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岛田家族在火影〕〔完美女婿林羽何家〕〔爱你成瘾:偏执霸〕〔一枝相思煨红豆〕〔天降女婿林羽何家〕〔十亿次拔刀〕〔灵台仙缘〕〔从冒牌大学开始〕〔斗罗之暗夜主宰〕〔都市妙手医尊〕〔直播:女神家的哈〕〔联盟之最强选手〕〔地球人实在太凶猛〕〔全职国医〕〔我家个个是霸总〕〔蔚蓝星途〕〔盖世〕〔日月永在〕〔名监督的日常〕〔大唐逍遥驸马爷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48.花瓶人渣喜相逢,天纵奇才小风风
    同辈人中,除了秦徵和如意的儿女之外,很长时间里,叶旌都是最小的。所有人都把他当弟弟,当孩子。因此最初见到夜昊和祁蓉,得知他有个夜家表妹,叶旌很高兴,终于也可以当哥哥了。

    结果……这个表妹,偏偏有颗要当表姐的心。

    叶旌当然没看出来夜灵对他有意思,他只是想捍卫自己作为表哥的尊严,打定主意,要驯服这个小丫头!

    祁蓉觉得夜灵太幼稚,夜昊却觉得自家宝贝女儿颇有乃父之风!喜欢的就去追求,不成再说,错过岂不是遗憾终生?想当年,他为了俘获祁蓉芳心,可是十八般武艺全都用上了。

    叶翎和南宫珩见叶旌真在认真准备比试,一副打算用实力碾压夜灵的样子,当然是选择不告诉叶旌真相,等比试完了,有“惊喜”。

    “咱们要在夜家停留多久?”洛璃问叶翎。

    “休整一下就走,三五日吧。”叶翎想了想说,“只是过来歇歇脚,顺便接上夜家的人。”

    “端木尹和上官箬定然都知道我们在何处,他们会不会派人半路拦截?”洛璃皱眉。若是在海上开战,变数很大。

    叶翎摇头,“事情发展到现在,我觉得,接下来端木尹和上官箬对我老家的人出手的可能性更大。虽然端木尹实力至强,我们任何一个单打独斗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洛叔和阿珩联手,就能打败端木尹,因此他那边比我们,并没有很大的优势。况且他的目的是得到我娘,不是灭掉我们所有人,因此,我觉得他最可能趁着我们没回去,出手抓人。”

    “有理。”洛璃微微点头,“那上官箬想要的是蛊王体,但她所知道的蛊王体是假的,应该会再找上我们吧。”

    “她在阿珩身边安插的有眼线,到如今,未必不知道蛊王体的事。不管知不知道,她大抵都不会选择跟我们正面碰上,因为没有任何胜算。因此,抓人质才是翻身的机会。”叶翎微叹,“所以我们必须尽快赶回去,共同御敌。”

    洛璃深深叹气,“也好,我就跟你们到那边走一趟。”

    夜昊和祁蓉对夜昙岛也没太大留恋。他们上面已没有长辈,膝下又只有一个女儿,人在哪,家在哪,安全最重要。

    如此经过商议,定下五日之后启程离开。抢来的那些财宝,只挑最贵重的,有用的带上,其他的夜昊安排藏起来,药材统统带走。

    远行需要做足准备,大船得修缮加固,备好足够的救生小船,食物也要准备足够且齐全。

    事情很多,时间不多,主要是夜昊和祁蓉在安排,司徒瑄和叶旌去帮忙。

    见父母忙碌,夜灵帮着招待客人,照顾大家的饮食起居,每天还会专门陪叶晟和宁蓁去散步,带他们参观游玩夜昙岛的风景胜地,作为夜家少主很称职。

    至于跟叶旌比试的事情,两人已私下约好,等出发之后再开始。

    南宫珩的记忆只恢复了一部分,不过几乎什么都不影响。着急恢复记忆的是叶晟。但叶翎研究祁老爷子留下的解蛊丹,已尽力,再继续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暂时作罢,打算等回去交给风不易,一定没问题。

