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柯南之圣杯许愿的〕〔玩家超正义〕〔寻道传奇〕〔开局唱歌奖励千亿〕〔龙王殿(完整版)&am〕〔周元苏幼微〕〔元尊周元〕〔废土特产供应商〕〔从一支笔开始无敌〕〔市井之徒〕〔开局获得不灭剑体〕〔朝为田舍郎〕〔反派天天想和离〕〔太乙〕〔陆地键仙〕〔海贼之手术大将〕〔从1983开始〕〔战王归来〕〔农家弃女〕〔我复活了科学家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46.论细作的自我修养
    “娘。”白衣少女进门。

    同生宿主能有就是幸运,自然没得挑。

    重生后的洛蘅,皮肤微微有些黑,远不如曾经白皙细嫩,眉眼平平,塌鼻梁,厚嘴唇。便是精心打扮过,也绝对算不上美女。那三分遮掩不住的土气,连清秀都谈不上。

    对于这种容貌,洛蘅自然十分不喜,如今每天照镜子都会心中郁结不已。

    可宁愿抛弃原本的身体,冒险重生,也不愿舍弃曾经的记忆,做洛璃的乖女儿,洛蘅并不后悔。因为她幻想着有朝一日上官箬的大计能成功,养出不受任何限制的转生蛊,不止可以永生,想变成什么样都可以。

    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男人,洛蘅蹙眉,“他就是梁叔的儿子?是老大还是老二?”

    “老二。”上官箬已冷静下来,神色莫名,不知在想什么。

    洛蘅坐在上官箬身旁,打量不远处的男人,“他叫什么名字?”

    “他哥叫梁正,他叫梁严,但他们后来给自己改了母姓,周正和周严。追随南宫珩的时候,另外有代号,一个七星,一个八卦。”上官箬说。

    “他就是八卦?奇怪的名字。”洛蘅打量八卦,“昏迷那么久,命倒是大,竟然又活过来了。”

    八卦垂眸不语。当初追随南宫珩和叶翎到墨云国去,不幸遭遇风暴,船翻了,他最后的记忆是七星在声嘶力竭地喊他,然后就昏迷过去。中间发生了什么,他一无所知,昨夜醒来时,见到一个女人,自称上官箬。

    八卦想,一定发生了很多事,上官箬竟然待在这个破地方。他猜测是南宫珩和叶翎对上官箬出手了,但具体情况如何,全然不知。

    “你梁叔回来了吗?”上官箬问。

    洛蘅摇头,“还没有。娘打算如何处置梁叔这个儿子?”

    上官箬若有所思,“有件事,我越想越觉得不对,你去,把迷心针取来。”

    八卦神色一变,迷心针?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拳头握了又松,心一横,八卦嘴角溢血。

    上官箬冷哼一声,上前来,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拽起来,强迫他张嘴,“怎么?出卖南宫珩这么多年,现在良心发现,打算咬舌自尽?你在怕什么?你们到底骗了我什么?!”

    一口混着血的吐沫糊在了上官箬脸上,八卦眸中水光闪烁,却笑得邪肆,“我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不用你提醒!我怕什么?我只怕无颜再见真心待我的南宫珩!但老子不怕死,也不怕你折磨!我话放在这儿,你这个天字第一号大贱人再怎么上蹿下跳都没用!”

    上官箬没有立刻去擦脸上的吐沫,目光冰寒地看着八卦,“看在你爹的面子上,若你识相,本来不想再为难你,这可是你自找的!”

    洛蘅取来迷心针,递给上官箬,上官箬冷笑,闪烁着幽寒光泽的银针没入了八卦眉心!她手一松,八卦昏倒在地!

    过了片刻后,八卦缓缓地睁开眼睛,像当初的闻静一样,神情木然。

    “蛊王体,到底是谁?”上官箬语气幽幽。

    洛蘅眸光微闪,没想到上官箬到现在还在怀疑宋清羽的蛊王体身份。

    “是,叶尘。”八卦张口,舌头被咬破,一直有殷红的血从嘴角流出,滴落在地上。

    上官箬面色倏然阴沉,洛蘅神色一震!

    用了迷心针,八卦不可能说谎!万万没想到,真正的蛊王体,根本不是之前她们母女一直以为的宋清羽,而是叶缨的儿子叶尘!

    这个问题问过之后,其他的,便也都不用问了。

    上官箬愤怒于被七星八卦两兄弟刻意隐瞒欺骗这么久,挥掌狠狠地抽了八卦几个巴掌,他的脸红肿起来,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娘!”洛蘅阻止上官箬,“若是还有问题要问他,不能耽搁时间!”

