下,并且破了他的转生蛊,就能够掌控局面。否则,一个不小心,没能一举灭杀,后患无穷尽。”

    擒贼先擒王。拿下端木尹,是一切的关键。

    而叶晟是端木尹选中的对手,也是唯一有机会做这件事的人。若叶翎这方在决战胜负之前有别的动作被发现,必然会导致无辜之人丧生,这已是不需明言的规则。

    优势在于,端木尹迄今为止并不知道风不易搞出来的这种神奇的蛊术可以让人在短时间之内实力突飞猛进。

    先前的细作“云修”,为了隐藏自己,不敢轻举妄动,如此核心的信息,他无从得知。

    因此,这是个重要的机会。

    “不如我来吧。”南宫珩唇角微勾,“我的实力最强,若是把内力给了爹,打败端木尹的把握最大。以后我跟尧尧一样,在家带孩子就是了,让爹干活去!”

    南宫珩并不想让叶缨和叶翎做这种牺牲,姐妹俩这些年都不容易,他作为男人,不是轻视她们,只是觉得自己可以上,就不用她们来。

    至于万俟霊和原老头,他们那样的年纪,承受不住这种程度的身体损伤,折寿是必然,甚至百岁老人万俟霊命都很难保得住。

    而洛璃才刚死了儿子,找到孙子,人生已经很艰难,就不要再雪上加霜了。

    叶翎觉得不妥,因为南宫珩一直是他们之中的最强者,不只是实力,方方面面。若是突然被废了武功,很多事做不了,对大局来说也很不利,因为决战不只是比武这一件事。

    “此事再议。”叶翎摇头,跟南宫珩说了楚明泽的事。

    南宫珩轻哼,“别以为他是良心发现,是因为他自己心里清楚,没有别的选择。”

    三日后,另外一行人回到西凉城。

    洛璃风尘仆仆,不过精神头不错,献宝一样让叶翎看他的宝贝孙子。

    白白胖胖的小家伙儿对着叶翎咿咿呀呀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叶翎一见十分喜爱,抱过来哄着,笑着对洛璃说:“小洛洛长得很像洛叔呢,真可爱!”

    洛璃也觉得孙子像自己,闻言乐呵呵地点头,“小宝可乖了,见谁都笑。”

    “太好了,昨日晚晚还念叨着让我们再给她生一个弟弟玩儿,这不就又多一个弟弟么?”叶翎笑容满面,觉得有些事也是冥冥之中有定数的,好人终究会有上天眷顾。

    小洛洛吃奶的事情回到宁王府就不再是问题,冰月和蒙婧都能喂他。

    上官箬和她的两个情夫以及洛蘅在洛璃回来之前,都已陆续熬死了,上官箬是最后死的那个,一个比一个凄惨,都被扔去了乱葬岗。

    而最早从天沐国带回来的人质,白景瀚的儿子等几个少主,在南宫珩归来之后,便都秘密处决掉。因为这些人已没有价值,本身也都不是好东西,不留后患。

    宁王府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人都回来了。楚明泽一家三口也有了个小院子,并没有再被赶出去单独住。

    小傲月拉着晚晚跑进来,见到楚明泽的时候,皱起了小眉头,“爹,你脸色好差,小风儿叔叔说你跟人打架受伤了,还疼吗?”

    跟人打架……楚明泽嘴角微抽,摇摇头,“不疼了。”

    晚晚手脚并用爬到了楚明泽床上去,笑眯眯地在楚明泽身上拍来拍去,“坏叔叔,哪里疼?我给你扎针呀!”

    楚明泽闻言,感觉自己哪里都疼……

    东方氏送药过来,见到小傲月和晚晚,眸中满是慈爱,她是见过小傲月的,知道楚明泽把这个没有血缘的孩子当女儿。

    “这个奶奶是谁呀?”小傲月已经不记得东方氏了。

    “我娘,你祖母。”楚明泽说。

    东方氏神色微动,眼圈儿又泛了红,小傲月就乖巧地叫了一声,“祖母!”

    东方氏偏头抹了眼泪,抱着小傲月,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楚明泽皱眉,“别整日哭哭啼啼的!”

    话音未落,正在床边玩儿的晚晚小脚“不小心”踹到了楚明泽脸上,惊呼一声,“坏叔叔,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我的脚怎么突然会跑到那里去,像哥哥说的,也许是天意吧!”

    楚明泽:……就是故意!什么天意?

    “坏叔叔,听说你没有武功了?好可怜,你又不像美人叔叔那样长得好看,不会武功也可以。”

    楚明泽:……所以他是有多丑?

    &nb“坏叔叔,那你会去要饭吗?”

    楚明泽:……什么鬼?他为什么要去要饭?

    “我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呀,坏叔叔又不会武功,不能打架,长得也不好看,哪天被我娘赶出去,就只能要饭了,真可怜。”

    楚明泽:……突然有点想吐血……

    小傲月接收到楚明泽“求救”的目光,把晚晚从床上抱下来,姐妹俩跟东方氏打了招呼,又蹦蹦跳跳地跑走了。

    东方氏到床边去,喂楚明泽喝药,语重心长地说:“月儿真是个好孩子,其实你跟月儿她娘若是能走到一起的话,也不失为一桩好姻缘……”

    楚明泽皱眉,“我的事你不要管!”

