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巅峰林炎〕〔异位面冠位宝具之〕〔重生王妃宠上天〕〔墨唐〕〔我爸是大富豪〕〔都市至尊〕〔没人比我更懂强化〕〔至尊人生〕〔农家有女:玄学大〕〔娇妻很拽:隐婚老〕〔萌宝一对一:总裁〕〔蜜婚超甜:墨少家〕〔龙刺兵王〕〔系统神医:嚣张狂〕〔从怪书开始〕〔斗罗之我千寻疾不〕〔我成了反派的亲闺〕〔重生成年代文反派〕〔穿成八零团宠黑女〕〔诸界之深渊恶魔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49.宰个杂碎庆祝一下
    在端木彦心中,端木尹是不可战胜的。

    但不知何时起,有些事情,似乎已经不在他们的控制之中了……

    端木尹的武功再高,对方一个人打不过,两个人,三个人,便足以应对。而原本端木尹最厉害的其实是蛊术,可如今已被人破解。

    “父亲,我们现在……”端木彦小心翼翼地问。

    端木尹冷静下来,眸光阴鸷,“我想做的事,没有人能够阻止!”

    “接下来我们是……”端木彦拧眉。

    “去找阿蓁。”端木尹话落,闭上了眼睛。

    端木彦起身去吩咐,加快速度,继续前行。

    另外一边,服下解蛊丹之后,大家都盯着宁蓁。

    叶晟神色有些紧张,“小叶,不会有什么不妥吧?”

    “爹放心,小风风别的不靠谱,在他的专业方面,绝对不会出问题的。”叶翎微笑,“解蛊未必有反应。”

    其实叶翎怀疑宁蓁体内被下了转生蛊,若是如此,端木尹疯魔起来怕是连宁蓁都要杀。

    因此,这解蛊丹真是解了燃眉之急。

    至于效果,风不易说可以解转生蛊,那就可以。在这方面,叶翎对他有绝对的信心。

    一刻钟过去,宁蓁神色如常,叶翎把脉,也没看出任何不妥。

    正在这时,百里夙的肚子开始唱空城计,很突兀,一下子破坏了原本紧张的气氛。

    叶晟和宁蓁都看过来,百里夙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尴尬死了。

    南宫珩扶着哑奴坐下,给他拿了干净的碗筷盛汤夹菜,“哑叔,快吃点热乎的,暖暖身子。”

    百里夙站在那里,等啊等,也没人招呼他。

    宁蓁看过来,面容慈爱,招手让他过去。

    百里夙如蒙大赦,连忙上前去,坐在宁蓁身旁,一脸乖巧。宁蓁拍拍他的手,眼神关切,示意他赶紧吃东西。

    “谢谢娘!”百里夙觉得自家岳母真的好好啊!看来南宫花瓶的抹黑都是无效的,开心!

    百里夙和哑奴吃东西的时候,叶翎就在看解蛊丹的方子,是风不易让百里夙随药一起送过来的。

    方子里的药材,跟祁老爷子的那颗解蛊丹有半数左右是重合的。最后写的蛊王血,叶翎觉得应该是解转生蛊的关键。连转生蛊都能解,其他蛊毒自然是瞬间死灭。

    带来的解蛊丹一共有十颗,数量足够。断魂丹也有十颗,叶翎希望一路顺利,在回到家之前用不上。

    百里夙和哑奴从离家之后就没有好好吃过一顿热乎饭,刚刚又淋了雨,一碗热汤下去,感觉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不过宁蓁怕他们一下吃多又metaojie.伤胃,感觉差不多了,就提醒百里夙先不要吃了。

    百里夙放下筷子,擦擦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爹,娘,不管南宫花瓶说了我什么坏话,你们都不要信!他专注坑我一百年!”

    “娘,您听听,这什么姐夫?张口闭口叫我花瓶。”南宫珩轻哼,“虽然我是比他长得好看。”

    “你怎么不说你还叫我人渣呢?”百里夙反击。

    “你要聊聊关于你为什么是人渣的事吗?”南宫珩似笑非笑。

    百里夙神色一僵,说实话,他跟叶缨之间的某些往事,虽然道理上讲,他没错,但在岳父岳母眼中,怕是会看他很不顺眼。

    “小花,别闹,快让百里说说,家里怎么样?孩子们都好吧?”叶晟惦记着外孙外孙女。

    “我是花瓶,爹叫我小花,他是人渣,那应该叫他小人。”南宫珩一本正经地说。

    宁蓁哭笑不得,百里夙给了南宫珩一个大大的白眼,清了清嗓子说:“爹,娘,不理南宫小花,我跟你们讲家里的事。阿缨挺好的,她现在实力突飞猛进,这些年从来也没有忘记你们,我们俩的房间里一直挂着爹当年画的全家人游玩的一幅画呢!我本来想把我和南宫小花加进去,被阿缨揍了一顿!”最后这句,纯属胡说八道。

    宁蓁眼圈儿微红,百里夙接着说:“孩子们都可好了。尘儿每天练功读书,还给晚晚和小月儿启蒙,不过晚晚总是在上课的时候睡觉,阿缨想揍她又不舍得,让尘儿揍,尘儿说,放开小妹,揍他!”

