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柯南之圣杯许愿的〕〔玩家超正义〕〔寻道传奇〕〔开局唱歌奖励千亿〕〔龙王殿(完整版)&am〕〔周元苏幼微〕〔元尊周元〕〔废土特产供应商〕〔从一支笔开始无敌〕〔市井之徒〕〔开局获得不灭剑体〕〔朝为田舍郎〕〔反派天天想和离〕〔太乙〕〔陆地键仙〕〔海贼之手术大将〕〔从1983开始〕〔战王归来〕〔农家弃女〕〔我复活了科学家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45.秦岩之死,细作是谁?
    打架这种事,第一招很重要。

    叶缨第一脚就踹断了秦岩的一根肋骨,第二脚踢中了秦岩的膝盖。

    虽然秦岩实力不弱,但本想偷袭南宫御的他反被叶缨偷袭成功,遭到重创后,想要反击,也完全没机会了。

    明媚的阳光暖洋洋,可西凉城百姓看着叶缨面若冰霜,终于不再出脚,走到秦岩身旁停下,心中都是一抖!

    很多人怀疑,接下来他们将会亲眼看到叶缨当街虐杀那个男人的情景。

    而事发突然,其实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叶缨为何那么暴力,更不知道秦岩是谁。

    此时,秦岩就倒在距离烧饼铺不远的地方,身体因为剧痛蜷缩得像是煮熟的虾子一般,颤颤发抖,脸色煞白,满头冷汗,吐血不止,但还醒着。

    叶缨低头,冷冷地看着秦岩。

    秦岩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他自信就算有暗卫,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原本这是没错的。

    可如叶尘所言,算秦岩倒霉,最近叶缨亲自出来给孩子们当暗卫,而就算光明正大地打,秦岩也不是叶缨的对手。

    再不交代身份,就会没命……秦岩努力抬头,看向叶缨,“我……是……”

    “娘!”叶尘跑过来,精准地踩到秦岩的后颈,秦岩脑袋一歪,翻白眼晕死过去。

    “娘!”晚晚在不远处,开心地冲着叶缨挥舞小手。

    叶缨看到晚晚,面上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来,而叶尘蹲下,正在观察昏迷的秦岩。

    “这人易容过。”叶尘很快确定,从秦岩身上搜出一块儿玉佩,有些意外,“诶?这是坏叔叔的!”

    叶尘曾经跟楚明泽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见过这块玉佩。

    “但他肯定不是坏叔叔,因为坏叔叔没有这么蠢。”叶尘分析。

    叶缨招招手,一个真正的暗卫出现,扛起地上的秦岩就不见了,只留下一滩暗色的血。

    小傲月也跑过来,好奇地看着叶尘手中的玉佩,小脸有些疑惑,她好像在哪里见过哎……

    叶尘握住手中的玉佩,“娘,我猜到他是谁了!”

    “嗯,别忘了买烧饼回去。”叶缨微笑着轻抚了一下小傲月的头发,飞身离开。

    “哥哥,刚刚那个人是谁呀?”小傲月很好奇。

    “你不认识,一个又蠢又坏的人。”叶尘把玉佩收起来,牵起小傲月的手回南宫御身边去。

    烧饼出炉,香气弥漫,老板先把叶尘要的给装好,南宫御带着三个孩子离开。

    回到宁王府,迎面碰上秦徵。他乐呵呵地推着一个精致可爱的婴儿车在竹林里散步,车里躺着他的宝贝女儿秦小霜,正昏昏欲睡。

    “秦爷爷!”叶尘跑过去看秦家小姑姑,“今日在街上,有坏人要抓我们。”

    秦徵脸色一变,“没事吧?人抓到了吗?”

    叶尘摇头,“没事,我娘出手,人已经抓到了。”

    “那就好,问清楚是谁派来的,若是咬死不说,就宰了!”秦徵轻哼。

    秦小霜饿了,秦徵推着她去找如意喂奶,叶尘决定还是先不要告诉秦爷爷那个坏人是谁了吧,问清楚再说,毕竟他只是猜测,还不能完全确定。

    宁王府的刑堂,一开始是专门给虞澍准备的,已许久没用过。

    叶尘跑进来,“娘,是他吗?”

    叶缨反问,“谁?”

