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侠等一等〕〔我的细胞监狱〕〔我和二哈共系统〕〔1018〕〔泰坦无人声〕〔锦瑟无央〕〔灵气复苏之空间杨〕〔年侧福晋又开撕了〕〔西游之绝代凶蟾〕〔叶辰叶萌萌苏雨涵〕〔仙尊奶爸叶辰叶萌〕〔肖阳叶云舒〕〔花都赘少〕〔最强高手在花都〕〔王者巅峰〕〔反派她换人了〕〔华娱之昊〕〔御剑人间〕〔将军我可以〕〔苏云花狐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29.为何陷害她?
    晚霞瑰丽。

    闻静正欲去找叶翎,碰上了从外面回来的闻舟。

    天气并不热,但闻舟摇着一把纸扇,慢慢悠悠走来的样子,让闻静觉得满满的都是违和感。

    “静儿这是要出去?”闻舟笑着问。

    闻静点头,“有人请我吃饭。”

    闻舟眸光一亮,“瑄儿?你们俩是不是……”

    闻静上前来挽住闻舟的胳膊,抢走他的扇子,又扯了一下他的胡子,“爷爷,谁看上的谁娶,这是不是天经地义?所以,爷爷看上司徒瑄,可以……”

    闻舟抬手敲了一下闻静的脑门儿,“你一个姑娘家,整日胡言乱语,有辱斯文。”

    闻静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放开闻舟,握着合起来的扇子一本正经地拱手,“闻老爷子,请问这样够斯文吗?”

    “你叫我什么?”闻舟瞪闻静。

    闻静转身,脚步越来越快,到院门边,纵身一跃没影儿了。

    闻舟摇头叹气,又笑了,“这丫头,真是的……”

    闻静摇着闻舟的扇子走进南宫珩和叶翎住的院子。这是个单独的院子,司徒瑄又重新安排的,说是为了方便他们夫妻一起生活。

    院中南宫珩和叶晟正在对弈,司徒瑄坐在叶晟身旁,听他指令,帮他执棋。司徒焱喝着茶,老神在在地看着。

    “司徒爷爷。”闻静上前去行礼。

    司徒焱笑着请闻静落座,又回头冲厨房问:“小七,静丫头来了,什么时候能吃上啊?”满院飘香,他都饿了。

    叶翎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出来,“再等一刻钟。”

    闻静对下棋没兴趣,起身说去厨房帮忙。

    南宫珩自信满满,“一刻钟之内,老叶你会输。”

    叶晟轻哼,“小花你不要把话说得太满。”

    “工具人”司徒瑄内心是震惊的。南宫珩和叶晟都失忆了,原先棋术再高明,也是忘了,因此开局之前,司徒瑄专门给他们两人讲解规则,从头开始,倒也公平。

    可是这一局棋下来,从一开始稍显生疏,思考的时间长一些,到后来,越来越快。

    叶晟需要司徒瑄告诉他,在脑中构建一个虚拟的棋局,这并不容易。司徒瑄看着两人厮杀激烈,不相上下,每一步都走得很精准,甚至有些是司徒瑄都想不到的妙招。

    叶晟极稳,不失锋芒。

    南宫珩看似跳脱,总不按常理出牌,却奇招不断,步步为营。

    棋局如战场,听叶翎说叶晟本是一国神将,而南宫珩也是。司徒瑄心中不由感叹,这对翁婿失忆了,性格和心智依旧如此了得,若是正常时候,岂不是碾压旁人的存在?

    反正司徒瑄有些自惭于曾经坐井观天的自大。

    司徒焱懂棋,一开始漫不经心,后来看得越发专注,心中暗惊。

    厨房里,叶翎给闻静捞了几块炖好的排骨让她端着碗坐在小板凳上尝鲜。打下手就算了,叶翎见识过闻静搞破坏的能力。

    “好好吃……”闻静本想问今日为何不是糖醋排骨,但尝了一口莲藕排骨汤,开心地眯起眼睛。

    叶翎准时在一刻钟后把最后一道菜盛出来,吃了半碗排骨的闻静自告奋勇去摆盘,说这么好吃的菜她绝对会小心,不会打碎的。

    叶翎净了手,出厨房,见男人们还在下棋,就走过来。

    “胶着不下,不如算平局。”司徒焱说。

    叶翎看了看,站在叶晟身旁,捏起一枚棋子,放在了棋盘某个位置。

    司徒焱和司徒瑄祖孙身体都微微前倾,惊愕地看着。

    司徒焱拊掌,脱口而出,“破局了!”

