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悍媳巧当家〕〔紫薯精的美漫之旅〕〔群史争霸〕〔春意闹〕〔我和她们真的只是〕〔人在大唐已被退学〕〔狂医豪婿〕〔看的下场〕〔快穿头号玩家〕〔斗罗之暗夜主宰〕〔太后娘娘今天洗白〕〔影视世界旅行家〕〔绯闻影后,官宣吧〕〔唐残〕〔报告夫人,纪少又〕〔大国战隼〕〔校园全能王牌少女〕〔穿书后大佬她成了〕〔从斗罗开始打卡〕〔神宠时代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47.我不能给你机会;是我笑得不够好看吗
    “好。”叶缨神色淡漠。

    苏棠皱眉,“叶老大,真要……”

    叶缨起身,“你带他去看岳瑛和孩子。”

    “哎……”苏棠还想说什么,叶缨已出门去了。

    跪在地上的七星缓缓地站起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么多年,终于说出来了。”

    苏棠冷哼,“你们兄弟俩就是蠢!早点告诉南宫老七,现在不就什么事都没了?什么为他考虑?你们想的那些,难道他那脑子能想不到?”

    七星摇头苦笑,没说话。

    跟着苏棠走到外面,原本晴朗的天气不知何时阴云密布,竹林沙沙作响,像是要下雨。

    没到饭点,方元做了美味的炸鱼,老人孩子都在他那儿。

    岳瑛被墨云初叫过去,她原是最爱吃鱼的,今日却没什么胃口,等周小凡被叶尘抱着过来,岳瑛本想接过去,周小凡却抓着叶尘的衣服不放手。

    “岳姑姑,我喂小凡弟弟吃。”叶尘笑着说。

    “我也可以哒!”小傲月漂亮的小脸儿上带着甜美的笑。

    岳瑛笑了笑,“好,谢谢你们,那让他跟你们玩儿吧,我有点累,回去休息一下。”

    岳瑛刚出门,墨云初追出来,“瑛子,你没事吧?”冷淞拧着眉头盯着墨云初,怕她磕了碰了。

    岳瑛摇摇头,“没事,昨夜没睡好www.0451wubo.,你快回去吧。”

    “你家七星的事我知道,你可千万不要想太多。大家都相信跟他没关系的,但这种事也不能因为他一个就破例,不然无法服众。”墨云初安慰岳瑛。

    “我明白,真的没事。”岳瑛拍拍墨云初的手,一个人回去。

    进房间,关好门,刚坐下,就听窗户边有响动。

    岳瑛蹙眉,窗户突然被人从外面强行打开,一个瘦瘦高高的身影冲了进来,不是七星又是谁?

    岳瑛立刻起身,神色大变,上前抓住了七星的胳膊,“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不会是偷偷逃跑的吧?这可不行!你千万不要犯糊涂,本来没错也变成有错了!我跟小凡都挺好的,他现在有哥哥姐姐一起玩儿,可开心了,都不让我抱了!不用担心我们,你快回去!”

    七星看着岳瑛慌乱无措的样子,不由苦笑,伸手紧紧地抱住她,喟叹一声,“对不起。”

    岳瑛神色一僵,声音都在颤抖,“你……不要告诉我,你是……”

    其实在见到七星出现的时候,岳瑛心中就生出极其不好的预感,她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可,也没有别的可能了……

    若七星不是细作,以他的性格,根本不可能这个时候跑出来的。

    不!不管是不是,没有人能真的跑出来!这说明,七星是被单独放出来的,这代表着什么,岳瑛知道……

    岳瑛猛地推开七星,扬手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又扑到他怀中,泪流满面,“怎么会是你?为什么偏偏是你?你让我和孩子怎么办……”

    七星眼圈儿泛了红,拉着岳瑛坐下,深吸一口气,从头开始,把他们兄弟的出身来历,这些年的事都跟岳瑛讲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我过往并非刻意瞒着你,有些事,不敢让你知道,只是希望遮掩不住的时候,你可以清清白白地置身事外。”七星沉声说,“我很抱歉,说好的一辈子,我做不到了。以后你带着小凡,若是再碰上好男人,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你闭嘴!”岳瑛满面泪痕,死死地盯着七星,“我就问你一件事,当初,你说是我爹……那个人逼你娶我的,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七星闻言,却陷入了沉默。