    东方氏叹了一口气,不敢再说话。

    是夜,府里举办了热闹的家宴,庆祝洛璃喜得金孙。

    小洛洛穿着漂亮的红衣裳,胖嘟嘟的一团,大家都抢着抱。

    洛璃脸上带着笑,虽然不可能这么快就忘了洛宇,但孙子带给他的慰藉和欢喜,大于洛宇离去带来的悲伤,他告诉自己要惜福,知足。

    楚明泽一家并未来参加宁王府的宴会,但也没有人对他们住下有任何意见。

    家宴过后,苏棠把小洛洛抱走了,说让他跟苏小糖苏小薇好好玩玩儿,蒙婧给他喂过奶之后再送回去。

    洛璃看着夜空中的繁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打算去找南宫珩和叶翎。关于离开那段时间的事,他照顾着孙子,只多少知道一点,想再细问一下。

    百里夙和叶缨,南宫珩和叶翎,两对夫妻坐在竹楼里,正在商谈一件重要的事。

    百里夙抬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都是我的错,若我实力够强,作为老大,当然是我上。”

    “我才是老大。”叶缨凉凉地看了百里夙一眼。

    若是往常,百里夙肯定立刻附和,说一声“就是”,但想到接下来的事,百里夙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什么也没说。

    “就这么定了,阿珩实力最强,要留住,给爹内力的事,我来。”叶缨说。

    “姐,还是我来吧。毕竟姐夫那么弱,你内力没了可怎么行?”叶翎说。

    百里夙默默地又打了自己一巴掌,仍旧没说话。这件事上,他倒不是偏心叶缨,倾向于让南宫珩和叶翎去做,只是他有些愧疚,不敢乱说话,因为说什么都不对。

    “我是长姐,听我的,就这么定了!”叶缨蹙眉。

    “那咱俩抓阄。”叶翎说,“让老天来定,不管什么结果,谁都不准有异议,如何?”

    “百里人渣,你真的是个人渣。”南宫珩突然吐槽百里夙。

    百里夙幽幽长叹,“南宫花瓶,我才是真的花瓶。”

    “你不是,不够好看。”叶缨开口,怼了百里夙一句。

    叶翎轻咳,“别贫了,就抓阄!”

    敲门声响起,叶翎起身过去,打开门,见是洛璃。

    “洛叔怎么来了?小洛洛睡了吗?”叶翎笑着让洛璃进门。

    洛璃笑笑,“小宝被苏棠抱去了,我等会儿过去接他。你们方才说的,可是关于给你们父亲传功的事?”

    “是。这件事还是要尽早定下,传功之后,还要有一段时间来稳固内力。不过洛叔怎么知道的?”叶翎问。因为他们没有人跟洛璃说过这件事。

    “是小风神医告诉我的。”洛璃微叹,“幸亏他告诉我了,不然我还不知道这么重要的事,你们都把我排除在外。”

    南宫珩一听就知道风不易绝对是故意的,因为他觉得由洛璃来做这件事最合适。

    叶翎蹙眉,“洛叔,没有把你当外人的意思,这件事……”

    洛璃抬手,“你们都不必说了,这件事,我最合适,我来!”

    “洛叔好好陪着孙子就是,这件事我们可以解决。”叶缨说。毕竟受益者是叶晟,而洛璃本就是个武痴,武功对他而言也极为重要。

    洛璃皱眉,“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是,我刚没了儿子,刚找到孙子,前面糟心事一大堆才过去,你们觉得自己能做,就不想让我上。但我就是最合适的!我就是打算好好陪着孙子,外面的事都交给你们年轻人,那我要这一身内力有何用?给了叶老弟岂不正好?”

    说着,洛璃深深叹了一口气,苦笑一声,“当时在宇儿的坟上,我就说了,不管我以后如何,孙儿都会平安快乐地长大,其实我想的就是,只要有你们在,我的孙子一定会有一个温暖幸福的家,我年纪大了,个性也不好,又不够聪明,能给孙儿的很有限。欠了你们那么多,就当我做前辈的求求你们,这个表现的机会,谁都别跟我抢!谁抢我跟谁急!”

    话落,洛璃起身就走,脚步快得像是怕有人追上,一边走一边冲身后摆手,“我这就去找小风神医商量何时动手!”

    剩下四人面面相觑,既然洛璃心甘情愿,他们倒也没什么好说。

    “姐,不如把你内力给我,这样我也能战胜端木老贼。这回小叶子不会跟你抢的。”南宫珩唇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

    叶翎点头,一本正经,“我看行,毕竟她是老大。”

    百里夙和叶缨异口同声,“滚!”话落百里夙拉着叶缨扬长而去。

    风不易对于洛璃跑过来找他并不意外,说让洛璃准备好,明日就动手,他这边是早就准备好的。

    “确定事后我还能活着吧?”洛璃问。

    风不易摇头,“也说不好。”

    洛璃神色一僵,“你一早跟我不是这么说的,如果可能没命……我也义不容辞,但要不,下个月再说?我再多陪我孙子几天……”

    风不易见洛璃都快哭了,轻咳两声,“开个玩笑,活着没问题,就是一段时间身体虚弱而已。”

    洛璃瞪了风不易一眼,转身就走。

    风不易摸摸鼻子,这个玩笑不好笑吗?真是不懂幽默。

    洛璃去苏棠那里接了已经呼呼大睡的小洛洛,乐呵呵地回到他的住处,把孩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他躺在旁边,不错眼地看着,口中喃喃自语,“小宝啊,爷爷想过了,送给你最好的礼物,就是给你找一对好爹娘。等爷爷把内力送出去,就让阿珩和小叶收了你当儿子。诶,这样我也算他们半个爹?不错不错,咱爷俩以后可有好日子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