    司徒瑄点头,“小七姑娘这一步,叶叔就赢了。”

    叶晟面露愉悦笑容,南宫珩蹙眉,“小叶子你都不帮我。”

    “其实我棋术很烂,也不喜欢,这一步是跟你学的。”叶翎笑着说。

    “跟我学的?那算我的还是算老叶的?”南宫珩问。

    叶翎反问,“你说呢?”

    “当然……”南宫珩笑着伸手拉叶翎过去,抓着叶翎的手贴在他脸上,“算老叶的,就当咱俩孝敬他。老叶你赢了,今天第一块肉给你吃。”

    叶翎一点儿都不意外,这俩人打赌又是为了谁先吃肉,致力于比谁更幼稚一百年……

    为了感谢司徒焱和司徒瑄对叶晟南宫珩的关照,也感谢闻静的好意,叶翎精心做了一桌子拿手好菜,司徒焱拿出了珍藏的美酒。

    “我先干为敬。”叶翎举杯,一饮而尽,“不是外人,便不说客气话,一点心意,希望师父阿瑄和静静喜欢。”

    桌上的菜有一半这边的三人之前都没见过,每种菜都尝过之后,夸赞不绝于口。

    其中麻辣www.yunlonghupan.兔肉闻静特别喜欢,觉得够味儿,辣得好酸爽!

    虽然只见识过叶翎的医术实力,但她一个人能走到这里,心智武功缺一不可。司徒焱一边享用美食,一边提议,“小七啊,吃过饭你跟瑄儿切磋一下?不必客气,给他点压力,不然他还以为自己仍是崇明城第一天才呢。”

    司徒瑄正在美滋滋喝汤,闻言差点呛到。他家爷爷分明是为了看一下叶翎的实力,找个借口,结果又默认叶翎比他强,还揭他伤疤,真是亲爷爷……

    叶翎很爽快,“我可以。”

    司徒焱看向司徒瑄,司徒瑄总不能说他不敢,况且他也挺好奇叶翎的实力,便点头,“好。”

    “赢了的人再跟我打!”闻静愉快地单方面做了决定。

    叶晟开口,“最后赢的若不是小叶子,再跟我打。”

    司徒焱哈哈大笑,司徒瑄幽幽感叹,看看人家这爹,摆明态度,你们欺负我闺女,我得打回去……不期然想到自己的人渣亲爹和懒得评价养父,司徒瑄也是一把辛酸泪。

    一顿饭吃得热闹欢乐,最后司徒焱和闻静都吃多了,叶翎又端来一盅消食酸汤,一人喝了些。

    “小叶子加油!打倒小瑄,不要客气!”南宫珩给叶翎助威。

    “小瑄加油,不要输得太难看!”南宫珩指点司徒瑄。

    司徒瑄:……

    比武开始,司徒瑄就知道遇上了劲敌。

    按说这个年纪,即便天赋卓绝,修炼勤奋,内力总有个限度,因为这玩意儿需要更多的时间积累。可司徒瑄很快发现,叶翎的内力之强,大大超越年龄。

    司徒瑄当然不知道叶翎曾骗走一个老毒物一甲子的内力,在不久之前,终于得以完全掌控,收发自如。

    若只是内力倒罢了,司徒瑄又发现,叶翎的战斗经验也完全不缺,应该说比他丰富得多,招式刁钻凌厉,没有任何花架子。

    最后的结果毫无悬念,叶翎胜。

    司徒瑄觉得挫败,但也输得心服口服。

    司徒焱感叹,“一个个都是从哪儿蹦出来的小妖孽!”他家原本十分优秀的孙子被衬托得好弱……

    南宫珩很开心,“小叶子最厉害!”