    岳瑛泪眼朦胧地看着他,眼中的光芒一寸寸黯淡了下去,自嘲一笑,“原来,一切都是假的吗……”

    七星神色痛苦,“对不起,我想骗你说没有,或许这样你就可以早点忘了我开始新的人生,但我不能骗自己。我对你,从来都不是假的,我想过要对你坏一点,或许分开的时候就不会那么痛苦,可我做不到。”

    七星话落,岳瑛扑到他怀中,嚎啕大哭,不停地捶打着他的胸口,“你这个混蛋……混蛋……”

    一声招呼也没打,就把七星推到房间里的苏棠,此时坐在房顶上,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抬手擦去眼角的一滴泪,心中感叹,他现在怎么越来越心软了,真心觉得七星虽然有错,但罪不至死啊!

    “我去求叶缨放过你。”岳瑛擦干眼泪,眼神变得坚定,“就算一辈子当牛做马,只要让你活着就好,如果你死了,我跟你一起死!”

    “别说傻话,你什么错都没有,为什么要死?你死了,小凡怎么办?”七星抱着岳瑛,深深叹气。

    “那小子才来宁王府两天,都乐得找不到北了,你信不信我们俩今日死了,他明日就没心没肺地管叶缨叫娘?”岳瑛哽咽着说。

    明明该是生离死别,凄凄惨惨的时刻,七星听到岳瑛的话,却忍不住笑了,“那你不想让小凡管别人叫娘,就得好好活着。”

    “我不管,我不要你死……”岳瑛不住地摇头,话落又哭了起来。

    七星哄也哄不住,苏棠听着就在想,如果他出事,蒙婧会不会……

    扬手抽了自己一巴掌,苏棠摇头,“我咒自己干什么,太傻缺了!”

    听到苏棠在外面轻咳,七星轻抚了一下岳瑛的头发,在她额头落下一吻,眸中水光闪烁,“别任性,答www.kmdjzy.应我,好好活着。”

    “我不答应!”岳瑛擦干眼泪,哽咽着说,“我儿子要么父母双全,要么父母双亡!”

    虽然知道七星和岳瑛很惨,但门外的苏棠听到岳瑛放的狠话,忍不住想笑。

    七星出来,一脸无奈,岳瑛抓着他的胳膊就是不放手。

    苏棠轻咳,“说完了?走吧。”话落转身,也不管岳瑛跟过来的事。

    进门,叶缨正在擦拭一把刀,抬头看了一眼,看不出喜怒。

    岳瑛跪下,七星拧眉想把她拉起来,却拉不动,他膝盖一弯也在岳瑛身旁跪了下来。

    “他是细作,你们要杀他,天经地义。该知道的你们都知道了,他也是被人逼迫,无从选择,他真的从未想过要害南宫珩,有件事我一直没说过,成亲之后,我对他唯一的不满就是,不管任何时候,只要是南宫珩和叶翎的吩咐,他都无条件地服从,让我觉得在他心里南宫珩才是第一位的,我都要往后排……我知道,现在说这些,只是显得我很可笑,我也觉得自己很可笑,今日还在你面前说那些话……叶缨,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阿正他但凡有机会,一定会选择做个纯粹的好人,他只是……”

    岳瑛说着,泣不成声,七星搂着她的肩膀,泪水再也止不住。

    “求求你,再给阿正一次机会,让他将功赎罪,余生我跟他,我们都给你们当牛做马,听凭差遣……”

    说要跟七星一起死,但岳瑛并未在叶缨面前说那些,不然听起来倒像是在卖惨逼叶缨一样。岳瑛是有些任性,但一直都是讲理的,到如今,也只是希望她的丈夫能活着,仅此而已。

    苏棠拧眉,“叶老大,杀了七星就打草惊蛇了,其实我觉得留着他更好,继续迷惑上官箬那个贱人。”

    “哭够了么?”叶缨放下手中的刀,看向七星,“记住,不要打着为谁好的旗号刻意隐瞒,因为好不好,对方都应该有自己选择的机会。虽然你跟你弟弟的行为对阿珩并未造成任何不好的影响,反倒是在帮他,但这是运气好,若是局面失控,你们的隐瞒未必不会让他陷入险境。”

    “就是!你们俩的脑子能比得过南宫老七?早点让他知道,他更清楚怎么掌控局面!”苏棠点头。

    七星垂眸,“是,这件事,我们兄弟犯蠢了。”

    “叶缨,他们的心一直都是好的,求求你,再给他一次机会吧!”岳瑛神色哀求。

    叶缨摇头,“我没有办法再给他机会。”

    岳瑛神色一僵,仿佛全身失去了力气,跌坐在地上,嗫嚅着嘴唇,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苏棠皱眉,“叶老大,不至于吧?你怎么如此铁石心肠?难道让小凡以后没爹没娘?”

