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神豪何金银江〕〔今夜星辰似你〕〔道法的世界〕〔我居然是富二代何〕〔巨富女婿何金银江〕〔掉进游戏世界怎么〕〔叶轩叶庆雪〕〔前世今非不期而遇〕〔状元郎他国色天香〕〔偏执大佬宠妻手册〕〔犯罪现场禁止撒糖〕〔嫁恶婿〕〔全能王牌女神又暴〕〔我有五十四张英雄〕〔船撞桥头它也沉〕〔重生后她成了暴君〕〔诸天邪道〕〔人发杀机天地反覆〕〔修仙界的崽从不认〕〔小娇妻怼天怼地怼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65.好好记住今夜的痛苦和恐惧
    人数上的悬殊已不存在,得知孙子安全,洛璃目标明确,冲向白景瀚。

    两人都不同程度受伤,洛璃更重,但他此时胸腔之中交杂着儿子死去的仇恨和孙子到来的激动,发挥出的战力惊人,逼得白景瀚仓皇躲闪。

    白景瀚心知大势已去,妄图抽身逃走,洛璃自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不过数十招后,白景瀚被洛璃雄浑一掌,重重地拍在了地上,身子陷进地面,肋骨断裂,吐血不止。

    洛璃俯身抓住白景瀚一条胳膊,拖着他往回走。

    对峙之时,连登云司徒岳都已惨死在南宫珩手下。

    而闻舟被司徒焱断了一臂,原想趁乱逃走,却被司徒瑄堵了去路。

    虽然司徒瑄也是断臂,但对上瞎眼残废重伤的闻舟,这个曾经天沐国崇明城的第一天才,当然不可能输。

    因此,敌方四头目,两位已横尸,另外两位,洛璃拖过来一个,司徒瑄拎过来一个,都已等同废人。

    所谓擒贼先擒王。

    四王全废,剩下的高手乱了阵脚,但并未投降,大部分都有想要逃跑的迹象。

    南宫珩眸光平静,杀人如切瓜。

    而洛璃扔下奄奄一息的白景瀚,再次挥剑冲入战局,眸中满是嗜血的光芒。

    除了受伤的上官苖被南宫珩推到外围没再动手之外,其他己方之人,越战越强,敌方伤亡不断增加。

    天光微亮,晨雾迷蒙。仲春时节,林木繁茂,鸟语花香。

    持续大半夜的打斗声渐渐消弭,已被夷为平地的小木屋周边,遍地残肢断臂,鲜血横流,触目惊心。

    除了白景瀚与闻舟仍留着一口气外,敌方其他人都已丧命。

    一声婴孩啼哭,让浑身血腥气的众人都纷纷转头,朝着一个方向看去,原本带着寒意的眸光,也多了三分暖。

    身着夜行衣的苏棠从一棵茂密的大树上飞身而下,单手抱娃,单膝微屈,身姿轻盈,故意耍帅……

    洛璃神色一怔,手中的剑掉落在一块石头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继而回神,朝着苏棠冲了过去。

    苏棠任由洛璃抢也似的从他怀中抱走孩子,嘿嘿一笑,“小洛洛可乖了,昨夜你们打成那样,他愣是睡得香,才醒,这是饿了。”

    洛璃一动不动,小心翼翼,像是抱着一件稀世珍宝,低头,目不转睛地看着。

    用薄被包着的小娃才八个月大,五官精致可爱,细看哪哪儿都像洛璃,根本不用怀疑,这就是他的亲孙子。

    此时,醒来饿了的小娃嚎了一嗓子之后,眨巴着黑曜石般的漂亮眼眸,对着洛璃咯咯笑,白白嫩嫩的小拳头抬起来,洛璃眸光微暖,低头,软软的小拳头便触碰到了他的下巴。

    奶团子一般的小家伙笑啊笑,却没等来投喂,哇的一声又哭了。

    洛璃心疼得厉害,满脸无措,看向苏棠。

    作为两个孩子的爹,苏棠对此很有经验,拍着胸脯说:“相信我,小洛洛就是饿了!得喂奶!”