    叶晟点头,“我就知道。”

    闻静冲上来,“到我了!”

    “小七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司徒焱觉得车轮战对叶翎不太公平。

    叶翎摇头,“不必,速战速决。”

    南宫珩接了一句,“然后我跟小叶子还要去睡觉呢!”

    叶晟抬手抽了一下南宫珩的后脑勺,南宫珩默默地想,老叶你打我,那我跟小叶子今夜都不睡了,哼!

    司徒瑄和闻静是两家年轻一辈武功佼佼者,但有个前提,司徒家和闻家都是医道世家。

    真从天沐国或八大家族年轻一辈来论的话,这二人算不到最强之列,因为四大武道世家的同龄人中都有更强者。

    闻静很想赢。主要原因是她比叶翎大,自觉是姐姐,不想丢面子。

    可惜,也输了。

    “唉,好伤心啊!你叫我一声姐姐,我竟然打不过你,没脸活着了。”闻静故作哀愁。

    叶翎笑着拍拍她的肩膀,“没关系,我没叫过你姐姐。”

    闻静:……

    这下闻静也不必再跟南宫珩打,因为叶翎说,她男人的实力比她更强。

    司徒焱走的时候,告诉叶翎,说解药明日就能做好。

    “小翎儿,今夜要不要跟姐姐一起睡?”闻静搂住叶翎。

    南宫珩目光盯着闻静放在叶翎肩上的手,闻静感觉南宫珩想打她,于是,搂得更紧了……

    “小叶子,我怕冷。”南宫珩抱住双臂。

    叶翎笑着说:“一起睡就算了,我有相公陪我。不过有件事我想问你。”话落回头对南宫珩说,“你先去帮爹沐浴,我等会就让她走。”

    闻静闻言,很想立刻扭头就走,重色轻友的家伙!

    南宫珩这下开心了,搂着叶晟,送他去洗澡。

    夜风清凉,叶翎和闻静就坐在院中。

    “你想问什么?”闻静好奇。

    叶翎拿出一张纸,放在闻静面前,“你知不知道有人是这个年纪,生辰八字完全一样的?”

    闻静愣了一下,把那张纸拿起来,蹙眉,“一般生辰八字外人也不会知道。”

    “是啊,所以原先没有问你,不过今日想起,只当碰碰运气吧。”叶翎说。

    “这个,你从哪儿来的?”闻静又看了一遍,神色突然变了,“你问这个是做什么?”

    “找人。”叶翎说。

    闻静盯着那张纸沉默片刻,抬头看向叶翎,皱眉问:“你……该不会是想找转生蛊的同生宿主吧?”

    叶翎摇头,“我懂转生蛊,但我不会用那种阴毒玩意儿。”

    闻静微叹,“我当然相信你,就是感觉怪怪的……你突然拿出一个人的生辰八字,我竟然真的认识。我知道你不会做某些事,虽然你不想多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年龄和生辰,跟我小姑姑完全一致。”

    这下轮到叶翎意外了。

    叶翎是在找上官箬,用的方法简单粗暴。

    她早就从上官苖那里得到了上官箬准确的生辰八字,一直记得。没有选择去打听谁家姑娘多少年前曾经失踪,后来又回来,因为这种事,怕是早被上官箬想办法抹除痕迹,且从找人的角度,并不准确。

    叶翎一开始没问闻静,是因为她当下最重要的敌人是端木尹,最重要的事是救宋清羽和宁蓁,对付上官箬暂时不是首要的。

    而叶翎原计划去圣岛,只要见到宋清羽,应该就能得到关于上官箬的线索,毕竟宋清羽一度在上官箬手中,问闻静大抵不会有什么收获。

    这会儿真是存着碰运气的心理,没想到,闻静真的知道!