    “我并不介意小凡明日叫我娘。”叶缨说着起身。

    苏棠一愣,七星去见岳瑛的时候叶缨也在偷听?他竟然都没发现!叶缨的实力现在已经这么强了吗?

    “不过这是两码事。”叶缨神色平静地看着七星和岳瑛,“我没有办法再给你机会,是因为你效忠的又不是我,就算要处置你,也是南宫珩的事。”

    七星和岳瑛都愣住了,苏棠扶额,“叶老大!你有病啊!能不能不要大喘气?”

    叶缨并未理会苏棠,看着七星继续说:“我不会让你死,同样也不能决定是否原谅你。在阿珩回来之前,一切如常,你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跟上官箬的人接触,我不会派人盯着,但你要及时把消息告诉我们,某些消息怎么传,我会告诉你。”

    七星重重地点头,“是!”

    “至于你弟弟,要不要救,怎么救,也等阿珩回来再定。若他回来之前,上官箬先带着八卦出现,我会救他。因为就算要死,他也不该死在上官箬手里。”叶缨神色淡淡。

    七星鼻子一酸,“多谢大小姐!”

    “不必。出去吧。”叶缨说。

    岳瑛又哭又笑,被七星搂着出去。

    苏棠跟了上去,压低声音说:“你们别要死要活的,我跟你们说,这个家里,最铁石心肠的就是叶老大!别听她说那么多,她不杀七星,就没事了!南宫老七那个人,他小时候我就认识,比七星八卦都早,他心软着呢,你们多年兄弟,他顶多就是对你们的隐瞒失望,但让你们去死真不至于!”

    岳瑛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七星心中却越发愧疚,“不管他要如何处置,我都没有二话。”

    “老子跟你说这些,可不是让你真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啊!看你们太惨了安慰一下而已,反正我也做不了主!好好想清楚以后怎么做,别再犯傻!”苏棠拍拍七星的肩膀,“不然你们俩都死了,我就让小凡管我叫爹,以后一天打三回!哈哈!”

    七星哭笑不得,岳瑛点头,“我看行!某人要是不管儿子,就放心去死!”

    七星摇摇头,再次深深叹气,“苏棠,谢谢。”

    “赶紧回去收拾一下,别把小凡吓着了,不过你们活着,不如让他拜我为师,我保证一天最多……”

    苏棠话还没说完,七星拉着岳瑛,转身就走。

    回到房中,关上门,夫妻俩紧紧地抱在一起,许久都没动,也没有言语。

    叶尘把睡着的周小凡送回来,见到七星的时候,小声说:“七星叔叔,要惜福哦。”

    七星神色一怔,叶尘摆摆手跑走了。

    看着怀中稚嫩的孩子,七星鼻子一酸,眼圈儿又泛了红。

    “叶老大!”苏棠进门,“八卦被抓走那么长时间,上官箬那个贱人都不知道宝宝是蛊王体,看来他应该什么都没说。”

    叶缨微微摇头,“这件事,不要轻易下结论。上官箬原先不知道,不代表现在还不知道。”

    bungke.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要派人告诉南宫老七和鬼丫头七星八卦的事情吗?”苏棠问,“上官箬万一拿八卦的性命威胁他们呢?”

    叶缨摇头,“如果有这种情况出现,我们现在再派人过去也来不及。况且,不管知不知道真相,我想阿珩都会救八卦的。”

    “这倒也是。”苏棠微叹,“那个岳家,要不要出手除掉?”