    叶晟的眼睛恢复得不错,这两日已经能看到模模糊糊的影子。叶翎说不出意外的话,等回到家,视力差不多能恢复正常,叶晟就可以看到他心心念念的外孙外孙女了。

    目前接到的消息,圣岛那边没有动静,四个投靠圣岛的家族也没有新动作,天沐国表面上倒是风平浪静。

    但叶翎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不过为了改变被动的局面,她选择以退为进。只要她这边的人是安全的,敌人先出手,就会亮出更多的底牌来。

    值得一提的是,松蒲城也在叶翎抢劫列表之内。

    蒲璠被洛璃杀了,叶翎问蒲琮是留下当城主,还是跟她走,蒲琮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一直关注着天沐国局势的周老,知道留下更危险,也很赞成离开。

    此时,蒲琮主仆也跟着来了夜昙岛。

    “南宫公子,宋公子。”蒲琮过来找叶翎,迎面碰上南宫珩和宋清羽,连忙拱手行礼。

    “不必客气,叫我们的名字就好。”宋清羽笑容清隽。虽然没了武功,但即将带媳妇儿回家,他最近心情都很好。

    蒲琮心中再次感叹,真是两个天仙样的男人啊!当初叶翎可是一点儿都没有夸大其词。

    最近跟叶翎同行,认识她身边的人,蒲琮深深觉得自己容貌平平,实力低微,脑子一般,跟司徒瑄有差不多的挫败感,随之也跟司徒瑄一样,深以为不能再坐井观天,渴望到更广阔的天地去看一看,闯一闯。

    而跟着南宫珩和叶翎混,未来无限可能,而且充满乐趣。蒲琮最近时常感叹他当初能结识叶翎,就是此生命运最大的转折点。

    南宫珩倒不在意蒲琮找叶翎,他跟宋清羽要去叶晟那边,并未转身回来盯着,打过招呼便走了。

    蒲琮想,南宫珩不仅长得美,实力高强,性格也是真的很大气。

    殊不知南宫珩正在跟宋清羽调侃蒲琮,“那小子特别崇拜我!等我有空好好指点指点他!”

    宋清羽笑,“你不担心他喜欢小叶?”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谁不喜欢我家小叶子?但见了我,他还能有什么心思?我家小叶子眼神可好了,才不会看上别人!”南宫珩很傲娇地说。

    宋清羽表示,这么说也没错。虽然定有心里没数,自知不明的人,但蒲琮并不是,不然叶翎也不会跟他做朋友。

    “小叶。”蒲琮见到叶翎,笑着拱手。原先叫小七,不过得知这是南宫珩的昵称之后,他就不这么叫了,感觉怪怪的,跟大家一起叫小叶。

    “有事?”叶翎示意蒲琮坐。

    “是有点事。”蒲琮神色有些抱歉,“承蒙你关照,我今日才能安安稳稳地在这里,大恩无以为报。我是想说,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千万不要客气,不然我心中真的过意不去。”

    叶翎闻言就笑了,“没事找事?”

    蒲琮嘴角微抽,“是,我想找点正事做。”

    “好啊。”叶翎爽快点头,“我就喜欢你这样自觉爱干活的。我们有个规矩,光棍儿多劳。”

    蒲琮笑着说:“我知道,阿瑄跟我讲了,我觉得这个规矩很好。”

    “看来也不用我多说,你就去找阿瑄,你们俩商量一下怎么分工吧。”叶翎说。

    蒲琮神色一喜,“好!我这就去找他!”话落就走了。

    蒲琮一直闲着,觉得过意不去,可也不好自作主张。这会儿叶翎点头说让他干活,蒲琮真的很开心,因为他确定叶翎是信任他的。

    叶翎看着蒲琮的背影,想着光棍儿又多一个。看到司徒瑄和蒲琮这么积极,叶翎觉得她得负责让他们早日娶上媳妇儿。不过这种事要看缘分,单身的闻静跟这俩都不来电,夜灵又对叶旌一见钟情,只能回家再说了。

    如今满满上进心的司徒瑄和蒲琮俩光棍儿很投缘,一合计,又来找叶翎,请她帮忙牵线,正式拜了洛璃为师。

    洛璃收徒后,一点儿不含糊,当天就练了两个徒弟,给他们制定最适合的修炼计划,做了精准的指点,让他们受益良多。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中,到出发前一日,楚明泽过来找叶翎。

