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柯南之圣杯许愿的〕〔玩家超正义〕〔寻道传奇〕〔开局唱歌奖励千亿〕〔龙王殿(完整版)&am〕〔周元苏幼微〕〔元尊周元〕〔废土特产供应商〕〔从一支笔开始无敌〕〔市井之徒〕〔开局获得不灭剑体〕〔朝为田舍郎〕〔反派天天想和离〕〔太乙〕〔陆地键仙〕〔海贼之手术大将〕〔从1983开始〕〔战王归来〕〔农家弃女〕〔我复活了科学家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63.洛宇之死
    父子俩的晚膳摆在洛宇房中,四菜一汤,香气扑鼻。

    “府里厨艺最好的是阿珩的师兄方元,这汤我先前喝过一回,今日一早见到方元,专门拜托他给你炖了补身子的,熬了一天,尝尝吧。”洛璃给洛宇盛了一碗热汤。

    不是假的。一早洛璃见到方元,高兴地跟方元说他儿子没事了。方元便乐呵呵地问洛宇爱吃什么,他可以专门给洛宇做几道菜。如今桌上摆着的,都是洛璃请方元做的,菜是洛宇爱吃的,汤是洛璃先前喝过一直记着的。

    只是一日之间,洛璃的心情从天上跌倒了深谷,虽然如今面上不显。

    “谢谢爹。”洛宇接过去,尝了一口,点头,“确实美味。”

    “多吃点儿,都是你原先最爱吃的。”洛璃垂眸去夹菜,“你休息的时候,爹去找小风神医,想当面再好好谢谢他,但他忙得很,也没说上两句话。你知道他在忙什么吗?”

    洛宇摇头,“不知。”

    洛璃微笑,“小风神医忙着寻找给你恢复记忆的方法呢。他在此道的天赋无人能及,说是已经有了些眉目,只是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我看用不了多久,你的记忆就能恢复了。”

    洛宇手中的白瓷勺子磕在了碗沿,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怎么了?宇儿你不想恢复记忆吗?”洛璃笑着问。

    洛宇微叹一声,摇头,“我当然希望能够恢复记忆,想起以前的事情来。只是原本以为没希望,突然听爹这么说,有些意外。”

    “上官箬那个贱人还撑着一口气没死,等你记忆恢复,爹带你去看看她现在的鬼样子。她骗了我们父子这么多年,如今总算是付出代价了。”洛璃说。

    “好。”洛宇点头。

    “快吃吧。”洛璃给洛宇夹菜,他自己却食不知味。

    刚刚洛璃说,风不易正在找为洛宇恢复记忆的方法,此事不假。但他说,风不易很快就能做到,却并不是真的。

    或许风不易明日就能做到,但洛璃并不知道,他这样说,只是想试探洛宇。

    洛璃心中对他唯一的儿子仍抱有念想,希望洛宇不是被换了芯子,还是他的儿子,只是受了端木尹的胁迫,或许有什么顾虑不敢明言。

    洛璃故意说,风不易很快就能帮洛宇恢复记忆,就是想再给洛宇一个机会。如果他还是洛宇,如果他真的有苦衷,明知接下来瞒不住的情况下,总该信任他这个父亲,把该说的讲出来吧?

    可惜,直到晚膳结束,洛宇放下筷子,桌上剩下的菜都尚未凉透,洛璃的心,却冰寒彻骨……

    洛璃相信南宫珩的判断,洛宇在云修死之前,已恢复记忆。如今他仍在伪装,欺骗洛璃,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真被换了芯子,另外一种,他还是洛宇,但不管真心效忠端木尹还是被胁迫,他都并不信任洛璃这个父亲……

    洛璃很想对洛宇说,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洛宇都可以全然信任他。

    可这种话,似乎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他给过机会,洛宇已经做了选择。

    而贸然戳破洛宇的伪装,就会打乱南宫珩的计划,让一切又回到原点,他们接下来只会更加被动。说到底,不管洛宇是什么情况,早日找到端木尹并除掉,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爹胃口不好?”洛宇神色关切。

    洛璃摇头笑笑,“是下晌跟府里的朋友聊天,吃了许多茶点,不饿了。”

    “爹,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只能待在宁王府,不能出门?”洛宇状似无意地问。

    洛璃愣了一下,“宇儿想出门?”