    “能跟我讲讲你小姑姑是谁吗?”叶翎问。

    “你找她做什么?”闻静反问。

    叶翎微笑,“我跟她,有些渊源。”

    闻静还是感觉有些怪,不过实话实说,“反正我不告诉你你也能打听到的。我小姑姑的名字,先前跟你提过的,闻雅。但她如今并不在文远城生活,嫁去了落月城的洛家,是洛家家主洛璃的夫人,生下一女,名叫洛蘅。我小姑姑是继室,洛璃原配夫人留下一个儿子,叫洛宇。我那表妹洛蘅是洛家的少主。”

    洛蘅,与南宫珩的名字同音。叶翎只想说,某人好贱。

    且不说同生之人本就极少,上官箬如今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因此,叶翎可以断定,闻雅就是上官箬,没有别的可能。洛蘅的名字,也不是巧合。

    “小翎儿,你跟我小姑姑,有仇?”闻静蹙眉问,她感觉到了叶翎身上的寒意。

    “你跟她关系如何?”叶翎反问。

    闻静摇头,“她素来八面玲珑,大家都很喜欢她。但我总觉得她很假,不爱跟她们母女来往。”

    “好,我知道了。”叶翎起身,“慢走不送。”

    闻静扶额,“小翎儿,你要不要这么无情?”

    “有些事情暂时不便告诉你,不久的以后,你会知道的。”叶翎笑了笑,“记得我们的约定,我的事,不要告诉你家里人。明日我男人解了毒,我们就走了。”

    “那你怎么去圣岛?真的不用我带你去吗?哦对,我爷爷说,洛家人明日到崇明城,我小姑姑应该会先过来拜见我爷爷。”闻静说。

    叶翎唇角微勾,笑意不达眼底,“好,我有办法去圣岛,不必担心。”

    上官箬要来?好,很好,好极了!

    叶翎倒要看看,那个抛弃南宫珩的女人,如今过得到底有多幸福!

    闻静带着满腹疑问回去,闻舟见她心不在焉,就问出了什么事。

    “爷爷我没事。”闻静摇头,“小姑姑明天真会来吗?”

    “想你小姑姑了?”闻舟乐呵呵地点头,“应该就是明日,到时候你跟蘅儿可以一起玩儿。”

    闻静跟洛蘅从小就玩不到一起去,她现在只是好奇叶翎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会跟闻雅有渊源?

    “爷爷,到了圣岛,咱们要救那个祁尧吗?她或许是祁爷爷的孙女,一定不是自愿嫁给端木彦的。”闻静问闻舟。

    从头到尾闻静都没提过叶翎的事,只闻舟听说闻静带来一个姑娘就问起,闻静说是路上偶遇,让叶翎乘船同行。

    闻舟拧眉,沉默片刻后,深深叹气,“看情况吧。端木尹那狗贼实力太强,不能轻易招惹,否则是引火烧身。你在别处怎么玩闹都无妨,到了圣岛,切记谨慎言行,不要惹事。”

    闻静感觉怪怪的,当初她问过闻舟,要不要救祁妙脱离苦海,闻舟说他不能为了故友的孙女,把闻家搭进去,如今还是这么说。

    虽然,道理没错,闻静也明白,闻家没有实力跟圣岛抗衡,这是为了顾全大局。

    可,闻静总觉得,任何事情,只要想做,总会有办法的。若真的在意,总不会什么都不做……

    此时,洛家的船已距离崇明城不远。

    “娘,那个祁尧……”洛蘅终究没忍住,看着桌上的请帖,开口问闻雅。

    “是宋清羽。”闻雅慢条斯理地擦拭着一把圆月弯刀。

    洛蘅眸光微黯,“端木彦怎么会……”

    “那个风流鬼,会看上那样的美人,有何奇怪?”闻雅面露嘲讽,“怎么,你还惦记宋清羽呢?”

    “娘不是说过,如果我们……”洛蘅声如蚊蚋。

    “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畏畏缩缩?想要什么就明说!”闻雅看着洛蘅的眼神颇有几分失望。

    洛蘅神色一震,垂眸说:“娘不是说过,如果我跟宋清羽走到一起,娘是乐见其成的吗?”

