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主播开演唱会了〕〔重生之塑造完美时〕〔黑夜将尽〕〔穿越从武当开始〕〔船撞桥头它也沉〕〔凶猛道侣也重生了〕〔扮演诸天神话〕〔顶流哥哥捡到我了〕〔美剧大世界〕〔我有一座无敌城〕〔渡劫失败后我被影〕〔上吧哮天犬〕〔大国风华〕〔快穿之我家宿主是〕〔冠冕唐皇〕〔她甜不可攀〕〔失业后我回去继承〕〔民国穿越来的爱豆〕〔星际大佬的掉马生〕〔全能大佬又被逼婚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428.狗粮继续,塑料兄弟
    宋清羽昨夜做了一个梦,醒来还是很“感动”。

    梦中,说好一起出游,他最好的朋友南宫珩和他家小师妹叶翎上了马车之后,直接开车,彻底把他给忘了。他在后面追呀追呀,喊呀喊呀,那俩人只顾驾车狂奔……

    于是,宋清羽在梦中,生生追了一整夜。

    坐在床上,揉了揉疲惫的额头,宋清羽低声感叹,“好兄弟,好极了。”

    再过半月,就是婚期。虽然宋清羽总对宁蓁说,南宫珩和叶翎一定会过来抢亲,但他心中对此并没有抱多大希望,反倒更担心南宫珩和叶翎如今的处境。

    至于圣岛这边,宋清羽想过,只要端木彦别把他弄失忆了,他都有办法应付。

    若真被下药导致失忆,宋清羽只能说,随便吧,反正到时候他也无法控制,就听天由命,死不了就好。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宁蓁愈发不安,面上都难以遮掩。

    这日端木尹亲自提着一篮鲜果来找宁蓁。

    宋清羽在不远处沏茶,目光盯着端木尹的一举一动,他正在神情专注地削果皮,宁蓁坐在一旁,眉头微蹙。她有话要说,但端木尹不抬头。

    端木尹削好一个果子,又用刀切成精致的小块儿,精心码在雕花琉璃果盘中,递给宁蓁。

    宁蓁不接,见端木尹看过来,便比划着问:“你能不能不要再为难清羽?”

    端木尹死气沉沉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举着盘子的手并未收回去,“阿蓁,这果子要及时吃,不然就变色失味了。”

    宁蓁把果盘接过去放下,又比划着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

    端木尹拿出一块帕子,慢条斯理地擦手,“阿蓁有话跟我说?先吃了果子,我们再好好聊。”

    宋清羽面色微沉。

    最近端木尹过来得并不多,但宋清羽能看出他对宁蓁的态度有所变化,依旧在用他自以为是的方式对待宁蓁,但多了几分强硬,言谈之间,总是透着威胁之意。

    再这样下去,宋清羽担心的不是他自己,而是端木尹对宁蓁的耐心似乎已经快要消磨殆尽。

    一旦宁蓁对端木尹有限的压制失去控制,端木尹会做出什么疯狂举动,不只是对宁蓁,还有对宁蓁的儿女家人,宋清羽不敢想……

    宁蓁只得低头吃了两块果子,明明是鲜甜的味道,入口却都带着苦涩。

    “阿蓁方才问我的事情,咱们不是早说过吗?”端木尹微笑,看着宁蓁的目光明明是温柔的,却让旁观的宋清羽感觉到了几分毛骨悚然……

    “圣岛这月是一定要办喜事的,其实喜事可以与宋清羽无关,只要阿蓁愿意嫁给我,我一定昭告天下,给你一场盛世大婚,阿蓁意下如何?”端木尹目光幽深。

    宁蓁沉默,宋清羽端茶过来,放在端木尹和宁蓁面前。

    “国师大人心智超群,应该明白,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宋清羽面无表情。

    宁蓁拉宋清羽的衣袖,让他不要招惹端木尹。迄今为止,宋清羽因为“多嘴”,已被端木尹打过好几次。

    不过这次,端木尹并未生气,闻言缓freezhu.缓地笑了,“不管甜不甜,至少瓜是我的,总比一无所有好,你说呢?”