    “秦爷爷的弟弟。”叶尘又拿出那块玉佩,“这是坏叔叔的东西,但他要来抓人,肯定不会用那么拙劣的手段,若是他专门派来的人,身上不会有这块容易暴露身份的玉佩。把坏叔叔的贴身玉佩随身携带的人,只有一种可能,是那个秦岩。苏叔叔不是说,因为坏叔叔被人抓走,秦岩为了救他,抓宋叔叔去交换吗?不然也没有后面的事。”

    “那你觉得,谁让秦岩来的?”叶缨问。

    叶尘想了想说:“不是上官箬,就是端木尹。上官箬的可能性更大,毕竟坏叔叔是她抓去的,端木尹手里已经有外祖母和宋叔叔。”

    “你来审问吧。”叶缨说。

    “要告诉秦爷爷吗?”叶尘问,毕竟是秦徵的亲弟弟。

    叶缨摇头,“暂时不必。”

    秦岩幽幽醒转,就对上一双亮晶晶的眸子。

    他闷哼一声,只觉浑身剧痛,张口,有气无力,“我是……秦徵的弟弟秦岩。”

    叶尘小脸一寒,“你哪来的脸说是秦爷爷的弟弟?千里迢迢过来,明知道秦爷爷在哪里,你可以登门拜访,但你做了什么?想害我们的人未遂,就搬出秦爷爷来保命?秦爷爷欠你的?”

    “我是被逼无奈……”秦岩神色痛苦。

    “有人拿刀架在你脖子上吗?”叶尘冷哼。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爱的人没命……”秦岩摇头。

    “这就是你伤害无辜之人的理由?你要害的还是你亲哥哥家里的人,你何曾考虑过秦爷爷的感受和处境?你又想说我们不会因为你害人就迁怒秦爷爷,他不会受影响是吗rongyaoss.?你没得手,秦爷爷就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护着你?”叶尘冷声说,“如此无耻的逻辑,我说出来都觉得恶心想吐!秦爷爷倒了多大的霉摊上你这个又蠢又坏的弟弟!”

    秦岩面色僵硬,“我也不想的……”

    “你不想什么?你不想害人?我信!无缘无故害人的是疯子,你是为了一己私欲,枉顾他人性命,还给自己害人找理由,来证明自己有苦衷,比疯子更可恶!”叶尘冷声说。

    秦岩摇头,声音虚弱,“他不会有性命之危的……”

    叶尘闻言,都被气笑了,“看来我娘没看错,你是来抓南宫爷爷的!是被上官箬威胁对吗?那个女人真是贱得无可救药!不过你说南宫爷爷就算落到上官箬手中也不会有性命之危?所以我们还要感谢你手下留情不是要杀人?甚至还考虑过被你抓走的人会不会死,你真的好善良呢!”

    “不是……我不是……”秦岩面无血色,不住地摇头。

    “你定然已经知道上官箬当年如何对待南宫爷爷和我小姨父的,但凡你有一丝良知,都不会做出今天这种事!我们尊重你的与众不同,可你配吗?你要救坏叔叔不是错,任何人都有在乎的东西,但你连做人的底线都不要了。”叶尘冷声说,“又不是上官箬押着坏叔叔跟在你身后,威胁并不紧迫,但凡你有点脑子,都该选择跟我们合作。你觉得我们跟坏叔叔有仇,绝对不会救他,可我们更想除掉上官箬!”

    秦岩神色一震,“我……对不起……都是我鬼迷心窍……是我愚蠢……一时情急……没想那么多……”

    “你是蠢得很,但也是真的坏,别想用犯蠢来遮掩你的恶!本来听说你这个人和你的事,我以为你只是真性情,但真性情也是有底线的,不惜害人来满足自己的私欲,这就是无可辩驳的恶毒和无耻!”叶尘冷声说。

    秦岩泪流满面,“对不起……我真的不想这样……我也很痛苦……”

    “少在我这里卖惨了!把你知道的,关于上官箬的事情都说出来!她是怎么逼你的?”叶尘冷着脸说。

    “她……我被抓之后,一直被关着,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她突然放我走,要求我来抓南宫御回去,说如果我做不到,就杀了小年。”秦岩沉声说。

    “因为宋叔叔被端木尹抓走了,她又明着得罪了小姨和小姨父,所以要抓南宫爷爷回去来控制小姨和小姨父。”叶尘若有所思,“南宫爷爷真是倒了血霉,我从未见过如上官箬那样厚颜无耻的女人。”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秦岩泪眼朦胧地看着叶尘,“我想见我二哥,还有如意姐姐,我可以跟他们解释……”

    叶尘一脚踢在秦岩脸上,冷哼一声,“秦爷爷和如意奶奶好不容易才过上好日子,你这恶心东西除了给他们添堵还会做什么?滚!”