    叶晟和宁蓁都忍不住笑,南宫珩叹气,百里夙拍拍他的肩膀,“妹夫你放心,你跟小妹不在家,晚晚已经忘了你们,现在管我叫爹,管阿缨叫娘,过得可开心了,从来没哭过。”

    “小叶子,晚晚把我忘了……”南宫珩脑袋一歪,倒在叶翎肩头。南宫珩没什么不放心的,就是好伤心。

    叶翎正在看药方,很淡定地拍拍南宫珩的脸:“没事,等回去就认出来了,你长得最好看,咱们闺女不会选择百里夙的。”

    “就是!”南宫珩深以为然。

    这对连襟一番互怼,二老心情都轻松不少。

    关于百里夙和叶缨的事,叶翎并未瞒着叶晟和宁蓁,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们,只是对叶缨最艰难的那几年轻描淡写,并未说太多。

    叶晟和宁蓁心疼女儿,更多的是自责,并没有怨怪上百里夙,因为他也是受害者。毕竟如今叶缨已经嫁给百里夙,夫妻和美,二老当然不可能为难他。

    南宫珩记忆只恢复了一部分,之前说起百里夙,真没抹黑他,倒是说了不少他当初追求叶翎,百里夙追求叶缨,他们难兄难弟的“心酸”往事,譬如大雪天一个被叶缨赶出去,一个被叶翎踹出去,俩人挥舞着铁锹,在花园里嗨嗨地给叶尘建了个雪房子……

    “爹,娘,你们放心吧,我们现在过得都很好,你们回家那就更好了。以后孩子们习武的事爹来教,琴艺娘来教。尘儿特别想跟我过来,早点见到你们,但为了安全起见,这次没让他来。”百里夙神色认真。

    哑奴连连点头,比划着表示,百里夙说的都是真的,一点儿没夸张。

    “哑叔,姐夫,你们一路劳顿,先去休息一下。”叶翎抬头,“我们这就一起回家去了。”

    百里夙很高兴,本以为这趟出来或许很久都回不去,没想到半路碰上,人都没事,马上就可以回家。

    南宫珩让司徒瑄给百里夙和哑奴安排了房间,准备了热水给他们洗澡,又拿了干净的衣服过去。给百里夙的是南宫珩没穿过的新衣服。

    南宫珩本来热情地说要去给百里夙擦背,百里夙表示拒绝,总感觉南宫珩不安好心。

    “爹,把这个吃了。”叶翎送了一颗解蛊丹到叶晟和宁蓁的房间。

    导致南宫珩和叶晟失忆的也是蛊毒,且是叶翎不了解的,南宫珩失忆时间短,用祁老爷子的解蛊丹多少恢复了一些,叶晟失忆时间太长,完全没有恢复。

    没当着大家的面让叶晟立刻吃,是叶翎希望他恢复记忆后,有点自己冷静的时间,只宁蓁陪着就好。

    叶晟深吸一口气,把药投入口中,片刻后,身子一晃,昏迷过去。

    宁蓁神色紧张,叶翎给叶晟把脉过后,摇头说:“没事,许是那蛊毒在脑,解蛊正常反应,应该很快就醒了。”

    宁蓁握着叶晟的手,等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叶晟睫毛微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看到宁蓁,叶晟眸中瞬间盈满了泪水,“蓁蓁……”

    “爹你记忆全部恢复了吧?”叶翎问。

    叶晟微微点头。

    “好,我撤了,爹娘你们好好聊聊,想哭今夜尽情哭,明日以后都不准哭了啊!”叶翎话落就走了。

    恢复记忆的叶晟,想起了所有的事,失忆前的,失忆后的。抱着宁蓁,叶晟心中又是欢喜又是难受,太多太多的话想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两人躺在床上,十指相扣,静静相拥。

    叶翎回房,南宫珩正在摆弄一盒宝石。

    “楚明泽在给小月儿做珍珠房子,我要给晚晚做个宝石的。”南宫珩说。

    叶翎摇头,“没必要,好好的东西别都糟蹋了,你跟楚明泽比什么?来,吃药。”

    南宫珩就着叶翎的手服下解蛊丹,喝了一口水,说头疼,不过并没有昏迷过去。

    南宫珩坐着,叶翎站在他身后,给他按摩头部。

    过了一会儿,南宫珩抓住叶翎的手,拉着她坐在怀中,长长喟叹一声,把头埋在叶翎颈窝,深深吸了一口气,“小叶子,我又做错事了。”

    叶翎笑着捧住南宫珩的脸亲了一口,“没有啊,你失忆的时候很可爱,还帮我把爹找回来了,把他照顾得很好,哪有做错?”