    迷心针只能用一回,而且时效很短。

    上官箬甩开洛蘅的手,“还有什么好问的?”

    “那先把他的迷心针解了吧,毕竟是梁叔的儿子,留着还有用。再耽搁下去,就变成傻子了。”洛蘅皱眉。

    上官箬给八卦解了迷心针,他一时并未苏醒,也没有人给他疗伤,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

    上官箬朝着八卦的心口狠狠地踹了几脚,依旧满面怒意。

    “可恶!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上官箬面色扭曲,咬牙切齿,看着八卦的眼神恨不得活活撕了他!

    若上官箬早知道叶尘是蛊王体,后面的很多事,根本不可能会发生!

    她没必要去抓楚明泽那个蛊种宿主,招惹上这个小人!

    她没必要从楚明泽口中来打听蛊王体的事!又如何能想到,一直明里暗里跟南宫珩和叶翎为敌的楚明泽,竟然刻意骗她,隐瞒真正的蛊王体,编了那样一个毫无破绽的故事出来,误导她认为蛊王体是宋清羽!

    端木尹一定知道宋清羽不是蛊王体,他抓宋清羽的目的也不是为了蛊王体!

    若不是因为抓宋清羽的事,她怎么会在计划之外引来南宫珩和叶翎,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若是七星八卦忠心,跟她说实话,帮她抓到叶尘,她得手后立即隐入暗中,这些年苦心孤诣,梦寐以求的事情,早就成功了!

    到头来,竟然是她多年前安插在南宫珩身边的细作一手坑了她!不然事情何至于此?!

    想到这里,上官箬胸腔气血翻涌,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她转念意识到,七星八卦完全是处心积虑在骗她!在南宫珩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发当了双面间谍!

    若是七星八卦早对南宫珩坦白,不再给上官箬传消息,对南宫珩根本没有任何好处!南宫珩那个时候实力不足,很多事情尚且不知道,也不认识上官苖,得不到上官箬的生辰八字,根本不可能找得到上官箬在哪里,因为七星八卦都完全不知道上官箬在天沐国明面上的身份!

    而那样上官箬就会得到一个讯息,七星八卦已叛变,她必然会再派新的更可靠的细作过去。

    这么多年,七星八卦一直按时给上官箬传消息,从未露出任何破绽,导致上官箬以为这对兄弟始终在她掌控之中,甚至一度为此得意,自认为对南宫珩的一切了如指掌。

    可如今回头看,上官箬才猛然惊醒!七星八卦传给她的,全都是她随便再派个人过去,多少费点心思,就能打听到的消息!换言之,几乎全都是公开的东西!

    因为其中夹杂着上官箬最关心的蛊术的信息,上官箬从不曾生疑。可她得到的蛊术相关,都跟虞天虞澍姐弟有关,其中最有价值的,是楚明泽体内有蛊种宿主。连百里夙曾是蛊种宿主的事,这对兄弟都刻意瞒着她!否则她早该想到,蛊王体不可能是宋清羽!

    怎么看,七星八卦的倾向性都很明显,就是在迷惑上官箬,无形中用他们的方式保护着南宫珩和他身边的人!

    真正上官箬最想要的,对她而言最重要的,足以决定一切的那个秘密,七星八卦早就知道,www.97qqgw.却完全没想过要告诉上官箬!

    在这过程中,南宫珩和叶翎的实力越来越强大,势力也越来越强大,对蛊术的了解越来越多,对上官箬的了解越来越多,一步一步拿回主动权,拥有了反制上官箬的能力,按照他们的节奏,到天沐国,出手便毁了上官箬原本拥有的一切!

    就是蛊王体这个至关重要信息的时间差,使得上官箬完全失去了动手的最佳机会,却让南宫珩和叶翎成长到失去她掌控的地步!否则,她早几年动手,掌握着全部的主动权,实力也是碾压性的,根本不可能失败!

    蛊王体的事,前有这对兄弟隐瞒,后面又有楚明泽蓄意欺骗,直接导致上官箬多年以来,所有的计划,全面崩坏!

    &nbs 洛蘅也反应过来,意识到这对兄弟的背叛给上官箬带来的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差点招致她们全盘皆输。

    “太可恶了!”洛蘅也气得不行,“他们在想什么?以为事情败露后,南宫珩还会信任他们吗?”

    上官箬握拳,重重地砸了一下桌子,“把他弄醒!”

    洛蘅掐八卦人中,又抽他几个巴掌,八卦睫毛微颤,幽幽醒转过来。

    洛蘅抬脚,又在他心口狠狠地踹了一下,“贱人!”