    洛宇微叹,“我失忆了,如今什么都想不起来,心中憋闷,想出去走走。若是不方便,也无妨,爹不是说有小风神医帮忙,我的记忆很快就能恢复吗?”

    洛璃摇头,“没什么不方便的。如今府里只是老人孩子出门要多加小心,他们为了避免麻烦,便几乎不出去,不是谁都不准出门的。以你我二人的实力,到外面走走,不会有问题。你看是在府中多休息几日,养养身子再出去,还是想早点出去走走?”

    洛宇面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来,“若是如此的话,不如明日吧。我现在不觉得累,就是闷得慌。”

    “好,那就明日。”洛璃点头,“今夜你好好休息,明日爹带你出去转转。”

    洛璃收拾了碗筷离开,过了一会儿,有下人送沐浴的热水和换洗的衣物过来给洛宇。

    洛璃去见南宫珩,甫一进门就听到了欢笑声。

    地上铺着绒毯,南宫珩和小傲月晚晚父女三人坐在上面,正在玩儿打仗的游戏。

    晚晚灵活地翻了个跟头,小脚踢到了南宫珩脸上,南宫珩眼睛一闭,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小傲月拍着手欢呼,“小妹威武,我们赢啦!”

    晚晚爬过来,笑嘻嘻地捏住南宫珩的鼻子,南宫珩大手悄悄抬起来,挠晚晚的痒痒,她笑着跑走,躲到小傲月身后,“姐姐,爹耍赖挠我,帮我报仇呀!”

    小傲月挥舞着手中的木剑冲过来,结果瞬间被南宫珩缴械抓住了,晚晚随后冲过来,“姐姐别怕,我来救你!”

    洛璃站在门口看父女三个闹做一团,想到他和洛宇,和洛蘅相处的曾经,心中苦水蔓延。

    “洛爷爷!”小傲月先看到了洛璃,笑容灿烂地挥挥手。

    洛璃对着孩子笑得有些勉强,楼上传来叶翎的声音,“两个小将,收兵回来吧。”

    小傲月和晚晚穿好鞋子,欢快地跑上楼去了。

    南宫珩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请洛璃落座。

    洛璃未语先叹,把他在吃饭时试探洛宇的事告诉了南宫珩。

    南宫珩也无法断定那个洛宇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从洛璃的角度,当然希望他的儿子还真真正正地活着,不管过去发生什么,都还有补救的机会。

    “他说,想让我明日带他出去转转。”洛璃说。

    南宫珩若有所思,“洛叔跟他说,小风风很快就能帮他恢复记忆,应该在他预料之外,他急了。若是小风风再次去查看他的情况,就会发现端倪。所以,如果他来宁王府有什么任务,这是打算提前动手。”

    洛璃面容苦涩,“不管什么事,为什么不能跟我说呢?”

    南宫珩想说,那未必是洛宇,当然不敢说。但这话不好明言。

    “洛叔明日就带他出门吧,我会在暗中跟随,看看他要做什么。”南宫珩说。

    “好。”洛璃点头,沉默了片刻之后,看着南宫珩,神色哀求,“如果,我是说如果,他还是洛宇,只是一时被蛊惑,被胁迫,行差踏错,能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是我这个父亲做得不好,是我没把他教好,只要让他活着,我一定好好约束他不再惹事。”

    南宫珩并未犹豫,点了点头,“若是情况如洛叔所言,可以留他性命。”

    但这是洛璃如今最希望的情况,却未必是真相。

    不过就算洛宇真的选择效忠端木尹,成了他的爪牙,南宫珩觉得留他一命也未尝不可。因为迄今为止,洛宇这个人其实没有做过什么,接下来要做什么,南宫珩也不会让他得逞的。

    洛璃回去,南宫珩上楼,见两个小姑娘坐得规规矩矩的,叶翎正在考她们的功课。

    小傲月对答如流,晚晚呵欠不断……

    “南宫小晚,你是要当文盲吗?”叶翎拿着戒尺敲桌子。

    小傲月连忙说:“娘,小妹是最最聪明的,只是还小呢,以后慢慢学就好了!”

    “我不学,我就当文盲!”晚晚躲在小傲月身后笑嘻嘻地探出小脑袋,“娘,文盲是什么?是好聪明的意思吗?”

    叶翎伸手,“你给我过来!”