    “他娘呢?”洛璃皱眉。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媳是哪个。

    苏棠叹气,“我找到的时候,人已经没气了。”是被那些个杂碎侮辱折磨死的。

    这群男人,背井离乡,撇下妻妾,奔波来到这么远的地方,数月碰不着女人。本就都不是什么善类,躲在这深谷之中埋伏,有些事的发生,是必然。

    谷里只有一个女人,年轻貌美,被废了武功,柔弱无助。而司徒岳和连登云等人,原本在天沐国就是众所周知的色中饿鬼。端木尹又不在,无人约束,他们本性暴露,结果可想而知。

    苏棠估摸那女人是撑到昨夜才走的,找到的时候身子都还没凉,孩子被她紧紧抱在怀里。为了孩子一直熬着,可终究没能等来活命的机会。事实上,在洛宇一开始做出选择,按照端木尹的吩咐行事时,很多结局,便注定了。

    司徒瑄昨夜已经把那个女人从关她的地窖之中带出来,且给她盖上了一件外袍,遮住了脖子以下的身子,她面庞消瘦,嘴角淤青,双眸紧闭,静静地躺在干净的草地上,蝴蝶在身旁翩翩飞舞。周遭生机勃勃,但人早已没了气息。

    洛璃一见,就认出来了。他曾见过这个女子,是天沐国圣岛大长老的小孙女凌兰,她还有个姐姐,叫凌竹。多年前洛璃去圣岛做客,凌兰还是个小丫头,一身白衣,跟在她爷爷身后。

    洛宇跟凌兰之间到底怎么回事,随着他们双双死亡,真相不可能有第三个人完全清楚。

    当今世上,最了解的怕是端木尹,可事已至此,洛璃并不想听端木尹再说些有的没的,他只想,让端木尹,不得好死……

    “我带他出谷去找吃的。”南宫珩把孩子抱走了。

    “南宫老七,你能给孩子喂奶?”苏棠惊呼。

    刚刚包扎好伤口的上官苖踢了苏棠一脚,“扶老子起来!”

    苏棠皱眉看着上官苖身上的血迹,“你就躺着吧,起来干什么?一把年纪瞎折腾!”

    “我要小解!”上官苖瞪了苏棠一眼。

    苏棠嘴角一抽,俯身把上官苖背起来,往没人的地方去。

    洛璃抱着洛宇的尸体,跟凌兰并排放在一起,他蹲在旁边,用水沾湿一块儿干净的帕子,给他们擦干净脸,眸中痛色蔓延,手都在颤抖。

    “宇儿,是爹没有保护好你。你们两个一起走,黄泉路上,也不孤单了。我会好好把孩子养大成人,你们,安息吧。”洛璃话落,不禁泪流满面。

    山谷中还有原先宋家人留下的不少东西,蒲琮给洛璃找来一个铁锹,他选了一处花草繁茂的山坡,开始挖墓。

    蒲琮说他们都可以帮忙,洛璃却拒绝了。

    他一个人,一下一下,慢慢地挖好一个深坑,把洛宇和凌兰并排放进去,埋起来。

    最后,洛璃从别处采来许多鲜花,将洛宇和凌兰的坟头上插满,他就静静地坐在一旁,一手放在上面。

    独自出谷的南宫珩抱着小洛洛到最近的村落,打听过后,快速找到一家刚生过孩子没多久的,请那妇人给小洛洛喂了奶,南宫珩留下一枚金叶子作为谢礼。

    再抱着小洛洛回来的时候,洛璃已经把洛宇和凌兰给埋了,其他尸体都被处理干净,用上了风不易独门秘制化尸粉。

    有伤的都处理好了,大家已休息过一会儿,见南宫珩抱着孩子回来,纷纷围上来,看洛璃的孙子。

    “哈哈!这小家伙长得可真像洛璃!”原老头乐呵呵地说。

    “小胖子!”苏棠yjjy126.话落,突然想到消瘦不堪的凌兰,一时心中唏嘘不已。

    一众男人们纷纷抢着抱小洛洛,这孩子倒是不认生,只要吃饱了,谁抱都笑眯眯的,可爱极了。

    洛璃听到声音,起身,面对坟墓,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宇儿,凌兰,我带着孙儿走了。不管我以后怎么样,孩子一定会平安快乐地长大,你们放心吧。等他大些,我再带他回来看你们。”

    话落,洛璃转身,大步离开。

    洛璃伸手要把孙子抱回去,南宫珩说:“洛叔先把伤口处理一下吧。”

    “不碍事。”洛璃摇头。

    “孩子不喜欢血腥气。”南宫珩这话一出,洛璃皱眉,到旁边去处理伤口,最后还麻烦夜昊跟他换了干净些的外衣……

    终于再次抱到小孙子,洛璃眸中水光闪烁,不错眼地看着,沉声说:“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好办。不管他之前叫什么,洛大叔当爷爷的,再给他取一个新名字,就算彻底告别之前的不幸。”苏棠说。

    洛璃觉得有理,但一时却想不到什么好名字,就看向南宫珩。

    南宫珩:“洛家宝。”洛家的宝贝,多好。

    苏棠翻白眼,“南宫老七,这名字也太俗了,不符合小洛洛的气质!”

    南宫珩给了苏棠一个“你行你上”的眼神。

    苏棠清了清嗓子说:“曾经,我给我女儿取了个好名字,因为他们反对,就没用上,给小洛洛用就很合适,毕竟是男孩子嘛!”