    八卦身体蜷缩,面如金纸,却咬紧牙关,闷声不吭。

    “你刚刚告诉我,叶尘是蛊王体。”上官箬看着八卦,眸光冰寒。

    八卦神色一变,却并不言语,又把眼睛闭上了。

    “倒是难为你们,竟对南宫珩如此用心,也不知我那好儿子得知你们是我安排的细作,对你们的好意会不会领情呢?”上官箬怒极反笑,“有件喜事要告诉你,你哥周正已成亲生子。”

    八卦猛然睁开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上官箬。

    上官箬冷笑,“觉得我在骗你?事到如今,没有必要!你失踪的这两年,你哥娇妻爱儿相伴,日子过得可是安逸舒坦。我想,他选择成亲代表着什么,你应该懂吧?你们兄弟原先约好豁出去都要护着南宫珩,可他如今已有了别的割舍不断的牵挂。为了保住他现在拥有的一切,我让他做什么,你猜他会拒绝吗?”

    八卦神色却平静下来,“王八念经,你高兴就好。”不管七星成亲的事是真是假,八卦都不信他忘了他们兄弟曾经的誓言。

    “阿箬。”

    高瘦的中年男人大步走进来,看了一眼地上凄凄惨惨的八卦,脚步未停,到上官箬身旁坐下,端过上官箬喝了一半的茶水,一饮而尽,“消息打探到了。那个叶翎是祁家后人,当年圣女祁蓁的女儿。祁蓁没死,一直在端木尹手中。你或许不知道,端木尹把那个女人看得比谁都重要。”

    “祁家……”上官箬神色一变。海上开战时,她在昏迷中,洛家三长老趁着洛璃动手的时候,带着她偷偷逃走,也没有看到后面的事。

    洛蘅那个时候也是昏迷,清醒后,洛璃什么都没跟她说,她就选择自尽了。

    因此,很多事,到这会儿,上官箬才知道。原来,叶翎的出身也跟天沐国有关,她跟端木尹本就是有仇的。

    “夜昊的夫人是祁蓁的姐姐祁蓉,叶翎和南宫珩那些人如今都跟夜家人在一起。他们那次成功从端木尹手中把祁蓁和宋清羽救回去,是因为端木尹的徒弟突然叛变,这个蘅儿已经说过了,就是当初被我们抓来的楚明泽。”梁松林皱眉说。

    楚明泽不仅骗上官箬,还帮着南宫珩和叶翎从端木尹手中虎口救人,这完全不符合上官箬对楚明泽的了解!

    “洛璃已效忠叶翎,如今夜洛两家的人,一路走,一路扫荡,把沿途每个大家族的宝贝全都抢走,正在回夜家的路上。闻舟那日交战时被宋清羽射瞎了双眼,闻白连司徒四家都选择效忠端木尹,不过暂时没有新的动作。”梁松林说。

    “端木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上官箬冷声说。

    “这是我们可以利用的,不过最关键的,还是把蛊王体抢回来。”梁松林说。

    “梁叔,你以为的蛊王体是假的,真正的蛊王体根本不是宋清羽。”洛蘅冷着脸说。

    梁松林神色一变,“什么?不是宋清羽?”

    “是你的好儿子,这些年一直处心积虑在骗我,真正的蛊王体他们早就知道,是叶缨的儿子叶尘!”上官箬声音之中满是怨气。

    梁松林面色一沉,起身把地上的八卦拽起来,狠狠地抽了他几巴掌,“混账!你活得不耐烦了?!”

    又是一口带血的吐沫,吐在了梁松林的脸上。

    七星八卦长得都更像他们的母亲,梁松林这个父亲容貌倒是不差,但眉眼颇有几分阴邪郁气,此时被八卦吐了吐沫,怒不可遏!

    冷眼看着梁松林把八卦打得出气多进气少,上官箬才开口,“留着他,还有用。”

    “阿箬,我也没想到这两个混账竟然胆敢从中作梗!你要如何处置,我都没有二话!”梁松林对上官箬说。

    上官箬冷哼,“事到如今,说这些也没有意义了。我的事,快被他们败坏完了!但这些跟你无关,重要的是接下来怎么做,绝对不准再出任何岔子!既然已经知道蛊王体在哪里,不必跟南宫珩和叶翎纠缠,准备出发,先去岳家。”