    “真正爱一个人,会希望她过得好,即便不属于自己。”宋清羽神色淡淡地说。

    “你又如何知道,她跟我,不会过得更好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但,我知道。”端木尹声音低沉。

    这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强盗逻辑。

    话说到这份儿上,宋清羽知道再跟端木尹讲道理是毫无意义的。他真的感觉端木尹快要失控了。

    端木尹离开,宋清羽再次严肃地跟宁蓁说,绝对绝对不要答应端木尹任何非分的要求,因为那就是个丧心病狂的疯子,得不到宁蓁,他多少还有些收敛,一旦得到,执念成真,宁蓁对他再也无法形成束缚,他很可能会得寸进尺,做出更加疯狂之事。

    为今之计,只能等待逃生和翻身的时机,不到最后一刻都绝对不能放弃希望。

    宋清羽相信一定有人在找他。主动妥协,是不可取的下下策。

    “师娘别担心,我昨夜真的梦到了阿珩和小叶呢,说不定他们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祁尧那个名字,只要他们来这边,稍加打探就会知道,立刻就能想到是我。”宋清羽安慰宁蓁。

    宁蓁愁眉不展,而宋清羽也没敢说真正的梦境是什么。

    这会儿身在崇明城的南宫珩和叶翎,小别胜新婚,失忆后重逢热情加倍再加倍,度过了一个激情燃烧的夜晚,日上三竿才起床。

    被虐的单身汪司徒瑄自觉承担起照顾叶晟的任务,心中一直在感叹,看看人家,人生多么跌宕起伏美好又刺激,反观自己,唉真的无聊死了。

    因此,虽然昨日叶翎来到之后便对司徒焱说,她将会带着叶晟和南宫珩离开,不想给司徒焱司徒瑄带来灾祸,但司徒瑄其实有个冲动,非常想要跟着叶翎和南宫珩混,管他天涯海角!管他平安危险!不然总感觉自己错过机会,会终生遗憾啊!

    南宫珩穿好衣服,神清气爽地下床,转头见叶翎神色慵懒地躺在那里,绝美的小脸儿上还带着未褪的红晕。

    南宫珩低头又偷了个香,嘿嘿一笑,看着地上被撕碎的衣服,对叶翎说:“小叶子你再睡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南宫珩放下床幔,脚步轻快地出门去,过一会儿提了热水回来,倒进浴桶,试过水温,然后把叶翎打横抱出来,放进浴桶。

    被热水包围,叶翎舒服地叹了一口气,身体很累,不过精神上的疲惫得到了大大的纾解。

    “要不我也一起……”听南宫珩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叶翎抬手揪住南宫珩的衣领,把他拉下来,亲了一口,拍拍他的脸,“去给我找衣服过来,我饿了。”

    “好。”南宫珩话落就没影儿了,叶翎听到门外有动静,不知道南宫珩在干什么。

    虽然知道不会有人进去,但南宫珩为了保险起见,把窗户从里面拴上,往外面门上挂了一把大锁,才放心离开。

    叶翎泡了个热水澡,感觉舒服多了,刚刚好的时候,南宫珩回来了。

    全程南宫珩都不让叶翎动手,他开心地伺候着叶翎擦身子穿衣服,仿佛在对待最珍视的宝贝。

    最后,南宫珩还给叶翎梳头,认真又专注。若不是叶翎又说饿了,感觉他能一直梳到地老天荒去。

    “小叶子你好美。”这是南宫珩昨日见到叶翎后,已经说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话。

    叶晟如今眼睛尚未复明,也看不到叶翎,南宫珩要求叶翎出门前又把易容做好,不想让她被别人看去。

    所以,当南宫珩牵着叶翎走进叶晟的房间,正在陪着叶晟喝茶的司徒瑄看他们两人都是昨日易容过的容貌,有些微失望。

    司徒瑄已见过南宫珩的真容,当时惊为天人,还挺好奇叶翎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单纯好奇。

    “阿瑄,小花是不是一脸欠揍的模样?”叶晟问司徒瑄。都是成年人,当然知道南宫珩和叶翎消失的时候做什么去了。

    司徒瑄认真点头,“是!”何止欠揍?南宫珩现在简直是噉瑟之气呼呼呼往外冒,开心地仿佛要被甜蜜泡泡簇拥着飞上天,跟太阳肩并肩了!

    “老叶!小瑄!早上好哇!”南宫珩揽着叶翎,笑得阳光灿烂。

    司徒瑄往外看,真阳光灿烂,因为都快正午了……

    “小叶子。”叶晟开口叫叶翎。

    “爹。”叶翎走过去,坐在叶晟身旁,挽住叶晟的胳膊。

    叶晟微微偏头,神色认真,“那小子要是欺负你,你跟爹说,爹帮你揍他。”

    叶翎摇头,“不劳烦爹,一般这种事,我当时就自己揍了。”

    司徒瑄刚入口的茶水喷了出来,却见南宫珩开心地说:“打是亲骂是爱,小叶子最爱我!”