    晚晚撒丫子就跑,边跑边喊,“娘要打我!姥姥姥爷救命呀!娘真的好凶的!”

    没跑出两步,晚晚被南宫珩拎了起来。

    小傲月小声对叶翎说:“娘,其实刚刚考的那些,妹妹都会的,我确定。她就是故意跟娘闹着玩儿呢。”

    叶翎:……就是为了激怒她,证明她很凶?好,很好,好极了!

    南宫珩把小傲月和晚晚一起送去了完颜幽那里,再回来,跟叶翎说起洛璃和洛宇的事。

    “我方才在上面听到了一些。”叶翎微叹,“洛叔真是命苦。”

    “明日我暗中跟着,如果有情况,可能会离开西凉城。”南宫珩说。

    叶翎蹙眉,“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南宫珩摇头,“不,你留在家里,我已经通知了师公和舅舅,他们明日随我一起。若是跟踪,不需要人多,隐匿为上。”

    “也好。”叶翎点头。

    南宫珩又去找了风不易一趟,回来睡下时,已是半夜了。

    翌日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洛璃和洛宇父子俩用过早膳,便一同出门去了。

    半路碰上叶尘正带着弟弟妹妹在竹林里跑步,洛宇面上露出一抹笑来。

    叶尘跑过来,叫洛爷爷洛叔叔。

    “你们继续,我们出去走走。”洛璃微笑。

    “哥哥,我们可以跟洛爷爷出去玩儿吗?”苏小糖问叶尘。

    叶尘笑着说:“改日吧。”

    洛璃见洛宇并没有主动提出要带着孩子一起出去,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洛宇目送孩子们跑走,眸光温和,“都很可爱。”

    洛璃拍拍洛宇的肩膀,“好了,走吧。”

    出了宁王府大门,洛璃婉拒了开阳备好的马车,因为洛宇说想随便走走。

    西凉城很繁华,街上熙熙攘攘,叫卖声,空气中飘散的各色小吃的香味混杂在一起,满满的都是生活气息。

    洛璃先前陪着孩子们出来过,对西凉城并不陌生。路过孩子们喜欢的小吃摊,他驻足停下,问洛宇要不要尝尝。

    洛宇点头,父子俩就挨着坐在街边低矮的小凳子上,吃西凉城特色的小吃。两人身形高大,颇有几分违和感,热情的老摊主笑着问他们父子是不是来西凉城游玩的。

    洛璃说是,老摊主乐呵呵地说:“你们父子感情可真好啊!”

    在街上走着,洛璃不时出言跟洛宇介绍这里是什么,那里是什么,洛宇听得很认真。

    临近午时,父子俩正好走到一家酒楼附近。

    洛宇提议就在这家吃,洛璃欣然应允。

    要了二楼一个僻静的雅间,洛璃点了菜,等菜上桌的功夫,洛璃还在回忆过往,说洛宇小时候的事,洛宇只静静地听着。

    菜上桌,洛宇先倒了两杯酒,举杯敬洛璃,“爹,对不起,因为我的事,让你操心担忧那么久。”

    洛璃笑着摇头,“你是我儿子,我不操心你的事操心谁?以后别说这么见外的话。你身体才刚恢复,别喝酒,爹干了。”

    洛璃举杯,一饮而尽。

    洛宇猛然握紧手中的酒杯,眸光也暗了下来。

    片刻后,洛璃昏倒,趴在了桌上。

    洛宇起身过去,打开窗户。

    一个灰衣老者飞身进来,先去查看过洛璃的情况,然后对洛宇说:“主子在等,老地方,命我们速速带他过去,路上不要耽搁。”

    “没人跟踪吧?”洛宇沉声问。

    老者摇头,“没有。快走吧,再晚怕是会节外生枝。”

    这个雅间并不临街,洛宇把洛璃背在背上,从窗口离开,灰衣老者紧随其后,很快消失了踪影。

    叶翎接到消息的时候,南宫珩已暗中跟踪洛宇离开了西凉城。上官苖和原老头在后面,循着南宫珩留下的痕迹追上去,并未在一起,为了避xiaomaierp.免暴露。

    “端木尹想干什么?费了那么多心思,安插一个细作,只是抓了洛叔?”叶缨觉得不对劲。

    “洛宇以为他快暴露了,所以提前动手,放弃其他任务,洛叔是他唯一可以抓走的人。因为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伪装失忆的情况下,贸然跟府里其他任何人接触,都会显得很可疑。”叶翎若有所思。

    “是有道理,但端木尹想拿洛叔做什么?又是一个人质?再跟我们谈条件?”叶缨蹙眉,“虽然对我们而言,洛叔比洛宇更重要,但这两个人质,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一直用这样的伎俩,什么时候是个头?端木尹会如此耐心?”