    苏棠这话一出,原老头嘴角一抽,上官苖扶额,南宫珩无语望天,其他不知情的人都好奇地看着他。

    苏棠嘿嘿一笑,“叫洛大强!这名字一听就很厉害!”

    话说当初在秦国,苏棠说要给他尚未出世的小女儿取名叫做苏大强,被大家一顿暴揍,坚决反对,并且剥夺了取名权。最后,苏小糖的妹妹,大名叫做苏小薇,是蒙婧起的。

    听到“洛大强”这个名字,洛璃额头跳了跳,忍着踹苏棠的冲动,拍板定下,“那就叫洛家宝!”

    有了洛大强做衬托,洛璃觉得洛家宝这个名字就很好,直白简洁接地气,孩子肯定好养活。

    围着孩子又稀罕一会儿,都才想起白景瀚和闻舟没死。

    “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告诉我,端木尹在何处?”南宫珩冷声问。

    白景瀚有气无力地说:“不知道……”

    “死到临头还嘴硬?你这杂碎不是最怕死吗?”苏棠冷哼。

    “真的……不知道……”白景瀚神色哀求,“饶了我……我可以……效忠你们……”

    他们被端木尹差遣,只会被告知要去哪里,做什么,却没有资格知道端木尹会去哪里,在做什么。事成之后,自会有人再找上他们,传达新的命令。

    否则,若是知道些有价值的消息可以保命,白景瀚一定会说出来。但端木尹在哪里,如今手下多少人,接下来什么计划,白景瀚一概不知。

    “洛璃……兄弟一场……”白景瀚话没说完,洛璃一手抱着小洛洛,一手将剑刺入了白景瀚的心口。

    旁边的闻舟,则一直在喊“静儿”,口口声声,对根本不在场的闻静忏悔,倾诉祖孙情,试图引起南宫珩的恻隐之心。

    但这只会让南宫珩觉得更恶心。无事逐利,有事谈感情,无耻!

    处理掉白景瀚和洛璃,一行人准备返程。

    出谷时,洛璃又朝着洛宇和凌兰的坟墓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收回视线,抱紧怀中的孩子。

    “端木尹派这些个不入流的杂碎来就想除掉你,看来那老贱人有点看不起你啊南宫老七!”苏棠调侃,话音刚落,神色一变,“不对!端木尹应该知道这些贱人赢不了!他搞这一出,是为了……调虎离山计!他怕是去了西凉城!”

    “嗯。”南宫珩微微点头。

    “嗯什么嗯?你早就想到了,怎么不说?我们都出来了,家里怎么办?”苏棠一时焦虑起来。

    “家里有小叶子,我们尽快赶回去。”南宫珩依旧冷静,至少表面如此。

    一行人离开山谷,日夜兼程往回赶,分了两路。南宫珩带着一路先走,洛璃带着几个人稍稍落后,因为沿途要不断找人给小洛洛喂奶,多少会耽搁一些时间,不过总是能找到的。

    小洛洛是个很乖的孩子,饿了就嚎一嗓子,其他时候要么趴在洛璃怀中呼呼大睡,要么趴在洛璃肩头,看着周遭不断掠过的风景,口中咿咿呀呀唱着歌儿。

    二月的西凉城,温度适宜,花木繁茂,最适合出游,不过宁王府已闭门多日,无人外出。

    楚明泽从南宫珩离开那日开始闭关修炼,但这次进展并不顺利,未能如期冲关成功。

    深夜时分,楚明泽睁开眼,脸色不太好看。最后一次见到洛璃,他说楚明泽只要这一关过了,实力将会大幅跃升,成为宁王府中年轻一辈仅次于南宫珩和叶家姐妹的高手。

    作为一个中途用转生蛊换过身子的人,楚明泽几乎是从头开始修炼,能有如今的实力,已是天赋出色悟性极好并且十分努力的结果了。

    可惜,这次冲关,感觉差一点,就www.jisupic.差那一点,总是过不去。

    小院中很安静,楚明泽打算到隔壁找叶翎。南宫珩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他去问问情况,也有心想跟叶翎过过招,给他点压力,助他冲关。他认为叶翎应该不会拒绝。

    楚明泽起身往门口走,突然感觉背后袭来一阵寒意,心中一沉,缓缓回头,眸光猛然一缩!

    “我的好徒儿,别来无恙。”不知如何出现,不知何时出现,不知来了多久,如鬼魅般的身影,宽大墨袍,木制面具,沙哑嗓音,死气沉沉的眸子,让楚明泽浑身寒毛直竖!