    “有何贵干?”叶翎神色淡淡。同行这么久,楚明泽一直像个隐形人,关起门来自己修炼,两耳不闻窗外事,对实力的追求依旧热忱而执着。

    “两件事。”楚明泽坐下,也不拐弯抹角,“第一,我的珍珠,都要带走。”

    船上空间毕竟有限,所以大部分金银珠宝是要留在夜昙岛的,包括楚明泽宣称全都属于他的珍珠,着实也不少。

    “小月儿喜欢珍珠,但也不需要那么多。”叶翎摇头。

    “都是不一样的。”楚明泽坚持。

    叶翎轻笑,“你难不成想集齐这世上所有品类的珍珠给小月儿玩儿?”

    “有何不可?”楚明泽反问。

    “你这个利益至上的人,偏偏对小月儿那样宠爱,能解释一下吗?”叶翎问。她并不认为楚明泽对小傲月的感情是假的,只是有些不解,为什么?

    楚明泽沉默,叶翎本以为他并不会正面回答时,就听楚明泽说:“她在我身边出生,我第一个抱的,她有个不负责任的人渣父亲,想要护着她却做不到的母亲,我也是。我最羡慕南宫珩的并不是容貌实力或者娶到你,而是他有南宫御那么好的养父,无条件地宠着他,就连他的养母不喜欢他,也从不曾想过要害他,遇到事情仍旧是护着他的,所以不管顺境逆境,他总是在笑,仿佛什么事情都不会给他带来困扰,因为他有依靠,有退路,有一个随时可以回去的家。我曾经没有的东西,现在早已不需要,但我想让月儿有。”

    叶翎神色微怔。听到这番话,其实她很意外。

    叶翎一直以为,楚明泽对小傲月,更多的是没有理由的喜欢,毕竟人的感情很复杂,总会有好恶。

    可没想到,是因为小傲月的父母,让楚明泽想到了自己。他在原生家庭遭遇的痛苦,无法弥补的童年,无法回头的人生,全都寄托在了小傲月身上。

    人心肉长,利益至上的楚明泽,心中对于曾经缺失的爱仍旧耿耿于怀,因此他才会说,他最羡慕南宫珩的,是南宫珩从养父母那里得到的宠爱和陪伴,而不是他一直在追求的实力。

    曾经楚明泽质问过,为何南宫御得知南宫珩不是他的亲生子,仍旧待他那么好?为何年氏的亲生儿子死了,南宫珩有最大嫌疑,年氏却根本不信是他做的?这些质问,其实源起于楚明泽内心深处的嫉妒不平。

    因为至高无上的实力,楚明泽总归有希望得到,但父母的爱和保护,再不可能有,而这是他心中不为人知的执念和苦楚。

    因此,他一心追求实力,因为他很早就意识到,别的东西,都是奢望,只会给他带来绝望,只有实力才是真正属于他的,让他不再需要依靠,不再被人欺辱的倚仗。

    小傲月的出现是个意外,让楚明泽心中缺失的那一块儿,换了另外一种方式在弥补,也成了他最大的感情寄托。

    叶翎心中微叹,“楚明泽,我并不怀疑你对小月儿的好,不过你应该也知道,孩子最需要的,并不是美丽的珍珠宝石,是父母的陪伴,是言传身教。她也是我的女儿,阿珩是她的养父,若是完颜幽将来遇到一个好男人,再成婚,小月儿还会有继父。我不否定你是她的父亲,但你应该好好想一想,她会长大,会懂事,如何让她认可你?你到底能给她什么?已经有阿珩这个爹,你凭什么让她也管你叫爹?”

    楚明泽面色微沉,“你是在对我说教吗?”

    “是。”叶翎点头,“如果你觉得我是闲得说废话,我无话可说。珍珠我会告诉阿瑄,全都带回去,你倒是可以试试,跟阿珩比比,小月儿会6688fs.不会因为这些珍珠而更喜欢你?你可以走了。”

    楚明泽猛然起身,到门口,脚步一顿,又转身回来坐下,“还有一件事!我也要拜洛璃为师!”

    叶翎无语,“那你去找他,求他收你为徒,跟我说干什么?我又不是你娘,管你吃管你喝,还要管你练功?你真当我欠你的?”

