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楚帝军〕〔斯坦索姆神豪〕〔我可能是一只假的〕〔第一刺客女婿修罗〕〔娇宠嫩妻:闪婚老〕〔老天爷逼我来修仙〕〔开局从召唤诸天崛〕〔陈塘林初雪〕〔凡人作弊修仙〕〔武侠世界大冒险〕〔劫回缘:废材九阡〕〔综漫之无尽逃杀〕〔从元婴开始的修仙〕〔自海贼世界投影诸〕〔困在末世星球的我〕〔赘婿当道岳风柳萱〕〔龙游天下叶锋〕〔龙游天下叶锋〕〔龙游天下〕〔高天策高微微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30.奇妙的化学反应
    闻静尚未进门,就听到闻舟爽朗的笑声,以及女子温软的说话声,并不陌生,来自闻雅。

    叶翎言称与闻雅有渊源一事,让闻静满腹疑问。相距遥远,为何会有渊源?既有渊源,为何并不相识?且最怪异的地方是,用生辰八字来打听一个人……

    说起来,当时闻静乍看到那张纸上的生辰八字,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转生蛊,找同生宿主。

    脑中灵光乍现,闻静心神一震!

    该不会,叶翎找的那生辰八字其实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已用转生蛊,重生在同生宿主身上的人?!因此,她所知确切讯息只有生辰八字,闻雅完全契合,是不是说明,她的芯子,早已不是原来的闻雅?!!!

    唯独这种解释才能说得通叶翎的举动,但这种可能,让闻静心中一沉再沉。她亦厌恶转生蛊,但有所了解,这意味着什么,她很清楚。

    若猜测是真,一个不知底细的女人,用转生蛊夺了闻雅的身体,还魂重生,完美伪装,不仅没被任何人发现异样,反倒八面玲珑,与每个人的关系似乎都很好!多么恐怖!

    一下子,闻静后背冷汗都冒出来了。

    况且,从叶翎的举动,几乎可以断定,她打听的人,跟她是敌非友!

    闻雅眼中,叶翎是真诚正直的好人,她的敌人自然不是善类!再说,能做出利用转生蛊重生,剥夺另外一个人的生命,来为自己续命的人,除非是被强迫作为试验品,其他的,绝对是极恶极毒之人!

    这样的人,摇身一变成了闻静嫡亲的姑姑,与闻家来往密切,她若是想对闻家不利,几乎轻而易举。毕竟,血缘未断,感情是假。

    “静儿?你杵在门口做什么,快进来呀!”

    闻静回神,就见闻雅脸上带着温柔得体的笑容,起身走过来,拉住她的胳膊,很是亲昵。

    闻静眸光一寒,下意识地甩开了闻雅的手!

    房中看到这一幕的人,脸色都变了。

    洛璃神色不悦,“你这是什么意思?”

    闻舟皱眉,“静儿,谁又惹你了?这么大人了,还任性发脾气,看清楚那是你姑姑,赶紧过来坐下!”这就是替闻静解围了。

    闻静方才是下意识的反应,当下已后悔。虽然她已认定猜测十有八九是真,但不该当众做出那种举动来,倒是引人怀疑。

    思及此,闻静揉了揉额头,拱手对闻雅道歉,“小姑姑,对不住。方才遇到个恶心的人,又不能弄死他,心中烦躁,一时失神,没看清人。”

    洛璃面色稍霁,闻舟皱眉,“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冒犯静儿?”