    “抓洛叔,可以知道我们这边最新的消息,让我们损失一个重要的高手。”叶翎说,“不过我也觉得,不太对劲。”

    “会不会是个陷阱?”叶缨神色微变,“端木尹应该能猜到我们怀疑洛宇,故意用这种手段,应该能料到阿珩会暗中跟踪,引诱阿珩落入他早就布置好的陷阱!”

    “也或许是调虎离山计?”叶翎微微摇头,“都有可能。不过这些阿珩心里有数。洛叔被抓走,他是必然要跟过去的。现在的情况不允许我们因为忌惮未知的风险就躲起来什么都不做,那样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你男人,你不担心他出事?”叶缨问。

    叶翎抱住叶缨的胳膊,满脸担忧,“好担心呀怎么办?自从阿珩走了,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大姐,不如让你男人去,把我男人换回来吧!求求你了!”

    叶缨:……叶翎还吐槽晚晚是个小戏精,不知道像谁,还能是像谁?!

    府中设了云修的灵堂,薛氏陪了几日,宋清羽和祁妙都在她身边。

    最后,薛氏说,把云修的遗体烧了,收了骨灰放在她房中,她要念经超度云修流离的魂魄,等哪日外面太平了,他们回原楚京,再带回去下葬。

    天气一日日转暖,这日叶翎亲自送小傲月到楚明泽那里,楚明泽问起,才知道洛宇的事。

    “依我看,那就是个陷阱。”楚明泽轻哼,“端木尹心机诡谲,你们能想到的,他会想不到?他知道你们为了保护西凉城这个家,大部分高手一定会留在这里,但一旦外面有什么事,一定是南宫珩亲自去处理,便会成为端木尹的靶子。端木尹才看不上洛璃那样的人质,分量不够,但他一旦抓住南宫珩,呵呵……叶翎,我承认南宫珩很强,不过若是落入端木尹处心积虑设下的陷阱,他并没有多少胜算,你的心也太大了吧!”

    叶翎神色淡淡,“你在担心我男人?”

    “我在担心你们把事情搞砸了,危及到我。”楚明泽摇头。

    “那你有何良策?”叶翎问。

    楚明泽思忖片刻之后说:“想要主动出手,找jnhcqb.到端木尹的线索,的确只能从洛宇入手,让他带走洛璃,暗中跟踪,确实是唯一的办法。”

    “那你废什么话?”叶翎轻哼。

    “不,我想说的是,如果是我,肯定不会自己去跟踪的,手下那么多高手,非要自己冲在最前面,傻不傻?”楚明泽似笑非笑。

    “知道你是个自私的人渣,不必一直提醒我。”叶翎起身,抱住在旁边玩儿的小傲月,“走了,为了避免你教坏月儿,接下来你自己练功吧,这个月她都不过来了。”

    楚明泽皱眉,不过也没说什么。

    回到宁王府,小傲月小声问,“娘,你是不是在担心爹?”

    叶翎笑笑,“小孩子家家的,想那么多干什么?”

    “那我今晚可以跟娘一起睡吗?”小傲月眸中满是期待。

    叶翎点头,“当然可以。”