    “不必。不能打草惊蛇,现在我们不知道天沐国最新的情况,最好是守着这里,能不做的事都不要做,交给阿珩和小妹。没有商议,贸然出手,倒可能会打乱他们的计划。对待上官箬,不怕她出手,就怕她一直躲着,只有她冒头,我们才有机会解决她。说不定上官箬之后会利用岳瑛的娘家人接近我们,留着那个饵,等着钓鱼。”叶缨说。

    “那就什么都不做了?”苏棠问。

    “反正细作在我们身边,影响不到小妹,再派人过去倒可能会失散,万一被敌人抓走一个人质,我们就会更加被动。”叶缨说,“当务之急,是把端木尹的人找出来。”

    “你们三姐弟身边这些年也没有什么一直追随的人,除了那个墨竹,会不会就是她?”苏棠问。

    叶家出事前,叶晟是南楚的大将军,奉楚皇之命,曾为他选拔训练了百名金龙卫,墨竹是其中之一。

    在叶翎成为战王妃之后,墨竹被安排到她身边。因为跟叶晟的渊源,且办事得力,得到叶翎的信任,一直追随她们姐妹。

    除墨竹之外,叶家姐弟身边这些年没有其他长时间跟随的属下。在南宫珩和叶翎成亲后,为他们做事的就是南宫珩手下的这些人,但也全都是成亲之前便追随南宫珩的,并没有新人。

    叶缨看着苏棠,看得他心里毛毛的,“叶老大你这什么眼神?”

    “我在想,会不会是你?曾经你是安乐楼的楼主,叶家的事,只要你想,就都知道。”叶缨说。

    苏棠无语,“滚!我还说是你呢!叶家的事,没有人比你更清楚!”

    “开个玩笑。”叶缨很淡定。

    “并不好笑。”苏棠轻哼。

    “去把其他人都放了,一切照旧,让墨竹过来。”叶缨说。

    苏棠起身出去。关起来的人,除了墨竹之外,其他都是跟南宫珩有关系的。七星说了,跟他接头的人并不在这些人里面,苏棠把人都放了。

    最后打开关墨竹的小屋,苏棠进门,神色一变!

    墨竹倒在地上,面色发青,一动不动,已经死了。

    叶缨过来,查看墨竹的尸体,是服剧毒而死,那种毒是墨竹自己的,原来疑似用特殊手段藏在牙缝中,一旦发作,三息毙命。

    “阿妙说,端木尹那个贱人,收养了很多被遗弃的姑娘,从小培养,大概墨竹也是其中一个。她跟七星八卦不一样,是死士,这么多年你们对她再好也没用,她始终效忠端木尹,当年你爹娘的事,说不定她也参与其中。如今选择自尽,是在保护她的同伙,不管你什么时候怀疑她,她都早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苏棠面色微沉。

    叶缨搜墨竹身上,什么都没发现,让人把尸体给烧了。

    这下,关于细作的事虽然明晰,但并未抓住端木尹的人,而八卦还在上官箬手中,并不能让人就此放松下来。

    另外一边,抢劫了几个大家族之后,夜家大船带着洛璃的船,满载而归。

    洛璃派回落月城的人已回来复命,说他们赶到的时候,洛家早已变成了一片废墟。从废墟中找到了一些烧焦的尸体,但无法辨认身份。因此,不能确定哪些人追随上官箬离开,哪些人被上官箬烧死。而原先上官箬留在落月城的痕迹,也都随着那场大火,彻底消亡。

    至于洛家大公子洛宇如今是死是活,身在何处,无从查起。

    “洛叔,以上官箬的性格,若是见到洛蘅,知道你跟我们成了一路,她一定会留着洛宇用来对付我们的。”叶翎对洛璃说。

    洛璃深深叹气,“希望如此。”

    在夜昙岛靠岸,已是日暮时分,晚霞如火。

    “灵儿!”夜昊笑容爽朗地冲着岸上挥手。

    一道纤细的身影飞身上船,“爹,娘。”

    夜昊和祁蓉唯一的女儿,夜家少主夜灵,身材高挑,鹅蛋脸,杏儿眼,眉如新月弯弯,梨涡浅浅,娇俏可人。

    祁蓉拉着夜灵过来见宁蓁,“灵儿,这就是娘早跟你说过的你小姨,这是你小姨父。”

    “小姨,小姨父。”夜灵拱手。

    宁蓁见夜灵,十分喜爱,笑意温柔地点点头。

    “这是你小姨和小姨父的孩子。”祁蓉指着叶翎和叶旌说。

    夜灵看到叶翎,眸光惊艳,“表姐好美呀!”

    叶翎微笑,“表妹也很美。”

    夜灵看向叶旌,眨了眨眼,笑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终于有个比我小的了,表弟你好!”