    西凉城。

    叶尘抱着七星和岳瑛的儿子周小凡在湖边玩飞飞,虎头虎脑的小家伙乐得咯咯直笑。还有一群小娃乖巧地排着队,等着叶尘带他们飞。画面可爱极了。

    岳瑛站在不远处看着,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见儿子看过来,就冲他挥挥手,等周小凡被叶尘带着飞到湖对岸去了,岳瑛想起七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阿瑛,方师兄在炸鱼,马上就好,你快来!”不远处的竹楼旁,扶着腰的墨云初在喊岳瑛。她们原先都在墨云国生活,很熟悉,岳瑛最爱吃鱼。

    岳瑛笑着冲墨云初挥挥手,表示等会儿过去,再回头,见叶尘已经把周小凡放下,换了苏小糖。小傲月搂着走路还不太稳当的周小凡,喂他吃切成小块儿的甜果子。

    岳瑛转身去找墨云初,走到半路,转头往宁王府中竹林深处看了一眼,她知道,七星就被关在那边。她当然不相信自己的丈夫是细作,但不知为何,今早叶缨来过后,她却感觉有些心神不宁……

    方元系着围裙出来,憨厚的脸上带着笑,“宝宝,吃鱼喽!”

    叶xiangmingzi.尘背着一个,抱着一个,身后还跟着几个,一群孩子欢笑着朝方元跑过去。

    那边苏棠穿过竹林,深处有一排专门加盖的房屋,负责看守的是叶缨这两年亲自挑选训练的新的金龙卫。

    昨夜才把这些人全都关起来,封了内力,但是其他一切如常,只是不得自由。

    苏棠交代过,不管谁有任何话要说,都立刻禀报。他是接到禀报,七星那边有动静才过来的。

    走到第一个小屋外面,苏棠驻足,“开门。”

    金龙卫打开门锁,苏棠进去,就见七星盘膝坐在地上,抬头看过来。

    苏棠眸光幽深,“你有话要说?”

    “岳瑛没有闹吧?”七星反问,“小凡哭了吗?”

    苏棠轻哼,“你媳妇儿又不傻,她闹有什么用?至于你儿子,这会儿玩得都把你忘了!”

    七星微笑,“这样啊,那就好。我想去看看他们。”

    “你确定?”苏棠意有所指。

    七星点头,缓缓地起身,“我确定。”

    苏棠面色倏然一寒,“很好!跟我来吧!”

    苏棠话落转身出去,七星默默地跟了上去,却并没有见到岳瑛和儿子,等他的人是叶缨。

    七星一进门,就跪了下来,苏棠转身狠狠地踹了他一脚,“我今日都还在说,不可能是你,若你媳妇儿发火,让叶老大忍着,却没想到,真是你!”

    “苏棠,要么坐下,要么出去。”叶缨蹙眉。

    苏棠冷冷地看了七星一眼,怒气冲冲地在叶缨身旁坐下,“南宫老七救了他们兄弟,没想到被反咬一口!不对,当年救人的事,怕也是他们处心积虑设的圈套!以此混到南宫老七身边去!这些年,不知道他们给上官箬那个贱人出卖了多少事情!”

    “苏棠,闭嘴。”叶缨皱眉,话落看向七星,“你跟八卦早就知道尘儿是蛊王体,已经过去这么久,为何没有告诉上官箬?”

    叶缨也没想到细作这么快就不打自招,是七星她也很意外,但有些事情,不是非黑即白。以南宫珩的心智,这两个人这么多年当他的心腹,情同兄弟,始终没有暴露,不代表七星八卦的道行比南宫珩更高,或许,是另有隐情。

    况且,叶缨见到七星被苏棠带过来,第一个念头就是,蛊王体的事为何上官箬不知道?

    事关重大,宁王府里真正知情的人并不多,但七星八卦作为南宫珩最重要的属下,且掌管着南宫珩属下其他的人,他们兄弟俩是最早知道的。

    此时距离七星八卦知道叶尘是蛊王体,已过去几年,若是他们告诉上官箬,当年上官箬便出手的话,叶缨知道,后果不堪设想。南宫珩叶翎以及叶缨自己,毕竟年轻,一直在努力提升实力,成长也需要时间。搁前几年,碰上上官箬,根本招架不住。就算实力最强的南宫珩,那个时期体内都还有上官箬留下的断情蛊未解。

    七星垂着头说:“上官箬抓了我们的娘,我爹对上官箬死心塌地,任由她把我们当做奴才。我们被派过来的时候,年纪还小,只想着要救娘。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知道什么转生蛊,也不清楚上官箬的身份,只知道她是主……南宫珩的亲娘,我们一度以为,她是假死逃生的,无法理解她为何要那样做,她跟我们说的是,她有苦衷,不能陪在南宫珩身边,让我们去保护南宫珩,同时要把南宫珩的事,事无巨细告诉她,她才能安心。”