    “可是你好辛苦。”南宫珩想起叶翎这段时间的奔波劳碌,就心疼不已。但他失忆时,很多事帮不上忙。

    “还好,干活的都是那些光棍儿,没什么辛苦的。”叶翎笑说,“现在你好了,我就什么都不操心了。”

    “嗯,接下来的事都交给我。”南宫珩点头,“你好好休息,多陪陪爹娘,也要多陪陪我。”

    “路上倒也没什么事,只要不碰上敌人。你最重要的任务还是提升实力,争取早日超越端木尹。”叶翎说,“可以跟洛叔好好切磋一下。”

    翌日叶晟和宁蓁出门的时候,两人眼睛都有些红,不过精神尚可。

    百里夙等在外面,见到他们,笑着走过去,手中拿着一个玉瓶,“爹,娘,昨夜忘了这个。这是小风风专门让带过来给你们的桂花糖丸,很好吃的,孩子们都喜欢。”

    宁蓁笑着摇头,他们又不是孩子。

    “爹娘之前苦,吃点糖甜一甜,以后会越来越甜的。”百里夙笑着说。

    叶晟和宁蓁各自吃了一颗,真的很好吃,甜蜜的滋味儿一下子弥漫到了心间,让人浑身舒坦。

    “小风是个不错的孩子。”叶晟说。

    宁蓁点头表示认同。

    叶翎笑着走过来,“正好,小风风没有爹娘,等回了家,爹娘认他当义子好了,以后负责给他娶媳妇儿带娃娃。”

    叶晟和宁蓁当然都很乐意。

    百里夙昨夜没来得及跟叶旌说上话,也没去拜见夜昊祁蓉,很多事情还不知道。

    这会儿见到叶旌,夜灵跟在后面,百里夙嘿嘿一笑,“小弟,你可以啊!从哪里拐来的媳妇儿?”

    叶旌皱眉,“大姐夫,不要瞎说,这是表妹。”

    夜灵落落大方地叫了一声,“姐夫。”

    “表妹?”百里夙眨眨眼,拍了拍叶旌的肩膀,“你要好好照顾表妹。”

    叶旌点头,“这是自然。”

    夜灵开心地跟百里夙交换了一个眼神。

    百里夙唇角微勾:小丫头眼光不错嘛!

    夜灵笑得乖巧:那是!

    叶旌神色莫名,“你们干什么呢?”

    “没事,姐夫刚来肯定累了,需要多休息,表哥我们去练剑吧!”夜灵说着,亲昵地挽住了叶旌的胳膊。

    叶旌神色有些不自然,“表妹你不要这样……”

    “怎样?”夜灵一脸单纯无辜,“表哥,你是不是觉得我烦了?”

    “没有。”叶旌看了一眼抓着他胳膊的手,想着兄妹之间,好像也没什么,夜灵待人热情,他若是太过避讳怕会让她觉得见外了,就任由夜灵拉着他走了。

    百里夙看着叶旌和夜灵的背影,一脸欣慰,有种自家孩子终于长大的老父亲心态。

    恢复记忆后,叶晟又专门找百里夙和南宫珩这两个女婿过去聊了许久。至于说了些什么,叶翎问,南宫珩说要保密,不能告诉她。

    叶翎觉得大概也就是叶晟叮嘱两个女婿好好对他的女儿?有什么可保密的?无聊。

    南宫珩:岳父说若是我们再让你们姐妹受委屈,就要剁了我们,你猜我怕不怕?