    “我救过你娘,你什么态度?”楚明泽冷哼。

    叶翎似笑非笑,“阿珩的实力不在洛璃之下,不如你拜他为师?我给你当师娘,倒是可以。”

    “神经病!做梦!”楚明泽话落起身就走。

    当日晚些时候,叶翎得知洛璃已收了楚明泽为徒。

    “那个混蛋骗洛叔说,是你点过头的,洛叔想着他救过娘,以为跟我们是朋友,天赋很好,也很谦逊,就爽快收下了。”南宫珩去调查过,回来跟叶翎说。楚明泽是因为练功遇到瓶颈才打算拜师,并非突然起意。

    “收就收吧。”叶翎对此很淡定,“毕竟如今是一路,刻意压制不让他提升实力,倒是多余。既然要改造他,总要有诚意,不然他说跑就跑了。”

    那些珍珠,最后还是都装上了船。

    后来航行途中,楚明泽练功之余,休息的时候就在摆弄那些珍珠,还找过宁蓁去请教,最后亲手做了个精致美丽的珍珠小房子出来,跟当初叶翎和南宫珩在靖王府给叶尘做的竹房子差不多大,不过特别贵,价值连城。这就是后话了。

    转眼到了出发这日,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两艘大船,一艘载货,一艘住人,载重几乎相当,避免影响速度,探路的小船已先行出发,确保安全。

    “一路顺风的话,回家还能赶上过年。”叶翎笑着说,“出来这么久才回去,大姐肯定会揍我,她可凶了。”

    宁蓁微笑摇头,知道叶翎是在开玩笑。不过她心中祈祷,接下来所有人都平平安安的。

    “我跟阿旌明天要开始比试,爹、娘、小姨、小姨父、司徒爷爷、洛叔叔,你们做见证!赢了的人当老大!”夜灵小脸认真。

    夜昊哈哈笑,“好好好,正好在海上无事可做,你们就比比。阿旌你没意见吧?”

    “大姨父,我没有意见,一切都听表妹的吧。”叶旌点头,话落起身,“我给大姨和娘炖的燕窝好了,先去取一下。”

    见夜灵目光追随着叶旌的身影,夜昊低声说:“灵儿,是不是不用比,你就喜欢啦?”

    夜灵脸色微红,“他竟然连饭菜都会做,做得好好吃,好厉害啊!我都学不会。”

    “那……”夜昊也没想到自家一向眼光很高的姑娘碰上叶旌竟然变成了一个小花痴。

    不过有一说一,叶旌不管是容貌实力才学人品还是性格,都没得挑。只是原先因为年纪小,被身边哥哥姐姐们护着,没有什么用武之地。但同时他也被所有长辈和哥哥姐姐们教导着,尤其是他的两个姐夫,不仅是姐夫,甚至算是两个爹,把他保护得很好,对他要求也很严格,他自己又勤奋努力,踏实稳重,想不出色都难。

    “还是要比的,若是我输了,就可以理所当然地让他教我呀!”夜灵嘿嘿一笑。

    父女俩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在祁蓉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同时正襟危坐,一副“我们都好乖”的样子……

    是夜灵说要比试琴棋书画,但她对于这些其实都不是太感兴趣,祁蓉会鞭策夜灵努力练功,学习医术,其他的并不要求。

    于是,次日比试琴艺,夜灵输得毫无悬念。因为叶家的音律有家学渊源,叶晟和宁蓁都是此道高手,他们的三个孩子在这方面也都天赋卓绝。但叶旌的音律主要是南宫珩教的,因为叶缨出于某些原因数年不碰琴,而叶翎很忙。

    比试棋术,夜灵输得一塌糊涂,因为她只是略懂一二,而叶旌被南宫珩和百里夙精心教导过,又精通兵法,棋术相当了得。

    比试书法和绘画,夜灵的书画倒是真不错,自成一派,非常有灵气,能看出来是下过功夫练的。叶旌的书法很有风骨,绘画倒是弱一些。叶旌说这一局夜灵赢了,夜灵却说叶旌写得更好,最后长辈商议过后,定了平局。