    闻静摇头,“爷爷只当不知道,接下来如果司徒家发生什么怪事,你们都不知道啊。”

    闻静是暗示,闻舟说的没错,是有人欲对她不轨,她打算暗中报复回去。

    如此,符合司徒家某些人的调性,也符合闻静风风火火的性格。

    大家瞬时都信了,除了闻雅。

    闻雅垂眸,掩去眼底的阴翳,唇角却勾起一抹浅浅的笑来,“原来如此,我还当有什么误会,让静儿恼了我。”

    四目交汇那一刻,闻静的眼神,别人没看到,闻雅看得清清楚楚。一定发生什么事,否则原本只是跟她不亲近的闻静,不会平白无故对她露出那样的眸光。

    至于闻静方才的解释,闻雅并不相信。因为闻静虽然外表大大咧咧,实则行事颇有分寸,不会那样失态。

    但当下闻雅也不会认为闻静发现了她最大的秘密,想着或许是因为别的事,过后她会查清楚的。

    落座后,闻静若无其事地跟洛蘅寒暄,过了一会儿邀请洛蘅一起切磋一下。

    洛蘅得了闻雅准肯后,才点头应下。她自小如此,一切都听闻雅的。在闻静眼中,洛蘅像是闻雅精心培养的傀儡。

    作为武道世家的少主,洛璃与闻雅大力栽培,洛蘅的实力并不在闻静之下。

    不过闻静才跟叶翎打了一场,虽然输了,但有新的领悟,最后跟洛蘅打成了平手。

    闻静在想,若闻雅的芯子换人,洛蘅是之前还是之后出生的?看闻雅对洛蘅的态度,闻静怀疑是之后。

    闻静越想越觉得事情严重,比武后回她的住处,坐立不安,决定去找叶翎问个清楚。只问闻雅的事,这跟她有关系。

    但闻静到半路,无意中发现,似乎有人暗中盯着她。因她时常在外走动,对此很敏感。

    闻静心下一寒,直觉是引起闻雅怀疑了,因为她最近也没得罪别的人。

    这下闻静更觉得自己猜测是真,但她自然不能再去找叶翎,把闻雅的人引过去,这会给叶翎带来大麻烦。

    如此,闻静继续往前,到无人之地,隐入暗中,悄悄往司徒家少主司徒鹏的住处去。

    司徒鹏跟他的人渣父亲司徒岳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他曾试图调戏闻静是真的,虽然是闻静初次来崇明城的事。

    当初闻静已在暗巷中用麻袋蒙住司徒鹏的脑袋暴揍一顿,现在为了打消某人的怀疑,自然是,再揍一顿!

    司徒鹏喝醉酒,如一滩烂泥般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正好,被子一蒙,神不知鬼不觉,轻轻松松打得他爹娘都认不出来。

    司徒静揍完司徒鹏就溜,也没再去找叶翎,打算甩开暗处眼线后再说。

    盯着司徒静的人见她回到住处,又等了一刻钟,没再出来,才回去复命。

    “真是司徒鹏招惹她?”闻雅面色冷然。

    “是,主子。”属下点头。

    “听说,闻静没跟闻家人一起来崇明城,是自己来的,会不会,她碰上了什么人……”闻雅像是自言自语。

    事到如今,因为洛蘅的无能,和端木尹的横插一脚,导致闻雅在宋清羽那里过了明路,而南宫珩和叶翎定会来这边营救宋清羽,也定会调查上官箬如今是什么身份。

    闻雅的确抹除了当年留下的可疑痕迹,但她突然发现自己有个失误,没把上官家灭掉……

    这导致上官箬的过往有迹可循,最直接的,生辰八字。她应该把虞家也灭掉,虞澍一死,上官家灭亡,南宫珩和叶翎就什么都查不到了。

    可如今想这些没有意义,闻雅已在怀疑,闻静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或者,跟某些人有了接触?

    闻雅派人去调查,很快就查到,闻静并未跟闻家其他人同行,她单独行动,来崇明城时,带了个年轻女子,但那个女子进城当日就从她身边消失,不知去了哪里。

    司徒瑄因为某些原因,住处在城主府最偏僻的地方,原先连续几年没出门,最近偶尔到外面走动,依旧深居简出,并不跟司徒家其他人打交道。他那里有什么人,发生什么事,没人知道,也没人在意。而南宫珩每次出府,都是走的后门,叶翎离开闻静身旁后,在城主府中是个隐形人,只闻静和司徒焱祖孙知道,连闻舟都没见过她。

    但闻雅查到的跟闻静同行的神秘女子,已足够引起她的怀疑和重视。

    这会儿叶翎正在看司徒焱送过来的药。

    是给南宫珩解毒的,司徒焱认为成功的把握有八成。

    叶翎看过之后,问司徒焱方子上的药材是否都还有。

    司徒焱点头,“有,小七你觉得这药有问题?”