    这恩爱秀的,闪瞎人眼。

    反正司徒瑄是快瞎了,他默默起身飘走,刚到门口,就听南宫珩叫他,“小瑄啊,师叔和你婶婶都饿了,去找点好吃的来。”

    司徒瑄脚步一顿,师叔,婶婶……什么鬼?!不仅被撒狗粮,作为光棍儿还要被欺压,有没有天理?有没有人性?

    当然,不久的后来,司徒瑄明白了一个人生哲理,光棍儿没人权没地位,就是用来欺压干活儿的,长得再好看都没用,更何况他这种长得一般好看的……

    司徒瑄去找食物的时候,默默安慰自己,他才不是为了南宫珩,而是为了昨日刚来到的婶婶……啊不,传说中的小叶子姑娘!

    结果,等司徒瑄送来六菜一汤并四副碗筷,想着到正午,他也顺便在这里吃吧,就听南宫珩说:“小瑄,你婶婶都还没吃过福润楼的酱肘子,这个时候应该还有呢。”

    司徒瑄刚拿起筷子的手微微一僵,努力保持微笑,“好的呢,我这就去排队。”话落起身,到门外,握起拳头对着身后挥了一下,南小花你这个魂淡!看在你媳妇儿的面子上,再忍你一回!最后一回!

    “阿珩,这样是不是不太好?毕竟人家是主人。”叶翎笑着给叶晟盛汤,把勺子放在叶晟手中。

    叶晟微笑,喝了一口汤,觉得格外美味。

    南宫珩摇头,“小瑄需要多出门走走。小叶子你不知道,那家酱肘子可好吃了,就比你做的糖醋排骨八珍鸡汤爆炒兔肉酱肉包子差一点,老叶天天吃。”

    “哦,其实我昨天去买来着,但卖完了。那就辛苦小瑄。”叶翎立刻被说服。

    司徒瑄:……

    却说司徒瑄到福润楼的时候,最后一个酱肘子刚刚卖出,买到的客人转身,竟是闻静。

    “司徒公子。”

    “闻少主。”

    两个昨日相过亲的人毫不尴尬地继续进行成年人的社交礼仪。

    既然碰上了,走出福润楼,回家一条路,刻意避着倒也多余,两人并肩往城主府走。

    “我家那姑娘呢?”闻静问出这句话,莫名有几分幽怨。

    就在昨日,她满心欢喜地带着好朋友来到崇明城,设想的是一起吃过酱肘子之后,再吃叶翎亲手做的美食,然后一块儿在崇明城里玩一玩,终于有闺蜜的感觉好极了。

    结果是,酱肘子没买到,叶翎做的美食一口没吃上,一个混蛋从天而降,抱着叶翎转圈圈,亲亲没完,吃光叶翎做的美食,然后,把叶翎也扛走吃掉了……

    从头到尾,沦落成为工具人的闻静说实话,替叶翎高兴,又有点想打架,跟南宫珩打。

    司徒瑄微笑,“小七姑娘跟小花在一起呢。”

    “南小七,南小花,行吧。”闻静无力吐槽这两个奇葩名字,“那个南小花,实力如何?”不行真找南宫珩打一架?看看叶翎的男人到底有多强。

    司徒瑄回答:“我爷爷断定,小花实力在我之上,不过因他中毒,暂时不能用内力。”

    闻静摇头,“这一个个的,怎么都等着小七一个姑娘家去拯救?也是服了。”

    又得知南宫珩还失忆了,闻静幽幽地说:“失忆了见面亲什么亲?也不怕认错人,真是的。”

    司徒瑄笑着说:“不会的,他们缘分很深,失忆都能偶遇。”

    “哎我爷爷想撮合咱们俩,你怎么看?”闻静非常直白地问,什么娇羞矜持,完全不存在的。

    司徒瑄摇头,“看你的。”

    闻静轻哼,“少装了,你根本没看上我。”

    司徒瑄笑,“彼此彼此。”

    “你刚刚去买肘子?你也爱吃这家的?”闻静问。

    司徒瑄摇头,“不是,是小花说让我来买给小七姑娘吃的。”