    百里夙:反正我很怕。

    百里夙提起他出门之前,叶缨让苏棠调查细作的事。

    这件事南宫珩和叶翎一直都没有忽略,只是因为南宫珩失忆,他属下的来历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之前也没认真谈过。

    如今南宫珩记忆已全部恢复,当下再提起细作的事,他认真梳理了一下,说哪个也不像细作。这就说明,都有嫌疑,细作伪装得太好。现在属下都不在身边,只能等回去之后,看看叶缨和苏棠有没有查出什么。

    至于叶家姐弟身边的细作,叶翎思来想去,除了这几年一直追随他们的墨竹之外,没有别的可疑的人。

    问叶晟,叶晟说墨竹最开始是楚皇找来的很多孤儿中的一个,让他从中挑选好苗子来训练。至于墨竹是不是真的孤儿,从哪儿来的,他也不清楚。

    叶翎总觉得,如果墨竹是细作,端木尹出手,应该不会只有墨竹一个,其他的如果有,希望是藏在暗地里的眼线,而不是他们身边的人。

    说着又提起失踪已久的八卦,百里夙说仍旧没有音讯,“兴许他流落到什么地方,失忆了,娶个美娇娘,不知道自己回来?总之你们不用太担心,咱们接着找,只要人活着,早晚能找到。”

    百里夙知道南宫珩跟七星八卦兄弟的感情,拍了拍他的肩膀。

    南宫珩摇头,“先把上官箬和端木尹解决了再说。”

    百里夙跟楚明泽有仇,因为他的父亲百里复也是死在虞天之手,楚明泽虽然不是主谋,但曾参与其中。而后来被楚明泽掳走的叶尘,是百里夙的儿子。

    不过得知楚明泽救了宁蓁和宋清羽,成为扭转局面的关键,百里夙也没冲过去喊打喊杀,只一个要求,不准楚明泽出现在明氏面前。

    叶翎跟楚明泽说,楚明泽对此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继续摆弄他的珍珠小房子,并没有要道歉的意思。

    人多,还有一船的货物,若是上岸走陆路不如海路快,也没有再去秦国的必要。

    于是,一行人直接绕开秦国,只派了人上岸去采购粮食蔬菜,完全没有耽误时间。

    西凉城已入冬,昨日晚晚穿着单衣跑出去玩儿,回来咳嗽了两声,叶尘被叶缨揍了,说他没有教好妹妹出门得穿够衣服……

    虽然晚晚身体很好,但风不易还是让她喝了点特制的驱寒药,独家秘制,桂花糖丸口味,晚晚喝完说还要,风不易说让她问叶尘要……

    叶尘表示,只要弟弟妹妹的事,反正锅都是他的,谁让他是老大呢?

    明氏信佛,昨日叶缨无意中听见她在虔诚上香时求佛祖保佑百里夙平平安安,保佑他们自己人都安然无恙地回来。

    而宋清羽的父母则是日日盼,天天念,孩子们都无法让他们遮掩眉宇间的愁绪了。因为他们所知的关于宋清羽的最新消息,是他落到了最大的魔头端木尹手中,这让他们如何能放心?

    今冬初雪来得比往年早一些,次日宁王府里就出现了一座冰雪游乐场。当年连夜给叶尘建雪房子的难兄难弟都不在家,昨夜秦徵南宫御苏棠蒙環方元齐齐上阵,一块儿给孩子们打造了一个漂亮有趣的乐园。

    一早吃过饭,孩子们一个个都被大人裹得像年画娃娃一样,欢呼着跟叶尘跑去玩儿。

    晚晚跑在最前面,偷偷解开厚厚的银狐围脖,转头就见叶缨笑意温柔地看着她,晚晚赶紧又把围脖系好。

    几个最小的娃都还不会走路,躺在可爱的小车里,大人推着,在游乐场里溜达。

    风不易才起床,听到声音出来,打着呵欠走到叶缨身旁,看着不远处孩子们脸上洋溢的笑容,也忍不住笑起来,“叶姐姐,他们今年是不是也回不来了?”

    叶缨摇头,“未必,说不定正在回来的路上。”

    “清羽跟那个阿妙应该能成,那我岂不是家里唯一www.zhangyiji.的光棍儿了?”风不易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叶缨微笑,“还有小弟呢。”

    “小弟是孩子,不算他。”风不易摇头。

    “怎么,你终于想娶媳妇儿了?”叶缨笑问。

    风不易想了想,“也没有,就是突然想到,等清羽成了亲,以后他们肯定全都开始笑话我,还让我干活。”

    “你是大功臣,谁敢笑话你,告诉我,我去揍。”叶缨说。

    风不易唇角微勾,“这个不错,叶姐姐我当真了啊!第一个挨揍的会是百里人渣还是南宫花瓶呢?好期待,真希望他们现在从天而降来笑话我。”

    周小凡被冷淞抱着在玩飞飞,岳瑛扶着怀孕的墨云初走得小心翼翼,怕她摔了。

    “阿珩应该不会对七星怎么样。”风不易看了一眼岳瑛说,“我认识阿珩的时候,那对兄弟就跟着他,一晃好多年了。”