    “嗯。”事关重大,叶翎也不跟司徒焱客气,“是有点问题,我来试试重新做吧。”

    对于医术,司徒焱是从来不马虎的0766.,也不觉得叶翎这话伤了他的面子,毕竟解药有用才最重要。

    司徒焱当即带叶翎去了他的书房,那里有药材和工具。

    司徒瑄和南宫珩过去旁观,南宫珩还拉着他家岳父叶晟,怕他一个人无聊。

    叶翎心无旁骛,神情专注,司徒焱给她打下手。

    南宫珩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捧着脸,不错眼地看着叶翎,只觉得他家小叶子认真做事的样子真是美丽又可爱。

    叶晟在玩南宫珩给他做的一个木偶人,反正司徒瑄没看出有什么乐趣。

    司徒瑄也在观摩学习,见司徒焱的神情,就知道叶翎的制药技术十分高超。

    这得归功于叶翎医道的师父风不易,他是真的天才。虽然虞天虞澍都是阴邪毒物,但这对孪生姐弟在医术毒术方面的造诣,也是真的了得,而风不易学到了他们的本事,且极具创造力,从未停止探索和提升。

    等叶翎把解药做好,天都黑了。

    司徒焱迫不及待地拿过去仔细看,又闻了闻,赞叹,“是比我做的更加精纯!小丫头,有些东西老夫还得跟你学呢!”

    叶翎神色微微有些疲惫,笑着说:“师父太谦虚了。不过日后有机会,师父可以跟我那个朋友交流一下,他才是真的此道鬼才。”

    司徒焱连连点头,“一定要的,到时候你可得引见一下!”

    “师父觉得,现在这药,几成把握?”叶翎问。

    司徒焱思忖片刻,“近九成。”

    南宫珩点头,“可以了。”他相信叶翎,虽然失忆暂时无法解决,但不想一直被叶翎护着,恢复内力很重要。

    解药入口,片刻后,南宫珩吐出一口黑血,周身气息暴涨,面色涨红,连双眸都染上了血色。

    叶翎拿出银针,飞快地往南宫珩身上几个要穴刺去。

    “小叶子,小花怎么样了?”叶晟皱眉问。

    “爹别担心,没事。”叶翎眸光凝重,在南宫珩后心重重地打了一掌!

    这个过程持续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叶翎收针,南宫珩僵直着身子晕倒在她怀中。

    司徒焱连忙去给南宫珩把脉,拧眉不语,又换了叶翎。

    叶翎再次把脉后,微微舒了一口气,“严重内伤,在所难免,没事。”不过话落还是往南宫珩口中塞了几颗司徒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药。

    “我没看错,小花的内力极强,远超瑄儿,亦在我之上。”司徒焱说,“但解药并非完全对症,那一成的不确定,导致的反噬,也很严重啊!”

    司徒焱感叹于叶翎的医术,南宫珩的内力,更担忧南宫珩的内伤。

    “没事,十天半月恢复七八成没问题。”叶翎摇头笑笑。

    司徒瑄心中微叹,他知道叶翎并非不心疼,也绝非不担心,她只是跟南宫珩一样,乐观开朗,并不会为改变不了的事情郁结。

    从结果来看,当然不算坏。南宫珩身体好好的,但没有保护自己的实力,与他当下严重内伤,但十天半月之后就会再次拥有傲人实力相比,后者才更安全,也更稳妥。

    “你们接下来什么打算?倒也不必着急走,等小花好些再说吧。”司徒焱看着叶翎怀中面色苍白的南宫珩,深深叹了一口气。

     crazycode123.;  叶翎拿帕子擦去南宫珩唇角的血迹,摇头说:“多谢师父好意,不过我打算稍后便离开。”