    对于医术毒术,夜灵本来很有信心,毕竟她是医道世家的少主,自小学的。

    司徒焱出题,夜灵和叶旌作答,最后输的还是夜灵,她倒不觉得丢脸,就是很惊愕。

    “表哥,你怎么医术毒术都比我厉害这么多?你这么全才,还都精通,让不让人活了?”夜灵看着叶旌惊叹,还没宣布结果就直接改口叫表哥了。

    叶旌听到这声表哥就笑了,“其实表妹也很厉害,只是我医毒方面的师父是个天纵奇才。”

    “不不不,我不厉害,好弱,太弱了!”夜mein168.灵唉声叹气,“好丢人啊,我长得丑,实力还这么差。”

    “表妹不要妄自菲薄,你长的不丑,实力也不差。”叶旌想着这小丫头既然乖乖叫他表哥,他当哥的,当然要给她鼓励。说实话夜灵确实不差,只是这些方面叶旌更出色一些。他为了捍卫当表哥的尊严,也是认真对待的。

    “表哥,你可以教教我吗?我要好好跟你学。”夜灵眨巴着大眼睛,巴巴地看着叶旌。

    叶旌笑着说:“那你该跟我二姐学,她比我厉害多了。”

    叶翎立刻开口:“抱歉我很忙,没有空教表妹。”

    “表哥……”夜灵拉着叶旌的衣袖晃了晃。

    “那好吧。”叶旌正色点头,“只当我们互相切磋。”

    “嗯!”夜灵乖巧点头,笑容甜美,眼底闪过一丝狡黠,不过叶旌并没有看到。

    其实旁观的大家心里都有数,叶旌被套路了,就他自己不知道。

    不过看着少年少女青春美好的样子,都觉得很可爱,也没有人故意去点破。

    回到住处,司徒焱叹气,“唉!阿瑄啊,你看看人家!阿旌比你可小好几岁呢!”

    司徒瑄:……爷爷我干活很忙,求别扎心……

    周老叹气,“主子,叶小公子比你小好几岁,说不定很快就成亲了,你确定不要追求闻小姐?”

    蒲琮哭笑不得,“周爷爷,我跟闻静只是朋友,这种事,看缘分吧。”

    “若是小叶姑娘身边还有没婚配的好姑娘,主子可千万要上心,不然就被司徒公子抢去了!”周老叮嘱。

    蒲琮:……什么乱七八糟的……

    大家都有自己要做的事,对未来有憧憬,一路上温馨和谐。

    另外一边,百里夙和哑奴距离秦国只剩下两三日的船程。

    带着任务出来,又想早日回家,两人一路上轮换着休息,几乎一刻都没有浪费。

    远远地看到一艘大船迎面而来,百里夙眼眸微眯,“哑叔,绕开。”

    哑奴比划着问:“万一是小叶他们呢?”

    “不太像,绕开我问问便知。离得近,若是敌非友,怕是会有麻烦。”百里夙凝眸看着那艘在视线中越发清晰的船。

    这是上官箬的船,她正带着人往岳家去,也已看到百里夙的小船。

    “朋友,我们迷路了,秦国是往那个方向吗?”百里夙扬声问。

    船上的八卦此时清醒着,听到了百里夙的声音,心中一震,立刻闭上眼睛,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百里夙那边有多少人,但若是让上官箬知道,可能会有麻烦。

    百里夙问出口,哑奴驾船未停,拉开距离,片刻后没有得到回应,百里夙凝眸,“快走!若是自己人,听到我的声音就立刻出来回应了!”

    虽然上官箬不知道喊话的是谁,但从相反方向来的,往秦国去的,万一是南宫珩和叶翎的人呢?

    于是,上官箬立刻叫梁松林过去抓人,不过等小船准备好,视线中已经没了百里夙的影子,他和哑奴一溜烟儿早跑远了……

    “阿箬,兴许只是路过的。”梁松林说。

    上官箬皱眉,“既然跑了,就罢了。”她总觉得,防备心这么重的,不像是普通人,可大海茫茫,对方小船轻便,速度更快,再想追也追不上了。

    “加快速度去岳家!”上官箬吩咐过后,又去问八卦,方才的声音是否认识。

    八卦一脸无辜,“什么声音?刚刚你爷爷我在睡觉。”

    上官箬抽了八卦一巴掌,转身怒气冲冲地走了。

    八卦冷笑,反正他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活着的一个念想就是,等着看上官箬怎么死!