    话落叶尘转身走到叶缨身旁,“娘,这蠢东西没什么好问的了,他知道的怕是还没我们多。虽然坏叔叔也很坏,但他至少从来不蠢,也不瞎,这秦岩分明是一厢情愿自作多情脑子有病!”

    叶缨看了秦岩一眼,眸光冰寒,“看来,上官箬还不知道你是蛊王体,不然会让他来抓你。”

    秦岩不可置信地看着叶尘,他真以为宋清羽是蛊王体!没想到,竟51haow.然是这个孩子!可楚明泽为什么说宋清羽是……

    叶尘看秦岩的样子,面露轻嘲,“坏叔叔早几年就知道我是蛊王体,曾经抓过我,取血养出的蛊种。怎么,这么重要的事他从未告诉过你?”

    秦岩面色难看。最初认识楚明泽,就是为了转生蛊的事,可从头到尾,楚明泽都不曾提过蛊王体,显然并不信任他。

    “坏叔叔对上官箬说宋叔叔是蛊王体,只是为了引我小姨和小姨父去对付上官箬,他好借机脱困,而不是真让你拿我宋叔叔去换他,因为他是蛊种宿主,上官箬不可能守信换人,你不会现在都不明白吧?”叶尘轻哼。

    “你当然不明白,不然你不会到如今还惦记着抓人去交换!看来你喜欢的就是痴傻的小年,根本不是真正的坏叔叔!你完全不了解他在想什么,坏叔叔若是指望你去救,不如一头撞死得了!”

    秦岩脸色难看至极,话都说不出来了。

    “娘,要不要杀了他?秦爷爷和如意奶奶就算知道,肯定也不会再护着他的。”叶尘问叶缨。

    叶缨转身,“跟你秦爷爷说一声,让他来处置吧。”

    叶尘跟着叶缨出去,叶缨微叹一声,轻抚他的头发,“小孩子要多玩玩儿,等长大了就学不会怎么玩儿了。”

    叶尘愣住,“娘,你怎么了?”这话有点突兀啊!

    叶缨神色一怔,她刚刚说的话,是曾经叶晟对她说的。看到叶尘跟秦岩对话的过程,不像个孩子,聪明理智,逻辑清晰,让叶缨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对叶尘太严厉,导致他少年老成……

    叶缨摇头笑笑,“没事。”

    叶尘跟当年的她不一样。这孩子的性格其实更像南宫珩和叶翎的结合体,聪明绝顶,做什么事都很认真,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好,但也爱笑爱闹,能在长辈面前撒娇卖乖,也能带着弟弟妹妹们疯玩儿,没什么不好的。

    只是此时叶缨只得知宁蓁活着,却没有叶晟的消息,一时想起往事,心中不由酸楚。

    叶尘再见秦徵,直说秦岩的事,并未拐弯抹角。

    秦徵听了个开头,就怒不可遏。

    “该死的蠢货!本以为他再胡闹也有个限度,没想到竟疯狂至此!”秦徵气得面色铁青。

    如意深深叹气,“真是迷了心了。”

    “如果好好活着都做不到,干脆就别活了!”秦徵话落,起身大步往外走。

    叶尘追上,又去了刑堂。

    如意抱着睡着的秦小霜,苦笑一声。心里终究是有些不忍,秦岩也是个苦命的,可他的苦绝对不能成为伤害别人的借口。若是让秦岩得手,南宫御落入上官箬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如意什么也没说,便是秦徵要杀了秦岩,她也不会拦着。

    曾经叶翎看秦徵的面子,已对秦岩多有宽容,这次若是秦徵再护着秦岩,对身边这些真正和睦得像一家人的亲友们如何公平?就算这次放过,秦岩放弃楚明泽,下一次,他若是再痴心爱上一个人,又为那人疯魔作恶,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他们都要为此负责任。

    “二哥……二哥……我真的错了……”秦岩看到秦徵出现,便泪流不止。

    秦徵面沉如水,“我只问你一件事,我要杀楚明泽,你会怎么做?”

    秦岩沉默良久之后,神色哀求,“二哥,我知道你们不会放过他,能不能看在我们兄弟一场,把他交给我?你们可以让他彻底失忆,我带他走,走得远远的,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再也不会打扰你们,我发誓……这对你们没有任何损失,二哥我求求你了,成全我吧!”