    司徒焱皱眉,“何必这么急?你们叫老夫一声师父,老夫都没来得及教你们什么,也没帮上什么忙,不必如此客气,怕给我和瑄儿添麻烦,我们不怕麻烦。”

    司徒瑄正色道,“小七姑娘,我知道你和小花都是重情重义的人,但大可不必把我们撇开,我们愿意帮你们,不管有多大风险。”

    叶翎轻笑,“多谢师父,多谢阿瑄,我明白。不过事情很复杂,原也跟你们无关。不是客气,也不是见外,是不到万不得已,我们定是暗中行事,如此不在于帮手多少,低调很重要。”

    司徒瑄皱眉,他身体残疾无法遮掩,若是暴露倒真可能给叶翎惹来麻烦……

    “不是因为这个。”叶翎看出司徒瑄在想什么,摇头笑笑,“再说,若遇到麻烦,师父和阿瑄就是我们在这边的退路,所以你们暂时按兵不动。”

    虽然叶翎说的很有道理,但司徒焱和司徒瑄仍然觉得叶翎是不想给他们带来危险才会如此。

    “不如让叶叔先留下?”司徒瑄问。毕竟叶晟眼睛尚未复明,南宫珩又重伤,叶翎照顾他们两个,太辛苦了。

    叶晟皱眉,但也没反对,他都听叶翎的。但私心里,他好不容易跟女儿团聚,自然希望跟叶翎在一块儿,他也想保护叶翎。

    叶翎摇头,“不必,我带我爹一起走。老爹丢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回来的,我恨不得把他装荷包里时时带着。”

    叶晟闻言,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来,“好好好,爹陪着你。”

    司徒焱和司徒瑄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

    “为了不让师父觉得我见外,给我来点药吧。”叶翎笑说。

    司徒焱爽快答应,听叶翎念了一长串药材的名字,颇有几种罕见的,不过司徒焱说都没问题,他可以随意出入司徒家的藏药库。

    司徒焱带司徒瑄到藏药库一趟,不止找齐了叶翎要的那些药材,还另外给她拿了不少珍稀药材。

    司徒瑄看司徒焱一个劲儿往盒子里装,什么千年人参,灵芝雪莲,什么贵装什么,低声说:“爷爷,这个小七似乎用不着。”

    “给她带上,不用扔掉。”司徒焱很大方。反正是司徒家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最后,司徒焱还附赠许多他做好的药物毒物。

    为了方便携带,司徒焱交给叶翎的是一个比叶翎更高的大麻袋……

    “多谢师父。”叶翎笑纳了,不嫌多。

    司徒瑄给南宫珩和叶晟准备了行李,叶翎都让叶晟背上。

    入夜时分,叶翎背着昏迷的南宫珩,叶晟背着大麻袋,一起暗中离开司徒家。

    叶翎说不必为他们准备船只。司徒焱怀疑叶翎可能还要在崇明城待一段,有心想劝他们留下,但知道叶翎心意已决,便让司徒瑄护送他们出城主府后就回来,莫节外生枝。

    叶翎没跟闻静告别,也未留下书信,只请司徒瑄下次见到闻静的时候,转达她不辞而别的歉意。

    却说白日司徒家少主司徒鹏在自己屋里被人蒙着被子暴揍一顿的事已传开。

    因上次在暗巷中被揍发生在调戏闻静之后,这次闻静正好又在司徒家,司徒鹏认定是闻静下的黑手,可惜没有任何证据。

    司徒岳去找闻舟,闻舟以为他来兴师问罪,结果,司徒岳张口说想为司徒鹏求娶闻静。

    闻舟很清楚司徒鹏是什么货色,当然是拒绝了。

    司徒岳从闻舟那里离开时,碰上了过来找闻舟的闻雅。

    闻雅神色淡淡,轻轻颔首打过招呼就要走,结果司徒岳脚步一动,挡住了她的路www.jiangxinmuye.。

    “雅妹妹,当年我说了要去闻家求娶你,你为何转头嫁给了洛璃?害得我好伤心呢。”司徒岳的目光在闻雅窈窕的身形上扫掠。

    闻雅蹙眉,后退两步,“司徒家主,请放尊重些。”