    “师父。”楚明泽垂眸拱手,硬着头皮叫了一声。

    “不敢当。”端木尹眸光冰寒,“当初,是我小看你了。”

    楚明泽再机敏,关于他协助宋清羽和宁蓁逃跑那件事,也无法给端木尹提供一个合理的解释,便沉默不语。

    “我从南楚来。”端木尹说。南楚,是叶晟和宁蓁原来生活的国家,如今已不存在。

    楚明泽不知道端木尹想做什么,打算静观其变。

    “路上,捡到了一样东西,你可认得?”端木尹说着,拿出一串紫罗兰色的项链。

    楚明泽眸光一黯!

    端木尹看着他,又问了一遍,“你,可认得?”

    “是。”楚明泽点头,“我认得,这是家妹灵玉之物。”

    原南楚平王府小郡主,楚明泽一母同胞的亲妹妹楚灵玉,一直还活着,跟楚明泽的母亲东方氏在南边某处隐居。

    楚明泽此次归来后,中途曾路过离东方氏和楚灵玉隐居的地方不远的一座城池,但并未前去看望。那边有他最初的心腹属下,一直没有消息,以为她们过着安宁日子,楚明泽无法跟她们一起生活,也不想过去打扰,可没想到,竟被端木尹给盯上且找到了!

    楚明泽心中一沉!他当然不可能天真地以为那是端木尹捡来的。紫翡本就极罕见,那串项链,还是他某一年送给楚灵玉的生辰礼物。

    端木尹是在告诉楚明泽,东方氏和楚灵玉,都在他手中。

    “认得就好。”端木尹轻轻颔首,把那串紫翡放在桌面,“人已不在了,留给你睹物怀念吧。”

    楚明泽不可置信地看向端木尹,“你……你杀了她们?”

    饶是一直以为不在意,可他留着精心保护到现在的亲人,又怎么可能真的毫不在意?

    “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端木尹看着楚明泽,声音低沉,“我收你为徒,教你武功,你却害我失去最重要的人。你母亲和妹妹的死,就是你害的。这珠子上,原本沾了那小丫头的血,我帮你洗过,好好收着。”

    楚明泽垂yunxian.着头,紧握着拳头,沉默不语。他知道,别说这个小院,便是隔壁宁王府,端木尹的实力,也可以来去自如。只是他们没想到,端木尹会用这种方式出现。

    而楚明泽现在就算大声喊叶翎,在叶翎来之前,端木尹也有办法弄死他。

    “痛苦吗?后悔吗?”端木尹的语气闲适得仿佛在问楚明泽热不热冷不冷,“一开始我说错了,我没有小看你,是我高看你了。原来,你这么多的软肋,这么多的弱点。”

    楚明泽依旧不吭声。

    原本已坐下的端木尹,慢条斯理地站起来,走到楚明泽面前,伸出一只惨白的手,搭在楚明泽肩膀上。

    楚明泽瞬间感觉寒意彻骨,就听耳畔响起一道阴测测的声音,“若是我再废了你的内力,你还剩下什么?”

    楚明泽一瞬间的惊恐没有逃脱端木尹的眼睛,他被取悦,声音低沉地笑了起来,“怕了?其实,我刚刚都是在骗你。”

    楚明泽心中咯噔一下,刚刚都是……包括……

    “是的,你娘和你妹妹,还活着。”端木尹冷笑,“只是从那件事之后,我对你这个人很好奇,想看看你到底在想什么。如今,我看到了。不过,为了惩罚你对我的背叛,你的母亲和妹妹,只能活一个。我今日来,是给你选择的机会。你来定,谁死,谁活?”

    楚明泽面色阴沉,“端木尹,你到底想怎么样?”

    “或者,你选一个宁王府里的人,抓来交给我,换得你母亲和妹妹都能活着,如何?”端木尹问。

    “你到底,想怎么样?”楚明泽冷声问。

    “或者,你把阿蓁还给我,我把你母亲和妹妹还给你,此后再无相干,如何?”端木尹再问。

    “我做不到!若是那么容易,你去宁王府试试?”楚明泽冷冷地说。

    话落,端木尹伸手如电,扼住了楚明泽的脖颈,猛然收紧!

    楚明泽浑身无法动弹,双目凸出,再次体验到了死亡边缘的感觉。

    就在快断气的时候,端木尹猛然松手,楚明泽重重地咳嗽,外面却没有护卫的动静,显然都被端木尹放倒了。

    “好好记住今夜的痛苦和恐惧,背叛我的人,将会得到什么,慢慢想。”端木尹冷笑连连,“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叛徒再次效忠于我,也不想再用人质威胁的低劣手段,拉拉扯扯没完没了。替我去转告叶翎,三日后子时,西漠河畔,我要见到阿蓁和叶尘!若是不照做,此后每日,屠一城!届时,拿你娘和你妹妹祭刀开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大奉打更人〕〔婚久情深:老婆大〕〔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