    叶尘翻了个白眼,他说了那么多,这货还是执迷不悟,真是没救了。

    秦徵看着秦岩凄惨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痛色,更多的是失望,“既然活得这么痛苦,不如早点解脱。”

    秦岩神色惊惶,“二哥,我从来没想过要害你!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为什么连你都不帮我?你不是说希望我过得好吗?只要你放过我和小年,成全我们,我会过得很好的!”

    “你不是一直都想重生做女子吗?早日投胎转世,或许更好。”秦徵话落,一掌拍在了秦岩头顶。

    叶尘看着秦岩眸中的光渐渐黯淡下去。

    秦徵收手,秦岩倒在地上,没了呼吸。

    叶尘抱了抱秦徵,“秦爷爷,你没错,也没有任何对不起他的。他无法接受真实的自己,只会不断抓住虚假的美好沉溺其中,无休止地折磨自己伤害别人,死了才能解脱。”

    秦徵叹气,“希望他下辈子,如愿做个美丽的姑娘,一生平安顺遂。”

    亲手了结秦岩,最难受的就是秦徵自己,可他给过秦岩机会。这一次,秦岩作恶失败,也必须为他的行为承担后果。

    秦岩生前厌恶自己的男性身体,秦徵便把他的尸体烧了,骨灰带到山顶,随风而逝,希望他的灵魂不再被世俗禁锢,得到自由。

    原本在墨云国的七星和冷淞他们,接到消息后就启程,不过因为姜敏的孩子还小,半路发现墨云初也怀上身孕,走得慢些,这日才回到西凉城。

    七星的夫人岳瑛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虎头虎脑的见谁都笑。

    万俟霊一把年纪终于抱上孙子,到西凉城宁王府,身边有这么多可爱的孩子,别提多高兴了,还专门跑去找风不易,说要讨些能延年益寿的药,他想多活几年,最好能看到孙子长大成人。

    风不易真给万俟霊精心做了不少补药,万俟霊开开心心地拿走了。

    叶尘偷偷问,那药真的能延寿?

    风不易老神在在地说,万俟霊都那把年纪了,好吃好喝保持好心情,其他的看天意,他给的药主要效果在于给万俟霊安慰……

    已失踪两年多的八卦,仍旧没有音讯。叶缨怀疑或许跟上官箬或端木尹有关,但若是如此,那两个贱人该拿八卦出来威胁南宫珩才对,可目前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只能再接着找,兴许就是流落到什么地方失去记忆才没有回来。

    这天夜里,宁王府中所有的侍卫和下人,都被苏棠召集到了一起,包括原本追随南宫珩的七星八卦两个小队,从东晋皇室过来,如今仍在南宫御和年氏身边伺候和保护的人,以及出身叶家的雪晴雪鸢等丫鬟,还有出身金龙卫的墨竹。

    苏棠扫视一圈,“人终于齐了。”

    站在七星身旁的玉衡拱手问,“不知苏公子有何吩咐?”

    苏棠笑着说:“这些年辛苦你们,没什么吩咐,给你们放个假。”

    一群人面面相觑,空气中突然弥漫起一股清甜的香气,不过顷刻功夫,一个个都昏倒在地。

    “苏公子这是做什么?”七星拧眉。

    苏棠笑而不语,看着一开始就屏住呼吸的几个人往外冲,并不拦着。

    很快,那几个人发现门是从外面锁死的,根本出不去,而屏住呼吸只能让毒发作得慢一点。

    最后倒下的玉衡,脸色难看,“你……到底想做什么……”

    苏棠看着满地东倒西歪的人,自言自语,“倒也没看出谁不对劲,都是正常反应。为稳妥起见,暂时委屈你们,等事后,再给你们赔罪。”

    岳瑛半夜醒来,发现七星还没回房,有些奇怪,想着他被找去,许是有正事在忙,便继续睡。

    到天明起床,仍不见七星,叶缨过来了。

    & “我男人呢?”岳瑛蹙眉。

    “想必七星跟你说过我们当下的情况。”叶缨看着岳瑛说,“阿珩身边有上官箬安插的细作,我们姐弟身边有端木尹安插的细作,都已潜伏多年,想要找出来很难,可留着细作在身边,非常危险,防不胜防。”

    岳瑛神色微变,“你们该不会怀疑我丈夫是细作吧?他为你们奔波这么多年,连亲弟弟都丢了,现在音讯全无生死不知!”