    “臭不要脸的贱人!”苏棠怒骂。

    “我不想为自己和我弟弟辩解什么,我们就是上官箬的细作,暗中给她传了很多南宫珩的消息,错就是错。”七星沉声说,“曾经,我弟弟想要跟南宫珩坦白,被我阻止了。很长时间之内,我们根本不知道上官箬的目的,只是猜测她不怀好意,也不知道她是谁,在哪里。跟南宫珩说了又如何呢?后来,知道有转生蛊这种邪物,上官箬也要求我们盯着虞天虞澍,所有跟蛊术有关的,我们才猜到她当年是借主重生。蛊王体的事,我们从未想过要告诉上官箬,即便知道那是对她最重要的信息。”

    “哼!良心发现了?”苏棠冷声说。

    七星摇头,“如我这种身份,没脸提什么良心。不管你们信不信,我并不想害南宫珩,他是我唯一认可的主子,那些年我们始终没有对他坦白,也不是恶意,是我们认为那样对他更好,当然也是为了我娘。”

    “你为何要成亲?”叶缨冷声问。

    七星苦笑,“是啊,一个细作,为何要成亲?这不是害人么?可我没得选。你们当初所知道的,岳瑛的父亲并不喜欢我,也不赞成这门亲事是假象,事实刚好相反。岳家家主是上官箬的走狗,我不知道他是否换过芯子,但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知道我是谁。你们一直找不到我弟弟,是因为我弟弟被那人抓去,送到了上官箬手中。许是上官箬怀疑什么,也或许想要加强对我们的控制,那次落难,我的遭遇就是,弟弟被抓走,我被强迫成亲。”

    苏棠不可置信地看着七星,“岳瑛也是上官箬的奸细?”

    七星摇头,“她不是,她什么都不知道,我没有告诉过她。她唯一做错的事情,是真的喜欢我。我曾经试图反抗,但我那岳父说,岳瑛要么嫁给我,要么死。我希望那人真是换过芯子的,否则无法理解他为何要那么做。但想到我那个猪狗不如的爹,又觉得,什么都有可能吧!我承认,我也喜欢岳瑛,曾不止一次奢望过,真的可以地久天长,虽然醒来就知道是在做梦。但我想,留她在岳家也是害了她,我跟她成亲洞房都有人盯着,自由的时候她便已怀上身孕了,很多事,不是我的本意。如今这样,便是有朝一日我死了,你们知道她毫不知情,是无辜的,不会为难她吧。”

    “我一直怀疑,我娘早就不在人世了。很抱歉,我知道,在墨云国的时候,我就该把一切都说出来。我弟弟跟我说过,不管谁出事,只当对方死了,但……我真的做不到。一旦有任何不对劲让上官箬察觉,都会害死我弟弟,而我也没有资格要求你们得知真相后原谅我们,并且帮我救他。那个时候,上官箬并未对你们做什么,她只是需要我继续给她传递消息,正好我又被安排跟你们分开,我想着,留在墨云国,有正当理由不给上官箬传消息,至少,我弟弟能活下去,也能拖延时间,待日后你们真的跟上官箬交手,将会更有把握。至于以后的事,说实话,我经常想到,却总也不敢真的去想,只能听天由命。”

    “我知道,我没有那么聪明,很多事情考虑得并不严谨,或许早日坦白才对你们更好。但我那些年,日日夜夜如履薄冰,时刻告诉自己,少说话,少做事,不要节外生枝,不要自作聪明。我能力有限,只能做到这样,或许很多事是犯蠢,但事到如今也没甚好说。若是昨夜没有被关起来,很快会打草惊蛇,让上官箬的探子发现,我或许今日仍旧不会选择坦白,我会继续告诉上官箬,宋清羽是蛊王体……”

    “说实话,我今日心里有点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上官箬的事情,我们兄弟真的不了解。我爹名叫梁松林,曾是天沐国的大将军,其他的你们如今都很容易查到了。用我威胁上官箬或我那个爹,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因此……”

    七星话音一顿,沉声说,“我也不求你们救我弟弟,他生死由天吧,想来若是易地而处,他也会如此。我该说的说完了,你们可以杀了我,我只求你们让我最后看岳瑛和孩子一眼,过后我把一直暗中负责跟我们联络的人在什么地方告诉你们。明日请你们告诉岳瑛,我是畏罪自裁,让她忘了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