    虽然百里夙也怀疑碰上的那艘船可能是冲他们来的,但临行前,叶缨再三叮嘱,他的任务是把药送到叶翎手中,这很重要,千万不要节外生枝。

    两日后,在秦国上岸,百里夙和哑奴先去了开元城,因为要确定南宫珩和叶翎不在那边,然后再往东赶路,避免错过。

    就在他们上岸的时候,被叶翎安排回家报信的原老头和上官苖绕过秦国,也在用最快的速度赶路,倒是没能碰上。

    抵达开元城后,确定南宫珩和叶翎没有回来这边,歇脚的功夫,百里夙专门跑去买了几身新衣裳,说见岳母的时候不能太邋遢,哑奴深以为然。

    再次出海,百里夙用布蒙面,为了防晒防风。之前不注意,风吹日晒,皮肤黑了,也粗糙了,那日在开元城无意中照镜子,他都被吓到了。

    “希望他们都在一起,千万不要错过。”百里夙对着初升的朝阳虔诚许愿,“不过若是如此,南宫花瓶肯定会在岳母面前说我坏话,他又长得比我好看,唉!不对,哑叔,我是不是应该继续风吹日晒,到时候岳母就能看出我有多辛苦了!”

    哑奴点头,也对。

    “不行不行!”百里夙又摇头,“那样等回家,阿缨该嫌弃我了!绝对不行!”

    哑奴笑着摇摇头。一路上百里夙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哑奴又不会说话,他确实有些憋闷,都神神叨叨开始自言自语了。

    半月之后的傍晚时分,起风了。

    哑奴看看天空正在汇聚的乌云,比划着说,像是要下雨。

    一路上遇见过几次风暴雷雨,不过都没出什么意外,但还是要小心。

    百里夙拿出祁妙画的海图,再次确认过方向没错。哑奴驾船的时候,他一般也不能放松,要注意着附近海域有没有船只,一是防备,二是避免跟自己人错过。

    入夜时分,百里夙盘膝坐在船头,啃着又干又硬的大饼,一脸生无可恋。

    突然狂风大作,豆大的雨点从天幕落下,百里夙和哑奴披上蓑衣,维持小船稳定,捡起被雨淋过的大饼又啃了两口,幽幽感叹,“南宫花瓶你到底在哪里啊,赶紧出来行不行……”

    大雨影响视野,哑奴眺望前方,见似有亮光闪烁,神色一变,连忙拽了一下百里夙。

    百里夙扔了手中大饼,神色一正,“老样子!”在安全距离吼一嗓子,就知道是不是自己人了。

    迎面来的大船上,叶晟宁蓁一家正在吃晚饭,叶翎和南宫珩都在,叶旌身旁坐着夜灵,宋清羽和祁妙也在。

    “老叶,这个吃不吃?”南宫珩夹着一根红彤彤的辣椒问叶晟。

    叶晟现在看不清楚,但依稀能辨认是红色的,他心知南宫珩肯定使坏,笑得和蔼,“小花,你辛苦,给你自己吃吧。”

    南宫珩筷子一转,辣椒就扔到了宋清羽的碟子里,“尧尧你吃。”

    宁蓁笑着摇头,觉得这些孩子都很可爱。

    其乐融融时,听到一声高喊,“请问天沐国往哪个方向走?”

    叶翎神色一变,立刻起身往外走,南宫珩扔下筷子追了出去。

    叶旌神色一喜,“好像是大姐夫的声音!”

    宁蓁一愣,神色有些激动,叶晟握住了她的手,“是阿缨来了吗?”

    “爹,娘,别着急,我出去看看!”叶旌也跑出去了,小尾巴夜灵立刻跟上。

    百里夙喊出声之后,就做好立刻跑的准备。

    风大浪急,哑奴尽力控制着小船,百里夙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竖起耳朵听着,拧眉,“走吧!”

    船头还没调过来,就听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百里人渣!”

    百里夙神色大喜,“南宫花瓶!”