    “你为什么那么听他的话?”闻静问。

    “因为……他是我师叔……”司徒瑄神色有些尴尬。虽然不想承认,但辈分摆在那儿。

    “哦,那我们肯定不能在一起的,小七是你的长辈,我是她姐姐!算起来我也是你的长辈了!”闻静突然开心。

    司徒瑄:……

    闻静带着买到的肘子过来找叶翎,南宫珩见她倒是客气,一本正经地起身作揖,“多谢你带小叶www.pumaosheng.子来这里。”

    闻静把肘子放下,捏了一下叶翎的脸,摇摇头很随意地说:“不用客气,小七是我妹妹。”

    司徒瑄想说,其实小七本来是南宫珩的小名儿……

    叶晟也跟闻静道谢,闻静倒是不好意思,“叔叔不必跟我客气,不是外人,你家女儿超可爱,我很喜欢她。”

    叶晟乐呵呵地点头,“是啊是啊。”

    闻静和叶翎一起分享了昨日想吃的酱肘子,味道确实很不错。闻静遗憾的是昨日叶翎做的好吃的她没吃到,叶翎笑说今晚再请闻静。

    “小翎儿,在这里碰上他们,真的是意外?”闻静拉着叶翎出去单聊。

    叶翎点头,“是意外之喜。我爹已失踪多年,我相公后来失踪的,没想到他们会到一起,双双失忆中毒,一个瞎了,一个武功被封了,流落到这里。”

    闻静闻言叹气,“原先听你三言两语轻描淡写,就觉得你好难,现在见到你爹和你男人,更觉得你真的好辛苦。明明该是被保护的,却一个人在外面奔波,还要再去救你娘和你师姐。”

    叶翎笑了,“还好啦,我心情很好啊,找到我男人了,竟然还找到了我失踪多年的父亲,我运气一向很好的。”

    闻静摇头失笑,捏了一下叶翎秀挺的鼻子,“是,你这个吃熊心和豹子胆长大的丫头,天不怕地不怕,自己出来闯荡也完全没问题,我只是心疼你。跟你一比,突然发现我过得好安逸,你是麻烦不断,我是闲得总想没事找事。”

    叶翎轻咳,“静静,你是在找优越感吗?”

    闻静嘴角微抽,“当我没说。接下来什么打算?”

    “我暂时没办法帮他们恢复记忆,司徒瑄的爷爷和你爷爷也没办法,不过我男人压制内力的毒应该很快就可以解了,然后我们到圣岛去抢亲。”叶翎说,“我就不跟你同行了,省得给你惹麻烦。”

    闻静皱眉www.chnstory.,“什么鬼话?我都说了,我跟端木尹也有仇!”

    叶翎笑笑,“你是闻家少主,做事不能不计后果,而且这次毕竟是我们的事,把你牵扯进来不好。我打算暗中行事,找机会潜入圣岛,最好不要被端木尹看到,先把人救出去再说报仇的事。”

    闻静沉默片刻,看着叶翎问:“你已经决定了?”

    叶翎点头,“是。”

    “你没把我当朋友。”闻静微叹。

    叶翎摇头,“正因为把你当朋友,所以才……”

    “不想麻烦我?为了保护我?”闻静轻哼。

    叶翎唇角微勾,“所以才先跟你撇清关系,这样你不会引人怀疑,等我出事了,记得救我!”

    闻静噗嗤一声笑了,“虽然知道你是故意这么说来哄我,出事也不会等着我去救,但在你费心哄我的份儿上,原谅你了!不过,你男人,就长那样?”

    “我男人长得特别美,不能给你看,是我的。”叶翎一脸傲娇。

    闻静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对着身后潇洒摆手,“晚上准备好酒菜,姐姐再来找你!”

    叶翎转身,就撞入了南宫珩胸膛。

    南宫珩张开双臂环住叶翎,眸光灼灼,“我是你的,不给别人看?”

    叶翎就笑,“小瑄好像很想看看我长什么样子,我把易容去了,给他瞧瞧。”

    “不准!”南宫珩摇头,“你是我的,不给别人看!”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叶翎拉着南宫珩回房,“现在可以商量一下,怎么去救清羽了吧?”

    “哦,尧尧啊,他干嘛不自己逃跑呢?”南宫珩很淡定地说。

    此时,圣岛上的宋清羽,刚陪宁蓁吃过午饭,回到自己的房间,又想起昨夜那个梦,突然感觉有点累,梦里为了追南宫珩和叶翎,他狂奔了一整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