    叶旌的脸一下子有点僵,“表妹,我是你表哥,不是表弟。”

    “啊?你看起来这么小,不是吧?”夜灵看向祁蓉。

    祁蓉笑着摇头,“你这丫头,没搞清楚就乱叫,还不快跟你表哥赔罪?他比你大一个月呢。”

    “才大一个月……”夜灵嘀咕。

    祁蓉皱眉,夜灵立刻规规矩矩地对叶旌行礼,“表哥,我错了。”

    “嗯,没事,表妹。”最后两个字,叶旌刻意加重语音。他明明比这丫头高,怎么就被当做弟弟?什么眼神?

    “我跟表姐的名字是一样的哎!”夜灵觉得很神奇,自来熟地挽住叶翎的胳膊,说着又笑了,冲叶旌说,“因为我的名字,也该是我当姐姐,你当弟弟才对!”

    叶旌假装没听见,背着宁蓁下船去了。

    夜灵见到南宫珩,惊叹他的美貌,见到宋清羽,再次惊叹,见到祁妙这个表姐,又一次惊叹,最后感叹了一句,“这下我成全家最丑了,唉!我跟表弟并列吧!”

    叶翎一看这姑娘就是被保护得很好,单纯可爱。

    夜昙岛人不多,入夜时分很安静。到城主府安顿下来,各自吃了些东西,就洗洗睡了。

    “蓉蓉,你觉得阿旌跟灵儿他们俩,怎么样?”夜昊躺下就问祁蓉。

    “我很喜欢阿旌这孩子,若是能成,倒是极好的,不过看孩子们自己怎么想吧,毕竟都还小,你可不要从中瞎搅合。”祁蓉说。

    翌日,夜昊和祁蓉刚起来,就接到禀报,夜灵和叶旌打起来了。

    匆忙赶过去,夜灵和叶旌正打得飞沙走石,不可开交。

    “灵儿,住手!”祁蓉素来严厉,当下觉得夜灵不懂事胡闹。

    夜灵并未收手,夜昊拉住祁蓉,让她稍安勿躁,“应该就是俩孩子切磋一下。”

    战斗以夜灵的剑被叶旌夺走宣告结束。

    “这一场我输了,我们接着比。琴棋书画,医术毒术,全都比一遍!敢不敢?”夜灵一脸傲娇。

    叶旌把夜灵的剑扔过来,神色淡淡,“不是不敢,有什么必要?”

    “我们同年,谁最终胜出谁当老大!”夜灵小脸认真。

    “我本来就比你大。”叶旌摇头。

    “你不比,我就要叫你表弟!”夜灵轻哼。

    叶旌神色无奈,“好吧,规则全你定,我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话落叶旌对着夜昊和祁蓉点点头走了,祁蓉蹙眉看着夜灵,“你胡闹什么?”

    夜灵怕怕地吐了吐小舌头,跑到夜昊身旁,“娘不是说有压力才能进步吗?我给自己找点压力。”

    “你怎么不去跟你表姐比?她一招就能把你打趴下。”祁蓉说。

    夜灵扶额,“娘,你闺女也没那么差吧?”

    “你去试试就知道,你真的很差。”祁蓉话落,又觉得说重了,叹了一口气说,“你还小,勤奋些,以后多跟你表姐学学。”

    “我会的,但我还是要跟表弟比试的。他都答应了,若我又反悔,岂不是很丢脸?”夜灵说。

    夜昊乐呵呵地问,“灵儿好像有些针对阿旌啊!”

    “哪有针对?”夜灵脸色突然红了,“我们同龄,他若是还没我厉害,我才不会叫他表哥呢!”

    “那你脸红什么?”祁蓉皱眉。

    夜昊眨眨眼,“灵儿该不会是喜欢阿旌吧?故意想要引起他注意?”

    “现在还说不准呢。”夜灵摇头。

    “这种事,什么准不准的?”夜昊表示疑惑。

    夜灵红着脸说:“我是看到他第一眼,就觉得他笑起来好好看啦,就像……冬天里的阳光一样。我得试试,看他有没有真才实学,再决定要不要喜欢他!”

    夜昊哈哈大笑,祁蓉哭笑不得,“人家可未必会喜欢你!”

    夜灵愣了一下,“不管了,等我试过之后,如果他赢了,我就开始追求他!他接受的话,我就叫他表哥。如果他拒绝……为了安慰我受伤的心灵,让他叫我表姐,也不过分吧?”

    不远处的南宫珩感叹一声,“看看人家,小叶子你都没有追求过我,是我长得不够美,还是我笑得不够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