    被宋清羽和祁妙扶着到门口的叶晟和宁蓁,听着这对连襟重逢时欢喜的暗号,都很无语……

    哑奴驾船过来,百里夙怀中抱着一个包袱,飞身而起,上了大船。

    哑奴离开小船的同时,一个大浪,小船消失了踪影。

    “哈哈!真的是你们!”百里夙冲上来,给了南宫珩一个大大的熊抱,“花瓶妹夫,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南宫珩推开百里夙,“我失忆了,你谁啊?”

    “南宫花瓶,你装什么装?”百里夙没好气地说。

    “刚刚是小叶子让我喊的,我真不认识你是谁。”南宫珩神色认真。

    百里夙皱眉,看向叶翎,叶翎微笑,“他真失忆了。”

    百里夙眨眨眼,“哦,花瓶妹夫,我是你姐夫,我救过你的命,你说了要一辈子把我当亲哥,听我的话。来,快叫哥。”

    南宫珩回头,看着走过来的叶晟和宁蓁,“爹,娘,你们看,我没说错吧?他一见面就胡说八道,就是个人渣!”

    百里夙看到叶晟和宁蓁,神色一僵,连忙上前去行礼,“爹,娘,我是百里夙。不要听阿珩胡说,我们是闹着玩儿的。”

    叶晟和宁蓁有些失望,因为本以为叶缨来了。

    百里夙看着,岳父岳母好像真的不太喜欢他啊,南宫花瓶那个混蛋到底说了多少抹黑他的话!好气!

    “别闹了,都快进来。”叶翎说。

    进门,南宫珩拿了干净的布巾递给百里夙,百里夙本来还有点小感动,结果布巾从他头顶飘过,被南宫珩塞给了哑奴……

    宁蓁哭笑不得,连忙给了百里夙一块,让他擦擦脸,百里夙心想岳母还是心疼他的。

    “晚点再叙旧。你怎么来了?家里如何?我姐让你来做什么?”叶翎看着百里夙问。

    百里夙把他一路上都抱在怀里的包袱给叶翎,“家里一切安好,他们都回去了,阿缨让我来给你们报个平安,送一些药过来。是小风做的断魂丹和解蛊丹。断魂丹是为杀掉体内有转生蛊的人,解蛊丹加了尘儿的血,小风说可以解百蛊,连转生蛊也可以解除。”

    叶翎神色一喜,立刻打开包袱,里面裹了几层防水的油纸,药瓶都是完好的。

    “哪个是解蛊丹?”叶翎问。

    百里夙伸手一指,叶翎拿出来,打开,倒出一颗,就递给宁蓁,“娘,先把这个吃了。我一直怀疑端木尹那个贱人还在娘身上留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蛊,吃了才安心www.xiangyaxuan.。”

    宁蓁接过去,把那颗药吃了,又喝了两口宋清羽递过来的水,也没什么反应。

    此时,另外一艘正在航行的船上,端木尹和端木彦父子相对而坐。

    “父亲,我们这是要去南宫珩和叶翎出生长大的地方吗?”端木彦问。

    “我去找阿蓁。”端木尹死气沉沉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不知父亲有什么计划?”端木彦问。

    “原本,我不想走到这一步的。”端木尹声音低沉沙哑,“不过事已至此,阿蓁被叶晟玷污过的身子,便不要了吧。”

    端木彦神色一变,“父亲是说,让姑姑……”

    “让姓叶的,全部去死。”端木尹眼眸阴鸷,“这一次,我不会再手下留情。阿蓁体内有我下的转生蛊,转生蛊不死不灭,我要让她完完全全属于我。”

    端木彦神色犹豫,“那能不能放过宋清羽?”

    端木尹冷哼,“到时候,我出手,不留一个活口!至于他能不能活,看他愿不愿意跟你走。”

    端木彦沉默,没想到端木尹竟然打算杀掉包括宁蓁在内的所有人,然后让宁蓁重生回到他身边……

    端木尹端起茶杯,尚未到嘴边,突然一口血喷了出来!

    端木彦神色大变,“父亲,你怎么了?”

    端木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茶杯中绽放的血色妖花,“我在阿蓁身上下的命魂追踪蛊,死了!这不可能!这蛊跟转生蛊一样,是不死不灭的!我把阿蓁丢了……怎么会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