    从外面看,宁王府里很安宁,住在隔壁的楚明泽也是这么认为的,没有听到任何异常的动静。小傲月接下来真的连续多日没有再过来,楚明泽正好修炼到关键时候,便直接闭关了。

    原南宋和西夏交界地带,有一座神秘的山谷。

    南宫珩和云尧八岁那年一路流浪回家时发现的,后来宋清羽带着宋茳温敏薛氏和云修,曾在这座山谷之中隐居过不短的时日。

    南宫珩对这里并不陌生,因为这儿曾经是他的地盘。远远地看着洛宇背着洛璃,消失在山谷外的湖畔,南宫珩眸光微凝。

    陷阱,抑或是调虎离山计,他一开始都考虑过。

    这座山谷,也是最适合做陷阱的地方。若端木尹让洛宇抓洛璃的目的,只是为了引诱南宫珩来此,不无可能,且比带走洛璃当人质来交换条件更合理,因此,里面定然极其凶险。

    但不进去,就可能面临一个结果,洛璃被处理掉。

    这是端木尹很可能会做的事,他很喜欢从心理上给人打击。洛璃是在南宫珩和叶翎的计划中故意被抓走的,若是出了事,他的命,就得算在南宫珩和叶翎头上。

    所以,即便明知可能是陷阱,南宫珩也必须跳进去。不破,不立。

    已是深夜,并未等多久,上官苖和原老头出现在他身后。

    “确定要这样做吗?”上官苖面色凝重。

    南宫珩点头,“确定。”

    “后面的人,应该很快到了。”上官苖说。

    西凉城的宁王府是很重要,但南宫珩在临行前跟叶翎商议过,做www.iemgr.了另外的部署,而在他走后,叶翎又派遣了一批高手暗中跟上,保持距离,但此时都已收到南宫珩的信号,加快速度,很快就能赶到。

    “师公留在外面接应后面的人,舅舅跟我进去。”南宫珩看着面前幽光粼粼的湖面,面色平静。

    不多时,有轻微的水声响起,原地只剩下原老头一个。

    毒,南宫珩是不怕的,因为他们有“蛊王护体”。这种行动之前,都会服下风不易用叶尘的血特制的药,在一定时间内,等同于蛊王体,百毒不侵。

    两人从谷中深潭冒头,就见原本宋家人住过的小木屋方向有亮光。

    南宫珩打了个手势,两人悄无声息地出水,并未分头行动。

    亮着光的小木屋里,洛宇跪在地上,不远处坐着一个墨袍男子,脸上戴着面具。洛璃依旧昏迷不醒,倒在洛宇身旁。

    “主公让我做的事,我已经全都照做了,希望主公兑现承诺。我会带着家人远远地离开,绝不会坏事。”洛宇垂着头恭声说。

    “呵呵,你们一家人会在一起的,不过,是到阴曹地府去团聚。”是端木尹的声音,低沉沙哑。

    洛宇神色大变,就见一个人持剑朝着洛璃刺了过来。

    洛宇下意识地护住洛璃,手忙脚乱地想要拿解药让洛璃醒来,却被一阵刚猛的掌风击中,飞出去撞在了墙上。

    “猎物已经上钩,诱饵无用,宰了吧。”墨袍男子轻哼一声说。

    洛宇双目赤红,大喊了一声,“爹!”

    可洛璃被下了强效迷药,此时根本毫无知觉。

    眼见着幽寒的剑即将刺入洛璃心口,洛宇嘶吼一声,扑过去,将洛璃压在了身下。

    长剑从洛宇背后刺入,鲜血涌出,他脸色煞白,把手中紧紧攥着的一颗解药塞进了洛璃口中。

    洛璃幽幽醒转,就对上了洛宇面如金纸的脸。

    “宇儿!”洛璃抱着洛宇一跃而起,躲开刺过来的长剑,放在洛宇背后的手满是鲜血。

    “爹,对不起……”洛宇被伤到要害,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瞪大眼睛看着洛璃,“救……救……我的……”

    话音未落,洛宇头一歪,断了气。

    “啊!!!”洛璃悲从中来,周身气息暴涨,怒吼一声,放开洛宇,徒手抓住刺过来的长剑,一掌把攻击他的人打得吐血不止,飞了出去!

    “端,木,尹!”洛璃咬牙启齿地看着不远处的墨袍男人。

    墨袍男人看到这样的洛璃,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摘掉面具,冷笑,“妹夫,误会,我不是端木尊主,只是奉命来‘打猎’。”竟然是白家家主白景瀚!他比原先瘦了许多,更多了几分阴狠。

    话落,白景瀚狞笑一声,“兄弟们!都出来吧!咱们的猎物,也到了!尊主说了,谁能杀了南宫珩,将会成为他座下第一人!”

    在南宫珩和上官苖出现在洛璃身后的同时,瞎了眼的闻舟、司徒岳、连登云,以及他们见过的没见过的天沐国几大家族的高手,把他们围在了中间,战况一触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