    司徒岳笑得邪肆,又走过来,“雅妹妹,洛璃那个武痴哪懂得疼人?是不是时常冷落你?若是寂寞,今夜我在房中等你。”

    闻雅连眼神都欠奉,目不斜视地进了闻舟的房间。

    司徒岳盯着闻雅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才转身离开。

    当夜,叶翎带着南宫珩和叶晟包下崇明城一家客栈的后院住下,并未离开。

    “爹,你陪阿珩,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叶翎对叶晟说。

    “小心些。”叶晟叮嘱。

    对医道世家的家主用迷药没什么意义,但叶翎有封信,一定要交给司徒岳。

    因此,叶翎在回到城主府前,已换了一身白裙,做了易容,更换发型。

    潜入司徒岳的房间并不难,床幔垂着,像是睡着了,很安静。

    叶翎悄无声息地把一封信放在桌上,正准备走,就听一道阴寒的声音响起,“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一排密密麻麻的毒针朝着叶翎而来,司徒岳现身,却在看清叶翎装束之后变了脸色,“闻雅?”

    叶翎躲开毒针,轻哼一声,从来路飞身离开。

    司徒岳没有去追,神色莫名地拿起桌上那封信,自言自语,“难不成那女人真寂寞了?”

    拆开信,看到其中内容,司徒岳猛然瞪大了眼睛!蛊王体?竟真的有蛊王体现世了!

    一刻钟之后,司徒岳房中多了几个老头,被打成猪头的司徒鹏也在。早已被边缘化的司徒焱并不在其中。

    “爹,谁知道这么重要的消息不得捂紧了,怎么可能专门透露给我们?”司徒鹏一说话,扯动伤口,倒吸一口凉气。

    有两个老头认为司徒鹏言之有理,这信有诈。

    司徒岳冷笑,“看来是洛家得到的消息,洛闻两家一路的,故意透露给我们,是因为蛊王体在端木尹手中,他们对付不了,想利用我们!”

    “家主所言极是,绝不可中计!”司徒家二长老说。

    “不。”司徒岳摇头,“若蛊王体是真,我们司徒家必须得到!绝不可错失良机!闻舟的大女儿嫁去了白家,小女儿嫁去洛家,闻白洛三家一路,我们可以拉拢蒲家和连家,那两家都是武夫,蛊王体得手之后,仍是我们做主!”

    “可怎么才能得到如今在端木尹手中的蛊王体?”一个长老拧眉问。

    司徒岳拿着手中的信,冷笑连连,“闻雅想利用我们,伺机得利,定是打算最后再让我们背黑锅!”

    “好毒的心思!爹可有对策?”司徒鹏问。

    “蒲家刚死了少主,应该不会来,等见到连家主,我再与他好好商议一下。总之,蛊王体,势在必得,绝不能退让!”司徒岳冷哼。

    “闻雅会不会把这个消息也透露给了别家?打算趁乱坐收渔利?”一个长老拧眉。

    司徒岳再次打开那封信,看着上面的字迹,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来,“那个贱人,白天在老子面前装得跟贞洁烈女一样,夜里就来老子房间送信,反正都知道我是什么人,蛊王体的事另说,这一次,我要先给她一点颜色瞧瞧,也让洛璃知道,看不起老子的代价!”