    “你认为我当初为何说那样的话?”闻雅反问。

    洛蘅沉默片刻,“因为娘希望我掌控宋清羽,到时候,大哥那边,娘要做的事,就会容易很多。”

    “我不是让你爱上他,我是允许你得到他,但显然,你没有这个能力。”闻雅冷声说。

    &nspeaknihongo.bsp;  洛蘅神色一僵,“娘,宋清羽是蛊王体,就这样被端木尹抢走,导致我们功亏一篑,不能就这么算了。”

    “你有何良策?”闻雅问。

    “不如……将宋清羽的蛊王体身份告知某些人,到时候,定会引起多方争夺,我们趁乱出手,栽赃给别家。”洛蘅神色认真。

    话音未落,闻雅扬手,隔空抽了洛蘅一巴掌,“愚蠢!”

    洛蘅捂着脸跪在地上,就听闻雅冷声说:“一旦这件事走漏风声,你以为端木尹不知道是谁做的吗?你那点小心机,根本经不起推敲!”

    洛蘅惭愧又委屈,不敢再言语。

    旭日初升,洛家大船靠岸,已有司徒家人在等候。

    洛璃揽着闻雅飞身下船。

    闻雅白裙蹁跹,依偎在洛璃身旁,言笑间情意流转,真真伉俪情深。

    洛蘅紧随其后,不见洛璃的长子洛宇。

    洛家一行策马进崇明城,往城主府去。

    昨夜落雨,清晨空气清新。

    “小七,为何一早来逛街?我还想多睡会儿。”南宫珩牵着叶翎的手漫步在崇明城大街上,www.weiweilove.许多店铺才刚开门。叶翎告诫南宫珩在外面不要叫她小叶子,就叫小七。

    叶翎看着出现在视线中的车马,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咱们出城去看海。”

    “把老叶一个人撇在家里好吗?”喜欢二人世界,但南宫珩仍是个孝顺的好女婿。

    “回去给爹带好吃的。”叶翎说着,拉着南宫珩往前走。

    闻雅在马上,南宫珩和叶翎步行,擦肩而过,闻雅毫无所觉,叶翎状似无意回头,看了一眼那道风姿绰约的背影,眸底寒光肆虐。

    叶翎真拉着南宫珩去了海边,远远地看到洛家大船停靠的方向,两人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小叶子,你是不是要做什么坏事?”南宫珩低声问。

    叶翎点头,到一块大石后面,小声跟南宫珩说了几句话。

    南宫珩皱眉,抱了抱叶翎,并未阻止,片刻后,只剩南宫珩一个背靠大石看着不远处平静广袤的蔚蓝大海。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叶翎回到南宫珩身边,浑身湿透,被南宫珩拉着到向阳的地方去。

    “冷不冷?”南宫珩揉着叶翎的小手。

    叶翎摇头,“不冷,衣服干了我们就回去。”

    “如何?”南宫珩问。

    叶翎唇角微翘,南宫珩知道她想做的事已得手了。

    两人一起排队买了酱肘子,又买了些食材,然后才回城主府,叶晟已在他们院中坐等半日。

    叶翎下厨,吃过午饭,让南宫珩陪着叶晟,她在写东西。

    “这些是什么?”南宫珩看着叶翎写好的几封一模一样的信。

    “给各个家族的密信。”叶翎说着放下笔,把最后一封信装好。

    南宫珩打开看,写的很简单,只一句话,“祁尧是蛊王体。”

    “小叶子你是想让大家全都去圣岛闹事?”南宫珩很快明白叶翎的用意。

    叶翎点头,“没错。圣岛乱一些,我们才有机会救人。”

    “这是你专门跳海去那船上,学到的闻雅的字迹?”南宫珩问。

    “嗯,船上有她做了批注的医书。”叶翎说。

    “闻雅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为何陷害她?”南宫珩不解。他失忆,已从叶翎那里得知上官箬这个人,且知道上官箬重生在天沐国。

    但昨日叶翎从闻静那里获知闻雅就是上官箬这件事,尚未告诉南宫珩。

    叶翎冷笑,“因为,她就是那个生下你,抛弃你,给你下断情蛊的死贱人!我要毁掉她已得到和她想要的一切,让她知道,伤害我男人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