    风不易话落,七星出现在不远处,跟叶缨对视了一眼,并没有过来。

    “小风你也别整日闷着看书,去跟孩子们玩玩儿。”叶缨话落,转身朝着七星走去。

    “大小姐。”七星恭敬行礼。

    “见到人了?”叶缨神色淡淡。

    七星点头,“是,还是原来那个接头的人,从晋阳城跟着我们来了这边,现在明面上是西凉城西元客栈的掌柜,我只知道他姓朱,叫他老朱。”

    “说什么了?”叶缨问。

    “有重要消息。”七星说,“老朱说,岳瑛的娘家人要来看她,到时候,会有人吩咐我怎么做。”

    正在这时,苏棠飞身而来,满面喜色,“叶老大,你猜猜谁来了?”

    下一刻,原老头和上官苖出现,原老头把苏棠踹到一边儿去,打量叶缨,乐呵呵地说:“你就是小叶丫头的大姐吧?我是她师公!”

    “师公。”叶缨连忙拱手见礼。

    上官苖微笑,“我是阿珩的舅舅。”

    “舅舅。”叶缨随叶翎的称呼,连忙招呼他们进门。他们原是随祁妙去天沐国的,如今两人回来,看面色应该结果不坏。

    叶缨请原老头和上官苖落座,递上热茶,等他们喝过暖暖身子之后,才开口问天沐国的情况。

    “不必担心,我们回来之前,你爹娘都被救回来了,清羽也没事,阿妙和阿旌留下了,小叶让我们回来就是报平安的。咱们的人全都好好的。”上官苖笑着说。

    叶缨愣住,“舅舅刚刚说……我爹娘?”

    “叶老大,你没听错!你爹也没事,活得好好的,被南宫老七找到了!现在他们都团聚在一起呢!”苏棠笑容满面。

    “太好了!”叶缨眸中水光闪烁,这些日子悬着的心可算是落下了。

    原老头说饿了,正好方元那边有刚炖好的肉汤,还有刚买回来的烧饼,苏棠跑过去端了一小锅过来,原老头吃一口烧饼,喝一口汤,眼睛一亮,“不错不错!”

    上官苖心知叶缨着急,便把他们去到天沐国获知的事情全都跟她讲了一遍,其中提到叶晟失忆失明,叶缨眼底闪过一抹痛色,不过人没事,就是好事。

    原老头和上官苖带来的好消息,让宁王府里更多了欢声笑语。

    本来最担心的事,现在终于得到了确切的好消息,值得庆祝。

    叶缨发话,所有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也是为第一次来西凉城的原老头和上官苖接风洗尘。

    叶缨一个人看了叶晟和宁蓁给她写的信,又忍不住红了眼眶。交给叶尘看了,叶尘万分期待他家姥姥姥爷归来。

    宋清羽的亲笔信,宋茳温敏和薛氏都看过之后,喜不自胜meiyinit.,忐忑担忧的心终于落到了实处。

    又得知宋清羽找到了媳妇儿,还是宁蓁嫡亲的侄女,很快就会带着回来,三个老人高兴得不行,都开始商量怎么准备孩子成亲的事了,大有一副今年成亲明年抱孙三年抱俩五年来仨的架势……

    初次见面的上官苖和南宫御,是这样打招呼的。

    “跟你没关系,但说实话,听见上官这个姓,我就犯恶心。”南宫御举杯敬上官苖。

    上官苖笑了,“要不,我跟你改姓南宫?我可以。”

    南宫御嘴角微抽,“倒也不必。”

    两人相视一笑,交换了一个“你也觉得上官箬是贱人?同感同感,我们适合当朋友”的眼神。

    热闹过后,叶缨叫来七星和岳瑛。

    “不管岳家来的是谁,都别想回去。”岳瑛蹙眉说。她也不知道她曾经以为好好的家怎么会变成那样了,现在想想她娘当年死得有些蹊跷,而她爹……不管是不是换了芯子,既然成了上官箬的走狗,就是她的仇人。

    叶缨若有所思,“听师公和上官家舅舅说的,上官箬已被小妹他们逼得身死重生。算算时间,你今日得到的最新消息,可能来自上官箬本人。岳瑛的娘家人要来,我怀疑,是上官箬要来了。”

    七星神色一凝,“她该不会知道尘儿是蛊王体了吧?”

    “若她如今知道,我也不意外。”叶缨面色平静,“她若是出现,就是打算趁着小妹和阿珩不在,过来抓人。”

    “那个贱人!休想得逞!”七星握着拳头说。

    叶缨冷笑,“我爹我娘都没事,我如今心情非常好,想宰个杂碎庆祝一下,她尽管来,我随时恭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