    虽然说大家族之间明面上关系都不错,不过背地里的勾心斗角从来没少过。司徒岳跟洛璃二人的仇怨由来已久,一个自诩正人君子,一个是人尽皆知的色鬼小人,相看两相厌。

    叶翎倒不知道个中的弯弯绕绕,她的目的很简单,搅乱天沐国这些乌七八糟的大家族和圣岛之间表面的平静,让这潭黑水翻涌起来,越乱越好!只有乱,她才有更多的机会来做想做的事,具体怎么乱,她控制不了,也不在乎。

    叶翎回去之后,就让叶晟去休息,但叶晟不肯。

    于是,父女俩一起守着南宫珩到天亮。叶翎跟叶晟讲她们三姐弟这几年的经历。

    叶晟又是高兴,又是心酸,更多的是欣慰幸福,因为他的孩子真的都很好很好,他好期待见到叶缨和叶旌,更期待见到外孙外孙女,想抱抱他们,想一家人在一起。

    叶翎并未提起宁蓁,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叶晟都忘记了。但她想,等见到面,恢复记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翌日一早,南宫珩苏醒,感觉浑身无力,脸色依旧苍白。

    “小叶子……”南宫珩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容来,“我是不是很快可以好起来?”

    叶翎凑过去轻吻了一下南宫珩微凉的面颊,笑着点头,“很快,以后我指挥,你跟老叶去打架!”

    叶晟听叶翎也叫他老叶,觉得亲切又可爱,“好,我可以打架,小叶子指哪儿打哪儿。”

    吃过早饭,叶翎打算出去采购些生活用品,顺便看看情况,有没有别的家族来到崇明城,她还有几封信要送出去。

    “我照顾小花,小叶子你小心一点,事情办完早点回来。”叶晟叮嘱。

    “老叶,我要吃肘子。”南宫珩对叶晟撒娇。

    叶晟摇头,“小花,我不知道肘子是什么,你可以吃萝卜。”

    叶翎见翁婿俩又开始比比谁更幼稚的小游戏,心情还不错,做好易容,关好门就出去了。

    走到客栈外面,叶翎看了一下城主府的方向,在想不知道昨夜那封信会得到什么结果,反正司徒家的人不可能无动于衷,司徒岳又正好撞见是“闻雅”所为。

    见不少人往一个方向跑,叶翎打算去瞧瞧热闹。

    崇明城中心大街上的告示栏,南宫珩曾在这里揭过司徒焱为司徒瑄招聘琴师的告示。

    此时,司徒家两位人高马大的护卫杵在告示栏旁边,而告示栏上,张贴着一封信,字迹工整娟秀。

    “岳哥哥,当年没有嫁给你,是我此生最大的憾事。”

    “洛璃是个武痴,整日只知修炼,且根本不解风情,我这些年过得好苦啊!”

    “我想有个儿子傍身,可洛璃数月都不碰我一回。”

    “明晚子时,我在老地方等岳哥哥。”

    “雅儿。”

    吃瓜群众你一言我一语把告示上的每个字都大声念了出来。

    叶翎站在外围,都看不清告示上面的字迹,已经听了个全,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又听旁边有人八卦道:“就是那个洛家主夫人闻雅!不要脸的狐媚子!昨天夜里给城主送的信!结果让夫人发现了!夫人的脾气哪受得了这个?这不,让大家都瞧瞧,那洛夫人是个什么水性杨花的货色!”

    围观群众越来越多,吃瓜热情高涨,越说越离谱,天降桃色新闻,即将引燃整个崇明城的热情,不出意外,一定会传遍天沐国。因为,这显然是司徒岳故意为之。

    叶翎只想说,贱人和人渣产生交集,竟有如此奇妙的化学反应,真的很惊喜呢。

    那个从来都把男人当做工具人,踩着往上爬,无往不利,春风得意的上官箬,如今的洛夫人闻雅,接下来要如何洗脱自己身上的污名?她拭目以待。

    这,才刚刚开始。南宫珩的账,宋清羽落难,全都算到闻雅头上。叶翎发誓,要让闻雅身败名裂,不得好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周仙吏〕〔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我真没想重生啊〕〔高人竟在我身边〕〔第一战神杨风〕〔红衣罗刹〕〔炮灰女配不想转正〕〔林陌薇厉霆霄〕〔神级系统:一元秒〕〔她从云端上坠落〕〔穿梭在轮回乐园〕〔仙人弟子在人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