    “我理解你的心情。”叶缨摇头,“并不是怀疑七星,但事关重大,阿珩不在,无从查起,为了稳妥起见,就暂时委屈他们。等我小妹和阿珩回来,细作找出来,就没事了。”

    岳瑛皱眉,“你是说,把所有相关的人,全都关起来了?”

    叶缨点头,“嗯,绝不是针对七星。他们只是不得自由,不会吃苦受罪,你这边只管好好过日子,有任何需要都不必客气。”

    “好吧,你的解释我接受,也可以理解。不过有件事要说清楚,他们兄弟是南宫珩救的,因此为他卖命多年,天经地义。他也不止一次说,南宫珩和叶翎从没有把他们当下人。但他已经成亲,是我的丈夫,是我儿子的爹,如果日后还像从前那样,你们一声吩咐,让他到处奔忙,我无法接受。”岳瑛蹙眉说,“这次事毕,找到我小叔子,我希望你们能主动放他们兄弟自由,去过自己的人生。”

    叶缨闻言点头,“其实在你们成亲后,阿珩和小妹就没再让七星离开过你。这次之所以要求你们一起回来,并不是为了我们,而是为了你们的安全。”

    岳瑛微叹,“是,这些我明白,也很感激。我这个人不喜欢拐弯抹角,希望你也能理解我作为妻子和母亲的心情。”

    “当然,你担心的事,不会发生。”叶缨话落起身,“你好好休息吧。”

    出门,苏棠迎面走来,“叶老大,七星他媳妇儿没有对你发火吧?若是发火,你也忍一忍,毕竟人家孩子还小,换谁碰上这事儿都得动气。我是觉得七星肯定没问题,但既然要查,就必须一视同仁。”

    叶缨摇头,“没事,她理解。如果关起来这些人里面有细作,外面一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人负责传递消息,注意盯着,不可松懈。”

    “放心,让谁把小尘儿抓走,我就把脑袋砍下来给你们当球踢!”苏棠轻哼。

    其实找身边的细作,范围很明确。上官箬安插的人一定在南宫珩身边,端木尹盯着的是叶家姐弟。

    要调查清楚这些人的出身来历本就很难,况且出身来历都是可以伪造的,查起来又容易打草惊蛇。

    苏棠的计划简单粗暴,“一网打尽”。

    把外面办事的人全都召集过来,所有可疑的统统关起来。

    不管这个过程能不能让他们暴露,至少,其中的细作不会再有机会往外传消息,也不可能有机会对宁王府里的人动手。

    能被那两个贱人派过来的细作,这么多年都没被发现,一定深藏不露。在事情明晰之前,当下关起来的每个人,包括七星在内,都有嫌疑。

    此时,在遥远的天沐国,一个荒岛上。

    上官箬看着跪在面前的年轻男人冷声说:“多年前,我派你们兄弟去保护我的儿子,让你们按时给我传递消息,我好得知他的近况,但有些重要的消息,你们定然早就知道,却刻意瞒着我!蛊王体的事,为何不告诉我?”

    年轻男人抬头,面色苍白,神情呆滞,“我娘,是不是早就死了?”

    “回答我的问题!”上官箬扬手,狠狠地抽了他一巴掌。

    “我早该想到的……”男人苦笑,“我爹还活着吗?他死心塌地追随你,为了讨你欢心,抛弃发妻,亲生骨肉都送给你做奴隶……呵呵,真是感天动地啊,你让他睡过了吗?你数得清这辈子被多少个男人睡过吗?你跟我爹,天造地设的一对狗男女,怎么还没被天打雷劈呢?”

    上官箬面色倏然冷厉,起身过来,左右开弓,抽得男人吐血不止!

    男人依旧在笑,“有些话,终于有机会当面告诉你……我知道,你开始怀疑我跟我哥骗你,所以才抓了我,又费这么多力气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好继续控制我哥为你所用……呵呵,不必白费力气了。若不是为了我娘,我早不想活了。我跟我哥说过,不管谁出事,都当对方死了。”

    上官箬冷笑,“可你哥,不会真的放弃救你的!你要相信这一点!他已回叶缨身边去,我让他做的事,他自会尽心尽力!”

    男人垂眸冷笑,“那又如何?反正到最后,输的一定是你!你这种猪狗不如的贱人,还妄想得永生?你只配永世不得超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